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我今离去,他日必来!

第四百三十章 我今离去,他日必来!

        舞绝城怔住了!

        这件事,他是真的真的没有想过,哪怕只是假设,他都觉得,这是对自己、对自己的兄弟,莫大的亵渎!

        当年的兄弟感情,不掺杂任何杂质!

        彼此可以为了彼此刀山火海!

        若你想要我头,拿去便是!

        舞绝城曾经这样想过,也的确会这么做。当初的兄弟,无论是谁,若是遇到了非死不可的劫难;只要自己与他们在一起,自己会义无返顾的去死!

        每个人都是这样子!

        每一位兄弟,都曾经这样义无反顾,无数次!

        所以,舞绝城从不怀疑他自己的兄弟!

        正因为如此,遭遇了老大的背叛,他才会如此伤心,如此的愤怒……数万年留在这里,就为了消灭九劫剑主!不惜一切代价,要为兄弟们报仇!

        但,今日却被月聆雪一言点醒!

        你老大背叛你之前,你怀疑过他么?

        你是不是就像你现在相信你其他的兄弟那般相信他?

        而且,前面还要加上一个‘更’字!

        无论任何团体,老大,就是核心!老大若不付出,别人也不会付出!老大的付出,永远是别人的数倍!

        这样,才是一个令人赞佩,可以倾心追随,誓死拥护的老大!

        舞绝城心中,那些尘封的,不愿意再想起,不愿意再提起的记忆,又鲜活的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

        那一次,老大死死地抱住敌人,三四个人在向着老大挥刀,老大身上骨肉四溅,却在嘶声大呼:“绝城!你走!你不走,老子不认你这兄弟!”

        那一次,自己中了诡计,身负重伤,陷身火海,老大同样重伤;但他却从外面狂奔进去,将自己背出来。当时,自己已经干渴的如同枯尸。昏迷中,感到自己在喝着清甜的泉水;睁眼一看,却是在喝老大的血。

        老大将身体靠着大石头倒立过来,将手腕隔开了一道道口子,让自己喝他的血。自己醒来的时候,老大早已昏迷过去,几乎比自己还要成了干尸……

        那一次,四位兄弟们遭遇强敌,老大用计,让兄弟们逐一撤退;他留在最后,却被敌人抓住,将他浑身的血肉片片的削下来逼问兄弟们的下落,老大死也不说……几乎被削成了个骨架子……

        那一次……

        太多太多。

        太多太多的感动!

        自己无数次的想过,今生有这么一位老大,足够了!那时候,哪怕自己为老大死一万次,也是心甘情愿!

        但这一切,到了最后,被老大亲手破坏!

        当时老大的那句话,让舞绝城彻体冰寒,一颗心,也成了冰块:“你们这帮傻瓜,哈哈……从下三天就开始被我利用!到了现在,还是被我利用!我利用你们,冲上中三天;冲上上三天!”

        “我利用你们,一直到现在!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多么快意!你们知不知道,当看到一群傻瓜被欺骗而对自己死心塌地的时候,会有如何的快感?”

        “哈哈……如今九重天统一了,这个世界,我再无敌手!我还留着你们做什么?”

        “你们还能为我产生什么价值?”

        “你们想想看,你们死了,我亲手杀了你们,你们的子孙后代,却依然能感恩的为我劳动一万年!而不会有任何怨言!哈哈哈……”

        ……

        舞绝城呆若木鸡的想着,越想越是心中混乱了起来。

        “你怀疑你自己么?”

        “你怀疑你除了老大之外的其他兄弟么?”

        “你在老大背叛之前,怀疑过他么?”

        “你付出的,不如你老大付出的多吧?你都不会背叛,为什么付出最多的老大会背叛?”

        但,这是为什么?

        舞绝城静静地坐着,良久良久,突然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练功。”

        转身匆匆离开。

        楚阳有些钦佩的看着月聆雪。这些问题,他也想到过;但,却不如月聆雪这样的直接的一针见血!

        自己还是有怀疑的!

        却不向月聆雪这般,直接不信!

        因为月聆雪本身就是一个重情重义,而且性格无比的耿直!无比的光明磊落的这样的一个人。他看到了什么,他就相信什么!

        他看到的坏事,就是坏事!

        他只从他自己的本心去感受,去看。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若是所有人都假意的败给他,那么他就会认为,自己就是九重天第一高手!

        这样的人,很傻。痴痴的守着自己心中的光明和底线,绝不变动!宁死不悔!

        傻得有些迂腐。

        但,你不可否认的是,在月聆雪这种人的眼中,世界无限温暖!因为他看到的美好,就是美好!

        他虽然是活在现实,却实实在在的是活在一种他自己构筑出来的美好梦境之中!他永远不会跟你玩心眼,耍心机,什么事,都是堂堂皇皇,光明正大!

