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毒医舞绝城

第三百七十二章 毒医舞绝城

        楚阳重生以来,一直没有考虑这件事情。

        或者说,记忆中就没有这样的事情!

        一直到刚才,莫轻舞说:“我为你……一舞到九霄!”

        这一句话的时候,楚阳才突然间醍醐灌顶一般的想了起来。想起了这首诗,就想起了这个人。

        雪泪寒!

        原来自己一直忽略了这个人!为什么?

        想起了雪泪寒,楚阳就顿时想起了许多许多。

        这才发现,这个今生,与前世有太多的地方,不一样了。

        前世,自己乃是毒剑武尊,虽然名号响亮,但也只是武尊而已。但,自己却能够纵横下三天,甚至,在中三天有些地方也能来去自如。

        王级高手下三天根本没有,中三天少得可怜。

        莫天机伏击自己,也只是出动了三位王座!

        但是今生……

        莫家何止三位王座?连皇座都有!

        到了上三天,更加是王座不值一提,皇座不足挂齿;君级不过如此,圣级寻常可见,至尊……现在看来,整个上三天,恐怕能够有数千,甚至上万!

        前世,有两位传说:晨风至尊,流云至尊。

        当代至尊传说,也只有,宁天涯,布留情……

        现在呢?

        或者前世自己孤陋寡闻,到了上三天,便如老鼠过街一般,刚上来,还没取得第五截九劫剑就死了……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自己就孤陋寡闻到那种地步?

        还有,至关重要的,雪泪寒!

        那么文才盖世,名震九重天的人物,今生,居然根本没有!绝对没有!彻底的没有!

        这是为什么?

        想起了雪泪寒,楚阳心中又是一动,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模糊的熟悉。

        那个算命的老者……

        九霄云中莫轻舞,三生路上可补天,阴阳需惜娇容倩,邪气凛然莫妄言……好熟悉……

        雪泪寒!

        原来是你!

        楚阳呆住了。

        他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在天机城中,自己与紫邪情遇到的那个算命的老者,就是前世那与自己成为朋友的……天下第一才子雪泪寒!

        但当时,硬是没有认出来!

        他,到底是谁?

        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阳的脑海中,蓦然的变成了一团浆糊,越想越是糊涂,越想越是没有头绪。只是隐隐觉得,自己若是能将这一切都解开了,那么,自己将会发现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这时,便听到莫轻舞说到:“那个人……好奇怪。”

        楚阳一惊,抬头看去。

        只见面前数十丈之处,有一个白衣中年文士,正踩着白雪,一路而来。

        这条路,正是通往万药大典的必经之路;此刻,大街上人来人往,虽是清晨,却是热闹之极,但这个白衣人,就这么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脸上而且还带着温煦的笑容,看起来很是和蔼可亲,但在感觉上,却像是孤寂了数万年一样,与周遭的一切,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这人踩着白雪,咯吱咯吱的走来,每走一步,就是一个深深的脚印,这样走,应该很费劲,但看他的形态,却像是一股春风一般,是那样的闲适写意。

        “是很奇怪。”楚阳心中警钟长鸣。

        若是没有猜错,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

        正在思忖间,这个白衣人已经走到了面前不远处,突然一转头,似乎蓦然的发现了两人,笑道:“好一个红衣小姑娘,当真是如仙露明珠一般的可爱。”

        莫轻舞脸上一红,躲在了楚阳身后。只将半边脸偷偷的露出来观看。

        楚阳笑了笑,拱拱手:“过奖了,敢问阁下是?”

        白衣人洒然笑道:“药师,不入流的。”他似乎是苦笑的,但却充满了潇洒,道:“第一关都没过,就被刷了下来,去看看热闹。”

        楚阳微笑:“原来如此。”

        道:“不妨一路同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白衣人也在说:“不妨一路同行?”

        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笑了起来。

        楚阳的笑,宽容而亲切,白衣人的笑,柔和而温暖。

        但,莫轻舞看到两人的笑,却突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两人并肩前行,白衣人笑道:“楚兄这一次,可是要夺冠的啊,小弟今日,乃是专门为楚兄助威而来。”

        楚阳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失笑道:“原来尊驾认识我。”

        白衣人摇头失笑:“楚兄独占鳌头,这天机城的药师,又有几个人不认识楚兄你呢?”

        楚阳非常舒畅的哈哈大笑。道:“看运气啦……不一定呢,高手如云,我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嘴上说着一点把握都没有,但声音脸色,却是明显是一副‘假谦虚’的样子,分明是把握满满的神情。

        白衣人低着头,似乎没看他,道:“楚兄何必谦虚,以楚兄的造诣,拿到这天下第一,根本不在话下。”

        这时,突然路边有人叫:“呀,路兄!”

