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星云山,大战启

第三百九十二章 星云山,大战启

        舞绝城的声音寒如冰:“上来,一战!”

        布留情嗤之以鼻,道:“你下来,我与你一战!”

        上面又不说话了。

        布留情虽然耿直,但却绝不傻。今日之局,明摆着有陷阱,有图谋。他为了宁天涯的安危来了是一回事,但却绝不代表就傻乎乎的一脚踩进敌人谋划好的陷阱里面去!

        你上我上去?上去被你算计么?

        我偏要你下来!

        舞绝城淡淡的道:“你不敢上来?”

        布留情双手抱胸,站在山腰,傲然道:“你让我上去我就上去?你算老几?怎么,你不敢下来?”

        舞绝城嘿嘿一笑:“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宁天涯的消息?”

        布留情哈哈一笑:“老宁若是死了,我上去他也死了!老宁若是活着,我不上去他也活着!舞绝城,我今日前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斩杀你!”

        舞绝城冷笑起来。

        两方人马,一在山顶,一在山腰,竟然僵持了起来。

        便在这时,法尊冷笑起来:“鼎鼎大名的布留情,号称天下第一的剑中至尊,居然不敢上山!不敢面对敌人的挑战。而夫妻联手纵横上三天的风月,面对杀师仇人,竟然也是龟缩不前!呵呵,好笑啊好笑。”

        月聆雪脸色一变。

        布留情用目光制止了他,扬声笑道:“鼎鼎大名的九劫之一,九重天两位传奇的后人,不仅卑鄙埋伏,居然还不敢下山一战,难道他除了仗着祖宗的名头唬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本事了么?活了好几万年,居然还是个窝囊废?难怪会被别人利用一辈子,差点儿成了补天的泥巴!”

        “当然,最令人称道的,还是法尊大人,一代法尊,居然也开始冷言冷语,用辱骂别人作为自己的激将法……你还有没有点儿别的办法呢?”

        布留情夹枪带棒的一顿嘲讽。

        山顶上一声长啸!

        活了好几万年,居然还是个窝囊废?难怪会被别人利用一辈子,差点儿成了补天的泥巴!

        这句话,可说是切切实实的戳中了舞绝城的痛处。

        他再也忍耐不住,一声长啸,白袍飘起,大袖飞扬,轰的一声响,整座山的积雪,同时飞了起来,同时,他的白衣瘦削身影,就像惊虹掣电,从山顶上激射而下!

        布留情哈哈大笑:“果然没有涵养,一个激将法,就自己下来了!我看不起你!”

        嘴上说着看不起,但手掌早已拔剑在手,一声龙吟虎啸,万道剑光挟裹着布留情的身体,向着舞绝城迎了上去!

        这一冲,闪动的剑光,竟然像是千万人同时拔剑出击!

        整座星云山,整齐的响起来一声剑鸣:“锵!”

        布留情大怒:“舞绝城!你还算个什么鸟人物?相约决战,居然出动了这么多的至尊埋伏!真是丢尽了祖宗的脸!”

        舞绝城面红耳赤!

        刚才那一声剑吟,便是剑之至尊出鞘,世间万剑朝拜的声音!

        舞绝城与法尊盘算了无数个可能,唯独忘记了这一点!这不能不说是天意。

        若是战斗已经展开,如火如荼,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人围攻,布留情就算是骂,也不会如此让舞绝城难受,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在战斗中,随时都会面临生命危险,谁有闲工夫去考虑什么意思?

        至于战斗之后,则是胜者王侯败者贼,更加没问题了。

        但问题就在,战斗还未展开,双方还未来得及热身,对方一剑出鞘,却引得己方数百人的长剑同时震鸣!

        这就像是在舞绝城脸上狠狠地打了一记巴掌,**辣的难受之极!

        月聆雪哈哈大笑:“想当年晨风流云两位前辈何等英雄了得,谁曾想到,他们的后人居然是如此的人物,真是令人千古一叹!”

        舞绝城怒从心头起,涨红着脸,嘿嘿一笑:“那便趁着还能叹息的时候,多叹一会吧。”

        突然一扬手,两只手在空中一阵飞扬,顿时整个天地之间方圆数百里都是弥漫了无色无味的毒气!

        随即白衣飘扬,狂扑布留情。

        布留情长剑一抖,突然间空中出现了一座山,剑山!

        疯狂的向着舞绝城罩落下来!

        只是布留情这一出手,舞绝城就顿时知道自己那天被宁天涯骗了。因为,布留情这一招攻击,比之那一天宁天涯最强的攻击,毫不逊色!

        “可恶的宁天涯!”舞绝城心里怒骂一声。若不是有剑罡这等奇物在手里,大大的出乎了宁天涯的预料,还真的有可能被宁天涯将计就计来对付自己等人!

        布留情这一剑,所发出的剑气,让舞绝城也有些心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舞绝城手腕凌空一抖,一道黑色长鞭蓦然出现在空中!迎风一抖,将空中万千雪花带着布留情的剑山一起抽碎!

