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莅临铁云城

第四百六十六章 莅临铁云城

        白衣美妇眼神复杂的看着紫邪情,也不出声。

        “可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妖后问道。

        紫邪情道:“太子醒来后,还请妖后派人,将我送往江南故居。”

        妖后皱眉:“这本就是约定之中,我是问你,别的要求。”

        “除此之外,别无所求。”紫邪情垂下了眼睛。

        “好!”妖后咬着牙,从牙齿缝里崩出来一句话:“既然如此,那你便在江南死吧!”

        她身影一晃,消失在大殿中,声音远远传来:“明日清晨,救我儿子;明日上午,送你分魂!”

        白衣美妇站了一会,轻声道:“你不该拒绝妖后好意。”

        紫邪情默默地低声道:“今日若欠,无法还。”

        “但愿你以后,莫要后悔今日的决定。”白衣美妇一声长叹:“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

        紫邪情咬着嘴唇,道:“他……他的修为还不足以上来。”

        白衣美妇一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叹息:“你好冒失。”

        紫邪情静静笑道:“我不冒失。我经由此事,截断自己的一切退路。”

        白衣美妇又是一怔,呵呵笑道:“原来如此。紫邪情,等你到了江南,或者我会去做客。”

        紫邪情微笑:“随时欢迎。”

        白衣美妇淡淡一笑,脚下突然升腾一团白色雾气,这白色雾气居然将她整个身体承载起来,飘然出去了。

        紫邪情静静的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柔美的笑意。

        第二日清晨。

        紫邪情正在院中打坐,心有所感;妖后的声音淡淡传来:“去后殿,太子寝宫。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紫邪情从寝宫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一侧,妖后有些叹息的说道:“你的损耗太大……我儿虽已无恙,但你现在上分魂台,却只有死路一条。还是下午吧。”

        紫邪情道:“是。”

        回到自己临时住的地方,从怀中取出一颗紫色丹丸,目中露出一丝温柔,一口吞了下去。

        正是楚阳为她炼制的超级版九重丹。

        也只有现在吃了,恢复一些,一旦进入分魂台,碎心泉和锻妖窟,则万万不能服用任何药物。去哪里,本就是为了散功,若是还要恢复,那就失去了意义。

        ……妖后的耐性明显好了许多。竟然一直到天色擦黑,才唤了紫邪情前去。有意的留给了她更多的休息时间。

        见紫邪情到来,妖后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紫邪情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你还有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妖后不抱希望的说道。

        “绝不后悔!”

        紫邪情的回答,如同妖后的预料一样。

        妖后闭上了嘴,闭上了眼睛,再不说话。

        然后她一声厉斥,喝道:“分魂台,天地开!天妖魂魄欲分开,九九分魂久久苦,心怀怨怼莫进来!”

        两手一张,瞬间在紫邪情的面前出现了一座黝黑的高台。

        黝黑的石阶,一直延伸到紫邪情脚下。

        “多谢!”紫邪情躬躬身,挺直娇躯,莲足轻轻踏上第一阶台阶;微微顿了顿。

        妖后目光一闪,隐隐有希望之光。

        但紫邪情的右脚已经迈了上去,一步步,稳定的往上走;一袭白衣,竟然没有丝毫颤动。

        终于,走到了这分魂台上。

        妖后目光凌厉,两手一拍!

        分魂台上,漆黑的火焰猛地腾起,将紫邪情那纤弱的娇躯完全笼罩!

        …………中三天!

        亡命湖侧。

        一个黑洞洞的洞口,突然在冰雪中出现,随即,一个人头嗖的一声冒了出来。

        楚阳一身黑衣,嗖的一声,从洞口跳了出来。

        “亡命湖?”楚阳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地方,主要是晨风与流云两位至尊的石碑太过于引人注目。

        随即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山头怎么变低了?水位升高了……”

        他可是不知道,在他刚刚失踪的时候,兄弟们醒来找他,几乎将整座山都拆了,一个个抱着大石头往下潜;久而久之,居然将半座山都填进了亡命湖,水位不高……才是怪事。

        “不管了,我先去找他们。”楚阳仰天一声长啸,声音惊天动地,四周轰轰的引起了雪崩。“我回来了!!!”

        四野寂寂;唯有山谷之间回声不断传来:“我回来了……回来了……来了……了……了……”

        楚阳身形如电,射向山下。

        这里,距离傲家和谢家都不远;所以楚阳现在正以最快速度,向着谢家而去。

        他没有忘记,自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时间很紧迫,所以半点时间也不能浪费,第一眼就要看到兄弟们现在怎么样。

        修为如何了?

        中三天怎么样了?