        白衣人站住,抱歉的道:“楚兄,我遇到了朋友。”

        楚阳急忙道:“兄台请便。”

        白衣人歉然笑了笑,匆匆转身,走到路边叫唤的那人身边,两人极为亲热的样子,似乎久别重逢……楚阳与莫轻舞,继续在厚厚的雪地中,一路前行,两人还是如常的说着话,拐了一个弯,进入了另一条路。

        距离万药大典的场地,只有数十丈的距离了。

        ……

        在那刚才的路边。

        那白衣人依然在微笑,但脸上已经变得寒冷。

        一道黑影无声的出现,微笑问道:“舞兄,是不是?”

        白衣人摇摇头,道:“应该不是。不过这小子隐藏的够深的;你们跟我说,他是君级一品;但,他身上,有隐藏的剑意纵横,看情况,真实修为,绝对是剑中圣君的层次!而且,不低于五品!”

        黑衣人松了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剑中圣君,也不可怕。不过,既然乃是剑中圣君,便是从剑帝一路上来,而九劫剑主,是绝对不可能成为剑帝的。”

        白衣人道:“是。所以,这个楚阳,绝对不是九劫剑主!但,这个少年,绝对不满二十岁,已经有了这般惊世骇俗的修为,又是医圣灵魂传承……可说是这九重天,绝无仅有的第一天才!此人若是发展起来,将来成就未必就低于九劫剑主!”

        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说到‘九劫剑主’这四个字,都是咬牙切齿,恨意凛然。

        黑衣人沉默了一下,道:“那么,舞兄可是下了手?”

        白衣人哼了一声,道:“我自然不会便宜了他;一路走,我已经给他下了七种剧毒!这七种剧毒,无药可救,平时互相牵制,太平无事,但一旦到了时限,那就是立即发作,便如突然中风,不能恢复!决赛时,让他发作就是了。”

        黑衣人舒了一口气,道:“舞兄,辛苦了。”

        白衣人淡淡的一笑:“辛苦,倒是不见得,不过……对这样的小角色下毒,却是有些自贬身价……”

        两人呵呵笑了笑,便突然消失了。

        ……

        那边,楚阳拐过街角。

        剑灵几乎是冒着冷汗的声音就钻了出来:“我的天,真是见了鬼了。”

        “见了鬼?呵呵……”楚阳毫不意外,淡淡道:“刚才那个人,应该是舞绝城吧?”

        剑灵怔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楚阳微笑了一下:“直觉。”

        随即道:“他没有认出我。”

        接着道:“他若是认出了我,那么此刻,我已经变成了一堆烂肉!”

        剑灵叹了口气,道:“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舞绝城对九劫剑主的恨意,要远远的超过现在的这位法尊!”

        楚阳理解的道:“因为舞绝城身份特殊,呵呵,晨风至尊的传人,到哪里,都是被人捧着,终生,哪里受过半点挫折或者欺骗?如此被人耍弄了一生,岂能不恨?”

        随即道:“他给我下了什么毒?”

        剑灵愕然:“你能感觉的出来他给你下了毒?”

        楚阳淡淡一笑:“感觉不出!甚至一直到现在,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舞绝城却不是专门来找我说这几句不疼不痒的话的。”

        “七种毒,互相制衡,致人中风瘫痪。”剑灵笑了笑:“不过,他并不想要你的命。看来只是要你在决赛中中风……”

        楚阳咂舌道:“厉害!能治么?”

        剑灵道:“当然没有问题。但……这种毒,只有九劫剑能吸取,若是被舞绝城发现你竟然没有中毒,他立即就会知道你就是九劫剑主,舞绝城会接着就来杀你!甚至在决赛中,也挡不住他。”

        楚阳沉思道:“有没有别的办法?”

        “有。”剑灵嘿嘿笑了笑:“你现在可以将一瓶生灵泉水放在怀里,喝半瓶;这种毒,就可以延缓一段时间再发作。我将毒抽走,你完成比赛。舞绝城就算来了,看到生灵泉水,也会知道原因……”

        楚阳目光一亮:“他让我瘫痪,中风,应该不是只是阻止我决赛这么简单。而是……应该另有图谋。要不然,以舞绝城这种身份,岂会给我下毒?干脆一掌拍死,岂不轻松愉快?”

        “所以他们的目的,还是紫大姐等人。”楚阳冷哼一声:“想要以毒制衡,要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