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 截杀宁天涯

第三百六十章 截杀宁天涯

        第五家族之中。

        第五轻柔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面前的一个情势图,一言不发。

        这几天里,每一天他都在研究这个,在桌子前面,一坐就是一天。

        “天机已经完全混乱。无法预测。”

        第五轻柔叹息着。

        眼睛注视着面前的这个情势图,眉头深深地皱成了一个‘川’字,良久之后,还是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无解!”

        他苦笑起来:“想必楚阳,现在也正在头痛欲裂吧……但眼前这个局,却是货真价实的无解。除了暴力突破,再也没有第二条路。”

        “这个局,看似简单,但却是充分的利用了绝顶强者的傲气、自负,与威名!楚阳那一边的实力……强弱……”

        想到这里,第五轻柔眼前一亮,喃喃自语:“其实并非无解。因为其中,在这九重天大陆之上,还有一个巨大的变数没有在这里出现。那就是宁天涯……若是……若是一旦开始,宁天涯赶来,一内一外,此局便可解!只是……他们会不会考虑宁天涯这个变数?或者……宁天涯会不会赶得及?”

        “如此风云际会,按说宁天涯是一定会赶来的。”

        “天意混沌啊!”

        第五轻柔长叹一声,皱着眉头坐回椅子里,拧着眉毛沉思起来。

        “楚阳若是在这里败了,第五家族的大计,也就灰飞烟灭……但目前看来,楚阳那边,没有半点胜利的希望……除非,除非那个神秘的女人的修为真的到了一种可以毁灭半个大陆的层次……”

        ……

        在遥远的地方。

        这是一片神秘的所在,终年云雾笼罩。

        法尊的黑衣身影飘飘,从这片云雾之中淡然出现,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黑衣如墨的身影。

        飘飘忽忽,就像法尊的一个影子;但一身气息展露,却是比法尊还要强大,让人触目惊心。

        “舞兄,这个地方不错吧?”法尊轻轻的笑着,淡然说道。

        “还可以。这里,利用阵势屏蔽天机,的确可以避免天罚。”那个影子淡淡的说道:“天罚在经过这里的时候,被削弱了七成!”

        “舞兄可说是在天罚之下屡经考验,真是让小弟佩服。小弟还从未承受过天罚,倒真的很想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法尊淡淡笑着。

        “你若是不想现在就离开这里,最好不要那样做。”那黑衣人影声音稍稍有些沉重,道:“一旦撑过了天罚,就必须崩灵陷天破碎虚空而去,进入那个神奇的地方!到那时候,你若是强行留下,便会与我现在一样,只不过一百年,就要承受一次天雷!”

        法尊叹了口气,道:“舞兄的毅力,当真是让我叹为观止。”

        “谈不上什么毅力,只不过,大仇未报而已!”那一道黑衣身影在雾气中载沉载浮,飘渺不定,但声音之中,却带着深沉的恨意,道:“九劫剑主不灭,我舞绝城,誓不登天!法尊,这一次我帮你这个忙,下一次,就只有九劫剑主,我才出手了!”

        “舞兄能够帮我这个忙,小弟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法尊呵呵一笑。

        “对手难求!这个神秘的女人,的确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与战意。”这个神秘人,自然就是舞绝城。晨风后人!

        只见这一团氤氲黑雾之中,射出来两道漆黑如墨的眼光,舞绝城沉沉说道:“先祖曾经警告我,在这世上,有一个女人,万万不能招惹。很有可能,你所遇到的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了。”

        他嘿嘿一笑:“但这世上,有什么人是我无法招惹?不可招惹?我若要离开,万年前就早已离开!我早已经超脱了这个位面;难道这个女人,也是承受了无数次的天罚留下来的?不能招惹……既然出现了,不招惹一下,怎么可以!”

        法尊沉默了一下,淡淡道:“这世界,实在是寂寞!”

        舞绝城也沉默了一下,良久,怅然叹息:“不错,这世界,实在是寂寞……”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迷雾。站在一片萧瑟的山光水色之中。

        法尊出来的这一刻,无数的神秘的信息,似乎经由一种神奇的渠道,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他身上。

        他胸前的一个小小的圆盘中。

        法尊拿起圆盘,仔仔细细的看了几眼,展颜笑道:“舞兄,看来,我们立即就有事情做了。”

        黑雾一阵氤氲,舞绝城不感兴趣的说道:“什么事情?”

        “变数来了。”法尊淡淡的笑着:“我跟舞兄说过,有能力干扰我们这一场大计的,只有一个变数。那就是宁天涯!在计划开始之前,宁天涯不能在天机城。”

        他轻轻的笑了笑:“目前,宁天涯已经离开了他采药的地方,也得知了天机城的消息……此刻,正走在路上!”

