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哪里敢得罪你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哪里敢得罪你

        “你给我老老实实坐着!”看到楚阳这样子,雪泪寒再也忍不住瞪了瞪眼。这家伙怎么跟前世不一样了?

        一旦知道是个误会,居然立即惫懒了起来。

        “额,你说你的就是,管我干嘛。”楚阳道。

        雪泪寒喘了口气,压下心头火气,不看他,专心致志的看着那几只正在啄食的麻雀,道:“十二万年之前,九重天上,突然发生了一次大战!”

        “有两个人,一架打了九年!九年中,战场辗转九百亿,里,方圆!”雪泪寒一字字的说道。

        “咳咳咳咳咳……”楚阳满脸通红的咳嗽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这一次,呛得真是不轻。

        两个人打架,一打打了九年!方圆九百亿里做战场……楚阳感觉自己大脑一阵缺氧,接着一口酒就呛到了口中,随即就从鼻孔中喷了出来,随即就是连声咳嗽,痨病鬼一般撕心裂肺的咳。

        雪泪寒脸上升起一道黑线,佯作不闻,就将面前这混蛋当做了一滩臭狗屎不闻不问,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那一战,真是惊天动地!所有经过的地方,一概被打得粉碎。有些大能者仗着修为前去旁观,结果被十万里外带起的风声就吹成了齑粉!两个人打到后来,不分胜负。”

        楚阳声嘶力竭的咳嗽。

        “到后来,终于到我的地盘那时候,我正在担心……他们停战了。”

        “只听其中一人道:你打不过我。另一人说道:你也打不过我。然后俩人齐声说道:再过几年,我就能打得过你。然后同时大笑。”

        雪泪寒挑了挑眉毛:“这两个疯子也不知道,他们打了这九年,不知道有几万亿的人畜死在他们的战斗余波之下,居然笑的很开心。”

        楚阳终于停住了咳嗽。

        心道,这鸟事儿太他么玄乎,而且跟我,也貌似没有半点儿关系。

        “然后其中一人道:你要到哪里去?另一人同样问道:你呢,要到哪里去?先前那人说道:我找个地方,带着老婆们去玩。后来那人道:跟我一样的主意,我也找个地方,带着老婆们去玩。然后俩人异口同声的说:你他妈的别跟我去一个地方!”

        “然后两人看了看战场,说:打的忒狠了,都怪你,乖乖的让我揍一顿啥事儿都没。另一人说:那你咋不乖乖的让我揍一顿?”

        楚阳听的打起了呵欠。

        这俩人说话,怎么越听越是邪里邪气,而且,有一股流氓口吻。而且,全无营养,更无内容,听的人昏昏欲睡。

        “其中一人说道:但大劫已成,无力回天。另一人说道:不错,这片天地,在十三万年之后,便会有域外天魔来侵,本来可以抵御的,但被我们这一搞,那是半点儿希望也没了。”

        楚阳又猛烈地咳嗽起来,域外天魔!

        我日他姥姥!

        法尊杜撰出来的域外天魔,居然还真的有?

        相信这个事实就算是法尊自己知道了,也定然会非常的无语吧?

        雪泪寒继续往下说。

        “当时其中一人道:这事儿管呢,还是不管呢?另一人说道:一看你就没见识,老子打眼一瞧,就知道这是天意。”

        楚阳嘴角一撇,心道,这后来人说话更没谱了,你自己打死了人就说人家是该死。居然是天意?

        而且一口一个老子,说话口气哪里像什么大能?简直比老子还要粗俗!

        “先前那人说道:什么天意?胡吹大气。另一人说道:这一片天地,自成鸿蒙,可是要有不世之杰应运而出。这么多人的血气,总不能浪费。先前那人说道:你是说他们该死?另一人说道:不该死,我怎么会在这里打架?”

        说到这里,楚阳是真的无语了。

        “先前那人道:那你说如何?另一人说道:我们总要留下些什么,到后来不管如何,也就真正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然后先前那人说道:也好。然后两个人就招招手把我唤了上去,先前那人对我说道:刚才你都听见了吧?另一人说道:听不见就真聋了。”

        雪泪寒苦笑一声,说道:“他们两位在抽混打科,我可半点也不敢放肆,恭敬回答听到了。这才看到,这两人一个黑衣如墨,一个白衣胜雪。两人都是翩翩少年的样子,一个邪气,一个狂气。狂气的那个长发披肩,邪气的那个就连喘气也是邪的……”

        “然后他们两人搞了半天,就扔给我了八块小铁片,那个邪气的青年吹了一口气,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吹走了,说道:留待有缘人吧。”

        “然后他们叮嘱了我几句,就离开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我似乎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有男有女,才是阴阳。那邪气青年连连点头,拿手拍了那几块铁片一下,挤眉弄眼的说:对,对,对。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楚阳再傻,也听了出来,貌似那八块小铁片,就是九劫剑?但,为什么是八块?

