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梦碎后,拼此一身为君战!

第三百六十六章 梦碎后,拼此一身为君战!

        在寒冬之夜,大雪飘飞中。

        凌寒舞的心中彻骨的寒!彻彻底底的绝望!

        ……

        “初晨,你也喜欢雪;改日,我跟你一起去看雪,如何?”

        “好啊。”

        “初晨,过两天可能要下雪了,到时候我来找你。”

        “这……不好吧,我跟歌吟约好了,到时候,一起去看雪玩,你要一起去么?”

        “我……那我不去了,恐怕这几天还有事。”

        “初晨,又要下雪了,这几天阴的好厉害。我带你出去,在风雪中玩去,相信那定然别有一番乐趣。”

        “不了,对不起,寒舞,你也知道,歌吟走了,我心里……什么心绪都没了……对不起……”

        “初晨,今年……”

        “初晨……你……又不去?”

        “初晨……”

        “初晨,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与你一起看一场雪……”这是今年春天的时候,凌寒舞几乎是以一种祈求的口气说的。

        当时夜初晨回答道:“好啊,等下雪的那一天,我为你完成这个心愿。”

        当时夜初晨的神色很宁静,隐隐有些歉疚。

        一起看雪景,除了儿时在一起风雪中奔跑之外,长大后,居然从来没有一次。

        长期生长在冰雪之巅,几乎四季冰雪覆盖的凌寒舞,成人之后,今生最大的愿望,居然只是与心爱的人一起看一场雪。

        从满怀希望,到慢慢的失望,再到隐隐的希望,再到隐隐的几乎不敢出口的试探……再到最后,竭斯底里的当面提出来一个绝望的要求。

        夜初晨终于答应。

        那时候,夜初晨只是单纯的想为一直照顾自己的寒舞,完成这个心愿。别无他意。

        凌寒舞知道,但凌寒舞不在乎。所以这一次万药大典,家族药师本不是他,但他坚持前来。一定要来!

        曾经想,一起看雪的时候,我会跟你说,这雪花中,蕴含着多少传奇,这冰天雪地里,有着多少梦想……我是如何在雪中练习,我是如何在雪中参悟……

        曾经想,一起看雪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我对你的心,就像这雪,洁白无暇,一尘不染,却连接了天与地,充斥了天与地……

        曾经想,一起看雪的时候,我会跪倒在这天地的精灵里,用苍天赋予的我最喜欢的、银装素裹的天气,用最诚挚的心,向你求婚……

        曾经想……

        但,最后,我只想,与你一起看一场雪。

        哪怕一句话都不说,但,彼此听着彼此细细的呼吸的声音,在雪中,静静的走一段路……余愿已足。

        哪怕明知道,你在陪我看雪的时候,心中在想着别人。

        我也希望能拥有雪中漫步的这一程!

        这是我毕生的梦!

        但这个梦,在今天终于破碎!

        夜初晨,终于在今日,在家族的逼迫下,在生死一线的时候,选择了,盟誓了,与孟超然结为夫妇!

        她退一步,就能拥有无限的生命。

        但她却进了一步!

        进了这一步,就是死亡!

        但她无怨无悔!

        她,是无怨无悔了。但凌寒舞,却在这一刻完全进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挚爱的人,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好友的妻子!

        之前,虽然知道她迟早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但毕竟还不是!

        但是现在,身份就变了!

        虽然只是一个名分。

        但妻子,与一个自由的女人是不同的!

        凌寒舞若是邀请一个别人的妻子在雪中漫步,连他自己都会觉得不对劲!

        现在,漫天飞舞的洁白雪花,每一片都像是对凌寒舞这十多年心愿的讽刺!每一片,都击碎了他的心!

        我期盼已久的事情,终于到来的时候,给我带来的,是绝望!

        这种感觉,让凌寒舞的心中大起大落,前一刻,整个人如同站在火山口被焚烧,下一刻,浑身便如万年玄冰中一样冰凉……

        凌寒舞感觉自己的思维瞬间就爆炸了!心神瞬间飞上了夜空,猛的爆炸成了满天星辰一般……

        夜家宣布动手,但夜家还没有动手!而凌寒舞却在这一刻,率先动手!

        初晨!

        虽然你不爱我,虽然你成不了我的妻子,但,且看我用生命,为你搏一个你希望能有的……幸福的未来!

        “要杀他们!先杀了我!”凌寒舞竭斯底里的大吼一声,蓦然暴起!

        孟歌吟!我对得住你!希望你莫要辜负了初晨!

        你莫要辜负了她!

        凌寒舞白衣如雪,长剑如银,神情迷乱而疯狂;在风雪中,暴起!在迷蒙中,舞动!在天地苍茫中,杀人!

        这一刻,凌寒舞状若癫狂!

        这个变故,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谁也没有想到,凌寒舞会突然疯狂的杀出来!

