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第五轻柔的筹谋

第三百八十八章 第五轻柔的筹谋

        走出来,却见到乌倩倩在大雪中站着,一身黑衣,几乎变成了臃肿的,已经不知道在雪中站了多久。

        “你在为他们三人护法?”楚阳被迎面而来的雪花一扑,顿时感到脑袋从混沌到清明,眨眼的那么一个过程。

        “是。”乌倩倩看着已经几乎埋在了大雪中的三人,低低的道:“我知道不需要我护法,但我还是想这么做。”

        “我明白你的心情。”楚阳静静的道,缓步走过她面前,用手一拍,乌倩倩身上的雪花簌簌落下,脚下,竟然明显地高起来了一个圈。

        乌倩倩有些瑟缩的抱了抱肩膀,清丽的眼神在雪中显得更加的迷蒙;有些迷惘的看着楚阳,说道:“楚阳,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

        楚阳道:“你问。”

        乌倩倩眼神闪了闪,轻声问道:“你所说的,你那个倾心相恋的人……不会就是……莫轻舞吧?”

        楚阳沉默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是!”

        乌倩倩猛地瞪圆了眼睛!

        “楚阳……你……”乌倩倩感觉自己要吐血了。

        “你在下三天,乃是两年半以前就到了铁云吧,然后,几个月内见到了莫轻舞,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现在莫轻舞十三岁,那时候她才十岁?你你你……你对她,就倾心相恋?”

        乌倩倩嘴唇都哆嗦起来。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直将情敌想得多么强大多么强大,多么风华绝代多么国色天香……在乌倩倩心中,也唯有紫邪情,才能与自己心中那个假想的‘情敌’的条件完全符合&但,哪里想得到,自己居然是败在了一个当初还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手里!

        不不不……不只是当年!就连现在,也是乳臭未干!

        楚阳揉着鼻子苦笑不已,这件事,该如何解释?

        乌倩倩哭笑不得,有些怀疑的看着楚阳:“楚阳,你……不会是有某一种……癖好吧?”

        “胡说八道!”楚御座面红耳赤。

        “或者……你自己现在的某一方面的心智……还停留在……十一二岁?”乌倩倩妙眸看着楚阳,眼中原本的幽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已经是带着好笑和揶揄。还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意思……楚阳狼狈不堪。

        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尤其是在乌倩倩面前。

        “哈哈……”乌倩倩竟然不顾形象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楚阳,你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咳咳,咳咳咳……”楚阳揉着鼻子,尴尬之极的一把拉着乌倩倩:“咱们这边说……”

        拉着倩倩来到乌倩倩房中,楚阳苦着脸道:“哪有那种事情……你胡乱猜一些什么……都被人听到了。”

        乌倩倩哼了一声,道:“那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惊,想到了什么:“你所说的,已经欠了一个人一生……不会就是她吧?”

        “是她!”楚阳深深点头。

        乌倩倩无语。

        更加的想不通了。

        人家现在才十三岁,你啥时候就欠了人家一生了?

        “这其中,自有原因,很复杂。”楚阳道:“以后若有时间,我会解释给你听。”

        乌倩倩点了点头,突然眉头微蹙,有些莫名的道:“楚阳,这几天,我一直心烦意乱,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且……经常会梦到母亲……”

        楚阳笑道:“想你娘了?”

        乌倩倩白了他一眼,道:“我的母亲,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楚阳哦了一声,歉然道:“我不知道这件事……”

        乌倩倩眼神凄迷,道:“在梦中,我能感到母亲的怀抱好温暖……母亲在对我说,她在那边等着我……”

        楚阳截口怒道:“这是什么屁话!”

        乌倩倩道:“可这是真真切切的梦到了的……”

        楚阳一挥手:“梦,都是虚幻!我还梦到了我把天下美女都娶了呢,而且也是不止一次!可是,那会发生吗?”

        乌倩倩叹了口气,有些怔忡的出神起来。

        良久,道:“楚阳,大战即将来临,若是在这一场大战中,我死了……你会不会对别人说,你,也欠了我一生?”

        楚阳悚然一震,怒喝道:“你不会死的!这个问题,很是莫名其妙!简直是无稽之谈!”

        砰地一声,楚阳重重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乌倩倩在房中,低低的叹气。

        这几天,的确是天天在做着一个怪梦,梦到自己在一条黝黑的路上缓缓前行,举目无亲,天地之间,一片黑暗,自己孤独的一人……害怕之极。

        每当这种时候,母亲在远方招手……

        乌倩倩缓缓闭上眼睛,喃喃的道:“那就是黄泉路了吧?难道,我距离那条路已经很近了吗?”

