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四百五十一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几位至尊纷纷大怒,全速追来。

        在众人想象中,无论如何,这几个家伙都是逃不了的!

        尤其是现在这等绝地,但谁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利用了最不可能被利用的万丈悬崖。

        一般来说,到了至尊这种层次,万丈悬崖根本不算什么。

        一伸手就能举起来。

        所以利用万丈悬崖逃命,对于九重天大陆高阶武者来说,只是一个笑话而已。见到楚阳等人落下悬崖,几位至尊虽然很怒,却都是因为被对方层出不穷的手段和阴谋诡计而怒。

        绝不会为他们逃脱而怒!

        追下去,就算他们进入了万丈悬崖之下深入地底,也是绝对逃不了的!

        红光一闪,一阵炎热的气息突然散发出来,一个浑身冒着红光的少年突然出现,正是芮不通。

        芮大爷一阵拳脚,整座山都几乎飞了起来,随即他就不要命的缠住了这几位至尊!

        断后的工作交给芮不通这个真正的‘不怕死’的,绝对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砰地一声,芮不通与一位一品至尊交换一拳。

        这所谓的交换,乃是实打实的交换: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

        这家伙个子矮小些,对方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胸脯,他那一拳却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对方裤裆里!

        如同捏碎了一个鸡蛋那样的声音响起!

        “啊呃呃~~~”芮不通惨叫一声被打的飞了起来,却是又缠住了另一位至尊。

        被他在裤裆里淘了一拳的那位至尊,直接张着嘴,一张红润的脸变成了紫色,然后就大虾一般的蜷曲了起来,口中嘶嘶的猛吸凉气,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涔涔的猛冒出来。

        良久才发出一声惨叫:“啊~~~~我的蛋!”

        纵然是在如此气愤的追击敌人之中,而且还是各自受了伤的情况下,众位至尊依然差点儿忍不住笑场。

        妈的……这一声惨嚎实在是太有创意……那边,芮不通已经又跟别人换了三拳两脚,遍体鳞伤摇摇欲坠的拦在了两位五品至尊面前!

        他已经浑身无力,浑身骨头,也断了七七八八,却是强撑着不退。

        两位五品至尊眼中露出凝重的敬意。

        看得出来,面前这个瘦小的人,为了掩护同伴逃命,已经是豁了出去。不要命了!

        对于这样的忠义之人,不管是敌是友,都值得敬重!

        “你叫什么名字?何苦如此拼命?”其中一位五品至尊眼帘微阖,淡淡问道:“你明知道,他们是逃不了的!”

        芮不通吐出一口血,血中,还有几块内脏的碎块,清晰可辨。他呛咳着,惨笑着,喘息着,说道:“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们要抓的‘狼剑下流坯,猪心狗肺男’罗克敌就是我!”

        众人顿时一怔!

        狼剑下流坯?猪心狗肺男?罗克敌?

        什么时候执法者要抓这么一个人?

        而且此人还这么苦大仇深的……芮不通咳嗽着,吐着血,恨恨道:“不记得?哼……过了今日,就要你们记得我狼剑下流坯,猪心狗肺男罗克敌!”

        芮不通摇晃着,哼了哼:“我自然知道他们逃不了,可是我依然要挡!哪怕因为我的原因,仅仅能让他们多喘一口气……我也要挡!挡住你们!”

        “好汉子!”两位五品至尊脱口称赞,目中露出惋惜之色。这人外号不雅观,不过,却的确是一条好汉子。

        芮不通摇晃着,哈哈惨笑,鲜血呼呼的从他口中冒出来:“哈哈……来吧,你们要抓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就可以!我罗克敌,死而无憾!”

        然后他就摇摇晃晃的扑了过来,厉声喝道:“杀了我!莫要让我留着一口气看着我的朋友被你们抓到!”

        一位五品至尊闭上眼睛,深沉叹息:“好,我亲自送你上路!”

        一手挥出,芮不通的身体便如是一块破布,被他一掌打了出去,摔到石壁上,软软的滑下来,浑身骨骼尽断。

        但他兀自笑了笑,低哑道:“兄弟……马上见面了,我……我也没法……”

        然后就没了呼吸。

        几位至尊都是觉得心情无比的沉重起来。

        这样的一位好汉子……唉!真是……可惜可叹啊。

        那位被芮不通一拳打碎了蛋的至尊捂着裆,佝偻着腰,咬牙切齿的走过来,拔出长剑就狠狠剁下:“我剁碎了你这个……”

        长剑还没落下,啪的一声就被打飞,随即脸上**辣的就吃了一记耳光。

        “如此英雄汉子,已经死了!你竟然还要残害他的身体?”那位五品至尊目中泛着泪光,愤怒的喝道:“你还算不算是一位武者?你还有何面目敢说自己是江湖人?”

