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叫楚阳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叫楚阳

        “黑血朱果!”这一声喊,顿时四周的目光刷刷刷的投射过来。

        更有几个白衣人刷刷的抛弃了自己桌子前面正在接受盘问的药师,噗噗的跑了过来。

        那几个正在桌子前面挖空心思的想着‘性别?’这个问题的药师们还没等考虑好,面前负责考核的人已经没了影子。

        一时间居然有些茫然:我还没回答了,你怎么就走了?那我到底是男是女啊……

        楚阳前面的白衣人在叫出那一声之后,接着便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的打量着楚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无比的细致。

        楚阳生生被这样的目光打量出来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擦,一个夜弑雨已经够吓人的了;而夜弑雨最多还只算是人妖,不算……那啥;万一这家伙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背背……

        而且居然看上了自己……

        刹那间楚大少已经想的很深远……

        这时,几个白衣人已经狼一般的扑过来,一把抓起了那个紫晶盒子,然后一颗颗脑袋就凑了上去。

        “黑血朱果!”

        “是真的黑血朱果!而且还是极品的那一种!”

        “我晕啊,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极品朱果!看这样子怕不有一万多年才能长成?”

        “废你大爷话!黑血丛林的朱果啊,成长时间本就比外面的要多出百倍,低于一万五千年都不会成熟,你居然说有一万多年?没知识也要有点见识!”

        “我看看我看看,我勒个亲日!真有这东西……”

        “好东西啊……”

        ……

        一片赞叹的声音。

        药谷的医师们一个个两眼放光,神情激动,宛若发现了新大陆。刚才的冷漠刻板淡然,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楚阳目瞪口呆。

        这还是刚才那些揪着男人问性别的人么?

        “药谷的人就这样子。他们除了对药对医术感兴趣,对别的根本不屑一顾,这些还是强一些的,药谷的几位长老才叫牛逼,就算是至尊站在他面前,也是冷冰冰的棺材脸。”寒潇然传音解释。

        楚阳苦笑着点点头。

        这一点不用你说,我已经看出来了。

        “其实药谷的人还是我看得最顺眼的一群,因为他们虽然刻板,虽然不近人情,但对待病人的态度却是一样,永远都是这样的;面对谁也是一样。”寒潇然感慨了一声。

        楚阳点点头。

        “让开让开!”人群中波分浪卷,一个白胡子稀疏疏的白头发的老头儿奋力赶来,四周四名武士在为他开路,老头儿犹自急不可待,口中一个劲的催促:“让开让开,快些快些再快些!”

        这老头儿衣衫整洁,虽然矮小了一些,但头发胡子一丝不苟,脸色红润,若是不这么着急,平时恐怕也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物。但此刻的急促,却破坏了他的气质。

        但他分明已经不顾自己的形象了。

        终于来到近前,老头儿威严的咳嗽一声:“咳咳!嗯!咳咳!一群混账,没点眼力劲!还不让开,我来看看!”

        咳嗽几声居然没人理会,老头儿有些不爽,呵斥起来。

        众人这才让开一条缝,老头儿用肩膀抗着别人的胸脯就挤了进去,迫不及待了:“听说是黑血朱果?”

        接着……

        “啊!!啊啊啊!!啊~~~~”老头儿惊呼起来,语无伦次:“真滴是黑血朱果丫!我干他亲娘!”

        随着一声兴奋的骂声,唾沫星子下雨一般飞溅。

        众人一头黑线。

        老头儿显然并没有发觉自己的失言,随即整个人就扑了上去,两眼贴在紫晶盒子外面,贪婪的呼吸了两口,声音颤抖,一双手居然也得了鸡爪疯一般抖动起来:“真的真的……真的是……咦?不对啊……”

        众人一阵惊讶:这有什么不对?这分明就是啊!

        其中一个药师壮着胆子道:“五长老,这对啊,就是黑血朱果呀。”

        “你懂个屁!就你那点儿苍蝇眼珠般大点的见识,也认识这是什么好东西?”这位五长老头也不抬的就骂了一句。

        “这哪里是黑血朱果!这分明是朱果之中最为顶级的,紫玲珑冰雪啊!紫玲珑冰雪啊!”

        老头儿激动得叫起来,啪的一声合上紫晶盒子,抬起头来:“谁拿来的?谁拿来的?给我站出来!”

        居然如同要打架一般。

        楚阳已经目瞪口呆了好久。

        他一向知道,黑血丛林之中的药物很珍贵,但也只是知道很珍贵而已;根本没有想到,拿出来区区一颗黑血朱果,居然会引起这样大的轰动!

        楚阳还是低估了黑血丛林中的药物的价值!

        这样的震撼,看起来,远远地比自己预期的要高出很多、很多。

        “是我拿来的。”看着那白胡子老头儿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这一刻已经变成了探照灯一般,炯炯扫视,楚阳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说了一句。

        “你哪来的?”五长老看着面前这个小年轻:“你拿来做什么?卖的?”

