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挣扎一生苦,一生独自凌寒舞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挣扎一生苦,一生独自凌寒舞

        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两人,两人居然闯到了凌寒舞身边!

        面对刀剑如林,夜初晨挺身而出,迎上了刀剑。

        “莫要打搅我们,让我们跟他说说话!”夜初晨的声音哽咽着,身子颤抖着,一字一字的说道,她的眼中,似乎有一股疯狂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她的声音坚决,不容违拗。但却透露着一种出奇的淡然。

        一种,心如死灰的淡然。

        夜帝的阴沉声音淡淡的说道:“让他们过去!”轻喟一声:“看在凌风云的面子上,让你们最后说说话。”

        但在他这句话之前,孟超然已经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凌寒舞。

        凌寒舞的神智已经开始散乱。

        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放大。

        三品至尊的一击,远远不是他这位七品圣级能够承受的!

        但他的眼睛在看到孟超然的这一刻,突然又奇迹一般的聚焦,眼神中露出焦急,咆哮道:“管我做什么?还不走?”

        他在咆哮!

        但声音却小的可怜。

        “我先送你。”孟超然深深地吸气,轻轻的吐气,唯恐惊扰了自己的兄弟,唯恐用力大了,震走了自己的兄弟最后的生机:“我送你……寒舞,今日,我们要一起走了……”

        凌寒舞焦急的想转头,却转不了,只能迟缓的转动眼珠,愤恨的骂着:“你这混账的傻鸟……初晨呢……初晨呢?咱们都死了,她咋办?她咋办?”

        “我陪你们。”夜初晨轻轻走过来,轻轻蹲下,柔声道:“寒舞哥哥,我们一起走!黄泉路远,你一人独行,会孤独害怕的。”

        “不!我不害怕!”凌寒舞不知道哪里的力量,焦急的竟然挺起来脖子:“你们不要死……你们……你们……你们要幸福!你们死……我死不瞑目!”

        突然瞪着眼睛看着飘雪的夜空,一声咆哮:“贼苍天!我死不瞑目啊!”

        夜初晨的眼泪滴滴的落了下来,滴落在凌寒舞脸上。

        凌寒舞的眼神涣散了下来,喃喃的,心痛的道:“我最怕你哭了……”

        我最怕你哭了……

        因为怕你哭,所以我退出;因为怕你哭,所以我成全你;因为怕你哭,所以我包庇情敌逃走,因为怕你哭,所以我秘密接来情敌与你相会,因为怕你哭……我为你付出一切,因为怕你哭,我孤苦终生,还是因为怕你哭……我付出了生命……

        可你还是哭了……

        “初晨……莫要哭……”凌寒舞的眼神涣散着,喃喃道:“寒舞哥哥给你……你想要的……你莫要哭……”

        夜初晨泪如雨下。

        孟超然紧紧的握着凌寒舞的手,眼泪长流,拼命地将自己的元气向着凌寒舞的体内输送过去。

        但他慢慢地感觉到,凌寒舞的身体,竟然已经开始拒绝元气!

        生机已经即将消失。

        “哎……”凌寒舞痛苦的皱起眉头:“我好痛……”

        狂风卷着雪花,扑到他的脸上。

        刺骨的冰凉,让凌寒舞最后神志清醒了一下,他的两眼迷惘的看着空中的雪花,眼中出现一丝温柔神采,喃喃道:“我好想与你……去看雪……”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最后的执念,居然还是这已经破碎了的梦……

        夜初晨紧紧的攥住凌寒舞的手,泪如雨下的哭道:“寒舞哥哥,我陪你去看雪……我现在就陪你看雪……”

        但凌寒舞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唯有一只右手突然死命的抓住了孟超然的手,最后的力量崩出来几个字:“带她……走……活……活……下去……”

        突然急促的喘气,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大张着眼睛:“歌吟……你你你欠我的……你要亲手为我报…仇……你一定……一定……”

        他的身体一震,就这么大张着眼睛,失去了所有的气息。

        他的手,从孟超然手中悄然滑落,垂在雪地上。

        触摸着冰寒的雪花。

        他的神情痛楚,就像是他的手,触摸到了一个破碎的梦……

        “你要亲手为我报仇!”孟超然痛苦的闭上眼睛。

        寒舞,你在濒死之际,依然如此用心良苦!

        你知道,我的修为微末,亲手报仇,哪里能做得到?最少需要数千年修炼……那样,我就能活数千年……数千年照顾初初……

        你是这么想的吧?你死了,还为我规划了目标,让我有个目标活下去……

        可是现如今的局势……

        凌寒舞的身体渐渐冷却,但孟超然眼前,却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

        当初,那身材颀长,白衣如雪,长袖善舞,丰神俊朗,弹剑长歌,策马江湖的凌二公子……凌寒舞,在当初,送自己离开上三天的时候,微笑着,说:“保重!”

