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五的五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五的五

        楚阳一路大喊大叫加大骂,就在诸葛家族的地牢里骂开了大街,遇到一个人,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一个嘴巴子,最少也能打落两颗牙齿;这一路出来,已经有不少人受了他的欺负!

        到后来,诸葛云山干脆为他开路,看到人远远的就让避开。

        终于出了地窟,诸葛云山的脸色难看的如同天上的阴云,道:“楚阳,你也救出来了你的三叔,该走了吧?”

        “走当然要走的。”楚阳翻翻眼皮,冷笑道:“你们诸葛家族就算是出动天机城所有的美人来挽留我,我也不屑于留在这里。”

        诸葛云山一阵气往上冲,你想的倒美!居然为你出动天机城所有的美人儿?你他妈有那个资格么?

        “既然如此,不送!”诸葛云山拂袖就要离去。

        “慢!”楚阳道:“近日来,本来还有别的事情,不过我三叔急需治疗,索性就不办了。就请家主大人转告吧。”

        “什么话?”诸葛云山越来越是呆不下去了。

        “风月两位前辈让我给贵家族的老祖宗带一句话。”楚阳淡淡的道。

        诸葛云山顿时神情一肃:“风月两位前辈给老祖宗带的话?”

        楚阳冷哼一声,直接说道:“两位前辈是这么说的,你可原话转告你们老祖宗:那黑衣人是不是你?若是你,来谢罪!若不是你,来澄清!只有一天时间!你若不来,我们便去!”

        诸葛云山脸色大变。

        楚阳背着楚飞寒,又向诸葛家族要了一床棉被,裹在三叔身上,这才大踏步冷笑而去!

        单身一人,大闹一场,潇洒而回!

        这份狂傲,这份嚣张,这份桀骜,简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楚阳远去的背影,诸葛云山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

        楚阳定有所恃!

        这是必然的,要不然,他凭什么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就敢闯进诸葛家族要人?

        而且,他越是嚣张,越是狂傲,就越表明了……他那边,风月的战力无损!

        而且,更是言语之中隐带威胁。

        最后,更加是提出来,让诸葛苍穹,前去道歉,或者澄清!

        若是真的虚弱,岂会有这样的举动?

        “家主大人,这个楚阳欺人太甚!我们何不直接拿下他?”旁边,一个人轻声问道。此人脸上闪动着怒火,几乎遏制不住。

        “笨蛋!”诸葛云山大怒道:“你可知为何他如此嚣张?他就是想要我们对付他!我们对他动了手,风月就有理由对我们动手!那岂不是中了他的计策?”

        “但我们若是杀了他,纵然风月对我们动手,他又有什么好处?”那人恨恨的道。

        “嗯?”诸葛云山吸了一口气,沉吟起来。

        “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楚阳表现得,很是迫不及待啊。”诸葛云山踱着步子:“难道风月两人也要离开……分开之后,再想要借力,就难了……?难道是这样子?”

        旁边那人也是霍然惊醒,道:“不错,此处的确是耐人寻味。”

        顿了顿,道:“家主,大少等人,准备今日出殡之后,明日一早,就去找楚阳的麻烦。”

        诸葛云山狂怒道:“混账!老夫身为家主,都如此忍辱负重,这家混蛋非要将诸葛家族完全葬送么?”

        他气冲冲的往回走:“明日,家族戒律堂的人在门口等着,谁敢出家门一步,即刻斩首示众!”

        “是!”

        诸葛云山一路向着家族密地走去。心中想着,那楚阳所说的什么黑衣人……

        简直是莫名其妙!

        老祖宗向来一身麻衣,什么黑衣人?而风月居然就这么要求人前去解释澄清……诸葛云山觉得心中郁闷之极。

        楚阳背着楚飞寒,出了诸葛家族大门,正要展开身法,却见前面一行人,白衣白袍,迎面而来。

        当先一人,正是第五轻柔。

        见到楚阳孤身一人背着个人从诸葛家族之中出来,连第五轻柔也是吃了一惊。

        “原来是楚兄。”第五轻柔淡淡的说道。

        在他身后众人,看到楚阳,眼中无不露出痛恨之色;自己家族五位至尊,可就是死在楚阳的人手中!虽然是先对付人家的,在楚阳那边来说,乃是死有余辜,但……那毕竟是第五家族的一半战力。

        “第五兄?”楚阳一怔,微笑道:“贵家族这是前来吊唁来了?”

        “不错。”第五轻柔笑了笑,道:“我们家族的五个人,昨天已经出殡了。所以,今日特意前来为诸葛家族的前辈们,送行。”

        第五轻柔的声音之中,绝对没有任何波动。

        但却着重的说出来了,‘我们家族的,五-个人’。尤其是那个‘五’字,更是稍稍有些拉长了声音。

        身后,第五家族中人都以为乃是第五轻柔在向着楚阳算账,有一股剑拔弩张的味道;不由得均是同仇敌忾起来。

        “哦?贵家族也死了五个人?”楚阳淡淡的笑道:“想必是参加了什么……阴谋?被祸及池鱼了?”

