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夜北风寒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夜北风寒

        法尊淡淡一笑:“宁兄,区区脸面,如何与宁兄的一条命相比!”

        宁天涯乃是久战之身,受伤之后,怎么与本就与他修为差不多而且养精蓄锐良久的法尊硬拼?

        这一次的战败,已经注定!

        一次硬拼!

        宁天涯闷哼一声,口中又是连连喷出鲜血,化为青烟,斜刺里遁走!

        在他身后,法尊脸色猛然一阵苍白,身子一个踉跄,猛的吐出一口血才站定。伸手一招,却接住了宁天涯在这一刻喷出来的一口鲜血,放到眼前一看,不由微笑。

        在这一口鲜血之中,有清晰的内脏碎块!

        宁天涯嘶哑的声音远远传来:“法尊,舞绝城!很好很好!”

        身子如同疾风一样,已经变成了远方的一个小黑点。

        长空中的舞绝城淡淡笑道:“好么?”

        突然身子一旋,喝道:“剑罡!斩!”

        一道完全实质的剑光出现,追风掣电一般的狂追宁天涯!

        这一道实质一般的剑光,竟然在长空中一下子拉出来数百里的剑气!

        完全实质!

        数千里山河,突然间完全被一片杀气笼罩!

        千山万壑,所有枯叶在这一刻整齐掉落!

        这一刻,法尊在看到这一道剑光的时候,忍不住完全呆滞!

        失声叫道:“这是九劫剑主的剑罡!怎么会……”

        这一道剑光的快速,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宁天涯在发现这道剑光的时候,剑光已经到了身后!

        大吃一惊之下,喝道:“剑罡?!”

        说时迟,那时快!宁天涯竭力的将身子一偏,避开了胸腹要害,但一声闷哼!剑罡从他左肩上透体而出!

        炸开一个大血洞,前后通明。

        宁天涯再吐一口鲜血,一声不吭,加速前飚,身子化为黑点,瞬间消失在两人视野之中!

        长空中的舞绝城刷的落下,伸手一招,那道实质一般的剑罡突然有灵性一般转回,落入他的手中。

        然后才到了法尊面前。长久地感觉着什么……良久一言不发。

        直到一柱香的时间之后……

        “好一个宁天涯!竟然如此都杀他不死!”舞绝城脸色沉重,淡淡道:“想不到现在的九重天大陆天下第一,居然已经成长到了如此的地步!”

        “但他毕竟是重伤了!”法尊微笑道:“他的经脉受了重创!丹田受到撞击,晨风神功压迫了他的灵识,流云剑摧残了他一部分的神魂;而我的最后一击,击碎了他的部分内脏!而你的最后剑罡一击,则是为他所有的伤再次重创一遍!”

        法尊淡淡道:“舞兄以为,宁天涯这样的修为,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舞绝城皱皱眉,目中寒光一闪,道:“起码五十年之内,不会恢复!就算是有九重丹相助,也绝对不可能!十年之内,无法动用太多修为。三个月之内,只要找到了他,皇座亦可置他于死地!”

        “他现在身受重创,只有最后一口气撑着他逃走,一旦停下来,就是一动都不能动!”舞绝城淡淡道:“但是,像这种人,一般都会有一个绝对保命的后手!所以,追既然追不上,他若是诚心的隐藏,也是绝对找不到的。你还是断了这份心思吧。”

        法尊微笑道:“好!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个变数,已经消除。”

        舞绝城看了他一眼,道:“不错。而且,你的最后被他反震的这一下,估计七天也无法恢复完全。而那边,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你这段时间里,疗伤是最重要的事情!”

        法尊淡笑:“不错,我们立即回去。”

        舞绝城侧头问道:“你是不是对我的剑罡有疑问?”

        法尊苦笑摇头:“惊讶,却不疑问。”

        舞绝城冷冷的笑了起来,没有说话。

        两人一路向着天机城的方向而去。

        ……

        此刻,距离万药大典复赛结束,已经过去了十五天!

        这一夜,楚阳正在紧张的翻阅着南宫逝风等人搜集来的情报;不断的做出一个个假设,不断地化解,想着无数的可能发生却还未发生的事情……房门轻响,紫邪情走了进来。

        “有一件事跟你说。”紫邪情倚在门口,看着楚阳。

        “什么事?”楚阳抬起头。

        “我的道境之力,已经只差一战就收集圆满!”紫邪情淡淡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陪你一战?”楚阳抬头,苦涩的问道。

        “不是。我没想让你直接送走我!”紫邪情淡淡道:“那一战需要的道境,就留给别人吧。只是想来跟你说一声,别无他意。”

        楚阳苦笑起来:“你不会是想将那一战,留给九大家族和执法者的阴谋吧?这么说,你心中也有准备?”

