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东南那些事儿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东南那些事儿

        平沙岭乱了!

        满大街的挠痒痒。

        所有人都知道,这痒痒的怪病定然是楚家搞出来的,但,却又没有证据,再说了,就算有证据又能怎样?

        你中了毒,只有我家能治!

        你不是来找我麻烦么?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找我麻烦!

        而且这种痒痒的怪病出现了新的转折。

        你用这个特制的‘痒痒挠’挠痒痒,挠过之后,你自己就不痒了;但……周围的人那些没有中过毒的,只要在你身体三丈之内的范围,……就要开始痒!

        慢慢的,痒痒大军就扩展到了万人!还在迅猛扩张!

        而楚家的痒痒挠却断货了!

        没了。

        不少性急的江湖人怒火万丈,一边用手挠痒痒一边在楚家大门怒声喝问;但得到的回答是:楚小姐这几天心情不好,不想制作痒痒挠了。

        这下子可真是要了命!

        接下来就发生了数百人一起闯楚家的重大事件!

        但,喊打喊杀的冲进去,过了片刻,一颗一颗的人头就被扔了出来,在楚家大门旁边,堆起来了高高的一堆!

        整整齐齐。

        接连几次闯的,都被割了头,人头堆着,尸体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其中,竟然有圣级修为的人头。

        这一来,江湖人们大家都是噤若寒蝉起来:楚家的实力,居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

        大家都在楚家大门口十几丈处簇拥着,谁也不敢上前。

        吱呀一声,大门又开了。

        一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手中拎了一个桶,拿着一把大刷子;然后在人头堆的之外,大范围的画了一个圆圈,插上了一个牌子。

        砰。

        大汉关上大门回去了。

        众人一拥而上看时,只见牌子上写着:人头堆计划:预计要砍满圆圈,高有五十丈,才会撤销。

        大家一看这个圆圈,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方圆二十丈!

        而一颗人头……最多也就占用一尺空间吧?

        要堆满而且要堆高五十丈……恐怕那不得数万颗人头?

        看着已经有些触目惊心,若是那些人头之中竟然有自己的头……那感觉……大家都是一阵毛骨悚然。

        不敢闯楚家了;但痒痒还在继续。

        而且越来越痒,当看到别人拿着痒痒挠惬意的挠痒痒,人人眼中都在喷火。于是乎……终于,有一人沉不住气,出手杀了一个在自己面前挠痒痒的,抢过痒痒挠自己开始挠,哎,舒服哇……这个头一开,顿时整个平沙岭就陷入了自相残杀的大惨案之中!

        想想吧,两万多人在痒,却只有一千多人拥有痒痒挠……这个比例实在是太失调了。

        尤其是那些高手,妈的,我圣级修为,还在痒,你一小小的皇级居然拿着痒痒挠不给我?宰了你丫的!

        惨叫声不断,血流成河。

        还有些乖巧的,杀了好多人抢痒痒挠,抢过来之后自己收藏备用。而且还有不少是这样的:被抢的人一看,妈的,你来抢我的我抢不过你,你抢过去之后我还是难受死,不如毁了吧,大家一拍两散。

        痒痒挠本就是普通的竹子,休要说君级皇级,就算是最普通的武者武宗,也能一把搓成粉末。于是乎不少人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将痒痒挠搓成碎粉!

        而他们对面的高阶高手们一脸的恼羞成怒,一巴掌将这家伙拍成肉酱自己却是继续痒痒……这样一来,痒痒挠更加的不够用了。

        厮杀也就更为激烈。

        原本世外桃源一般的平沙岭,此刻已经是人间地狱,处处都有尸体,残肢,到处里都是鲜血淋漓。

        又过了几天,楚家大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好几队的家丁,每个人都拎着一个桶,桶里面满是黑色的水;手中拿着一个瓢,其中一人将黑水舀了一瓢往人头堆上一泼,顿时一阵青烟冒起,偌大的人头堆,不长时间就化作了一堆骨粉,然后化作一缕缕的黑烟消失。

        这样的剧毒,让每一个看到的人牙根发酸,背脊发凉,浑身颤抖。

        然后这些家丁就恍若无事的整个平沙岭的收集尸体,收集起来,凑成一堆,便是一瓢黑水。

        原来是出来处理尸体。

        所有来找楚家麻烦的的江湖人都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人组织。

        尸体多了,会引发瘟疫的。所以,每一次大战之后不管胜方败方,都以收集销毁尸体为第一要务!要不然,瘟疫一旦散发,可是亡国灭种之祸!

        这一点,谁都知道,但现在平沙岭的这些江湖人没人组织,那么多的尸体谁去收集?

        没想到最终做这件事的,还是楚家!