        他转回头,看着舞绝城:“而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击杀,或者击伤宁天涯!让他死!最低限度,也要让他不能赶到天机城!”

        “宁天涯?”舞绝城微微地笑了笑:“就是那位长期以来,占据着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宝座的那个人?呵呵……也好,就让我先用这个人热热身,也并未不可。”

        法尊淡淡的笑了笑:“我们从此斜插出去,往北挺上两千里,应该差不多就能堵到了宁天涯。现在想想,宁天涯正一路疾行,突然见到咱们两个人去堵他,表情一定很精彩。”

        法尊轻轻的笑了笑:“两个本应该消失了数万年的九劫中人,突然迎上了宁天涯,这位天下第一高手,也的确是够了面子了。”

        舞绝城笑了笑,道:“那么,我们还等什么?”

        大笑声中,两道黑衣人影,一起无影无踪的消失!

        ……

        另一个方向,宁天涯一路疾驰。

        一边走,一边肚子里骂娘,骂布留情。

        这混蛋交代的几个任务,简直是折腾人。东南西北走一圈……现在,自己将紫气朱果已经到手,金光莲,也在怀里,紫鲸精血,弄了两大瓶;但天道茶和灵悟草却是根本连边也没摸到。

        正要启程去诸葛世家搞他们的天阳紫芝,走了三分之一的路却听说布留情带着徒弟现在就在天机城……这让宁天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简直是混蛋!不声不响的就带着徒弟出来,万一出了事儿咋办?那天机城现在龙蛇混杂,高手云集……你这个布留情还真是敢整事儿。

        所以宁天涯一路连停也不停的往南飞奔。

        这一路上,他也注意到不断的有人在注意自己,但却丝毫的不放在心上。

        天下第一高手威名赫赫,自己虽然不经常出现,但太多的世家大族,却都有自己的画像,认识自己的人,的确不少。

        被人注意,更是习以为常。

        注意又如何?

        所以宁至尊哪里会放在心上。

        一路星夜兼程,他的速度,何止是快而已?

        这一日。

        宁天涯身如电闪,冲上一个斜坡;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

        似乎前方,有两股强大的气息,在等待自己?

        不由一怔:现在这等荒山野岭,哪里来的这么两位盖世高手?

        “前面,可是宁天涯?”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前方的对面山头传出来:“小弟诚心邀请宁兄一聚,如何?”

        宁天涯哈哈一笑,道:“原来是法尊大人。”

        身形一起,刷的一声跨越了数千丈距离,下一刻身影出现,已经来到了对面山头,呵呵笑道:“法尊大人在此地等候老夫,想必定有要事?”

        对面,一条黑衣人影长发披散而下,负手在后,黑衣黑袍,便如暗夜魔神,静静地伫立。

        “宁兄果然艺高人胆大。”法尊微笑:“正是要与宁兄切磋切磋。”

        宁天涯摇头失笑:“切磋切磋,可也用不到埋伏。法尊大人,你那个帮手,一道出来吧。”

        “不是埋伏!宁天涯,这一次要与你一战的,是我。”无声无息的,一道黑衣人影出现在宁天涯身后数十丈处,舞绝城,出现了。

        “你是谁?”宁天涯瞳孔一缩。

        在这一刻,他感觉到,对面这个人的气息,居然要高于自己。在九重天大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

        “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舞绝城眼帘半垂,冷漠的说道:“本座就是舞绝城!”

        “毒医舞绝城!?”宁天涯这一惊非同小可!

        消失了数万年的九劫中人,如今,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活生生的出现了一个。

        “好见识……,数万年了,舞绝城这个名字,毕竟还是没有从人间消失。”舞绝城的声音里,带着莫名的惆怅与说不清的恨意。

        当年,毒医舞绝城这个名字,正是身为九劫的时候,闯出来的赫赫威名!

        如今,当年的老兄弟何在?

        舞绝城突然感觉心中很是萧索。

        随着这句话,舞绝城身上的黑雾缓缓弥散,露出本来面目,一身黑衣长袍,气定神闲,面目英俊,身材修长,乃是一个风神如玉的中年人相貌。

        宁天涯长叹一声:“原来是舞大人!舞大人消失数万年,今日却突然出现找上宁某,不知舞大人有何赐教?”

        舞绝城半合的眼帘微微睁开,两道漆黑的光线电射而出,沉沉道:“不错,你应该觉得荣幸。因为我是为了你专门出现,今日此时,便是为了杀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