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九劫第五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九劫第五

        楚阳明显地感觉到,石头的材质开始变得细腻起来;而且,还有了一股柔韧性。切开的横切面,也如同是烂了数百年的淤泥一样的细腻。

        而且,从这样的石头里,吹出来的风居然是越来越大,雷声隐隐,更加是沉闷之极!一声一声,似乎是沉闷真实的击打在心头!

        这样的威势,让剑灵也是心中骇然。

        因为,这样的情况,以往的历代九劫剑主,都没有经历过!但剑灵已经见怪不怪:自从跟着这位剑主大人,哪一件事是以前曾经有过的?

        从第一截九劫剑到现在,这位剑主大人的每一步,带给自己的都是全新的感受,全新的经历!

        楚阳依然在埋头苦干。

        石柱的摇晃幅度已经是开始了大摇摆,猛地向着这一面倾倒下去;然后晃晃悠悠的又回来,再向着另一面倒下去……似乎要将站在自己头上的这个人不惜一切代价的摔下去。

        但不管怎么倒,楚阳都像是生了根一般的站在上面,手中剑光闪烁,起伏不停。

        再往五十丈;石头的材料越来越是细腻,到后来已经完全成为一体一般,连一丝一毫的沙粒或者别的什么融合的形状痕迹都找不出。

        风声越急,雷声越沉。

        楚阳充耳不闻,任由自己的黑衣在风中呼啦啦的飘零,只是埋头苦干。

        终于,九劫剑发出一声欢快的剑鸣,周身发出一种寒凛的光芒,随即转变成热切,一股沉稳的感觉,突然从楚阳心中升起。

        他一脚踢飞了脚下的大石块,正见到一点晶莹的光芒突然出现!

        很短,也有些细;相比较剑身来说小了一号。但却是闪闪发光,一种沉稳古拙的气息,迎面而来。

        别的几节九劫剑在被发现的时候,都是很激动,似乎要跳起来欢庆鼓舞;但这剑舌分明见到了阔别一万年的老兄弟,居然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身上光芒一闪一闪,在显示着它的激动。但它本身,却是一动也不动;很矜持,或者说,很稳重。

        见到这古拙的剑舌,楚阳心中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起来董无伤的气质,那种沉稳豪雄;也想起了莫天机的气质,那种运筹帷幄,还有傲邪云的样子,那种沉默中的猖狂……九劫剑,剑舌!

        终于出现。

        剑舌,被剑柄包裹的剑身部分;贯穿剑柄,不显露于外,不能攻击,却乃是剑之根本。一柄剑,若是没有剑舌,很快就会折断。

        若是剑舌与剑柄还有剑身完全一体,则刚直有余,柔韧不足!

        所以,剑舌为剑之根本,当之无愧。

        楚阳忍住心中的激动,俯下身子,一只手轻轻拿起剑舍;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一道意念在想自己问好。

        剑主大人好。

        但楚阳仔细聆听的时候,却发现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手掌的九劫剑自动解体,剑尖剑锋剑刃剑格围绕着剑舌一圈圈的纷飞不已。剑舌沉默的在空中悬浮,身上的光芒一亮一亮。

        剑罡第一时间就缠上了剑舌。

        随即,剑尖剑刃剑锋剑格似乎是接到了号令,猛的一下子都扑了过去。

        剑舌光芒一闪,沉静的漂浮而起,静立空中,发出召唤。

        剑格嗖的过来,依附过去,锵的一声,剑格与剑舌合为一体。然后是剑锋,剑刃,剑尖,纷纷去到自己的本来位置。

        一柄九劫剑,蓦然成型。

        楚阳丹田之中的九劫剑虚影,已经有一半变成了实质。

        九劫剑五节就在楚阳面前悬浮,楚阳轻轻伸出手,握住了剑舌的部分,顿时感觉到一阵血脉相连的感觉,突然间就感觉到这九劫剑似乎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再也不能分割出去一般的水乳交融。

        双方都在适应。

        楚阳试探的运气九重天神功,注入九劫剑。明显感觉到剑舌颤动了一下,随即,九劫剑发出一声欢快到了极点的剑鸣。

        楚阳的心中,突然间浮现出来四句话。

        藏锋隐光夜未央,运筹帷幄日月长;宁将一生全隐没,却换青霄杀戮狂!

        随即,楚阳脑海中,就莫名的出现了一道人影,手持长剑,在缓缓的舞动;正是九劫剑第五节,属于剑舌的四招剑法!

        楚阳凝神记忆,这一刻,心无旁骛。

        剑灵也在凝神看着楚阳,注意着楚阳的精神状态。

        慢慢的,楚阳也逐渐的了解了这四招的用途和功用;不由得心中一声赞叹。

        剑舌,一向被誉为剑之根本,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对于楚阳的理解来说,剑舌,就像是一只隐藏在暗中的大手,从不出现;但这只手,却掌握着天下顶尖的杀戮力量,最锋利的剑!

