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心酸,也辛酸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心酸,也辛酸

        队伍若长龙,在夜色中跋涉。

        春风呼呼地吹过,路两边的厚密的草丛中就发出呼啸的声音。

        寒潇然神情冷淡,走在队伍正中间,面无表情。

        在他的身后,便是沙心亮和秦宝善,两个人可不比寒潇然的轻松了;因为寒潇然貌似还受到了优待,身上没有零零碎碎,但沙心亮等人身上却是拴着铁链子,长长的链条,从沙心亮开始,到最后一个人结束,拴住了二十二个人,连成了一串。

        链条上,隐隐发出星光灿烂一般的颜色。

        “寒总执法,这一次识人不明,误交匪人,可真是令我为之长叹啊。”说话的,是一个骑着马的中年汉子,他就紧贴在寒潇然身边,说完,还不忘记回头叱喝一声:“速度再快些,沙心亮,这区区的星辰铁链子,虽然你挣不脱,但也不会妨碍你们多少行程!至于速度,更不要摆出一副受了折磨的样子,再快些!”

        沙心亮等人冷哼一声,依然固我。

        寒潇然淡淡道:“楚阳绝不是域外天魔!”

        说完了这一句,就闭上嘴。

        “不是域外天魔?”那人嘿嘿一笑,苦口婆心的道:“寒兄,法尊大人都亲口承认了域外天魔的身份,你还执迷不悟?以你现在的态度,到了执法城,恐怕真的会很难捱。”

        寒潇然道:“法尊此事做的极不漂亮;若是要杀人,那便杀了便是,何苦还要给人安上一个域外天魔的名头?如此栽赃,岂是君子所为!”

        那人气的笑了起来:“寒潇然,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死罪!”

        寒潇然淡淡的笑了:“为了对付楚阳,不惜将我们自己人也这样折腾……我引荐楚阳,虽然不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法尊的某一种计划是因为楚阳而夭折,却是确定无疑!”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尊要拿我泄愤,也无可厚非。所以,自从你们来到,我就知道我绝对活不了了;既然如此,难道还不能说一句实话。”

        那人皱眉道:“你明明知道你如何做就能活下去。”

        寒潇然摇头:“出卖朋友,寒某宁死不为。”

        身后,沙心亮大声喝彩:“好!总执法大人英风铁骨,属下等也要学学!”

        啪的一声,沙心亮已经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打的嘴角鲜血直流,他身边一人骂道:“你这不知悔改的死囚!与域外天魔勾结,死有余辜!”

        沙心亮大怒,喝道:“你们才是域外天魔!你们全家都是域外天魔!他妈的,域外天魔到底有没有,谁不知道?执法者的手段,老子比你门儿清!要杀就杀,但若要在老子面前玩正义,去你妈那条大腿!”

        秦宝善大笑起来:“老沙,你这辈子总算说了一次人话;这几句话听的老子心中爽极!”

        押送人员大怒,鞭子棍子劈头盖脸的打下来,沙心亮与秦宝善都是骂不绝口,被打的皮开肉绽却还是怒骂不休。

        整支队伍都骚动了起来,随后的十**人也动乱起来,有的跟着怒骂,有的跟着挣扎,有的在哭哭啼啼的求饶:“我错了……我不该跟着沙心亮与楚阳那个域外天魔勾结,我错了……我一定痛改前非,请给我一个机会……”

        霎时间乱成一团。

        一片混乱中,一个威严的声音怒喝道:“闹什么闹?现在还是路上,等到了地头,还不是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非要在路上就这样搞的鸡毛子喊叫么?”

        寒潇然袖手站在那里,冷眼旁观,并不阻止,也不喝骂,看着自己的属下被如此侮辱殴打,他的眼中,露出无限的悲凉与失望,他喃喃的苦笑着,声音里透出无尽的苍凉萧索:“这就是执法者,这就是我们执法者……呵呵,这就是九重天的执法者……歪曲事实,凭空捏造,从上到下,一丘之貉……”

        一阵骚乱之后,队伍又开始行走。

        前方就是鹰嘴崖。

        押送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原定的休息地方,就是鹰嘴崖。

        这里视野最是开阔,敌人最不容易下手。

        当然是理想的歇息之地。

        两道身影疾风一般的脱离了队伍,向着夜州星夜疾驰而去。

        陷阱已经布好,但敌人的踪迹,却还渺渺。必须确定消息,再做决定。

        这两个人正是前去探听消息的。

        夜风呼啸,越来越大。

        草丛中,楚阳看着走过来的这一队押解队伍,眼神如冰似雪。

        不出所料,已经有两位至尊离开此处!

        但剩下的实力,依然雄厚之极!

        远远不是三人正面硬撼能够成功的。

        “剑灵,你附体,能发挥出什么层次的威力?”楚阳在意念中问道。

        剑灵笑:“至尊三品。但……却绝不是五品至尊的对手!”

