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敲诈勒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敲诈勒索

        “区区几杯酒?”雪泪寒哭笑不得:“你可知道,你刚才一共喝了我十六杯酒,已经为你增加了三百年的修为?如今你居然想要酒膏?你就不怕撑爆了你?”

        “不怕!”楚阳豪迈的道:“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雪泪寒为之无语:“我説兄弟,你不知道,我們现在喝的这些,只是很小的一坛酒膏,只有不到半斤,却被我加了一百斤水来稀释……而十六杯,就增加了你三百年的修为!”

        楚阳目光一亮:“原来如此。那你再给我十坛八坛的。”

        雪泪寒怒道:“一坛也没有!”

        楚阳锲而不舍:“五六坛也行。”

        “一滴都没。”雪泪寒很坚决。

        “最少两坛!”楚阳怒道:“我就要这个数了。少了,我也不要了!”

        “最多一坛!”雪泪寒道:“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成交!”楚阳迅速的一拍手:“一坛就一坛!拿来!”

        雪泪寒瞪大了眼睛。

        没好气的扔出来一坛,道:“你现在变得真不要脸。”

        楚阳赶紧接在手里,第一时间收进了九劫空间,嘿嘿一笑:“我若是要脸,这坛酒就没了。这可是一杯就能增加数十年修为的好酒啊。”

        説着,説道:“你还有什么好东西?反正你现在就要回去了,而我还要好长时间才能上去找你,上去之后也説不准能不能找到你……干脆都留下些吧。”

        对此人的厚脸皮,雪泪寒纵然已经活了百万年,也禁不住有一种瞠目结舌的感觉。大力摇头:“没有了。”

        楚阳不死心的拉住他的衣袖,用力一扯。嘶的一声,一条袖子掉了下来。

        “你干什么?”雪泪寒怒道。

        “我本以为你穿的是刀枪不入的……原来不是。”楚阳失望的説道。

        原来这货在打自己衣服的主意?居然想要把自己扒光了?

        雪泪寒越来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面对这么一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脸皮厚得像城墙心里黑的如黑炭的楚阳,心中的无力感越来越是强烈,颓然道:“你狠!”

        楚阳犹不死心:“要不你把我收进你的储物戒指,我自己去挑选挑选。”

        雪泪寒吓了一跳。

        这货,居然直接想进我的宝库。

        “我走了。”雪泪寒身影一闪,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阳眼珠一转,手脚麻利的将地面上的冰雪玉台和桌子椅子以及酒壶都收进了九劫空间,喃喃骂道:“真小气。”

        人影一闪,雪泪寒又出现。怔怔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原地,怒道:“我的桌椅酒壶呢?”

        “它們已经姓楚了。”楚阳恬不知耻的説道:“就是随便用冰雪揉成的东西,瞧你这心痛的。还像个大能者的样子?”

        “你懂个屁!”雪泪寒怒道:“那是水火玉,和乾坤壶!”、楚阳目光一亮,虚心求教:“还请指教,什么叫水火玉和乾坤壶?”

        雪泪寒摇头叹息,伸出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头,遥遥对着楚阳鼻尖,点了两下,又点了两下,尔后狠狠点头:“你好!你真好!好好好……”

        楚阳无辜的道:“至于这么夸奖我么……”

        话音未落,雪泪寒已经消失了踪影,随即九霄云上一声霹雳,隐隐可见遥远的千万里处金光一闪,随即消失。

        雪泪寒终于是真正地走了。

        在这个世界,他是真心的、真心的一刻也不想待了。

        再待下去,估计连自己的内裤也要被这混蛋勒索了去。我他么也是堂堂天阙帝君啊……光着屁股回去那还像话……“赚了。”楚阳喃喃自语,神色间喜不自胜:“早该回去了,靠!你在这里,老子浑身不得劲。谁让你比我强那么多的……”

        説着拿出酒壶来把玩:“乾坤壶?嘿嘿……能装多少?我看看里面。”将神识探了进去,一看,顿时大喜。

        只见里面是一个黝黑的空洞,只是在最下面,存着酒水,只占据了一个底部。

        据雪泪寒所説,那是最小的一坛酒膏,用了一百斤水。雪泪寒喝了三四杯,自己喝了十六杯,加起来也不过是二十杯酒,最多也就四五斤。那就是説,这壶里还有九百九十五六斤?

        只占据壶底这么一小块?

        若是全部装满,那岂不得上万斤?