        包括早已察觉凌寒舞到来的夜家的几位至尊!凌家与夜家同为九大家族,一向交情不错,此次,又是同一个目的,谁会想得到凌寒舞会突然出来杀人?

        凌寒舞势如疯虎一般冲进了黑衣人群,手臂猛地一震!

        这一震,用力之强,竟然将他身上所穿的白衣猛然炸裂!长剑便砰地一声绽开千万朵雪花,带着无边的狂热的杀机!猛地刺出!

        三个黑衣人几乎在错愕之中,就已经中剑!

        身子打着旋转,喷着鲜艳的血花摔跌出去。

        凌寒舞的剑已经又刺入了另外两个人的心口!抹上了另一人的咽喉!

        “歌吟!带着初晨走!”凌寒舞疯狂的叫喊,长剑在他身周,直接幻化成一团带着血色的光圈,势不可挡的冲进了包围圈。

        然后一个转身,又冲了回去!

        “跟上我!带着初晨走!”凌寒舞大叫!

        深沉的绝望一下子冲击了他,心爱的人与她心爱的人谛定终生的刺激,让他的心彻底粉碎!心爱的人遭遇的重大危机,却在这一刻将他的血液完全燃烧!

        这一刻,凌寒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

        在这样的狂乱中,他的一颗心,却是诡异的自觉如同冰雪一般,竟然觉得,无比的冷静!往昔的记忆,就这么如此清晰的涌上心头。

        初晨,八岁时,我说过要保护你。不让你被人欺负……

        初晨,十五岁时,我说过,要照顾你一生一世……

        初晨,十九岁时,我说过我要成全你……

        初晨,一直到现在,我说,我要将你想要的幸福带给你……

        我给你!你的幸福!

        哪怕,付出我的命!

        你一定要幸福呀!你一定要幸福呀!!

        他的心中,在追风掣电一般的速度,播映着往昔的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他口中,这一切,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只是疯狂的舞剑,疯狂的杀人!疯狂的,往外冲!

        “歌吟!带着初晨走!带着初晨走!带着初晨走!!!”凌寒舞仰天咆哮,长空密密麻麻的风雪中,他似乎化身为雪,随着凄厉的北风一起蹁跹疯狂起舞!

        夜家的人慌乱的抵挡着,手忙脚乱的躲避,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明显已经疯狂的凌家少爷!

        杀么?不杀么?

        迟疑间,凌寒舞竟然已经冲出来一条路!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如同金铁交鸣,说道:“杀了他!凌家那边,我会交代!”

        一声令下,夜家高手便如有了主心骨,蜂拥而上,堵住了去路!

        凌寒舞疯狂进攻,全不防守!疯狂的大吼,咆哮,焦急的催促,每一个字,都似乎吐血一般的暴吼……

        在凌寒舞刚刚冲出来的时候,孟超然与夜初晨就愣住!

        两人都没有想到,凌寒舞竟然在这个时候冲了出来!

        而且,一冲出来,就是疯狂!

        “寒舞!”孟超然大叫,一向淡然生死的他突然间激动起来,眼圈一红,睚眦欲裂!

        多少年的恩怨纠缠,多少年的情缘纷扰,成就了一对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虽然凌寒舞从不承认跟自己是兄弟!

        但今日,在如此危急时刻,他毅然前来赴死!

        “寒舞!没有你的事!”孟超然奋力大吼,疯狂前扑。他不是去杀人,他是去阻止凌寒舞杀人!

        凌寒舞杀了人,恐怕今天,他就再也走不了!

        自己已经死定了。何必连累好兄弟!

        但他的修为比凌寒舞要差得多,他追不上。

        凌寒舞已经狂呼大叫的杀进来,又是咆哮如雷的冲出去。

        要杀他们!先杀了我!

        孟超然热泪盈眶,突然大吼:“夜家的人!你们想要的是我!你们放过寒舞!不关他的事!”

        但这时候,那个淡漠的声音已经响起:“杀了他!凌家那边,我会交代!”

        随即,一道威猛的掌影,便如九天惊雷,猛然泄落!

        目标,凌寒舞!

        至尊出手了!

        凌寒舞疯狂大笑,长剑一往无前,幻作一道白光闪电刺入了面前人的胸膛!

        但就在这时,那一道至尊掌力,便如雷神开天,猛地击中在他的后背!

        凌寒舞浑身一颤,随即,他的身形定住,想要回头看看,但一扭头,身子就瘫软了下去!

        三品至尊的一掌,让他的脊椎完全碎裂,五脏完全粉碎!

        一掌,粉碎了凌寒舞所有生机!

        “啊~~~~寒舞!”孟超然睚眦欲裂,拼命地冲上来,夜初晨与他并肩闯来,面纱在风雪中飞扬而起,露出一张绝色娇颜。此刻,却充满了悲伤哀恸……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