        这一来,大家就做了腊。

        来找人家麻烦的,但却不敢动手。凑在这里有啥意思?

        便在这个尴尬时刻,执法堂的执法者队伍终于到来,当天就进行了慷慨激昂的动员,号召大家对付域外天魔,并且制定了计划。

        大家那已经有些冷却的热血再度的有些沸腾起来。

        但第二日清晨,执法堂却没有一个人走出来,有胆大的进去一看,吓得魂不附体的赶紧出来。

        里面已经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

        执法者的队伍,哪有一个庸手?

        此刻,居然尽数的死在了里面!没有一人幸存!

        领头的乃是一位圣级九品的强者,但也是无声无息的死在里面,甚至尸体还在端坐着,脸上神色很吃惊,很害怕的样子。

        分明是还没来得及动弹,就被人一掌震死!

        能够秒杀圣级九品的人是什么人?

        所有人顿时心惊胆颤。

        随即,萧家的队伍也来到了,但,在距离平沙岭数十里的地方,却是被神秘人全部格杀!无一幸存!

        消息传回来,整个平沙岭一片震惊!

        执法者又连续的派了三波人前来,无一例外的全部死了;萧家接连的派了四五拨的人手到来,到了最后一波,甚至三位四品至尊带队。

        但……无一例外的全部死在了这里!

        自始至终,楚家大门紧闭,楚家高层的主要人物,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露过面!但,整个东南剿灭楚家的计划已经流产!

        嗯,可以说是溃退,溃败!

        楚家的声名,越来越响。居然就这么震撼了东南!

        到了最后,楚家的家丁侍卫仆人又开始出现,在平沙岭来来往往,到处里打扫卫生,然后,平沙岭那些关闭的商铺逐渐的开业,慢慢的开始红火……一切都是若无其事。

        但,所有幸存的江湖人却都是一个个如同掉了魂一般,唯恐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一般,没命的逃了出去。

        也没人追赶,没人干预,似乎有一个默许:平沙岭,你想来你就来,你想走你就走,一切自由。

        但,这种自由,却没有人敢再来尝试第二次!

        尤其是从这里逃出去的人,只感觉自己乃是做了一场噩梦。

        而且,那些痒痒的,等出了平沙岭之后,却发现痒痒的怪病不治而愈。

        这事儿可真是怪了。

        大家一哄而散。

        妈的,这事儿我是不管了。楚家的人是域外天魔也好,不是域外天魔也罢,反正跟老子没半点关系。

        就算他们吃人,老子躲得远远的,大陆上这么多人,他们就非得吃了我?

        他么吃谁不是吃啊……老子们先留着一条命再说吧。执法者说的漂亮,为了人间正义,为了世界安稳,为了大陆苍生……可他么的人间正义也需要有命才能维持啊;那他妈的维护人间和平的大侠名义……看现在的情况,老子还是不要的好。

        做一个死了的大侠还真不如做一个活着的臭虫……起码能喘气。老子一身本事,到那里不能吃饭?更何况活着还能泡妞捏……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一干原本正气凛然前来除魔卫道的英雄侠士们,纷纷离去。

        平沙岭,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和安然。

        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唯有楚家的势力,在不断的扩张,扩张出去……楚家到哪里,大家都在这么说:楚家来了?那你还不跑?告诉你,上次围剿楚家的,整个江湖去了几十万人,结果怎样?活着回来的,不到几千……老子就是其中幸存的一个……那一战真是惊天动地……萧家又如何?执法者如何?被楚家就那么灭了……就你?还想跟楚家做对?域外天魔?就算是域外天魔跟你有鸟关系?吃人?他吃你了吗?你这个棒槌!收起你那可怜的正义感吧……老子当年比你还热血呢,现在咋样?看看我,兄弟,人,还是活着好啊。

        除了萧家在预谋反扑,其他人大多数都已漠然。

        人,就是这样子;当一件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气愤,都会反抗,都说要拼命;但发现反抗无用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沉默,接受,顺从;大多数人从愤怒,到惘然,到适应,到沉默,到附和,然后就到了拥护……只有一小嘬人还在反抗,但等到所有人都习惯的时候,这一小伙人,就成了叛逆,成了罪犯……多少年过去,一切原本的愤慨,都成了理所当然。

        比如,统治;比如,亡国,比如……欺压。

        综上所述……在目前的东南,楚家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东南民意,那些道貌岸然的正义,那些关于‘天下苍生’的疾呼,那些‘除魔卫道的侠士’,已经被楚家以神秘和强大,生生的强奸!

        东南纷纷攘攘的时候,孤身一人远赴西北的楚阳,却遇到了他前世今生对于他的命运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

        那算命老头。

        也就是那前世的天下第一才子。

        雪泪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