        “然后我就将那八个铁片装在怀中,发现组合起来,正好是一柄剑。就当成了自己的佩剑;直到两万年后,才按照指示,来到了九重天大陆,寻找有缘人。但来到这里一看,却是人人利欲熏心,个个争强斗狠。竟然不断的有人算计我……这时候突然那位邪气青年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说道:人心可诛,该杀则杀。于是乎我一怒之下,直接折叠了九重天,准备覆灭这个世界。”

        “但这时候,那邪气青年的声音说道:哎呀,我还没说完呢;人心可诛,该杀则杀;但,人心可教,能化就化。但那时候,九重天已经被我覆灭了一半。”

        雪泪寒苦笑:“我急忙整合,却只有整成九重宝塔的形状,而且仓促之下还不稳,刚刚整合了,就又塌了。于是再次折叠了空间,变成了三重天。但不知为何,怀中的八个小铁片震颤不休,终于从我怀中飞出,就在我的面前自动组合成一把剑,然后接着解体,一闪消失在这个大陆之中。”

        “但,那柄剑消失之后,这片被我搞成了三重天的大陆,也终于稳定了下来。”

        “然后不知如何,就有了九劫剑的传说。”

        雪泪寒说到这里,连连喝了四五杯酒,才苦笑起来:“世人皆知,折叠九重天的人,便是九劫剑的主人,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不是!我除了佩戴此剑两万年,培养出了剑身灵智成为剑灵之外,根本不是九劫剑的主人!而历代的九劫剑主,才是九劫剑的主人。”

        “但九劫剑的真正主人,却只有一个。便在九九归一时,一剑舞长天的那个人,才是九劫剑的真正主人!”

        雪泪寒目光灼灼的看着楚阳:“而你,正是九九归一之数,第九任九劫剑剑主!也可以说,你是那两个人选定的人,现在你也该明白,我为何要特意的前来跟你解释了吧……”

        他苦笑:“我不能杀了你,也不能得罪你,但却又不能帮助你,你对我产生误会……我不解释怎么行?”雪泪寒这位折叠九重天的大能长叹一口气:“……我哪里惹得起你!”

        楚阳听的头昏脑胀。

        现在终于明白。

        九劫剑之中,恐怕还蕴含有大秘密。

        绝对不止于九劫剑法而已!

        “我明白了。”楚阳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沉沉的说道。

        雪泪寒道:“所以,你要在一万年中,就要达到超过我的层次,去迎战域外天魔!”

        楚阳由衷的苦笑起来:“雪兄,你今年多大了?”

        雪泪寒沉吟着,计算了一下,道:“也就是不到一百万。”

        楚阳深刻的点头:“哥们,您修炼了一百万年,到了现在的地步;却要我在一万年之中超越你……去迎战域外天魔。而我现在还只是一个连九重天阙都上不去的人……您不觉得,这有些,有些那啥么?”

        雪泪寒认真的道:“我说的是实话。”

        楚阳认真的道:“我说的也是实话。”

        两人面面相觑。

        “我不管你。”雪泪寒道:“现在给你解释一下你的前世。”

        楚阳舒展了一下身子,上半身趴在了玉台上,无聊的道:“你说。”

        “前世是你真实的一世。”雪泪寒道:“你拿到九劫剑剑尖,我就有感应,便下来查看。一见却是大失所望,原来你只是拿到了剑尖,其他的啥也没得到。这与历代九劫剑主根本不同;而你又是最关键的一代,为何会如此?所以我就密切的关注你。”

        “但随着关注,越来越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位九劫剑主,也太惨了些。我查看天机,却只看到了混乱;根本无法预测你的未来,终于在风雷台的时候,时间和空间猛的错乱了。”

        “然后我才发现,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至于为何要你重来一次,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就在时空错乱的那一刻,我能感觉到那邪气青年留下的神识震荡了一下,然后消失了。若是不出所料,应该是他搞的鬼。”

        雪泪寒摊摊手,道:“跟我全无关系,而且我还不能救你;我也阻止不了。”

        “一切回到原点,也就是说,前生那些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你可以当做是你自己的一个梦。”雪泪寒道:“现在你可明白?”

        楚阳无辜的看着他,道:“你是想听实话么?”

        雪泪寒微笑:“当然。”

        楚阳一摊手,呻吟一声:“实话实说,我现在更加的比你没有解释之前糊涂了一万倍还要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