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天涯海角~砰!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天涯海角~砰!

        黑衣老者双目冷森森的看着他,淡淡道:“本座,便是执法刑堂的金牌执法者,田友德!”

        “金牌执法者!”白袍老者夸张的惊叫一声:“哇!好牛逼啊!看这架势,这口气,老夫还以为是法尊来了呢,说话口气这么个**……”

        随即一翻白眼,喝道:“田友德,你知道,我是谁吗?!”

        田友德怒道:“我管你是谁!先把人给我放开!”

        他一向是执掌刑堂,向来是自己给别人气受,何曾有人欺负到他自己的头上?现在已经有些按耐不住。

        白袍老者脸色一肃,森然道:“我就是宁海角!”

        他轻轻上前两步,淡淡道:“你,听说过么?”

        “宁海角?没听说过!”田友德嗤的一声,不屑一顾的说道。

        白袍老者宁海角眼中露出苍凉之意,负手叹道:“如今这天下……江湖人健忘,一至于斯!居然连我都忘了,真乃是……恐怖如斯!”

        “无名之辈,你这是找死!”田友德脸上已经泛起黑气,眼见得就要出手。

        宁海角感慨的道:“想当年,天涯海角一母同胞,并肩闯荡江湖;天涯刀,海角剑,威震天下……那是何等风光……只因为一时大意被人暗算,从此息影江湖……这才几年过去,居然没有人知道我宁海角了……哎……人生之悲凉,真是可叹。”

        田友德大步走来,狞笑道:“天涯海角?我这便送你去天涯海角!”

        “慢!”他身后,另一个黑衣老者大声喝止。

        田友德不满的道:“孙振,你怎么回事?为何喝止我?”

        孙振却是没理他,惊疑不定的看着白袍老者:“尊驾乃是姓宁?”

        白袍老者眼皮一翻,道:“我不姓宁……难道跟你姓孙?”

        这句话真是不客气到了极点,孙振却是头上沁出了冷汗:“敢问尊驾跟宁天涯宁至尊是什么关系?”

        ‘宁天涯’三字一出来,田友德顿时如同被雷震,瞠目结舌,蹬蹬退了三步。

        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白衣老者,一脸骇异。

        “哎,我本不想用我大哥的名头来唬人……”白袍老者宁海角叹息一声:“既然你们认了出来,我也不妨明说,我便是宁海角!宁天涯的弟弟!”

        众人心中震惊之余,同声一呕。

        你他么的还不用你大哥的名头唬人,瞧您现在张口就作诗,闭口就天涯海角,简直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了……真不知道你还想要怎么拿你大哥的名头唬人才叫唬人?

        简直是岂有此理!

        “尊驾说,你就是宁至尊的弟弟,不知有何证据?”孙振的声音已经有些尊敬之意。

        宁海角一扬手,大刺刺的甩出来一枚玉佩,道:“证据,原本不想给你们看的,不过老夫息影江湖不过问人间是非已久,为防别人说我是招摇撞骗,也只好自降身价。”

        孙振一把接住玉佩,只见玉佩上正中间,一个‘宁’字龙飞凤舞。

        这时,大厅内的高手们一个个都已经走了出来,围绕在周围,都是窃窃私语的看着这一幕。宁天涯的胞弟……这么崇高的身份,如今居然来到了夜州!

        来到了这个执法分堂!

        人的名,树的影!

        谁敢怠慢?

        大家都是十分好奇。

        看着手掌心这块平平无奇的玉佩,孙振有些莫名所以。妈的,这块玉佩还是劣质的白晶所做,只在上面刻上一个‘宁’字,就能证明你是宁天涯的弟弟?

        要是这样的话,老子随手就能炮制出万八千块。

        “怎么?”宁海角翻着眼皮:“看不出其中奥妙?亏你们还是至尊修为!简直是两个猪头!你不用元力催发玉佩,怎么能显出至尊威压?这样的道理,居然还要我老人家来教你们不成?哎,这世道如何会变成了这样子……不知道敬老尊贤不说,一个个还人模狗样儿的,却是一个个的一肚子草包,满脑子大粪!”

        孙振被他骂的心头火气,几乎就要暴跳如雷,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白晶里面蕴含至尊神念……以白晶的简易材质,竟然能够包含住至尊神念……这本身,就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唯有那些大能者,才能将至尊神念蕴藏在一块白晶之中。

        一般的至尊,恐怕一经输入,白晶就爆炸了!