        剑光迸射!

        布留情长剑一摆,就像是从天到地,一下子劈开一般,哈哈大笑:“舞绝城,这一剑,就叫做‘晨风破’!你看如何?”

        其实这一招自然另有名头,但布留情故意这么说,却是在激怒舞绝城。

        “狂妄!”舞绝城冷喝一声,一鞭抽出去,鞭影重重,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一个的小小圈子,圈住了布留情的剑光。

        长鞭一卷,与长剑交织在一起,两人的身子从遥遥攻击突然变成近身搏战,砰地一声,布留情出左掌,舞绝城出右掌,狠狠对了一记!

        轰!

        地面上积雪猛地飞扬,布留情长剑一抖,凌空飞起,舞绝城紧随在后,长鞭狂卷!

        “果然不愧是毒医!出手也是毒掌!”布留情甩了甩左手。

        “莫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以你的修为,护身元气未破之前,这点毒,奈何不了你!”舞绝城冷冷一喝,攻势越来越猛!

        布留情哈哈一声长笑:“晨风后人,果然聪明的像个天才儿童!”

        舞绝城闭紧了嘴,不再跟他废话。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剑中至尊,看起来冷面狠心,一张嘴却是他妈的一个大粪坑!跟他斗嘴,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

        布留情嘴上不留余地的打击敌人,但心中却是自有定计。他一边战斗,一边观察着周遭地形,看看哪里能够埋伏的住人,随时出手,杀几个人热热手!

        杀的人多了,埋伏也就不再成为埋伏。

        但他一眼望去,却是并没有任何发现。若不是刚才那一声剑吟告诉他这里敌人太多,说不定自己还要以为这里空无一人!

        都藏到哪里去了?

        布留情心念电闪,长剑却是毫不放松,一招招与舞绝城对轰!若是论及元气修为,布留情比起舞绝城,无疑逊色不止一筹,但,此刻对轰,却是竟然不落下风!

        两人从开战,到现在,一直在十丈空中战斗,既不高起来,也不落下去。高起来,配合着先前的话,就是布留情听了舞绝城的,上去了。但低下来,却是舞绝城落了下风。

        所以两人不约而同的就这么不高不低不尴不尬的战斗着。

        布留情一声长笑,长剑一弹,发出一阵龙吟一般的声音,嘲讽道:“晨风后人,不过如此!数万年九劫,不过如此!”

        舞绝城顿时七窍生烟!

        不为什么,乃是因为,当日截击宁天涯,宁天涯也说过同样的话!而且,不仅一字不差,连口气都是一样!

        这让舞绝城怎么能不怒?说明这俩家伙,早就不将晨风至尊放在眼中!

        要不然,绝不会如此异口同声!

        正要攻击,突然见到布留情猛的后退,随即身子一个翻滚,剑光震颤着,突然间就化作了一道斑斓璀璨的长虹!

        一道剑光,圆桶一般,粗有数丈,长度却似乎是没有尽头。

        布留情全身都隐在剑光之中,长虹射日一般飞来!

        身剑合一!

        舞绝城哼了一声,长鞭凌空一舞,一抖,啪的一声巨响,刹那间一朵黑色的昙花突然出现,舞绝城大喝一声,双手一推,这朵黑色的昙花就迎上了布留情的身剑合一!

        随即长鞭抖动,一朵一朵黑昙花就这么飞出去。

        昙花蕊!

        这分明是剑中绝学,却被舞绝城用性质截然不同的长鞭用了出来,而且威力,不减反增!

        布留情一声冷笑:“昙花蕊,挡不住剑中至尊!”

        就这么长驱直入,一朵一朵昙花在他剑下破碎!舞绝城长鞭一扬,竟然以鞭作剑,同样的施展出身剑合一,迎面狂冲,冷笑:“剑中至尊?你也配!”

        两人轰的一声撞在一起!

        舞绝城一个翻滚,凌空十七八个跟头,到了四五十丈的高空。

        布留情却是斜斜平平的飘了出去,一身青衣,在风月中割出一道空白痕迹!

        舞绝城哼了一声,就要使出剑罡!

        他刚才故意以自己不擅长的战斗方式,来与布留情对战,为的,便是此刻!

        正要出手,突然间背后风声飒然,杀气滔天。

        一怔,急忙闪出去。

        噗地一声,舞绝城肩膀中了一剑,白袍裂开,鲜血隐隐,小腿上中了一剑,鲜血滴了出来,急忙运功止住,却已经是满脸怒容,还带着错愕!

        剑光霍霍,风月夫妻同时出手,向着舞绝城双剑合璧杀来!

        刚才竟然是夫妻二人联手偷袭!

        这件事情,不管是舞绝城还是法尊,甚至连布留情都是大出意外!谁也没有想到,一向以君子风度著称的风月,居然会偷袭?

        月聆雪神情从容:只允许你们卑鄙布陷阱,难道就不准我偷袭?这是什么道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