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下午,客栈传言袭来。

        楚阳这位‘域外天魔’的身价,已经明确出炉:谁能擒杀楚阳,击杀或者活擒不计。可获得执法者客卿地位(此地位等同于九大总执法。)、可获得九大家族联合颁发的‘世代友好’金牌一面、可获得紫晶一千万!可获得在执法者武库之内任意挑选一部功法的权力。

        其他的各人,也都有了明码标价!

        楚家众人,也都有了身价。高低不同。

        天下血酬,同时沸腾了起来。

        天下江湖,同时沸腾了起来。

        “他妈的,当时说,只要万药大典成功,就给我执法者客卿地位。没想到现在非但没给,反而成了我的悬赏……”楚阳一心的郁闷。

        “就是,这太不公平了。”芮不通也是郁闷之极:“大家都是域外天魔,凭啥老大你就自己占据那么多,我们俩人却都是只有二百万块紫晶?而且别的待遇还啥也没有?”

        “就是。”董无伤也很不爽:“就算是不能跟老大一样,可下面也要划分一下,把我身价定在二百万我也没啥意见,可凭啥芮不通也能跟我平起平坐?最少也得再给他降下五十万去呀……”

        芮不通勃然大怒:“你要比我高我也没意见,可我的身价不能降!你把你自己的身价升五十万吧!”

        董无伤怒道:“升五十万岂不就成了二百五?你以为我不识数么?”

        两人顿时对彼此怒目而视,如同斗鸡。

        对于别人悬赏自己的金额居然也能内部起冲突,对这两个家伙,楚阳直接无视之。

        他在全心的筹划晚上的行动。

        现在的楚阳,很是怀念莫天机。

        现在自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最大限度发挥聪明智慧,但对于天下皆敌的大局面,却是无能为力。

        若是莫天机在这里,那么莫天机就会先定好总目标翻盘,然后一步一步的推动,行动,直到最后,你会发现,已经在无声无息之中,完成了总目标,将局面完全的扭转过来。

        楚阳叹了口气,开始凝神思索。

        目前自己只有三个人的力量,却要袭击位处大陆中央腹地的执法分堂,这份难度,不可谓不高!

        这里已经是夜家的势力范围。

        执法分堂定然是高手如云,戒备森严。而且,刚出了‘域外天魔’这件事,自己三人虽然改换了容貌形状,但有心人都会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这一片。

        所以,执法分堂的力量,绝对是正在随时准备出动。

        “无伤,不通,我们,如此如此。”楚阳拧着眉头,淡淡的说着,在地上画了一个圈,伸脚一踩:“一人在前,两人在后……如此如此。”

        两人目光一亮,凑过头来,三颗脑袋凑在一起,商量了起来。只见楚阳不断的低声说话,另外两颗脑袋不断地点头…………夜州执法分堂!

        就在最近,增加了不少的力量,两位一品至尊率领七八人赶到了此地,传下总部命令,并在此驻守。

        守株待兔,要擒杀域外天魔楚阳。

        而原来的分堂主牛大发,则成了一个跑堂传令的。不过牛大发却是甘之如饴:自己才只是圣级二品,来了两位至尊让自己跑堂……荣幸啊。

        所以牛堂主很兴奋,这几天颠颠儿的忙的不亦乐乎,扯着大嗓门,将属下们赶得鸡飞狗跳墙。

        尤其是最近一两天,各方面消息表明:域外天魔楚阳,现在已经到了夜州!

        这让众人更加是如临大敌!

        看看天色已经是傍晚,牛堂主负手站在大厅门口,中气十足的催促开饭。至尊们都在等候,岂能怠慢?

        霎时间,一阵阵酒菜香味飘扬而起。

        山珍海味流水价搬进大厅去,两位至尊与他们的随从高手都是眉花眼笑,破例邀请牛堂主同席吃饭。

        牛堂主大喜过望,跑到外面洗了洗手,正要屁颠颠的进去,突然发现大门口警卫喝问:“什么人?停步!”

        牛大发浑身一个机灵,扭头看去。

        只见大门口一个白袍老者,一身白衣如雪,满头白发如雪,胡子飘飘如雪,双眉白如霜雪,眼神如同电光闪烁,不怒自威。正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

        真是说不出的潇洒从容,道不出的淡然气度。

        牛大发不由皱起眉头,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一个白胡子老头儿?

        只见这老头儿走到近前,就这么背负双手微微抬头,淡然问道;“此处可是执法堂?”

