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理直气壮的作弊

第三百五十四章 理直气壮的作弊

        众人哄笑声中,药谷少谷主虽然死板板的脸皮,却也是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再点名的时候,就小心了许多。看看名字,再看看真人面目,才宣布通过。

        一个一个名字点下去的时候,点到凌家的时候,正是凌寒舞的名字!

        楚阳顺眼看去,只见凌寒舞表情僵木,比之夜家萧家的那几个人,都更加要死板得多。

        楚阳又是一怔,试着说道:“凌世叔,您也来了。”

        凌寒舞嗯了一声,道:“啊。”

        楚阳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这个凌寒舞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很不对劲。

        侧面看去,只见他的脸上,似乎全无血色……

        楚阳这么一说话,药谷那位少谷主却注意了起来,也是愣了愣,突然问道:“你们认识?”

        楚阳咳嗽两声,道:“有些不对劲……”

        药谷少谷主又愣了愣,随即沉吟着,凑近过去。凌寒舞忍不住的就要躲避;少谷主喝一声:“别动!”

        围着那凌寒舞转了一圈,喃喃咒骂道:“果然有猫腻!”

        回到原位,大喝一声:“凌家凌寒舞,出来!”

        凌寒舞应声出列。

        药谷少谷主沉着脸上前,一把将凌寒舞的脸皮撕了下来,只见面具后出现的,居然是另一个人的形象!

        大供奉和二供奉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凌家,这是搞什么鬼?这么千年一遇的大典,居然冒名顶替?

        “怎么是你?凌寒舞呢?”大供奉压着心中的怒火,沉声问道。这个人,正是上一次凌家参加万药大典的人选,这一次居然重复出现了……

        那人结结巴巴的道:“二爷……二爷他……昨日喝醉了……起不来床……”

        楚阳顿时绝倒。

        居然还有这等事?喝醉了酒?

        这位凌二爷果然不愧是自己师父的情敌,居然在这等关键时刻喝的烂醉如泥……

        大供奉顿时重重的哼了一声,大喝一声道:“凌家凌寒舞,没有到场,时间已到,不再等待,将此人逐出大赛,取消凌家参赛资格!”

        众目睽睽之下,凌家这个药师被一顿拳脚打了出去。

        药谷三人兀自不满的怒骂不休。

        一万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等事……

        喝醉了酒……

        一想起这四个字,两位供奉便如是吃了苍蝇一般……

        其实凌家当然不是如此。

        凌家凌寒舞的确是喝醉了酒,但没来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喝醉了。凌寒舞这一次到来参加,只是自己抢了的名额,真实目的,都不是为了万药大典,而是夜初晨。

        凌寒舞上场,自然是必败无疑。

        但,法尊的要求却是刷下楚阳去。

        凌风云自然不舍得将自己的重孙子剥下脸皮来再来一个神魂转移,所以就随便抓来一位药师进行移魂**,转移药师气运,再以人皮面具,精心炮制出一副凌寒舞的面容,让上一次的第一药师前来顶替出赛。

        但……毕竟事情太仓促。

        这人皮面具,毕竟不如直接以活人身份,用移魂**原装配置来的好用;凌家虽然下了好大的功夫,本来这万药大典只认牌子不认人,只要进去了,也就点点名完事儿了。

        那想得到楚阳居然在这等时候跟凌寒舞说话起来。

        这不是纯粹的不懂事么?

        历届以来万药大典中的药师,哪有互相聊天的?这是让你来比赛呢?还是让你来聊天啊?

        但楚御座第一次参加,而且又没有人叮嘱他注意事项,见到熟人打个招呼,这却是理所当然的礼仪。

        哪想到这一叫,居然把凌家叫出局了……

        这样的歪打正着,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凌家那位药师退出去的时候,眼神几乎要将楚阳活生生的吞下肚去。

        外面,九大家族的人聚集在一堆,几个人在看着,看到凌家的人居然被驱逐了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很精彩。

        凌家那位在这里主事的至尊更是脸色阴沉的如要出水。

        夜家夜弑雨一扭屁股,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可真是怪事儿,凌家的人,嘿嘿……这事儿要怎么交代……”

        凌家那位至尊面如土色。

        法尊亲自安排,凌家却是搞了个缺斤少两冒名顶替……

        这事儿,要如何向法尊交代?

        等到那人出来,一问才知道,这事情,居然又是坏在楚阳手里,一时间不由得连牙齿也几乎咬碎了……

        这个丧门星!

        凌家自从在路上遇到他,就没碰到过好事!

