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哎呀呀,这里面有隐情……

第二百七十四章 哎呀呀,这里面有隐情……

        “我从来没有不正视自己的感情!”楚阳沉沉的说道:“但,当事情发展到那一地步,我能如何?”

        风雨柔秀眉微蹙。

        的确,就算两人都有情,就算楚阳打算回来接你,可你乌倩倩已经答应了别人的婚约,让楚阳又能怎么办呢?

        可是,乌倩倩为何对楚阳还是这么一往情深呢?

        在风雨柔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应该的事情。而且,不是楚阳不应该,却是换成了自己的徒弟不应该!

        你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且是亲口答应了别人。也当面跟楚阳说了,你还缠着人家楚阳做什么?有夫之妇……却缠着别的男人?

        纵然是你们以前再如何深爱,现在也不应该再这样纠缠下去了。但乌倩倩却分明没有放下……还是一如故往。

        但,自己的这个徒弟,却绝不应该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这又是何故?

        月聆雪头痛起来。

        太奇怪了!

        一边的楚阳也是叹息一声,喉结一动一动,吞咽了几口唾沫,哑声道:“话说到这里,前辈也就理解了……呵呵,如今旧事重提,师姐也在一边听着,我本不该说的这么直白,可惜,这些话我也是在心里好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是个男人,自认也有情有义!”楚阳苦笑着,但眼睛却有些激烈起来:“并不是只有女人才做梦!男人,同样有自己的梦。”

        “不过,当看到自己也动心的女人即将与别人成亲的时候,而且两个人还是你情我愿,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好兄弟的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楚阳嘿嘿一笑:“我除了逃,能怎么办?”

        “还能让我怎么办?”

        “我那时候连个承诺都给不了!”

        “如今,风尊者您问我为什么?呵呵……您为徒弟着急,我理解。”楚阳苦笑,笑容有些悲惨:“难道我该去把好兄弟的已经成亲的老婆抢过来,说,这是我的女人?”

        “更不要说,那还是一国之君的皇后之尊!”

        “之前我一直不敢说,也不好意思说。”楚阳深沉道:“不过看今天这架势,我若是不说出来,风尊者恐怕也就将我留在这里了。”

        他淡淡的抬头:“其实风尊者是想杀了我。不管如何,都想杀了我。是也不是?一来,坚定乌师姐的道心,二来,也是看我不爽。风尊者的杀意,我感觉的出来。”

        他笑了笑:“这无可厚非,换做我,也会如此。毕竟一个刚刚起步的徒弟,天资卓越,未来成就很可能会超越自己,如此大好前途,若是现在就嫁人生子,未免太可惜。”

        风雨柔目中的冷意已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份欣赏和迷惑。

        “很不错。”风雨柔淡淡的微笑起来:“你的感觉很锐利,也很灵敏。审时度势,更加超人一等;心机智谋,都是游刃有余……也算得上是一代后起之秀。”

        她轻声的说道:“之前我的确想杀你,不过现在却改变了主意。我只问你一句:你之前所说的这些话,可是出自真心?”

        楚阳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我还不至于要到了欺骗自己的地步。再说,事已如此,真又如何?假又如何?到了这种时候,再说假话,风尊者以为,有这样的必要么?”

        风雨柔笑了。

        转过头看着乌倩倩,道:“倩倩,这是怎么回事?”

        乌倩倩神情有些复杂的甜蜜,看了看楚阳,晕红着双颊,道:“师父,这其中的原因……另有隐情,一言难尽,而且,牵扯到别人的**问题,总有一天,楚阳他……会知道的。”

        风雨柔怔了怔,眼眸深缩:“隐情?你是被逼迫的?”

        “不是。”乌倩倩红着脸说道:“师傅您就别问了……总之,这里面……很复杂。”她心中甜蜜的叹了口气,又是期待,又是矛盾。

        楚阳这边不知内情,情有可原。

        原来他对我,毕竟是有情的;我的付出,并不是扔到了水里,全然无用。

        仅此一点,已经堪为告慰。

        至于铁补天那边,同为女人,而且是同为骄傲的女人,铁补天的决定,自己知道,也理解,更支持。

        她的决定,自己只能尊重;楚阳自己没有发现,那么,自己就要恪守承诺,不能告诉他那件事。再说现在九重天封闭,想下去也下不去,若是楚阳知道了,徒然地乱了心神,影响修炼,和战斗。

        什么时候等他们自己挑明了再说吧;只要郎有情妾有意,至于在不在一起,反而不怎么着急。

        只要你心中有我,莫要让我爱的那么苦,就够了。

        其实我的要求,真的不高。

        楚阳现在与风雨柔一个表情:有些发愣的看着羞涩的乌倩倩,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咋回事?