        相比较于杀人剑来说,最可怕的,应该是这只手才对!

        第一招,藏锋隐光夜未央;顾名思义,便是隐身暗处,伺机而动。这是一招隐蔽,却是每一处环节,都是充满了杀机。随时可以从任何方位、任何方向,全力出击!绝对没有任何的攻击死角!

        第二招,运筹帷幄日月长,与第一招相同,却多了一份对战局的把握。这一招,分明是将警戒范围扩大了十倍!不只是自己的敌人,连周围的战友的、兄弟的可能存在的敌人,都在这一招的隐隐笼罩之下。

        第三招,宁将一生全隐没;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当做好了所有的出击准备之后;这一招将所有的气机,杀机,包括剑主本人生机神念等气息,一概的全部隐没!

        就像是暴风雨之前,那诡异的、可怖的平静!

        第四招,却换青霄杀戮狂!

        乃是经过前面三招的铺垫之后,突然间雷霆暴起,山洪骤发;便如晴天在这一刻完全塌陷,大地在这一刻完全崩裂。

        所有的战斗力,在这一刻,全部足斤加两的完全发出来!

        杀戮狂!

        这一招完完全全的出其不意,但其中的威力,却是四招的总和!甚至,犹有过之。这绝对是九劫剑法之中,最为阴险、也是最为毒辣的四招剑法!

        这样的阴险诡诈,这样的毒辣诡异,让楚阳这位剑主在了解了这四招剑法之后,也为之出了一脊梁的冷汗。

        随着楚阳记住了这四招剑法;九劫剑突然从他手中消失。

        “哎,我还没用完呢……”楚阳很诧异,这剑舌……不大听话也?

        “这是剑舌的习惯,先去看看栖身之处。他的兄弟们陪他去参观新家了……”剑灵翻了翻白眼,对这家伙的少见多怪感到无语。

        果然,稍等之后,剑光一闪,九劫剑自动出现在楚阳手中。楚阳能够感觉到,一股带着淡淡的欣喜的情绪从九劫剑上传来。

        似乎是剑舌在说:还不错,勉强还算是满意……嗯,向剑主大人表示由衷的敬意,以及淡淡的歉意……没想到出乎预料的好。

        草!

        楚阳心中骂一声,哥们的丹田你若是再不满意,这普天之下,能让你满意的新家估计是再也没有了……剑舌既然已经取出来,剩下的,楚阳自然不肯放过。

        他伸手一摸,剑舌所在的地方,出手滑腻,似乎很柔软的触感;但实际上,却是坚硬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楚阳感觉到,就算是星辰铁,也未必能比这里的石块坚硬多少。却偏偏给人一种柔软滑腻的感觉……而且,在这样的柔软滑腻里面,居然还有风雷涌动……楚阳手起剑落,一块块的大石头被他踹下深谷,已经拿到了剑舌,楚阳已经没有顾忌,喝了一口雪泪寒留下的酒,喝了两口生灵泉水,就开始精神百倍的干活。

        这一次没有顾忌,一剑就是好几丈的大石头被砍下来,扔下去。

        一路往下,居然一直是这样的石头,接连砍下去了五百丈,居然还是如此,毫无变化。以楚阳的修为和韧性,也禁不住感觉到有些疲累的腰疼了。

        “不会全部都是这样的石头吧?”楚阳抬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天色。只有漫天大雪还在下;不由郁闷的自言自语。

        上不见顶,下不见底。

        这要砍到什么时候?

        “绝对不会。一定会有好东西的。”剑灵笃定的说道。

        “那好,我认了!哪怕是一路砍下一万丈,直接砍到底,就算没有,我也认了!”楚阳咬牙切齿,狠狠说道。

        又过了足足两个时辰。

        楚阳几乎要抽自己嘴巴了。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还有乌鸦嘴的潜质:两个时辰,足足的被自己推掉了两千丈的高度,居然还是什么都没有!

        眼见得这条石柱已经被自己砍掉了一半。

        晃动的幅度居然不大了。

        “我真是靠了,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藏得这么结实?”楚阳破口大骂:“也幸亏是九劫剑,换了别的,恐怕就算是董无伤的墨刀也早碎了……这什么奇怪东西!”

        剑灵悠悠道:“而且,就算是至尊,也搬不起来。”

        楚阳顿时精神一震,不错,以这里的硬度和重量,至尊纵然有移山填海之能,但想要完整的搬起这根石柱……恐怕也是绝无可能。

        奋起精神,一路狂砍而下,这一次,却是一砍五十丈!

        连续三百剑下去,楚阳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的乌鸦嘴显灵了!因为……他已经能够看到下面的地面了……“我真的砍掉了接近一万丈……”楚阳有些晕。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