        里面,点完了名字。大供奉交代了两句,然后,药谷的人便捧着一个个的盘子走了进来。

        每人面前,放下一份。然后每人面前插了一根未点燃的线香。

        楚阳一看,不由得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盘子里面药物虽然量不大,但却是种类极多。而且,有极寒之物,极阴之物,极热之物,有极毒之物,有极补之物……足足有三十种药材,却是基本都是药性对冲。

        用这样的东西炼制药物,恐怕……随便两种一揉,就能毒死一个人。

        “下面我宣布一下比赛规格。”大供奉看着面前众人,道:“诸位也看到了,这是三十种药材,取天下之各种极端。每一种,只够炼制一颗药丸。”

        “你们的任务就是,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将这些药全部炼制。要求,必须是用两种对冲的药物来炼药,最低出大补丹五颗;极毒丹丸,五颗。这是最低限量。谁炼出的多,炼出来的药性更精纯,谁就胜出!这一次比赛,从高处往下排,只选前十名!”

        “用药错误者,自动出局!”

        “线香烧完之前,没有完成者,自动出局!”

        “五颗大补丹,五颗毒丹,没有完成者,自动出局!”

        “损毁任何一株材料,自动出局!”

        “以任何手段打搅别人炼药的,自动出局!”

        “采取任何外力协助者,自动出局!”

        ……

        一连串的自动出局说出来,楚阳都有些心惊胆颤。

        这要求,也实在是太苛刻了。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用完全药性对冲的药物,来完成这一切……

        药性对冲,如何调节?一旦调节不好,轻则炸炉,重则伤身;药物那是完全的毁定了。其精巧程度,这就等于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而且……是最少走十五次!

        一时间,众位药师面面相觑。

        楚阳蓦然感觉到,九大家族的药师们,似乎……并不出意外?而且,眼神都不动一动?

        难道他们作弊了?

        楚阳心念电闪,难道……他们提前就知道了比赛题目?早有准备?

        看着其中的七八个人镇定的样子,楚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不由得一咬牙,丫的,你们会作弊,难道老子就不会?

        便在这时,大供奉一声喝:“现在,点燃线香!立即开始!”

        捧过盘子来的药师本来一直站在众人面前,此刻一听号令,立即上前,点着了线香,然后就立即悄无声息的后退,退出了整个比赛场地。

        大供奉三人也是轻若羽毛一般往后飘去,一直退到三十丈之外,注视着这边。

        众位药师顿时都忙碌了起来,采药、取其精华、立即搭配、调整药炉,观察火候……

        唯有楚大少这里,呆若木鸡一般站着,一动不动。

        九大家族的药师们看着这个呆头鹅一般的家伙,分明是被这些规则搞得不知所措了,不由得一个个都是幸灾乐祸,妈的,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吧……

        为了这等刚刚第一次参加万药大典的菜鸟,居然就要付出自己的性命……真是冤枉。虽然家族承诺自己的后人和亲属以后十倍照顾,率先进入精英堂殿,但……就这么死了,大家还是心里面不得劲啊……

        谁想死?就算是老婆被抢了自己被阉了的那种人,想死的念头貌似也只是在最初的几天或者几个月之内,一旦过了这段时间,也就习惯了的活下去……

        世间没有想死的!

        尤其是为了这等呆头鹅去死,更加的不乐意了……

        一边心中怒骂,一边手上不住的动作着。

        这一刻,没有人敢落后。因为,任务完不成,不仅自己要死,家族的优待,也会取消……

        那边……

        楚大少依然呆若木鸡,一动不动。

        没有人知道,这位楚剑主此刻已经直接神识沉入意识空间,一声呼唤:“剑灵,该你出场了!他们都在作弊,咱们也作弊吧。”

        剑灵翻了翻白眼,道:“分明就是你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件事,就算人家不作弊,你还是要作弊的,此刻搞什么大义凛然……”

        楚阳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当然,作弊是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但他们既然也作弊,那咱们就更加的顺理成章理直气壮了。”

        剑灵长叹一口气,作弊……也能做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位剑主大人,还真是与众不同。

        没奈何,剑灵只好出场。

        楚阳身子轻轻颤动了一下,这样的幅度,只是很正常的微微一抖;但没有人知道,这具身体,已经不是楚大少自己做主了。

        而是换成了一个十万年的老怪物。

        至于楚大少本人,当然是舒舒服服的泡进了淬魂池里面,泡澡去了。口中喃喃自语:“不就是作弊么……这有什么呀……本剑主正要歇歇……哥哥我要的是补天玉,不是要的比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