        你自己不否认与铁补天成亲了;而且,也不否认自己对楚阳的情意,而且铁补天对你还不是强迫,也不是胁迫;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答应了人家……暗中却又对旧日爱人念念不忘地老天荒……如此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你居然似乎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心安理得?再怎么说,这对于乌倩倩来说,都是属于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且你居然窃喜在心?

        这……这可这是让俺们迷惘喽。

        按照乌倩倩一向的为人,可不是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子啊……两人对望一眼,心中均是想到:看来这其中的‘隐情’还真是不小……但想破了两人的脑袋,也绝对不会想的到,现在乌倩倩那位名义上的‘丈夫’,竟然是个女人!

        而且也是楚阳的女人!

        而且连孩子都生了……既然如此,乌倩倩怕什么?

        能有什么心理负担?

        楚阳瞪着眼睛,饶是他智计百出心窍玲珑,此刻也真是糊涂了,吃吃的说道:“乌,乌师姐……那个……啥……这个……咋回事儿?”

        乌倩倩红着脸,白了他一眼,道:“你懂得什么?快去忙你的去,师姐这里,不用你操心。”

        说着,居然抿着嘴,做梦一般的笑了笑,秋水一般的眼波悄悄的一转,又垂下头,却又偷偷又抬起,抿着嘴儿,又轻轻的笑了笑,刹那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连小耳朵都红了……楚阳一脚高一脚低,迷迷瞪瞪的走出了甲秀楼。

        只觉得今天的天气真的好晴朗啊。

        可是他奶奶地到底咋回事儿呢?

        难道就让本少爷我表白了一番心意,然后就啥事儿也没有了?风也停了云也住了,煞气更加弥散的一无所有……还记得临出楼门的时候问乌倩倩:“那么……铁补天,他,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乌倩倩当时红着脸,居然还跺着脚,嗔道:“当然有病!她病得可厉害了,而且我说的也是实话,她的病,除了你,没人能治!”

        是的,你把她的病治好了,我的病也好了……当然,这句话乌倩倩是不能说出来的,哪怕是想一想,一张脸也顿时发烫发红起来,几乎是赶人一般,将楚御座赶了出去。

        然后自己倚着门,痴痴的笑。

        不要说被赶出去的楚阳几乎闷出病来,连在房内的风雨柔,也是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徒弟,刹那间几乎觉得自己的徒弟得了失心疯了,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等大违常理的事情?

        “倩倩,到底咋回事?”看着怀春少女一般的徒弟,风雨柔皱眉问道。

        “哎呀,师父,您别问了,总之这事儿有隐情啊,很大很大的隐情啊……总之,这事儿……您老人家就别管了啊……”

        自从被收为弟子,从来就未曾撒娇过的乌倩倩,居然破天荒的事情撒起娇来;抱着风雨柔的胳膊一阵摇晃。

        风雨柔头都被晃晕了,一手抚额,呻吟道:“我……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这世道……真是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乌倩倩悄悄的笑了出来。服侍着师父坐下,乌倩倩就去沏茶,脸上红云密布,不知道在想什么,端着茶壶倒水,居然将茶杯倒满了还不知道,兀自擎着茶壶哗哗的往里倒……“唉。”风雨柔叹了一口气,翻了翻白眼,从乌倩倩手里接过来茶壶,摇头叹息,这个徒弟……没救了……风雨柔已经拿过去了茶壶,但乌倩倩兀自未觉,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良久才醒悟过来:“咦,茶壶呢?”

        “等你为我倒完茶,这甲秀楼都被淹了。”风雨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说倩倩啊,女人,女孩子,要矜持!纵然你心中千肯万肯,也不要这样立即就露出一副喜翻了心的样子……这样会被人轻贱的,知道不?亏你还是掌握过兵马,厮杀过战阵,更当过皇后的人,如此不稳重,为师真怀疑你是如何母仪天下的!”

        乌倩倩嘿嘿的笑了笑,才笑着说道:“师父……女儿家要矜持,是不错的;但女儿家,也要敢爱敢恨,因为我们女儿家一旦动情,就是终生。与终生幸福相比,什么矜持,就不重要了。”

        “之前我不敢说,乃是我怕破坏了他与他那位心上人的感情,所以我将心事沉埋,如今,既然知道了,以后我也更不会说了,楚阳是一个负责的人,等他将他自己的事情处理完毕,他无论如何都会给我一个交代,而我,就等着他就是了。”

        乌倩倩快乐的笑了笑:“纵然我一生都等不到,可我毕竟已经知道,他心里有我!这就足够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