        这样的人,或者不可爱,或者有时候会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但,谁敢说他不可敬!?

        他认定的事情绝不改变。所以,今日,在所有人都认为舞绝城乃是被人骗了一生的时候,月聆雪直截了当的指出来:你错了!

        此事绝不可能!

        纵然可能,绝对有原因!

        看到舞绝城离席而去,月聆雪有些愕然,道:“我还没说完呢,他怎么走了?酒没喝完,饭没吃饱,话说了半截,这个时候去练的哪门子功?”

        风雨柔狠狠掐了他一把,白了一眼,骂道:“笨蛋!”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楚阳却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似乎在苦苦的思索着什么……

        一顿饭,吃到最后,大家都是吃饱了事。饭后,楚阳来到三叔楚飞寒的房间,楚飞寒早已苏醒,见到楚阳与楚乐儿前来,微笑起来。

        听到楚乐儿居然被一代毒医舞绝城收为弟子,楚飞寒吓了一跳,却是惊喜不已。

        当天晚上,楚乐儿亲自下厨,楚家三口人凑在楚飞寒的病床边上吃饭,莫轻舞厚着脸皮挤了进来,得了楚乐儿好几个大白眼,却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楚乐儿终于宣布讲和,理由是这样的:“除了我家人,没人敢吃我做的饭,你敢吃,很不错!所以,咱们讲和了。”

        但又加上一句:“不过,你想要做我大嫂,门儿都没有!”

        莫轻舞不甘示弱,道:“这事儿是你大哥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倒是你这个小姑子,以后的婚嫁,是得你大哥说了算的。”挥挥小拳头:“你自己才没有自主权!”

        眼见到两个丫头刚刚缓和的气氛又要升级打起来,楚阳头痛不已。

        舞绝城自从进入了他自己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过。

        第二天一早,莫轻舞与楚乐儿在院子里对练,舞绝城才终于出来。

        但众人一见到,都是吓了一跳!

        只是一夜的时间,舞绝城的头发竟然变成了花白色!一根根白发银亮如雪,乃是耗尽了生命机能的那种白。

        到了他这种层次,只要他自己不愿意,只要不遭受什么耗尽心神的重大事件,绝不会如此!

        由此可见舞绝城昨夜一夜,想了多少?

        他的眼中,少了些仇恨和悲愤,却多了些矛盾与思索,更多的,却是迷惘。

        他对楚乐儿疼爱之极,敦促练功,也是尽职尽责,恨不得将这个徒弟宠到了天上;一天的时间里,也就只有见到楚乐儿有所进步,或者对功法有深层次理解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笑意。

        但其他时候,却基本都是在沉思,迷惘。

        但对其他人,就连点醒了他的月聆雪,也是丝毫不假以辞色,对当年的事情,更是从此绝口不提。

        三天后,楚飞寒的伤势,稍见起色。

        诸葛家族,也终于在此前来。诸葛苍穹亲自率人前来,恭恭敬敬的送给风月一枚储物戒指;里面,装满了对风月的‘说法和补偿’。

        月聆雪不动声色的收下。

        随即,便向诸葛家族要了四辆马车,四架雪橇;诸葛苍穹等人知道风月这就要离开,顿时兴奋不已。

        这些东西当然半点也不打折扣,都是挑了最好的送来。

        当天晚上,楚阳去找寒潇然,寒潇然,将会在数天之后才会动身,对楚阳的离去,并不感意外,只是,在送楚阳离开的时候,寒潇然以极快的速度传音一句话。

        “兄弟,千万不要接受执法总部的任命!这一生,万万不要去执法城!”

        楚阳待要问什么,但寒潇然已经转身回去,只留下一句话:“快些回东南吧!”

        上一句话,楚阳完全明白。但,最后寒潇然光明正大的说的这一句话,却让楚阳斟酌了许久话中的意思。

        翌日清晨,在诸葛家族几乎是夹道欢送之下,楚阳一行,终于离开了天机城!

        在送行的人群中,楚阳看到了第五轻柔,正在看着自己。

        楚阳微微一笑,挥手的时候,特意的将五个手指头,都张了开来,似乎是在空中写出来一个‘五’字。第五轻柔苦笑了一下,转身而去。

        诸葛云山拜别风月后,目光复杂看着楚阳,淡淡道:“山高水长。”

        楚阳轻轻的笑了笑,眼中露出一抹锋锐,淡淡的道:“我今离去,他日必来!”

        诸葛云山淡淡道:“随时候教!若尊驾不来,诸葛或去东南拜访。”

        楚阳摇头,淡笑:“你们没机会的。”

        两人目光一对,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仇恨和杀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