        楚阳心烦意乱的冲出来,倒并不是真的发怒。

        以往内,他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话:那个算命老者说的一句话!

        阴阳须惜娇容倩!

        难道,会应在这里?

        楚阳拧紧了眉头,加快脚步向紫邪情房中去。

        “若是我们先下手为强,会如何?”一进门,楚阳就当机立断的问道。

        “先下手为强?”紫邪情怔了怔。

        “我们先动手,出击!”楚阳轻声的说道。

        “对方力量太分散了。”紫邪情皱了皱眉头,道:“对方预谋大战,埋伏,而我们期待的,也是这样的一场大战!要知道,我会离开,布留情和风月,也不可能永远的跟着你们;未来的路,还需要你们自己走……若是我们先动手,杀不干净,总会是滔天祸患。”

        “而这一次决战,对他们来说,乃是消灭我们以除心头大患的机会;但对我们来说,也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你现在在明处,你的家族,也因为你的关系处在明处。若是没有自保之力,如何可以?”紫邪情淡淡道:“我还是倾向于决战!”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一旦你们走了,我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如此被动的进入陷阱去搏斗,却也太冒险!”楚阳咬牙道:“真的不能改变么?”

        “不能!”紫邪情坚决的道。

        楚阳站了一会,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出去了。

        身子一闪,就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在紫邪情的意识中,楚阳的身形在风雪中疾驰,接连的变了几变,整个的改变了形状,向着某一个方向,流星闪电一般倾泻过去。

        第五家族!

        “我要见第五轻柔!”楚阳一脚踢开了第五家族的大门,气势汹汹的闯进去。

        “你是何人?”随着一声暴响,好多人冲了出来。其中一人惊疑不定的看着楚阳。

        “你对第五轻柔说,下三天生死之交前来拜访!”楚阳淡淡的道。

        “生死之交?”那人惊疑的看着楚阳。

        “快去!”楚阳眼睛一瞪,一股凌厉的剑中圣者的气度凛然而发。

        “尊驾稍等。”那人看了看被踢成粉碎的大门,眼神有些变化,终于还是怕耽误了大事,再说眼前这个人,一般的护院武士根本对付不了……一溜烟的去了。

        过了一会,跟头连天的跑回:“轻柔大人请阁下偏院相聚!”

        “偏院?”楚阳一歪头。

        “第五大人单独的小院,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在那里,而不是在家族之中。”那人点头哈腰,露出无限的尊敬。伸手指了方向:“我带着尊驾过去。”

        不能不尊敬,在对第五轻柔禀报之后,第五轻柔听到‘下三天生死之交’这几个字,立即就是变了脸色,甚至,可以清晰的发现,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就说:“快快有请!越快越好!”

        第五轻柔从未表现出这样的急切!

        看来这个人,实在是重要极了。

        在偏院,楚阳终于见到了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的小院,积雪满满,竟然没有任何打扫的痕迹,第五轻柔正站在竹林前,负手而立,微笑着看着走进来的楚阳。

        “你回去吧。”第五轻柔对带路的那人说了一句,随手赏了一块紫晶。

        那人大喜,转身而去。

        “我今天来找你,乃是要对你说,你我从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向来只是对手!”楚阳开门见山:“但对手,也有合作,所以,今天来,是要让你帮我一个忙。”

        第五轻柔微笑道:“决战?”

        “是!我需要一些资料。”楚阳淡淡的道。

        “但你也要知道,你要的资料不一定有用。”第五轻柔笑了笑:“对于某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能舍弃的。”

        “我知道,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楚阳道。

        “这一次极险。强者之心,莫可测度。法尊乃是利用了人性和骄傲;虽然明知道他的陷阱,但,强者却只能往里跳。因为不能退,退了,就是退了情谊,就是心魔。看似简单,却是很难化解。”

        第五轻柔缓缓说道。

        “不错。”楚阳担心的就是这个。

        第五轻柔将负在身后的双手拿了出来,手中,捏着一摞纸张:“这是目前在天机城的,能够对他们产生一些作用的,人的资料。你若不来,我便会为你送去。不过,这些也只是能产生一点点作用,并不能够影响大局。你心里应该也有数。”

        第五轻柔淡淡的一笑:“能够影响大局的,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那才是我说的,你不来,我也要找你的,真正原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