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楚、御、座?!

第四百六十九章 楚、御、座?!

        在文武百官山呼万岁声中,铁补天缓缓下来御辇,双目凛然一扫,轻声道:“众卿平身。”

        百官谢恩而起。

        这其中,却有最后的一人没有跪下。

        楚阳斜斜的倚在大殿柱子上,看着铁补天;心中冷哼:想要让我跪你?哼!

        不过,接近两年未见,这位少年帝王,很明显已经是与往日有所改变。

        依然是年少俊秀,依然是风姿挺拔,比之以往,更多了几分雍容气度,少了几分稚嫩;一举一动之间,也已经是浑然天成。

        对于楚阳这位冒充的成阁座没有跪下行礼,没想到的事铁补天竟然不以为忤,而文武百官大家也习以为常。

        原来补天阁阁座就是有这个特权:一旦进了金殿,就代表楚御座,可以不跪!

        铁云天下,谁不尊敬楚阎王?在皇家不惜血本的大力宣传之下,楚御座已经成了整个铁云的救世主!

        见皇帝不跪?那有什么问题?那是应该的!

        哪怕只是代表楚御座,也绝不能向任何人低头!

        铁补天迈开脚步,向前走来,越走越近。

        楚阳心中却突然的迷惘起来。这分明……还是个男人!真的是女的?

        楚御座看着铁补天,细细的打量;越看越是心中疑窦重重:有喉结!没胸脯!腰肢也不很细,臀部也不圆……除了脸上没胡子,不管从任何一方面去看,都是个男人啊。

        楚阳心中嘀咕:乌倩倩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混账娘们儿装男人装的时间长了?自己也有一半变男人了?

        楚御座眼睛贼忒嘻嘻的打量。

        铁补天走到群臣面前,突然眼睛一扫,温言道:“王丞相,听说丞相身染有疾;怎么不在家休息,朕本想今日下了早朝就去丞相家中探望,却没想到在这里就见到了丞相。丞相年事已高,需要注意自己身子。”

        王丞相感激涕零道:“陛下劳心国事,竟还记得微臣之疾;微臣感激涕零;些微病患,怎敢耽误国家大事……”

        铁补天喟叹一声,道:“昨日朕已经准备了相应药物,和药方,等会下了早朝,就遣派御医去丞相府中,为丞相诊治。”

        君王如此体恤下属,百官都是感同身受,一个个羡慕的看着王丞相,有些人,眼睛已经湿了。

        铁补天从容亲切,一路走一路与几位官员寒暄了几句,让文武百官都是如沐春风。

        早朝还未开始,但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那种忠君爱国的气氛,已经浓浓烈烈。

        铁补天正往前走,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不由眉头轻轻皱了皱;顺着味儿看去,只见那位补天阁的阁座一身黑衣,靠在廊柱上,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

        补天阁两位阁座向来是轮流上朝,昨天是成子昂,今天当然是陈雨桐。

        “成阁座,昨夜醉了?”皇帝陛下开玩笑的说道。对于楚阳留下的这两位老部下,铁补天一直很珍惜;要不然,也不会给他们这么多优待。

        “嗯,醉了……”楚阳含含糊糊的说道。心道,气的醉了。

        “给成阁座上一碗醒酒汤。”铁补天转头说道,顿时有内侍答应了,不多时,一碗浓浓的醒酒汤就端了上来。楚阳当然不会客气,接过来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这等待遇,让文武百官都是眼热不已。补天阁,就是牛逼啊!

        铁补天终于走到当中的龙椅上,面南背北,缓缓落座。

        一番礼节之后,开始朝议。

        楚阳缩在一边听着,越听越是没趣。

        无非就是东方有旱灾,西方涝了,北方有匪徒,南方缺官员,哪里到任了,这里该上任了,谁谁贪赃枉法有本奏,谁谁造福乡里获好评……此外就是针对官员的弹劾,御史言官们一个个出来陈词,于是就有对面的出来反驳,然后双方口水战……诸如此类,林林总总,楚阳听的直打呵欠。幸亏自己不是当皇帝,若是让自己天天面对这些事情,没准早就精神崩溃了去……但铁补天坐在龙椅上,坐得笔直,态度认真,一一批阅,认真回复,严肃之极。每一件事情,都给出了明确答复。仅有很少数的几项,压了下来。

        皇帝陛下如此认真严肃,众位大臣哪敢怠慢?当然是更加的精神抖擞,唯恐自己一个疏忽让陛下抓住,那么,自己的乐子可就大了……这也是铁云帝国官员效率特别高的最主要原因:皇帝聪明、勤政、明察秋毫;大臣不敢怠慢。而层层往下,也就越来越严格:老子身为一品大员都昼夜不休的干活儿,你们下面这些人还不麻利一些?