        一路飞驰,所过之处,楚阳惊讶的发现中三天秩序良好之极,一路而来居然没多少事情。

        时常有天青色服饰的人在忙忙碌碌走来走去,或者成群结队,再就是黑衣人在出没……黑衣人的衣服上都有一株竹子的标志;那是暗竹的人,毫无置疑。但,天青色服饰的是什么人?

        终于拐过一个山口就是谢家的时候,这些天青色衣服的人越来越多,楚阳终于停下,抓住一个:“打听个事情。”

        “什么事情?”这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翻着眼皮看楚阳。

        “你们是什么组织?”楚阳问道。

        “没看清楚这个?”青衣汉子骄傲的抖了抖自己的衣服。

        “这个?”楚阳一脸纳闷。

        “这身衣服你看不到?什么颜色?”青衣汉子斜着眼。

        “青色啊。”楚阳纳闷之极。

        青衣汉子如同看到了外星人:“你看到了这个,还不知道我是谁?”

        楚阳迷惘:“我应该知道?”

        青衣汉子怪异的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突然间,这汉子一声大吼:“弟兄们,这小子居然敢看不起我们天兵阁!看不起天兵阁就是看不起楚老大!来人呐,训他!”

        顿时一群青衣人摩拳擦掌的过来。

        楚阳落荒而走。

        这么强大的组织,原来是天兵阁……我靠,看来那几个家伙没闲着啊,天兵阁居然已经发展到了如此规模……不过刚才那小子若是知道这个被他赶得落荒而走的家伙就是他口中的‘楚老大’,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到了谢家,楚阳才知道谢丹琼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去了傲家,不仅是他,纪墨,罗克敌顾独行等人都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闭关已经有一年多了。

        楚阳急忙离开谢家,去了傲家。

        傲家也是一脸难色:那几个人就进入了龙族密地,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楚阳愣住了。

        自己千辛万苦的下来,居然一个也见不到?

        来到当初傲邪云等人进去的地方,楚阳情急之下,一拳就砸了出去,以他现在的修为,居然在一拳之后,就将整座大山打通了一半。

        什么都没有。

        楚阳就有些急眼。

        我靠啊,我好不容易才下来的,下一次,就要等到第六截九劫剑了,这帮家伙却是不约而同的都闭了关?

        “龙族密地,一旦进入之后,就是自成空间;除非等到他们自行出关,我们是找不到他们的。”傲天行也是一脸无奈。

        “估计还有多少时间才能出来?”

        “这个……不好说。”

        楚阳失望地离开,临走,在山壁上用拳头砸出来几个字:顾独行、莫天机、纪墨、罗克敌、傲邪云、谢丹琼!爷很怒!下次见到,一个一个的全部特训!

        写完,楚阳问一头冷汗的傲天行:“我师弟谈昙呢?”

        傲家主正在震惊中。

        这楚阳怎么如此恐怖了?我的天,看了看楚阳一拳打出来的数十里山中大洞,傲家主只觉得腿肚子都在发软。妈的,以后傲家在炎热的大夏天完全可以举家搬进去避暑了……“一直未见,亡命湖之战之后,就失踪了。”傲天行说道。

        “失踪了……”楚阳郁闷。

        敢情自己这一次下来,谁也见不到!

        无语辞别了傲天行,楚阳只留下一句:“那我两月后再回来看看。”嗖的一声就没了影子。

        全速赶往下三天。

        下三天,还有一位当皇帝的媳妇儿在等着,还有一个从未见面的儿子在等着……话说,自己这个媳妇儿,自己也还没‘真正’地见过……他爷爷的,这叫什么事儿。

        楚阳的速度乃是超快的,再次进入通道,然后一路到达下三天,出来的时候,正是凌晨。

        踏着晨露,楚阳御风而行,终于在太阳刚刚冒头的时候,就赶到了铁云城。

        重新回到这里,楚阳一时间感慨万千。想起当年在这里斗智斗勇,浴血厮杀,一时间居然有一种烟云过眼,黄粱一梦的感觉。

        漫步走进铁云城,只见铁云城中繁华之极,而且,整座城池,也比原来的时候大了将近三倍。

        楚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了当初的补天阁之所在。补天阁,依然是补天阁。

        楚阳飘飘忽忽的走了过去,立即被两个黑衣侍卫拦住:“站住!什么人?”

        楚阳笑眯眯地问道:“请问,成子昂和陈雨桐两人谁在这里?”

        “什么,你找我们两位阁座?就凭你?”侍卫大怒,黑着脸说道。

        楚阳毫不动气,道:“麻烦通禀,就说有个姓楚的,叫楚阳,求见……额,两位阁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