        所以一听这里面有宁至尊的至尊神念,所有人都是心中先信了三分。

        “你们都看看,凑近一些,看看这里面的诀窍,可不是我老人家在唬你们!”宁海角抱着膀子,两眼看天,目无余子的呼呼喝喝。

        众人也的确想要看看,这白晶里面是如何蕴藏至尊神念的,因为,这就表示着妙到毫巅的控制力!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高阶至尊手段!一旦有所触动,有点领悟,那可就是受益无穷啊。

        所以,大家也没有心思计较这老货的颐指气使,都凑了过去。

        连刚才被狂打耳光的牛大发,也不顾老脸的凑过去,瞪大了眼睛观看。至于刚才的耳光……牛堂主已经忘了,而且还觉得光荣!

        这世界上,谁曾经被宁天涯的弟弟打过耳光?没有吧?老子就有!虽然是打耳光,但……这是多大的荣耀啊……想不到我牛大发,有朝一日也能与宁至尊的宁氏家族扯上关系,我牛大发真是牛大发了……众目睽睽之下,孙振慎重其事的将玉佩放在掌心,然后催动元力!

        只见这块玉佩,慢慢地发出晶莹的白光……形成了一个光晕。

        众人齐声赞叹!

        果然是至尊手段,到了这种程度,至尊神念,居然依然没有被激发。众人更加好奇的瞪着眼张着嘴,凑得更近:哪怕是被突然而出的至尊神念把我压得跪在地上,那也是难得的体验啊……孙振也是脸色更加沉重,缓缓加大元力输出……下一刻……“砰!”

        毫无征兆之下,这块普普通通的白晶玉佩,至尊神念非但没有出现,反而突然猛的爆炸开来。

        “啊!”

        众人齐声惊呼,刹那间呆若木鸡!

        “噗……”

        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就这么从这白晶之中猛地散发出来。

        众人惊呼,自然要张嘴,刚才已经屏住呼吸了很久,张嘴,自然要呼吸,这一呼吸……几乎是人人有份,将这无色无味的气体大部分都没浪费,每个人都是结结实实的吸了一口进去。

        这一口无色无味的气体可真是不得了!

        这乃是楚乐儿姑娘费了好大的事儿,才搞出来送给自己哥哥防身的先天之毒!

        毒量之大,毒性之猛烈!恐怕就算是宁天涯之流,突然吸进去,也只有头脑眩晕的份儿,除了立即运功逃走找个地方逼毒,绝对不会有别的想法。

        更何况是现在这些人?

        “这是什么?”孙振猝不及防之下,吸进去的最多,眼睛看出来已经有些重影,头脑晕的天地都在转,勉强怒骂:“你……你搞的什么鬼?”

        耳中却只听到那位宁海角笑吟吟的说道:“倒也倒也……我干他娘的,这药真好用!”

        然后就是砰砰砰几声,宁海角大人一脚一个,将这些已经中了毒已经在晃悠的高手们一脚一个全部放倒,骂骂咧咧:“居然敢怀疑我的身份!妈的……老子乃是域外天魔……冒充个宁天涯的弟弟咋了?”

        孙振与田友德还未晕过去,闻言只是连珠价叫苦:这下子是真的被坑苦了,居然是域外天魔楚阳他们……心中无比的痛恨自己,怎么就这么大意……大门口,飞也似的掠来两道人影,一人一掌,将两个还未回过神来的守卫打飞了出去,晕倒在地。然后孙振就听到其中一人问道:“不通,行了?”

        “那是……”这位宁海角的声音很是得意洋洋:“我一出马,那有不行?咱可是宁天涯的弟弟来着……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一招出手便是潜移默化万事皆被摆平……”

        “少贫嘴!”另一个沉稳厚重的声音说道:“都有那一个身份重要些?赶紧打晕了带走。”

        孙振与田友德的意识到这里就停止,彻底的昏了过去。

        临昏过去之前心里还在想:“完了,这是什么毒?竟然如此霸道?难道是域外天魔的独门毒药?”

        三个人一人一个,飞一般夹起来田友德、孙振和牛大发,一溜烟出门。

        走在最后的一人身材魁梧,到了门口之后又停下,反手拔出一柄大刀,猛的一刀横扫,然后立即还刀入鞘,如飞离去。

        刀光若匹练,一刀出,立即分出七八道刀气,如同狂风一般刮过,将大院中已经中了毒的众人整体的一刀两断!

        鲜血淋漓。

        人影一闪,三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到在后院的执法堂高手们赶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完全落幕,只有横七竖八的尸体,堆满了整个院子!

        再不见半个活人。

        众人忍不住都是面面相觑:是何等强大的敌人,竟然将这么多的高手在无声无息之中一举灭杀?

        在楚阳三人落脚的客栈之中。

        楚阳一把扯去了头上的布罩,淡淡道:“立即开始审讯!不管使用任何手段,都要将这三人的嘴,给我撬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