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与死,谁的欢喜谁的伤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与死,谁的欢喜谁的伤

        夜初晨性喜清净,不愿意参与什么任何的事情,自从来到天机城,就是单独一个人占据了一个小跨院。

        这里,地处城郊,风景优美。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幽静感觉。

        夜初晨喜欢这种地方。

        在夜家,自从当年的事情情发生之后,家族中人对夜初晨,似乎有一种微妙的愧疚感。夜初晨无论提出什么要求,基本都不会拒绝。

        但夜初晨很少提出要求。

        唯一的要求就是,住的地方,要雅静,不喜欢被人打搅。

        所以,夜家家主也极力的满足了这个要求。

        但……这所有的要求,却绝不包括孟歌吟。

        以前并不知道,也根本不会留心楚阳这种小虾米一般的人物;但是现在,楚阳的势力日益壮大,壮大到了九大家族都不能不在意的程度,夜家却不得不考虑。

        而在这个时候,从法尊那里知道了,孟歌吟,就是孟超然,而孟超然,居然就是楚阳的师父!

        这个事实,让夜家人骇然大惊!

        夜家,与孟超然有什么样的仇恨,夜家人岂能不知?

        杀亲之仇,灭门之恨!

        可以说,孟超然存在一天,夜家的人就会寝食不安!如今,孟超然的徒弟竟然拥有了如此强横的实力……那么,一旦有一天,孟超然跟徒弟会合之后,会不会对夜家报复?

        这是根本不用想的事情!

        天遂人愿的是,夜家竟然从凌家口中,得知了孟超然现在就在天机城!而且,恐怕正与夜初晨在一起……夜家若是不动手,那就真的傻了!

        小楼背靠青山,面对绿水,寒冬的山水,格外的凄清。

        夜初晨坐在窗子前面,已是下午,楼前的水中,升腾起一阵浓浓的水雾。她的眼波,也如这水雾一般迷蒙。

        在他身后,一个青衣身影,脸色平凡无奇,但浑身气度,却是潇洒出尘。

        “下雪了呢……”夜初晨呢喃着说道。

        “下雪……”身后那人无意识的回了一句,笑道:“下雪的时候,一般都是你最喜欢的时刻……怎么,现在却不高兴了?”

        “歌吟,你说……我们两个的未来会是怎样呢?”夜初晨眼色凄迷,看着外面迷蒙的雪花,轻声的问道。似乎是在呢喃,似乎在喃喃自语。

        “未来……”在她身后的人,正是易容之后的孟超然;他轻轻的笑了笑,带着一种看破世情的洒脱:“我没有想过,我们两人会有什么未来。”

        他淡淡的笑着,带着一种彻悟:“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做梦。过一天,就少一天……呵呵,所以我从来不去想,今天之后的事情。”

        夜初晨凄迷的笑了:“是啊,我的父亲,杀了你所有的亲人,你只要活着,就要报仇。可那还是我父亲……我们两个,本就没有未来的。”

        孟超然沉默。

        仇,是要保的。

        但是,爱,如何偿?

        这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开的死结!

        横亘在两人之间。

        有这一道死结,两人连私奔都做不到!因为,彼此朝夕相对的时候,怎么会不想起仇恨?夜初晨会想起自己的父亲是孟超然的灭门仇人,孟超然同样会想起!

        不在一起,是被相思折磨,形销骨立,黯然神伤;但在一起,却又一样的是折磨!

        这一对有情人,陷入了天下间对于情人之间来说最恐怖的怪圈。

        孟歌吟自己改名为孟超然,想要超然世外,看淡一切。但他毕竟不能真的超然。

        “或许,只有死,才能解脱吧。”孟超然口气很闲适的说道。

        “死……有这么容易么?”夜初晨也笑了起来:“若是死可以,我是真的不想活了……见不到你的时候,天天想要见到;见到了你,却又会想起那些事情,就痛不欲生……”

        “这是一个死结!”孟超然低低长叹:“我看透了生死,看透了世情,看破了红尘,却惟独没有看淡你,唯独没有看淡仇!”

        夜初晨身子稍稍后仰,将自己的肩膀靠在孟超然胸膛,含泪道:“我们不要去想那些事情……你在这里的事情,他们早晚会知道的,或许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解脱了。”

        孟超然呵呵一笑,抱住了她,道:“所以我来到这里,只想与你相处一段时间……没有想过走。”

        便在这时。

        有一个怪异的声音清清淡淡的说道:“问题是,就算你想走,你也走不了!更加走不成!”