        紫邪情犹豫了一下,道:“他们动是肯定要动的,不过,想要伤害我,绝无可能。我之所以保留那一战留下来,就是想要看看,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对付我!对这一点,我很好奇。”

        楚阳长叹一声。

        他没有说话,心中却突然的难受了起来。

        紫邪情的意思,他终于明白。

        紫邪情并非不知道有那么一战,但,不仅是法尊等人在盼望着那一战,紫邪情自己,也在盼望!

        法尊和九大家族想要扫清障碍;但紫邪情同样想要借助那一战,为以后的楚阳扫清一些障碍,减轻一些压力!

        这才是紫邪情分明一战之后就能超脱离开,但却迟迟的拖着不走的主要理由!

        但紫邪情却永远不会直接的说出来。

        她只会默默的替他做,所有的事情。

        这一刻,楚阳心中苦涩无比。

        “走!你不需要等到那个时候,我现在就可以陪你参悟吸取道境之力!我高高兴兴地送你高高兴兴地离开!”

        楚阳说道。

        “不!现在走了未免可惜。”紫邪情淡淡的笑着:“你不必担心我不走,最迟在两个月之后,我就会离开的。”

        楚阳怅然。

        这一刻的心,突然很痛。

        看着倚着门口的紫邪情,楚阳突然感觉,她距离自己是这么近,却又如此遥远!分明只隔着几尺,但感觉里,却像是隔着天与地。

        紫邪情,就像是站在遥远的月亮之上。

        楚阳嘴唇嗫嚅了几下,终于说道:“也好!”

        这一刻,他的心中,分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但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也不必说。

        紫邪情看着楚阳有些落寞的脸,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她想了很久,却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她也同样感觉到自己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两人一个坐在床前,一个倚门站在门口,两人都是低垂着头,良久,都是没有说话。

        夜雾深沉。

        夜渐深。

        紫邪情的轻衫,已经被薄雾打湿。

        楚阳默默地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一件黑袍,走过去,轻轻为紫邪情披在身上。

        紫邪情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

        以紫邪情的修为,莫要说这轻微寒雾,就算是极北冰川的所有寒冷在这一刻全部聚集,也未必能让她感觉寒冷。

        但她却在楚阳的黑袍披上自己身子的那一刻,轻轻地瑟缩了一下,似乎是不胜寒冷,娇弱的身体,现在给人的感觉,更加的弱不禁风了。

        楚阳将黑衣为她披上,两手停留着。

        心中有一股冲动和渴望:想要将面前这具娇躯紧紧的拥进自己怀里。

        但他两手张着,保持着为紫邪情披上衣服的姿势,良久良久之后,才叹息一声,将手轻轻的一点一点缩了回来。

        紫邪情在这期间一直眺望窗外夜色的眼中,微不可查的、极为迅速的掠过一丝黯然和失望……“我回去睡了。”紫邪情咬着嘴唇微笑道。

        “好。”楚阳的手垂了下去,微笑道:“的确是不早了……”

        紫邪情点头,笑道:“不早了。”

        转身而去。

        楚阳怔怔的站立。

        白影一闪,紫邪情突然回来,深深地看了楚阳一眼。

        楚阳愕然道:“怎么……”

        紫邪情微笑一下,突然转身将门关上,将自己和楚阳关在了房间里。

        楚阳突然感觉到口干舌燥,哑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紫邪情淡淡道:“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将我从各个位面搜集而来的天材地宝统统留给你!正好今晚想了起来,先给你吧。要不然过几天一忙起来忘了,可就糟糕。”

        楚阳干干的笑了笑,突然有些失望,有些无意识的道:“哦……是这事儿。”

        紫邪情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是什么事呢?”

        说着手一挥,突然间楚阳面前就出现了成堆的天材地宝,几乎堆满了房间。

        “快收起来啊,呆头鹅一般的站着干什么?”紫邪情嗔道。

        “哦。”楚阳赶紧收进了九劫空间里。

        紫邪情连续放出来三次,才终于表示没有了,轻声笑道:“有些药,你让剑灵帮你分一分,可以助你提升生灵泉水成为生命之泉。”

        “好。”楚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感觉自己是在梦游。

        紫邪情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房门咯吱关上,这一次,紫邪情没有再出现。

        一夜北风寒!

        楚阳呆呆的站着,看着门口,终于深深叹息一声,喃喃道:“两重天地……漫漫星空,一别,就不再见么?”

        他的脸上,突然间露出来一股狠辣的乖戾,怒道:“老子冲上去!掀翻了那天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