        这句话,也只有两人明白了。楚阳凭借着九劫剑的锋锐与剑圣的特定力量,可以越级战胜敌人!剑灵同样也可以越级。

        但这种越级战斗,在至尊之下可以,但到了至尊修为这等层次,剑中至尊三品初级的威力,能够战胜至尊三品巅峰修为的敌人,已经很不容易。更不要说四品五品。

        但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

        耳中听着沙心亮愤怒的大骂声音,楚阳心中一阵阵热血涌动。

        ……这些执法者正在安营扎寨;人手虽然不是很多,但每一个都是利落之极。只是瞬息之间,营寨已经扎起来一半。

        便在此刻,一阵苍凉的气息突然出现,所有人同时警惕的看去。

        只见正前方夜色中,一个黑衣人悄然出现,飘然而来。

        他的到来,倒似是带来了远古的苍凉一般。纵然是远远的一个影子,那一股孤独寂寥之意,那一股千年万载无知音的寂寞沧桑。

        所有人顿时都提高了警惕。

        这个人,年岁很大,最少,数千岁以上。这是第一种想法。

        这个人修为很高,很高!

        这是第二种想法。

        这个人很孤独,应该是一个隐世之人。

        第三种想法。

        队伍中,一位三品至尊,一位五品至尊两个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感觉:同为天涯沦落人。

        一两品的至尊,最多修炼了一千多年;而且,常年的战斗切磋,常年的行走江湖练功办事,可说日子过得极为充实。对于这种孤独寂寞,还没有什么更深的体会。

        唯有三品以上的至尊,才能够体会这种寂寞沧桑是如何的折磨人,如何的令人午夜梦回,百转千折,黯然**。

        谁无亲朋故交?谁无刻骨红颜?谁无铭心往事?可是现在……亲朋故交何在?当初红颜何在?唯有往事铭心,与山盟海誓一起化为一声午夜梦回的轻叹。

        两人低低叹气,同时站起。

        下一刻,那黑衣人已经到了跟前,一袭黑衣,瘦削的身材,宽大的黑袍罩在身上,使他整个人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一般,似乎随时都会飘然飞起。

        脸容瘦削,看不出多大年纪。但双眉如剑,两眼似乎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古井无波。

        “阁下何来?”五品至尊唐无方静静地问道。声音里,并没有火气。他被这黑衣人的苍凉气息所感,引起了心底共鸣。

        再说此人与情报中域外天魔的面貌,每一个都大不相同,气质也是截然迥异,他心中虽然警惕,却也不由自主地认为:这人,不一定就是敌人。

        黑衣人喟然叹道:“午夜独行,绝非巧遇。当是有目的而来。”

        唐无方赞同的笑了笑,道:“不错,阁下定然是为了我们而来,但不知,目的为何?”

        黑衣人的声音苍凉飘渺,仰首向天,淡淡道:“刚才隐隐感到,有一人与老朽心情共鸣,想必,就是阁下吧?”

        唐无方吸了一口气,沉沉道:“寂寥人间,沧桑世界,万丈红尘,无非一叹。”

        黑衣人负手而立,缓缓点头,萧索的道:“不错,生生死死,是是非非,人间天上,都是虚无!”

        唐无方与黑衣人同声叹息。

        唐无方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黑衣人怅然道:“很久很久之前,我的名字,叫做空灵,我姓剑,长剑的剑;剑空灵。”

        “剑空灵……”唐无方歉然的笑了笑,道:“很抱歉没有听过你的名字。”

        剑空灵不以为奇的摇摇头:“我长年累月隐于深山,只对苍穹大地,独自寂寂红尘;你要听说过,才是怪事。剑空灵……呵呵,如今我才明白,我这名字,取得实在是妙极,如今长剑依然,整个我的世界,只余空灵。”

        唐无方默然。

        剑空灵道:“你刚才与我心情共鸣,想必,你也有一段辛酸往事?”

        唐无方苦笑:“能修炼到你我这般地步,纵然不心酸,也辛酸了。”

        “此言甚是有理。”剑空灵仰天长叹:“不心酸,也辛酸!呵呵呵……好,好一个不心酸,也辛酸!”

        “剑兄此来,定有要事?”唐无方斟酌问道。

        “我为域外天魔而来。”剑空灵眼神空洞,苦笑摇头:“当初,我们全族,我师父,师祖,都隐居在天之涯,与星辰为伴。但我那一次出去,三月后回来,却发现他们都是莫名的失踪,消亡,只见血迹,未见尸体。我走遍天下,未遇敌踪。如今听到法尊大人传书,言及域外天魔,才突然醒悟。所以,特意前来,看一看这域外天魔,是否是我杀师仇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