        夜初晨与孟超然一惊,同时抬眼望去。

        只见在小楼梯对面的湖面上,有两个黑衣人,正凌波而来。

        刷刷刷。

        四面八方,都有穿着夜家服饰的人如飞而来,刹那之间,就将小楼完全包围。

        “夜弑雨!”夜初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竟然瞬间就沉住了气,喝道:“出来!你好大的胆子,是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人影一闪,夜弑雨出现在楼下,这一次,他却并没有表现出他那娘娘腔的一面,而是很正经的说道:“姑姑,对不住了。这次行动,乃是老祖宗亲自安排,小侄也是奉命行事,挂一个名头,其实一切与我无关,行动如何,也不归我指挥。我在这里,唯一的作用,就是证明夜家嫡系子孙,参与了这件事,了结了这件事,仅此而已。”

        夜初晨淡淡的笑了笑:“这么说,乃是家族的意思,要将孟歌吟拿下?”

        夜弑雨坦白的道:“这一次,家族的意思只是要擒住孟歌吟,是绝不会杀他的。”

        孟超然眼中射出锐利的神光,呵呵一笑:“是要用我来对付我的徒弟么?”

        夜弑雨道:“孟世叔果然明见!”

        孟超然淡淡的一笑,道:“我这个师傅很惭愧,什么忙也帮不上徒弟的;若是还给敌人帮了忙,真是连死都没有面目了。”

        旁边一个人道:“废话什么!赶紧上前,拿下!回去交差!”

        轰的一声,小楼突然支离破碎,整个的塌陷了下来。

        夜初晨和孟超然两人从窗口翩然而出,站在池塘边上。锵锵两声响,两人长剑同时出俏。

        身后小楼缓缓倾塌。

        “姑姑,莫非您也要动手么?”夜弑雨苦涩的问道。

        夜初晨神色一黯,转头,看了孟超然一眼,目中柔情万缕。

        终于轻声道:“在很多年之前,姑姑的心,就给了这个人。当年的事情,是我们夜家不对,这件事,早有公论,也不必多说。”

        “但这件事,给我们两人造成的困扰,和烦恼痛苦,却是无与伦比……多少年了,我一直想成为孟歌吟的妻子,成为孟家的媳妇;始终未曾如愿。”

        夜初晨凄迷的笑了笑,剑光一闪,孟超然的头发与她自己的头发各被割下一缕,夜初晨细心地将两缕头发紧紧的系在一起,脸上带着幸福满足:“今日,临死之前,却无论如何,要将这心愿了了。”

        “总归马上就要死了,临死之前,做什么也就没那么多考虑。所以,索性不考虑。”

        夜初晨转过头,柔情四溢的看着孟超然:“歌吟,你记住,从此刻开始,我们已经是结发夫妻,初初是你妻子,是你们孟家的媳妇……若有来生,莫要忘记!”

        孟超然喉结上下动了动,努力地笑了起来:“也好,今日一战了恩仇。一战之后,仇也云烟,恨也云烟,情也云烟,爱也云烟……哈哈,便是如此!战前成亲,也是一桩传世佳话!”

        两人神情凛然,突然并肩跪下:“苍天在上,为我见证!今日孟超然与夜初晨对天盟誓,结为夫妇!不求白首到老,但求生生世世,皆在一起!”

        两人对天一拜,对拜一次,站起身来。

        相对微笑。

        即将到来的生死大劫,竟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夜初晨转过身,微笑道:“前尘是非暂且不论,恩恩怨怨,权当没有!但是现在,我已经是孟超然的妻子!你们要杀他,便是要杀我的丈夫,我不能束手待毙!我会拼命还手,直到,丧命在你们手中!”

        夜家人面面相觑,一个个进退不得。

        这件事,可如何是好?

        大小姐如此决绝,难道真的要亲手杀掉自己家族的大小姐么?

        雪花从稀疏转为稠密,飘飘扬扬的落下。

        瞬间就是一片洁白。

        一个声音冷冷的阴沉说道:“她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与我夜家何干!何必再有顾忌!一起动手,给老夫杀了这一对奸夫淫妇!”

        说话的人独有的阴沉声调,让人一下子就听得出来。

        夜帝!

        夜家老祖宗!

        夜初晨和孟超然同时露出一副解脱的神色。

        等了十几年!

        等到了这句话!

        而且是从夜家地位最尊崇的老祖宗口中说出来!

        她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与我夜家何干?!

        解脱了。

        只可惜,这份解脱,即将到来的,却是生死!

        夜家人一声爆喝,就冲了上来。

        “且慢!”一个声音悲愤绝望的叫道:“要杀他们,先杀了我!”

        一条白影,似乎与大雪成了相同的颜色,突然跳了出来。

        凌寒舞!

        凌寒舞到来的时候,正是小楼倾塌的那一刻。他满心的欢喜,虽然这一次,可能会死,但,下雪了。在大战之中,与初晨欣赏雪景,也是不错。

        毕竟是全了心愿!

        也是……成全了友情,成全了爱情,成全了心愿!

        但,他满怀激动的来,在飘飘白雪中,却听到了夜初晨与孟超然结为夫妻的誓言!

        那一刻,凌寒舞的心,片片碎裂!

        在这期盼已久、本应让他自己欢喜欲狂的大雪之中,呆若木鸡,心如死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