        第五轻柔淡淡道:“阴谋有的,但,身不由己而已。”

        楚阳淡淡道:“身不由己或许有的,不过,战斗之中,刀剑无眼,他们也不认得,谁是第五家族的,谁是诸葛家族的。”

        第五轻柔目光一动,道:“按照楚兄如此说法,乃是死有余辜?”

        楚阳微笑道:“姓第五,名第五;去五个,死五个。你们第五家族的人,还真不如将这个‘五’字刻在脸上算了。”

        第五轻柔冷笑道:“刻在哪里,该死的时候,也不会活了。”

        “说的一点都不错。”楚阳哈哈大笑道:“第五家族,跟这个‘五’字,可真是有缘啊。可惜我楚阳,跟这个‘五’字无缘;不管你们刻在哪里,也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没有见到过!”

        第五轻柔淡淡道:“我们第五家族的人,都有第五家族的傲气!一般看外面,是看不出来的,需要看内在!”

        楚阳淡淡一笑,说道:“楚某即将离开天机城,就在未来,再领教领教第五家族的内在吧。”

        说着,一拱手:“告辞。”

        第五轻柔沉重抱拳,道:“山高水阔,保重!”

        “我才不信山有多高,水有多阔!”楚阳哈哈大笑一声,背着楚飞寒,如飞而去。

        第五轻柔看着楚阳离去的背影,脸色沉重,眼神阴寒。

        刚才两人的谈话,也就只有他们两人彼此,才能真正的,听得明白!

        一个‘五’字,裂开了两人之间的裂痕。

        第五轻柔知道,自己这一次的耍心机,真正地激怒了楚阳。

        自己的苦衷,楚阳未必不明白;但毕竟是这一次过分了一些。

        楚阳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了他的态度:我不会再相信你!

        “这个人,真狂!”身后,一位老者目中闪着冷光,看着楚阳离去的方向,冷冷说道:“老夫十分的看不惯。”

        第五轻柔淡淡的道:“八大家族的人都看不惯他,可八大家族的四五百至尊,都已经埋进了土里,他却直到现在还是活蹦乱跳。你看不惯,又如何?”

        大袖一拂,道:“做人须得记住一句话,你看不管别人的时候,别人必定也是看不惯你!你若是想杀一个人的时候,就要开始防备这个人随时来杀你!进去吧,楚阳的事情,暂时算是告一段落。谁也不准再提!”

        ……

        楚阳回到了兰香园,想到这一路上遇到第五轻柔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心中兀自冷哼。

        幸亏老子多留了一个心眼,要不然,真被你坑得不轻。

        刚进去,翘首以盼的楚乐儿就赶紧的迎了出来;而楚飞寒现在,兀自沉睡未醒。

        楚阳小心的将楚飞寒放在早已经准备好的床上,开始细心的为他处理每一点伤势;看到父亲被折磨得凄惨的样子,楚乐儿的眼泪,刷的一声流了下来。

        “大哥,我爹爹这是怎么了?”楚乐儿虽然很坚强,但毕竟是一个小女孩。抹着眼泪问道。

        “是诸葛家族的人下的手。”楚阳沉沉的道:“下手的那个人,目前就囚禁在我们这里!我”

        “诸葛长长?”楚乐儿眼中顿时爆出来夺目的神光,咬着牙问道。

        “是。起因,却是因为我。”楚阳并不隐瞒,将诸葛长长之所以下手的原因解释了一遍。

        “这怎么能怪大哥你?”楚乐儿恨恨的道:“都怨诸葛长长这个小人!我定轻饶不了他。”

        楚阳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诸葛长长,就交给你处理。”

        楚乐儿使劲点头。

        楚阳凝视着楚乐儿,一字字道:“乐儿,你需要记住,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被人折磨,并不稀奇。我们若不强大起来,将来,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会被人折磨;毕竟,我们的实力,还太差。你懂么?”

        “我懂!大哥!”楚乐儿用力点点头。

        “还有,你学的是毒功,又是别具一格的功夫。所以,在心性方面……需要磨练。”楚阳认真的道:“不该下手之人,不能乱杀;但对于该死之人……切莫手软,妇人之仁!”

        “是!大哥。”楚乐儿咬着薄薄的红唇,道:“人不狠,站不稳!大哥是想说这句话吧?”

        楚阳为之愕然。

        一脸黑线。

        小丫头是什么时候学到的这句话?

        楚乐儿咬着红唇,美眸凝注在地上白雪,轻声道:“我,会让这个诸葛长长,很后悔、很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话,声音很轻。轻的就像一缕轻烟,刚说出来就缓缓飘散。

        但楚阳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