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无耻,也是人性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无耻,也是人性

        月聆雪和风雨柔都是很警惕的为楚阳护法,然后,两人渐渐的就发现了不对劲。

        楚阳胸前双肩和小腹的伤口,在慢慢的愈合,对这一点,两人并不十分奇怪。九劫剑主的九重丹,本就是能够治愈一切的灵丹妙药,若是不能恢复伤势,那才叫奇哉怪也。

        但楚阳这运功恢复伤势的,怎么气势居然越恢复越是雄浑狂暴了起来?

        而且,一股苍凉的气息,从他身上泛起,带着一种不属于人类的……灵兽的霸主的那种气势,也在逐渐的抬头。

        随即,楚阳浑身一震,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

        风雨柔查看了一下楚阳的气息,忍不住一声惊呼险些就叫出来,一把抓住了月聆雪的手!

        圣级八品!

        而且是无声的突破!

        真是个妖孽!月聆雪不动声色的抓着妻子的手,看着楚阳,心中升起感叹。

        随即,楚阳的气息逐渐的提升,提升到了圣级八品巅峰,就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轰的一声沉闷的声音,让拉着雪橇的雪灵獒都是惊慌地叫了两声。

        “圣级九品!”风雨柔震惊的对丈夫传音。

        月聆雪微笑,传音回去:“对于九劫剑主来说,这很正常。”

        风雨柔鄙视的道:“说的你跟见过九劫剑主似的……安慰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月聆雪呵呵一笑。

        风雨柔道:“夫君,刚才梅仙的事情……”

        月聆雪脸色一沉,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不行。”

        风雨柔凄然道:“我们两个风月双修,本就难有孩子……从数千年前我就说,你……可以纳妾的。”

        月聆雪苦笑:“你以为我没想过?我想过的。这个世界,三妻四妾乃是常事;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我承受不起。我纳妾,是需要感情的。而且也需要责任。若是只为了孩子就纳个妾室……生完孩子,估计我也就什么想法都没了……那我岂不是害了人家一辈子,还在你心里一辈子种下一根刺?”

        “但,感情,却又实在是难以分出去;不得不说这风月双修神功,的确是好东西;让我一练功就会想到你。我对别人产生感情不难,但我不能不练功吧?”

        月聆雪呵呵一笑:“傻丫头,你夫君也是个男人,也知道三妻四妾的好处,这还用你说?但……谁让我家的柔儿让我这么着迷呢?”

        刚说到这里,突然听见身旁‘呕’的一声,似乎有人在恶心的呕吐了。

        回头一看,只见楚阳宝相庄严的练功,心无旁骛,却是一张口,吐出来了一口淤血……

        原来是排除淤血……

        两人顿时放心。夫妻之间的说话有些肉麻,不足以为外人听到……两人都有一种做贼的感觉。见楚阳其实并没听到,才放了心。

        风雨柔幸福的一笑,道:“梅仙是有些自私,不过对你,也真是一心一意的。”

        月聆雪道:“不提她了,好么?”

        风雨柔柔情脉脉的道:“我好欢喜。”

        月聆雪柔声道:“我更欢喜。因为你,一直就在我身边,未曾离开。”

        “呕~~~”身后又传来呕吐的声音,楚阳又开始排除‘淤血’了……

        没办法,不排除淤血对伤势不利。而且,在关键时刻听到了某些话,不排除淤血真不行……忍不住……

        这一次,月聆雪却没容忍,抬脚就踢了他一个跟头,骂道:“小鬼头,你懂得一些什么!”

        风雨柔粉面通红,终于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楚阳跳起来,怒道:“我正在全力运功疗伤,你突然一脚,我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那是你活该!”月聆雪恶狠狠地说道。

        楚阳哼哼了一声,再度盘膝坐下。

        这一次,却是很快就入定了。

        紧接着,风雨柔就感到楚阳身上突然间开始散发一种沁骨的寒气,这样的严寒,竟然让风雨柔不运功都无法抵挡的样子。

        月聆雪也同样发现了这一点,喃喃道:“看来这家伙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

        良久,楚阳身上不再冒出寒气,但,四周的天地寒气却开始向着他的身体汇聚而来。

        便在这时,楚阳睁开了眼睛。

        两人同时感觉到,现在的楚阳的眼神,就像两颗寒星,闪着凛冽的光芒,这种奇怪的寒光一闪而逝,楚阳的眼神恢复了温煦,微笑道:“他们还没来?”

        月聆雪道:“还没有。”

        楚阳站起来,在疾驰的雪橇上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既然如此,我回我那一架雪橇去,两位前辈……莫要忘记,你们伤得很重。”

        月聆雪哈哈一笑:“好!”