        ……

        “寒舞哥哥!”夜初晨大叫一声,突然哇的一声,喷出来一口鲜血。

        孟超然木然的蹲着,神思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很悠远。

        当年,同欢共笑,一起年少轻狂……

        一起,爱上了夜初晨。

        然后,一切都变了。

        是他,救了自己的命,是他,掩护自己逃走;是他,照顾着自己逃出上三天,是他,秘密的让自己与初初相会……而他自己却悄悄的躲在一边,心碎如割。

        当年,自己逃出上三天,对他说:“寒舞,我这一走,恐怕回不来了,初初,你要好好照顾她。”

        当时他勃然大怒:“放你妈的屁!初晨的心若在我身上,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娶她!她的心不在我身上,我娶她有什么用?你想让我成为猪狗不如的人么!”

        “孟歌吟,你若是男人,就强大起来,来将初晨接走!我已经恨死了你,但千万莫要让我再看不起你!”

        “丑话说在前面,你走了,若是初晨能被我感动,回心转意爱上我,你莫要怪我横刀夺爱!但她的心若不变,那我们就等你回来!接她走!”

        “你回来若不找我,徒然送了性命,我恨你一生!把你坟刨了!将你挫骨扬灰!”

        “我跟你孟歌吟从不是兄弟!我们是情敌!不共戴天!我恨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可是我还是帮你!”

        ……

        孟超然的脸扭曲了,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嘴里,一片苦涩。

        记得自己再次重上上三天,与凌寒舞喝酒。凌寒舞一边喝酒一边苦笑,当时他感叹道:“都说女人的心易变,可是,女人的心一旦付出了,那真是一生都不会变的……”

        “变心的女人,是因为爱得不深。”

        每一次在一起,每一次喝酒;凌寒舞都说:“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折磨死你!我真想将你碎尸万段……你死在下三天吧,你为什么不死在下三天呢……为什么不死呢?”

        可是……每一次,他还是帮我。

        他还说:“初晨若是真的变心跟了我,那她也就不可爱了……但纵然不可爱,我也梦寐以求。”

        “只要初晨肯跟我,我愿意用一生来挽回她,把她对你的感情,转移到我身上;可是她不肯。”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和初晨!没有我,你的家族不会被灭。”

        但说完之后,他接着又自己辩解:“其实我们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造化弄人。初晨并没有爱错人,是夜家混账了。是我,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难以自拔。”

        “但难以自拔,也是幸福。我知道,你虽然见不到,但每当想起初晨,你就心中充满了动力,充满了幸福。但你知道我么?我每次想起初晨,我心酸涩的疼,就想往自己身上插两剑。”

        那一次,凌寒舞喝酒苦笑:“我的名字取得不好,凌寒舞,生在极北。嘿嘿,凌雪寒天独自舞……”

        “一生挣扎一生苦,一生独自凌寒舞;夜色初晨长歌吟,谁怜我心已如土。”

        这首诗,是凌寒舞打趣他自己,那一天,他醉了。他醉了就骂自己。

        幸福的小子!

        他总是这么说我。

        带着强烈的毫不掩饰的嫉妒与嫉恨。

        我那时候不知道,我家破人亡,孤身飘零,狗一样逃窜;那里幸福了?但我终于明白,我与你相比,从某一方面来说,我比你幸福太多……

        因为我有梦,你没有。

        你爱了一生,你苦了一生,你绝望了一生……你挣扎了一生!

        寒舞……若有来生,我,愿意为你这么做!

        你值得的!

        孟超然缓缓站了起来,缓缓地解开了自己的衣衫,缓缓脱下来,然后,铺在了地上,将凌寒舞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搬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长衫上。

        然后,小心翼翼的系好扣子,遮住凌寒舞那已经被打烂的前胸后背,随即伸出手,抚上凌寒舞睁大的眼皮,喃喃道:“兄弟……好走,我马上就来……今生我欠你,来世,我还!”

        但他的手抚过,凌寒舞的眼睛却又张开!如此三次!

        怒视着自己!

        这一双失去了生命的眼睛,竟然如此愤怒的看着自己!

        孟超然心中狂震,他怔怔的呆了好一会,才终于喃喃道:“你还是想让我们活下去……是这样子么?是这样子么?”

        他悲哀的说道:“那么,寒舞,你放心吧……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与初初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努力修炼,亲手为你报仇……好么?你安心了么?”

        手,再次抚上凌寒舞的双眼。

        这一次,奇迹一般的,凌寒舞的眼睛悄然闭合。

        僵硬的脸颊,也似乎安详了许多。

        你就这么相信我么?孟超然这一刻,突然心如刀割!

        片片破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