        “发了!”楚阳笑的歪了嘴:“我最喜欢占便宜了。”

        説着拿出雪泪寒口中説的‘水火玉’椅子在面前把玩,喀嚓一声掰断了一块,只觉得一股浓郁的灵气,突然间喷薄而出,一时间竟然口鼻皆窒。

        “好厉害!”楚阳急忙将剩下的水火玉扔进九劫空间,立即坐下,运转神功,将这股灵气吸进丹田,只觉得自己的修为呼呼地猛涨。

        这股灵气,温润之中,竟然带着狂暴的灵气,完全不同的两种属性,在经脉中游走。楚阳就像是随时随地在享受冰火两重天一般,一方面舒服的想呻吟,另一面却是难受的想打滚。

        这种滋味,实在是难以描述。

        而且,随着灵气的被九重天神功催发,手中的水火玉也在慢慢地失去了颜色,从晶莹,慢慢地变得有些灰暗……然后……等到断裂下来的这一块巴掌大小的水火玉慢慢的变小,最终化作一团粉末,楚阳赫然发现,自己的修为,从剑圣九品初级,一举攀升到了剑圣九品巅峰!

        距离突破至尊一品,只余临门一脚。

        楚阳站起身,有些感慨。从皇级升到君级,基本能跳好几级的那样升,若是现在的这些力量,足够自己从皇座一品直接提升到圣级二品!

        但是现在,酒中带来三百年修为,又加上这一小块水火玉的庞大力量,才在圣级九品初阶的基础上提到了九品巅峰的地步。

        可想而知,若是升上至尊之后,每一次的阶位提升,将是如何的艰难!怪不得至尊們每一位都是一大把年纪……那高强的修为,都是无穷的岁月的累积啊……想到这里,楚阳心中一动。想起那一天自己救援寒潇然的时候,那最后的一击。

        那一击,楚阳已经是拼命了。甚至,胜算很小,生存下去的把握,也绝对不大。

        但就在那一刻,九重天神功突然自己动了一动。

        就只是那一动,却让自己的剑招威力猛地提升了一倍。

        若是九重天神功全部动起来,该是如何的场面?

        楚阳心中想着,更不迟疑,抓紧时间开始探测。

        记得前世九重天神功的威力,也要比今生的大;为何自己已经将命运全然逆转,九重天神功却变成了俗套?

        只有普通的威力了?

        这根本不应该啊。

        这其中,定然有一个神秘的原因,致使自己没有找到挖掘出九重天神功的神奇力量;而楚阳现在,就正试图打开这个宝库。

        头顶上大雪在飘,雪地上,楚阳在努力。

        便在这时,突然啪的一声,一块冰块从天空中掉落下来,正正的砸在他的头上。

        楚阳一怔,伸手一摸,将冰块抓在手里。

        天上下雪下雨下冰雹都不奇怪,但现在居然下起了冰块……拿到手里一看,只见冰块啪的裂开,里面露出一张淡金色的纸条。楚阳心中一动,将纸条打开,只见上面飘逸的字迹写着几句话。

        正是雪泪寒的笔迹。

        这家伙居然直接从九重天阙传书下来,不知道花费多少的力气也不愿意亲自下来面对楚阳了。

        “人生本是无情道,却要真情慰寂寥;莫道丹心曾泯灭,放眼域外有天骄。”

        楚阳先是笑了笑,接着便沉思了起来。

        人生在世,莫过于生老病死。

        这是轮回之道,也是无情之始。不管老,病,死,都是无情的。再怎么不情愿,这一天,总会到来。

        但在这一片无情之中,却要充满了真情相伴。

        正如历代九劫剑主,历代九劫。九劫最后通过的通道,便是一条无情道;但却要九劫剑主用莫大的真情,用倾尽一切的真情,来开辟,护送!

        楚阳知道,其实雪泪寒这首诗,最重要的,便是前两句。而后两句则纯粹是雪泪寒舞文弄墨的习惯,加上两句凑个完整而已。

        “以前我一直执着于有情道,无情道。”楚阳淡淡的笑了笑:“其实是我自己错了;或者説,天下人都错了。”

        “无情的是道,有情的是人。这其中,其实是毫不相干的。”

        “无情的是道,有情的是人;无情的世道,有情的世人。”楚阳摇头笑了起来:“世人的误区,就在于将人与道结合在一起来考虑。其实,世上本无道,天下人有情。便是如此。”

        一下子想通了这一点,楚阳只感觉浑身轻松了起来。

        这份感悟,虽然现在并不能为自己带来实质性的好处,但那种无形的好处,却是足足可以伴随自己人生每一步!

        体内的九重天神功似乎活跃了起来,在缓缓的蠕动,运行。

        楚阳心中一动,就急忙抓紧催运,体内的修为长江大河一般奔腾起来;但,楚阳却是发现,那属于九重天神功的根本能量,依然蛰伏在丹田,缓慢的蠕动。

        并不积极。

        而且,一丝朦胧的紫气,在丹田之中,缓缓地动作。

        只有这一丝紫气动作的时候,九重天神功,才会随之而动。

        在此之前,他竟然从来没有发觉到,自己的丹田之中的灵气,什么时候多了一丝紫气!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