        “正是!”守卫的四个王座武士郁闷不已。

        大爷就算您老眼神不好,抬头看看,那‘夜州执法部’五个大金字也能晃花了您的眼。居然就这么睁着眼问了出来?

        老者淡淡的哦了一声,颐指气使的说道:“执法者的分堂主是谁?让他出来见老夫!”

        守卫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嘀咕,这个老头儿好大口气。居然张口就要堂主出来见他……“敢问前辈乃是……何方高人?”两位守卫有些忐忑的问道。

        白衣老者淡淡的笑了笑,曼声吟道:“此身常在青天外,此心常伴日月来,若问我的名和姓,天上人间第一帅!”

        念完这四句狗屁不通却又牛皮哄哄的诗句,白衣老者向着正一头雾水头晕脑胀的两名守卫说道:“还不快去?”

        两名守卫只觉得脑袋里面充满了浆糊。我擦,你念的这四句,哥们儿还是不懂呀。

        咋通报?

        牛大发远远的看着,越来越觉得这个老者定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便疾步走了过去,先是肃容拱手,行了一礼,道:“这位兄台请了……”

        白衣老者眼皮一翻,喝道:“且住!你称呼我什么?你竟然敢称呼我为兄台?!你可真是牛大发了!”

        牛大发瞠然道:“小弟正是牛大发……兄台是……”

        “你的名字就叫牛大发?”这次,换成白袍老者不淡定了,一伸脖子,几乎把眼珠子瞪了出来的看着他。随即发现自己失态,急忙又把脖子缩了回去,咳了两声,摸着胡子翻了翻白眼,道:“那个,牛大发……哎,这名字真是……罢了,也只得如此,我说牛大发啊……”

        牛大发也终于搞明白,对方原来是对自己的称呼不满意,谦逊的说道:“前辈请说。”

        “嗯。这还差不多。”白袍老者呵呵一笑:“牛大发,我问你,那域外天魔的事情,可是真的?”

        牛大发挺起胸脯:“自然是真的!晚辈敢用人格保证!用性命担保!”

        白袍老者翻起了眼:“你那里有什么人格?你的性命……又值得几何?你这里,可有身份高一点的人物在?老夫对你这个油头滑脑的家伙,严重的信不过!”

        牛大发尴尬了一下,干笑道:“晚辈对前辈的身份,还是没有听懂……”

        白袍老者顿时瞪着眼睛看着他,凝目以对,居然很惊讶的道:“你居然没听懂?你你……你还是不是这九重天大陆的人?”

        这跟我是不是九重天大陆的人有什么关系?

        牛大发心中腹诽,脸上堆笑:“还请前辈明示!”

        白袍老者气愤愤的看了看他,道:“我再念一首诗;你好好听着。”说着,抑扬顿挫的念到:“宁见天涯刀,莫要逢海角;天涯刀可断,海角恨难消!”

        念完,很是洋洋自得的斜眼看着牛大发,道:“牛大发,你懂了么?还不颤抖?还不膜拜?”

        牛大发越发的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道:“这个……这个……”挖空了心思,说什么也没想起来,在自己记忆中或者说在九重天历史上,有这么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

        怎么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呢?

        他苦苦的思索着,对方如此强势,定然有仗势!可是……自己从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白袍老人顿时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啪的一声,就将牛大发打了个耳光!牛大发只觉得眼冒金星,身子一个趔趄就摔了出去,竟然被打了一个筋斗,白袍老者犹自不肯罢休,一步赶上来,不依不饶的噼里啪啦的耳光落下,口中喃喃骂道:“牛大发!你他妈可真是牛大发了……竟然敢说没听说过我!我让你牛大发牛大发……”

        牛大发空负一身圣级修为,在这老人的耳光之下,竟然不能还手!连反应也是做不到。

        只听的耳光响亮,两名守卫都看得呆了。

        这个老头儿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就在执法堂如此殴打执法堂主!

        “住手!”前面传来一声断喝。

        只见两个黑衣老者,负手站在大厅台阶上。四目炯炯,看着这边。

        白袍老者兀自下手如骤雨:“你说住手我就住手?今天不打死这个胆大包天的混帐,老夫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真是气死我了!真真是气死我了……”

        他一边打着别人,居然一边还说自己气死了……人影一晃,一位黑衣老者飘身而来,一伸手,架住了白袍老者正挥下的手掌,淡淡道:“阁下,若再不住手,可就不愉快了。”

        白袍老者哼了一声,斜着眼看着他,道:“哇哦,看你人五人六的,倒像是有点儿身份的,你是谁?给爷报上名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