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折叠九重天的人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折叠九重天的人

        雪泪寒呵呵一笑,一招手,转身而行。

        楚阳默默地跟在后面,两个人不疾不徐的走着,楚阳也并未展开任何身法,就这么以普通人的速度走着,心中思绪纷乱如麻,迷惘震惊等种种情绪,充斥着……等到他收拾了思路想要说话的时候,却是骇然一惊。

        只见两侧的树木成了一团虚影在不断的后退中,自己与雪泪寒依然是一前一后的漫步,但这一漫步,根本没用半点力气,居然已经是千里万里的从脚下飞走!

        慢慢的,天气越来越是寒冷。

        然后,面前居然又是大雪纷飞。

        飘飘而下。

        雪泪寒终于停下脚步,面前白雪皑皑,一脚踩下去,足足埋到了腰部。白雪掩映中,一片紫竹林,潇然而立。

        漫山遍野都是白雪,这里一片紫竹林,却是如此的耀眼。纵然大部分都被白雪覆盖,但那紫莹莹的颜色,却是如此的让人心中一动。

        厚厚的白雪压在竹枝上,不时簌簌的掉落,而那原本被压弯的竹枝就猛地抖擞一下,接着就重新挺直。

        这眼前的一幕,与前世的相遇之地,何等的相似!

        楚阳神思一阵恍惚,紧紧盯着这片紫竹林,似乎能看到,一条曼妙的红影,即将要从紫竹林中踩着白雪翩然而出,看到自己,一个错愕,然后脸上一红,说道:先生打搅了。

        雪泪寒悠然迈步,直入紫竹林中,衣袖一拂,脚下三丈雪地,突然凝成冰玉,正中间,缓缓鼓起一个冰雪玉台;就像有人在下面托着慢慢托出来一般。

        然后,对面双方鼓起来两个一模一样的玉石椅子,冰雪所制,但竟然腾腾的冒着热气,如同暖玉。

        玉台上,突然间就出现了一壶酒,两个酒杯。

        酒香四溢,热气腾腾。

        竟然是温好了的。

        所有一切,从无到有,比变戏法还要戏法。

        “楚兄,请!”雪泪寒就按照前世的位置,坐在了属于他的那把椅子上。

        楚阳自然坐在了他对面。

        只感觉身子下面冰雪椅子暖融融的,竟然将所有寒冷,都驱逐的一干二净,方圆三丈之内,春意盎然,气候宜人。

        但这却分明是在冰天雪地里。

        楚阳顿时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是一门小神通,叫做‘咫尺枯荣’。”雪泪寒微笑着,道:“楚兄,眼前此情此景,可曾觉得熟悉?”

        楚阳眼神有些怅然的笑了起来:“的确很熟悉。”

        雪泪寒淡淡一笑,提起酒壶,为楚阳斟了一杯酒,酒气热腾腾的冒出来,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落下来,居然围绕着酒杯转了好几圈,久久不肯离去。

        雪泪寒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一挥手,雪地上就多了一些谷米,麻雀们顿时点头如鸡啄米,专心致志大吃。

        “你到底是谁?”楚阳专注的看着地上的麻雀,轻声问道。

        “我是谁……”雪泪寒轻声一笑,洒然摇头:“喝酒。”

        楚阳举起酒杯,只见眼前酒杯中酒液碧绿,居然有些浓稠,一口抽干;只觉得浑身轰的一下,如同着火一般灼热起来,刹那间浑身汗出如浆,居然隐隐有臭味。

        雪泪寒哈哈一笑,吹了口气,顿时那股难闻的气味瞬间发散干净。

        只留下楚阳浑身从里到外,说不出的舒服。

        “这是我的酒。”雪泪寒慢慢的道:“我酿成此酒之后,遨游天下,等我回去的时候,酒,已经变成了酒膏。你现在喝的,是我兑了水的。”

        楚阳愕然道:“兑了水?雪兄,难得你请我喝一次酒,居然请我喝兑了水的假酒?”

        雪泪寒莞尔笑道:“兑了水的假酒?哈哈……你可知道,就算这兑了水的假酒,就算是九重天阙之上,够资格让我请他喝一杯的,也是寥寥无几!”

        他顿了顿,道:“更何况,若是不兑水,让你直接吃酒膏的话,纵然你是九劫剑主,也只需米粒大小一点,就可以将你彻底撑爆!”

        “这是真正地‘脱胎酒’!”雪泪寒欣然说道。

        “脱胎酒,取脱胎换骨之意吧?”楚阳眼睛一亮。

        “正是。”雪泪寒轻轻点头:“普天之下,你是唯一一个,喝到我的酒的人。”

        楚阳淡淡的一笑:“我很荣幸。”

        “你现在,已经得到了九劫剑第四节。”雪泪寒重新为他斟满了酒,道:“而我带你来到此地,已经是西北。距离风雷台,不过一千五百里路程。”

        楚阳嘿嘿一笑:“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才是。”这家伙,居然知道风雷台有第五截九劫剑。楚阳心中哼了一声,一口又将酒抽干,如此好酒,喝了这次还不知道要等猴年马月……虽然是兑了水,但也不错的,指了指酒杯说道:“倒酒!”