        于是乎上行下效,效果也就很明显的出来了。

        只等过了一个半时辰,这些琐碎的事情才告一段落,紧接着开始研究边疆事宜;和吏治问题;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太阳居然斜斜的照进了大殿里来。

        终于,铁补天接过宫女递过来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淡淡的问道:“陈阁座,这段时间里,你办的关于天下官员监察的事情,怎么样了?”

        “呃~~?”楚阳正在昏昏欲睡,闻言急忙站直。

        铁补天微笑着,说道:“补天阁整顿吏治,向来都是卓有成效;前段时间,分别整顿了东南两个方向,有些问题,朕,也是触目惊心;算算日子,西北方向的报告,也应该过来了吧?”

        楚阳擦了一口口水,瞠目半晌,道:“额,这个事情嘛,我给忘了……”这几句话,并没有掩饰,却是用的他的本来口音。

        顿时群情鼎沸!

        大家都将刀子一般的目光扔过来,这混蛋,仗着皇帝陛下宠信,居然如此无礼?

        另一边,一个满头花白的官员怒容满面,正是那位王丞相;只听他颤巍巍的大声道:“陈阁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陛下信任你,才交付重任,监察天下百官,你竟然如此……如此的漫不经心?这可是国家大事!这可是……”

        气得胡子乱抖,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人不知道是打圆场还是添油加酱,轻飘飘的说道:“成阁座喝醉了,忘了也不足为奇;王丞相何必如此动怒?”

        王丞相更是勃然大怒:“朝廷大事,难道居然能够酗酒误事不成?补天阁再是有威望,却也不能如此荒唐!”

        看得出来,以王丞相为首的这一批人,便是反对补天阁的重要成员了。

        但铁补天听了楚阳那句话,却是身子轻轻地颤了颤,眼中突然闪过两道夺目的亮光,紧紧地盯住这位浑身透着慵懒,满身冒着酒气的‘陈阁座’,缓缓道:“陈阁座,刚才你说的什么?朕,没有听懂。”

        这句话,所有人都听得出来,皇帝陛下似乎是在极力的克制着什么。所有人都在猜测:恐怕下一刻,就是天威震动,血流成河了……这位君主,可是当机立断,杀伐果决的很啊。你陈雨桐就算是补天阁阁座,但终究是占了楚阎王的光才到了这样地位;如今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别人!

        大殿上,顿时落针可闻。

        大家表面严肃,实则都有些幸灾乐祸。

        “咳咳……”楚阳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抬起了头,清澈的目光看着铁补天,缓缓说道:“陛下没有听清楚?那我就再说一遍;嗯,我刚才说的是:额?这个事情嘛,我给忘了……”

        这句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太嚣张了,太放肆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臣子对皇帝陛下说话的态度!

        顿时大殿里就开了锅。

        群臣气愤填膺,纷纷上本,要将陈雨桐陈阁座革职查办,打入天牢,凌迟处死,明正典刑!

        大家都跳了出来,一个个很激动。

        尤其是王丞相等人,更加是气的七窍生烟,纷纷上前,长跪不起:“恳请陛下立即斩杀这无父无君的逆臣贼子!陈雨桐对陛下不敬,乃是死罪!无论如何,不可以饶恕!”

        自始至终,铁补天听完了楚阳那句话之后,突然就愣在了那里,两眼死死的看着楚阳的黑衣身影,两只手紧紧的攥住龙椅扶手,手上青筋都冒了出来,浑身,在簌簌的轻微颤抖。

        这个声音,不是陈雨桐的。

        这个声音,是他的!

        接触到面具后面的清澈目光……铁补天的脑海中轰轰的响,只觉得一阵阵的头晕,良久之后,才无力的闭上眼睛,挥挥手,道:“退朝……陈阁座留下!”

        “陛下!”群臣一阵惊呼。万万想不到陛下被气成了这样子,居然立即就退朝了!

        “陛下,请保重龙体啊!”

        “我说,退朝!”铁补天一拍桌子:“统统退下!”

        天威震动,群臣呐呐不敢发一言,连刚才长跪不起死谏的王丞相,也赶紧的爬了起来。这时候,万万不能和陛下顶牛啊……真的会死地。

        “你们也退下!”铁补天对宫女和内侍喝道:“连同侍卫,一起退下!”

        “是。”

        刹那间,大殿中,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当今帝王铁补天,以及,这位冒牌的陈阁座。

        铁补天又在龙椅上坐了一会,急促的呼吸,终于有些平静;然后她就一步步走下了龙椅,走到了楚阳面前,看着楚阳的面具,用一种极为平淡、平淡的有些心虚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楚、御、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