        随即,他凝目看了看芮不通的身体,长叹一声,说道:“好好安葬!如此汉子,不应该暴尸荒野!”

        随即手掌一翻,一大片碎石就被清了出去,露出一块平地。他衣袖一拂,地上出现一个洞,将芮不通的身体卷起来,轻轻放到了坑里,随即一挥衣袖,一大堆石头砰砰的飞过来,堆在上面,刹那间升起来一座墓碑。

        并指如刀,写到:‘狼剑下流坯,猪心狗肺男,罗克敌之墓!’

        怅然一会,叹道:“君之外号,与本人性情,何其不符啊。”

        大袖一挥,掉头而去。

        众位至尊纷纷跟上,向着万丈悬崖之下跃去。

        另一位五品至尊在这段时间一直在最高处看着,注意着下面和周遭的动静,没有发现异常,敌人定然还在下面。

        其实两位至尊都很笃定:放你们跑,跑得了么?

        这是什么地方?千里平原!

        往哪里跑!

        一行几位至尊旋风般跃下悬崖。

        悬崖底,碎石满地,一片狼藉!但这对于众位至尊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随便两人动了动,就是清了出来。

        “掘地三百丈!也要将人给我挖出来!”

        那位五品至尊狠狠的说道。

        众位至尊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在这样的范围中,寻找六个大活人,众位至尊都有一种猫捉耗子的快感。

        因为……这对于众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呼的一声,一大片地面已经被掀了起来,众人一人一掌,打得粉碎。随即就有人将粉屑收走,接着又是另一块。

        自始至终,高处都站着一位五品至尊在严密的监视周围。

        但,方圆十丈、五十丈、百丈、五百丈……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众人逐渐的有些惊疑不定。

        难道跑了?

        便在这时,有人叫起来:“这里有些不对劲……”

        那位三品至尊精神一震,用力掀起一块地面,只见下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圆溜溜的洞口。洞口泥土很新鲜,很明显,就是这两天搞出来的。有些地方,还在往下簌簌的掉粉末。

        “就在这里!找到了!”众人精神一震。看来这帮家伙也算是有心机啊,提前决定了在这里动手,居然还提前打出来了这么一条密道……只可惜,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终究还是被找到了。

        “别动!”那位五品至尊走过来,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洞口,说道:“不能钻进去,还是揭地皮!我要慢慢的将他们揭出来!”

        众人脸上都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这样做,的确是能让人等死一般,折磨的甚至崩溃!

        随着一块块的地皮被揭出来,众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是残虐的激动。似乎已经见到了那六个人深藏在数百丈深的地底还被挖出来的郁闷与悲哀。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还不能动!

        一层层的掀起来,这个通道曲曲折折,越来越深,众人也有些佩服起来。

        妈的,看这货的行动,难道要一直挖到中三天去不成?

        在挖下八百丈的时候,发现了一柄剑鞘。众人拿起来看了看,剑鞘很干净,明显是刚刚留在这里的。

        大家精神头更足。

        继续往下挖。

        但……又往下挖了数百丈,哗啦啦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傻了眼。

        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居然是一条地下河!四通八达的,岔道重重,水流澎湃,将所有的气味一概带走。

        根本无法分辨敌人到了何方!

        很明显,敌人就是从这里走了。

        “混账!”那位五品至尊怒吼一声,直气的满头头发都直立起来!

        费了那么多事,七位至尊整整忙活了一夜,就看到了这样一个结局!岂能不怒火中烧!

        所有人看着这条静静流淌的地下河,刹那间,头脑中一片空白。

        谁也没有想到,敌人会以这样的手段,离开了这里!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一离开,恐怕就是从此渺渺,想要抓到,便如大海捞针。而且,那些人质,除了当场就镇压杀掉的之外,最重要的三个人,已经被救走!

        虽然说他们身上都有绝毒,但楚阳号称天下第一医师,焉知就不能为他们治好?

        仰头看看,自己已经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坟墓里,自己挖掘出来的坟墓!

        “走吧。”另一位五品至尊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众人默默无语,不甘心,不忿,但,又能如何?留在这里,只是一个笑话!

        一阵轻风吹过,已经黎明。

        七位至尊,终于离开了。

        又是良久之后……在埋藏芮不通的相距不远的地面之下,一个声音呻吟起来。

        “我了个靠……快闷死我了……”正是楚阳的声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