        雪泪寒的脸色有些哭笑不得,为他斟满酒,突然笑了起来:“恐怕古往今来……能够让我亲手斟酒的,也只有你一个了。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楚阳淡淡道:“以后肯定会有的。”

        雪泪寒道:“哦?”

        楚阳眉梢一挑,重复道:“肯定会有的。”他道:“我有好多兄弟,他们每一个,都值得你斟酒。”

        雪泪寒歪歪头,有趣的看着他,突然快意的笑道:“这样的人,多一个也是妙事。”

        楚阳道:“你是九劫剑主吧?”

        雪泪寒摇头:“不是。”

        “那么,你是创造九劫剑的人?”楚阳歪了歪头,眼神平静的看着雪泪寒。

        雪泪寒沉默了。

        良久之后,道:“也不是。九劫剑,不是我能创造出来的。”

        楚阳皱眉道:“那么,你与九劫剑有什么关系?”

        雪泪寒淡淡道:“九劫剑,是我放在这一片大陆的。”

        楚阳悚然:“你就是那个折叠九重天的人?!”

        心神巨震之下,酒杯之中的酒,居然溅了一片出来,落在了一株紫竹之下。刷的一声,这株紫竹突然间猛地长大,嗖的一声就窜起来十几丈高,真真正正的‘竹秀于林’。

        紧接着,白雪皑皑的地面上突然间刷刷刷开始往外冒竹笋,竹笋一冒出来,就生枝长叶,慢慢的变粗,变高,一节一节的往上延伸,飕飕的,就长了十几丈高,足足比楚阳的腰还粗了三倍。

        这……这还是竹子么?

        雪泪寒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道:“是,我就是你口中,那个折叠九重天的人。”

        楚阳已经镇定下来,嘿嘿一笑:“果然是……大能!”

        雪泪寒无奈的苦笑。

        “敢问大能,屈尊来找小子,有何要事?”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翻涌,却只觉得胸腹之间一阵苦涩压抑。

        “你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有太多的不解,还有太多的愤怒和无奈。”雪泪寒轻声道:“今日我来到这里,或者说……我这一次来到九重天大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你解开你心中的迷惑……”

        楚阳自嘲的笑了笑,道:“原来我是这般重要的?我自己却不知道。”

        雪泪寒温暖地笑起来:“我并未将你当成工具;而是当成朋友。”

        “朋友?呵呵……”楚阳嘿然一笑,默然不语。

        但,端着酒杯的手却突然鼓出了青筋。

        “你心里不舒服,你最大的不舒服,便是认为,你这前世今生,是我一手操纵的;等于是我戏耍了你,造成了你前生的悲剧,却在今世让你弥补,你感觉你自己就像是一颗被安排好的棋子,别人想让你怎样,你便怎样,完全没有自主之力……”

        雪泪寒沉沉道:“为此,甚至你对九劫剑,也有怀疑。”

        “认为九劫剑,也是一个圈套!”

        他沉声道:“我没有说错你吧。”

        楚阳沉默了片刻,道:“其实,以你的通天彻地修为,无需向我解释什么。你知道,我纵然不舒服,纵然不甘心,但今生的一切,我也舍不得毁掉,还是要走那条路的。”

        他缓缓抬头,目光中锋锐四射,一字一句的道:“你安排好的那条路!”

        雪泪寒摇头苦笑,轻声道:“以我的修为,可以轻易折叠九重天,挥手之间,方圆数亿里所有位面就能一干二净!我的确用不着跟你解释,但是……正因为用不着,我向你解释的事情,才是真的。”

        楚阳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良久良久之后,他才长长的、长长的、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轻轻的说道:“多谢。”

        这一口气,似乎将自己所有的憋屈郁闷,都统统的吐了出来。

        雪泪寒很凝重的听着这两个字,然后用严肃郑重的口气,一字一字道:“不谢!”

        楚阳感觉浑身一阵轻松,思想似乎也灵活了起来,干脆一把抢过了酒壶,道:“你说你的,我洗耳恭听就是。”

        看着楚阳根本就是一点也不尊敬的动作,雪泪寒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笑意。缓缓道:“事情,说来话长,要从……十二万年前……说起。”

        “十二万年!”楚阳呛了一口。连声咳嗽,道:“你继续说,不用理我。”

        真真的没有想到,解释一下自己的事情,居然要追溯到十二万年之前……楚阳心中在思忖:十二万年之前的我,究竟是一条狐狸?还是一片树叶?或者是……嗯哼?如此一世一世的数算下来,真能将本大爷的胡子也说成地上白雪一般颜色了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