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抢劫!

第三百八十一章 抢劫!

        楚阳走出翻天大阵的时候,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外面大雪纷飞,天地间整个的一片苍茫。

        纷舞的雪花打在脸上,让楚阳有一种空灵的静谧的感觉,他没有展开身法,只是以平常人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在雪地里跋涉出去。

        在这样的一篇迷朦之中,楚阳的脑筋,反而格外的清醒一般。将这里的事情想了一遍之后,他又想起了莫轻舞那个奇怪的梦……以及,那位神秘的前世第一才子,雪泪寒。

        这其中定然有联系!

        楚阳心中默默地说道。

        远方,几道目光同时向他看来。

        布留情眼如鹰隼,一瞬不瞬的看着正在跋涉的楚阳。相隔千丈,就算布留情,也是看不清楚;只是以气机锁定了楚阳的位置。

        楚阳拿到了第一,此刻出来,就证明他怀中有补天玉!

        补天玉,定然有人会有想法的。

        所以现在的楚阳会很危险。

        另一边,风雨柔与月聆雪并肩而立在虚空大雪中,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复杂。

        “补天玉,终于炼成了。”风雨柔似乎是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

        “是。”月聆雪英俊的脸上,闪烁着一丝悲壮:“十万年来,历届的法尊大人无不为了辅佐九劫剑主而呕心沥血,付出了所有。若是让请前辈们知道如今的执法者竟然只剩下我们夫妻二人还在坚持着这个目标,其他人却已经全部放弃……乃是何感想?怎样的心情?会不会同声一哭……”

        “可不管如何,我们也要坚持师父的意愿!师父临死之前最后的嘱咐,就是秉承执法者宗旨,辅佐九劫剑主,让这片大陆,安宁平静。”风雨柔在风雪中微笑着说道。

        “九尊补天,会在三天后开始。”月聆雪仰起头,撤去功力防护,让冰凉的雪花粘在脸上,感受着那清冷的寒意,道:“我们将在那时候出手。”

        他顿了顿,口气沉重:“我们……也有可能,这一战,就是最后一战!柔儿,你,怕不怕?”

        风雨柔吸了一口气,温柔的看了看丈夫,带着一丝歉疚,道:“我不怕,只是……我最遗憾的,就是没有能够为你留下只男片女的血脉……”

        月聆雪洒然一笑:“纵然子孙万代,但多少年后,俱归尘土。柔儿,你看,这世上有很多人,很多很多的姓氏,但,传承十万年到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姓氏,在这片大陆上再也看不到了,因为他们没有子女,或者,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出嫁从夫,也就没有了娘家的姓氏……唯有大族群,才都流传了下来……”

        “但慢慢地,随着世事变迁,大族群也会消失的。”

        月聆雪淡淡的道:“消失了又如何?现在消失了,与千万年后消失了,都是消失了。人死如灯灭,纵然有另外的世界,也不再属于这里。何必计较呢?”

        风雨柔怔怔的听着,眼圈一红:“我并没想这么多,但我只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月聆雪长叹一声,道:“若是今日我们不死,孩子会有的。”

        两人靠在一起,风雨柔缓缓的偎依进丈夫怀中,静静的不再说话。享受着这大战来临之前的平静安逸……

        ……

        楚阳一步步的往外走。

        再往前三十丈,就出了药谷的警戒范围。

        周围,在氤氲着强大的气息。

        那是九大家族的强者们,正在准备出手!

        楚阳对此早有准备,嘴角露出一丝讥嘲的笑: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但我若是连这点也想不到,若是让你们得逞了……那我还混个屁?

        遥远的地方,突然一声长啸!

        破空!

        风雪被震得从空中粉碎而落!

        前方风雪突然轰隆的掀起,一团飓风一般的白影在风雪之中疾驰而来。速度之快,追风掣电!

        浑身被风雪包裹,看不清身形,看不到面目!

        甚至,没有任何的气息散落出来。

        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这道白影已经裹着白雪到了楚阳面前三十丈!

        远方!

        布留情一声惊怒的大喝:“不好!”

        突然两脚一蹬,身子如箭离弦,在空中一声厉啸:“鼠辈敢尔!”

        剑光便从手中疯狂而出!

        形成一道斩破天地的巨大光剑,凌空飞扑!支援楚阳!

        月聆雪和风雨柔也发现了不对,同时出手!

        但,那道白影实在是太快!

        他们刚刚反应过来,那白影已经到了楚阳身前,发出一声苍劲的长啸,哈哈大笑:“补天玉!是我的!”

        砰的一掌!