        楚阳嘿嘿一笑,身子拔起,凌空一转,就到了第一架雪橇上,雪橇往前猛冲,下一刻,眼前一亮,又出现在无边雪原中。

        莫轻舞见他回来,眼睛一亮,嘟起了嘴,又靠在他身上。

        孟超然安然坐在雪橇上,怀中抱着凌寒雪的长剑,微笑道:“阳阳,在这么多人之中,恐怕只有为师我是你的拖累了,呵呵。”

        楚阳深刻的道:“可是师父在这里,徒儿心中很快活。”他顿了顿,道:“轻舞的师傅,是宁布两位至尊,倩倩的师傅,是风月两位至尊,乐儿的师傅,是一代毒医舞绝城。”

        “师父是不是觉得他们都比你强?”楚阳歪着头问孟超然。

        孟超然洒脱的一笑,摇头道:“不!恰恰相反;我是认为,他们远远不如我!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叫楚阳的徒弟,也没有一个叫谈昙的徒弟。”

        楚阳有些调皮的笑了笑,道:“是的,所以,师父怎么能是我的拖累?”

        孟超然大笑,伸指虚点着他,道:“小滑头!”

        另一架雪橇上,舞绝城神情轻松,问楚乐儿:“记住了么?”

        “记住了。”舞绝城点头,轻松道:“记住了,那你就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记住!等会一旦开战,若是情势危急,我会将你扔出去,明白么?千万要记住,顺着我扔的方向展开身法,然后,用幻毒将自己尽快的隐藏起来,懂么?”

        显然,舞绝城知道敌人一旦追上来,那么凭着自己现在只恢复半成的修为,可能是难以幸免,在为徒弟安排后路了。

        不过舞绝城的神色很淡然,似乎竟然有些解脱一般。

        楚乐儿问道:“是,师父,我记住了,不过,你呢?”

        舞绝城白发萧然,有些淡漠的笑了起来:“我?”

        他的目光中,有追忆,很是悠远,淡淡道:“我会很快活……”

        ……

        便在这时,远方烟尘大起。

        几条人影,就如腾云驾雾一般,分明是已疲于奔命一般的速度前来。那种急惶惶的迫不及待,让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

        很明显,来人是两拨。

        但,第一波的人,却分明要比第二波要拼命的多,要快得多;当先那个人的眼中,甚至,有些狂热的亢奋。

        处在第二架雪橇上的月灵雪黯然的低下了头。

        以他的眼力,现在已经看了出来,此刻赶来的这个人,正是兰氏家族的人!兰梅仙的曾祖父,自己当年,帮的最多的人!

        也是这数千年之中,对自己最尊敬的人!

        有生之年,皆是补报之日。便是这个人所说。

        兰家存在一天,风月大恩,万世流传!也是这个人所说。

        如今,得到自己重伤的消息,这个人,第一个前来!不是来帮自己,而是来杀自己!

        风雨柔低低的喟叹一声,握住了丈夫的手。她能感受到丈夫心中的难受……

        “停下!”来人发出一声气贯长虹的大叫!这一声呼啸,只震得群山回应,连数十里之外的树梢积雪,也啪啪大块大块的往下跌落!

        这声音之中的振奋,也是显而易见!

        楚阳一声口哨,四架雪橇同时停住。

        就在停住的这一刻,嗖嗖嗖连续的二十几道人影,已经挡在了前方必经之路上。为首一人,白面无须,丹凤眼,身材颀长,虽然头发已经有些花白,好一幅翩翩美男子的样子,一脸的凛然正气,一身的气宇轩昂!

        他有些气喘的往前两步,恭敬地说道:“前面做的,可是风月两位前辈?”

        楚阳断然截口道:“怎么,你有事?”

        这人和蔼的一笑:“在下兰家兰庆天,风月两位前辈,与我兰家有大恩,得知两位前辈在这里,特意前来拜见。”

        月聆雪的声音说道:“是庆天啊,你如何会来了此处?”

        兰庆天目光闪烁,看了看月聆雪的姿势,恭谨地道:“晚辈听说了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前来禀报前辈。”

        显然,他对于情报并不尽信,还在试探。

        “什么大事?”月聆雪问道。

        “此处说话,多有不便,晚辈斗胆,请月前辈移驾相商,兹事体大,事关百万人命,庆天不得不谨慎从事。”兰庆天说道。

        月聆雪淡淡道:“你也是六品至尊修为了,难道,连传音之术也忘记了么?”

        兰庆天神情一怔,随即就快意的、阴险的笑了起来。

        这样的笑容,出现在一张方正威严正气凛然的脸上,着实是让人有些无法接受。似乎是一个天使,突然把脸一拉,就成了恶魔!

        这么多年,兰家早已经摸透了月聆雪的脾气;若是他没有受伤,此刻早已飘身而出。月聆雪虽然高傲,却最是没有架子。

        此刻没有出来,而且还是在雪橇上坐着……

        兰庆天顿时心中就有了数,淡淡笑道:“今日前来,便是想问问月前辈,我那孙女儿梅仙如何得罪了月前辈,你居然将她生生打死?今日,老夫虽然明知道不是月前辈的对手,却也要为自己孙女讨一个公道!”

        这一句话的无耻,简直是堪称石破天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