        “不是……我是拿来……”楚阳急忙解释。

        “不是卖的?”五长老很失望,打断了楚阳的解释,一双手将盒子抱得更紧了:“我买!中不中?你要什么?灵药?还是紫晶?或者……”

        楚阳哭笑不得。

        “五长老,这位是一位药师,乃是来报名的。”旁边一位药谷的药师小心翼翼的道:“这颗朱果,便是评选预选资格的。”

        “啊?”五长老一阵错愕,随即突然猛地一个激灵:“评选预选赛资格?”

        突然一跺脚:“这样的天材地宝只是拿来评选预选资格?败家子啊!日月无光的败家子啊!”

        他瞪着眼睛:“这样的药,怎么只能用来评选预选资格?这简直是对天材地宝的亵渎!这乃是罄竹难书的罪恶啊!”

        楚阳大汗淋漓。

        我拿来参评,就是等于送给你们的;而你居然收了灵药还骂我败家,这是罪恶……

        我了个靠,你的立场站在哪一边的?

        随即五长老突然回过神来:“额……也就是说,这是贡献给万药大典的?是咱们的了?”

        药谷的药师们无语的点点头。

        您老人家总算是醒悟过来了。

        “收下了收下了,哈哈哈……”五长老白胡子吹的笔直,得意的大笑。

        “那……这资格过了没?”楚阳小心的问道。

        “过了没?你居然还用问?”五长老勃然大怒:“这是对灵药的亵渎!混账东西!这样的药,要是还不能过,简直是天理难容!”

        楚阳明智的闭上嘴。

        这老头儿被这一颗朱果就刺激的半疯了,若是知道我还有三十四颗……岂不是就能活活的吞了我?

        “拿复赛资格牌来!”五长老转头叫道,声音有些狰狞:“快些!”

        随即一个玉质的牌子就送了过来,送过来的人低声提醒:“五长老,这与规矩不符……应该到房中,盘问一番,然后填写资料,再发放牌子……”

        “不符个屁!”五长老愤怒的吼道:“赶紧办完了我把朱果带走保存,这傻逼居然是用紫晶盒子装的,混账玩意儿,暴殄天物,药力已经开始流失了,败家玩意儿!你给我快些,再磨蹭,老夫将你屁股上接条尾巴你信不信?!”

        那人吓了一跳,赶紧将玉牌递了过来。

        老头儿一把抓在手里,问楚阳:“叫啥名字?”

        “楚阳。”楚阳赶紧回答。

        老头并指如刀,一划,‘楚阳’两个字就刻上了玉牌对面,太过于潦草,看上去根本不像楚阳了,反而像是三个字‘林中日’……

        楚阳接过来,左看右看不像自己的名字,不由皱眉道:“前辈……这个……这个牌子写的字……有些不大像我的名字啊。”

        老头怒道:“你有这牌子就行了,还管什么像不像?看着这上面号码:九号!知道么?叫九号你就上……准没错……名字只是个代号……滚一边去……朱果有你这样保存的?混账东西!若不是遇到了老夫,朱果的药力就流失了!”

        他没好气的看了楚阳一眼:“带上你的牌子,跟老夫来。”

        楚阳还没来得及将牌子揣在怀里,就被他一把拉住了手,铁钳子一般,被拉了个趔趄,几乎是被生拖活拽一般,拉进了通道,进入了小屋。

        背后留下一片羡慕的目光。

        这货,运气真好,居然一颗朱果就被看上了……

        五长老进入房中,就手忙脚乱的从怀中往外掏,掏出来一个晶莹的紫晶玉心做的盒子,刷的一声就把里面的药倒了出来,将楚阳的紫晶盒之中的朱果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放进了紫晶玉心盒子,赶紧盖住。

        这才舒了一口气。

        将剩下的药材放进紫晶盒子,就有些慢条斯理了起来。

        收拾好了,才转过头,看着楚阳:“你叫啥名字来?”

        “楚阳……”楚阳无语的回答。

        “哦哦哦,想起来了。”五长老道:“哪里的?”

        “东南执法者药师。”楚阳一脸黑线。

        “哦哦哦。”五长老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不在焉的说着,突然抬头看着楚阳,想要说话,目光中却又出现一丝茫然,一拍自己额头:“看我这记性,你叫啥名字来?”

        楚阳几乎要哭的道:“我叫楚阳……”

        “对对对,楚阳,叫你来我是要问你一件事……”五长老的拍着自己的额头,目光却是变的热烈起来。如同热恋的少女看到了久别重逢的情郎那样的……情深意长,情意绵绵。

        楚阳一看到这种眼神,忍不住往后一缩,本能的双手抱胸,少女防范色狼一般警惕的道:“干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