        楚阳全无还手之力的飞跌出去,那人的手掌如沟,一把抓住了楚阳的衣襟,一扯,嗤的一声,衣衫顿时破碎,似乎有不少的东西,从楚阳怀中散落!

        那人用手一兜,竟不减速,随即就冲天而起,模糊的白影在长空中一闪,就消失了影子!一声快意的震天长笑,远远地消失……

        两道身影一黑一白,从两个方向迅速的追了过去。那是法尊和舞绝城!两人留意已久,一见到这种情况出现,而且那白衣人竟然很陌生,记忆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两人不约而同的追了上去。

        若是能将补天玉追回……那可就是我们的。

        随即,勃然大怒的布留情与月聆雪都是拼命的追了过去。

        “噗!”

        “哇!”

        楚阳这才一跤跌倒在雪地里,喉头一甜,喷出来一口鲜血。委顿在雪地里,一时间浑身颤抖,脸色青青白白,没有血色。

        风雨柔刷的一声落在他身边,一手立即搭上他腕脉,神情一松:“万幸!只是想要抢东西……”

        这时,刷刷刷几条人影同时落下,目光复杂的看着楚阳。

        正是九大家族的至尊高手!

        楚阳悠悠醒转,颤声道:“发生了什么事……啊?我……我的补天玉呢?我的储物戒指呢……”

        风雨柔叹息一声,道:“布兄和外子已经去追了……希望能够追的回来。”

        楚阳失魂落魄:“这……那人是谁?”

        这个问题,也是众人最为疑惑的。

        那人是谁?

        看刚才那速度,比自己等人都要快得多,最起码,也是至尊九品高手!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风雨柔脸色一冷,看着周围十几位各大家族的六七品至尊,眉毛渐渐地竖了起来;本就是心中焦躁,又出了这件事,又见到这些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滚!”

        这些人见到楚阳衣衫破裂,几乎赤身露体,连手指头上的戒指也被抢走了,还有老大一道划痕……想必是抢走戒指的时候留下的……

        看得出来,现在的楚阳浑身上下那是一点东西也藏不住了!

        看来定然都是被人抢劫了无疑!

        既然如此,众人也就放了心。

        哪里还有兴趣留在这里看风雨柔这位姑奶奶的脸色?纷纷告罪一声,刹那间众人就是走得无影无踪。一个个肚子里都是幸灾乐祸之极。

        让你小子牛逼!

        该!

        被抢了吧!

        大快人心啊哈哈哈……

        药谷谷主和大供奉等人急匆匆而来:“怎么回事?”

        楚阳失魂落魄的道:“被抢了……补天玉……没了……”

        药谷谷主和大供奉跌足长叹。

        红影一闪,莫轻舞焦急的挤进来:“楚阳,楚阳……你你……痛不痛?”小丫头满脸的担心,凑在楚阳身边,嘘寒问暖,原本童稚的脸上,这一刻,竟然是无限的柔美温柔:“没事的……人没事就好……补天玉算什么,没事的……”

        说话口气,不像是楚阳比她大;反倒像是她比楚阳大了不少一般。

        楚阳辛苦的一笑,握住了她的小手:“我倒是没事……”

        “你没事就好……”莫轻舞温柔道:“在我心里……什么补天玉,都比不上你的一根头发……”说着,轻松的笑了起来。笑容里,有太多的安慰,和一种让人心神安定的力量。

        风雨柔看着莫轻舞,心中叹息一声:这丫头虽小,但,这种善体人意,这种体贴入微……这样的一往情深……倩倩又是身份有些尴尬……恐怕还真的不好跟她争什么……

        ……

        布留情和月聆雪联袂急追,布留情修为深厚,驾驭剑光,几乎在起步就把月聆雪落在了后面。但月聆雪一向身法快速,竟然也吊在后面,急速赶上去……

        两人都是心中一片愤怒!

        太丢人了!

        三大九品巅峰至尊在这里卫护着,居然被人当面抢走了东西……这让两人都是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但心中也有一份深深的疑惑:这人,究竟是谁?

        这人的修为……也太可怕了一些……

        一口气飙出数百里,前方已经没有了任何痕迹。

        布留情与月聆雪颓然止步。

        追不上了。

        一股深沉的愤怒,就这么从心中升起。两人都是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前方,两道人影空手而回。

        见到布留情和月聆雪在这里,那两人似乎顿了顿,随即就往这边而来。

        “法尊?!”布留情一声暴喝:“是你干的?!”

        心中憋屈之极的布至尊这是抓不住兔子烹狗吃,分明是要在法尊身上泻泻火了……

        对面而来的,正是法尊;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白衣人。宽袍大袖,看不清面目,稍微落后了法尊一步。给人一种感觉:这人的地位,低于法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