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 咱俩都是男人嘛!

第四百七十章 咱俩都是男人嘛!

        楚阳张了张嘴,好几句话在心里转了一个圈,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微笑道:“陛下真是慧眼如炬。在下跟陛下开个玩笑呢,没想到一句话就被陛下认出来了。”

        铁补天笑了起来,声音中,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

        楚阳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铁补天的眼神变化。

        只见她眼圈似乎是红了起来,然后,却又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了正常,眼底深处激动依然无法遏制,但,心中的情绪,已经能够很好的隐藏。

        长期的帝王生涯,加上早期的艰难困苦,让这个聪慧的女子,早已经锤炼出来了铁一般的神经。

        尤其是在她穿上这身皇袍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失态!刚才这样的激动,已经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楚阳微微一笑,伸手,除下了面具。

        看着这张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的脸庞,铁补天心中一阵酸涩,几乎就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他,告诉他,自己的思念。

        但,这种疯狂的想法,却立即被她自己强行遏制。

        楚阳现在是怎么想?他究竟知道了还是不知道?他是单纯来访友的?还是……铁补天心中复杂之极,一时间,千丝万缕的掠过心头,突然间心乱如麻,这一刻,竟然有些不敢面对楚阳。

        而对面,楚阳也在强自镇定,心中也是在不断的思索:怎么办?她是不准备自己挑明白的;而且,孩子她也不打算让自己知道……我是现在挑明白呢?还是先旁敲侧击?

        或者用别的办法?

        若是把这妞真搞得急了,儿子……那就更没指望了。

        楚御座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一时间,两人居然都愣住了。

        良久,铁补天才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爽朗的笑了笑:“楚御座,您不是已经化身神龙,逍遥九天之外了吗?怎么今天想起来,来看看我这位老朋友?”

        她又转过头,眼中有些开玩笑的戏谑:“嗯?还是单纯的路过的?看看我只是顺便?”

        楚阳也轻松的笑了起来,道:“陛下可真会开玩笑,我来看望老朋友,当然是专程前来,怎么可能是顺便呢?那未免也太对不住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吧?”

        虽然楚阳说的话口音很平淡,也未特意的加重什么口音,但铁补天在听到‘我们之间的感情’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些心头一跳。

        脱口而出道:“我们之间的感情?”

        楚阳摊摊手:“陛下……不会是当了皇帝之后,就忘了老朋友了吧?居然连我们之间多次出生入死的感情也忘了?”

        铁补天呵呵大笑,眼中掠过一丝窘困,道:“楚御座真是会开玩笑,哈哈……难道在楚御座的心里,朕就是那样翻脸不认人的人吗?”

        楚阳嘿嘿一笑:“陛下这句话让我想起来一句话,一个忘了感情的故事。”

        铁补天微笑道:“什么故事?”

        楚阳微笑,摇头:“还是算了。有些不雅,尤其是对着你这位一国君王说,有些不成体统啊。”

        铁补天哈哈笑起来:“楚御座什么时候,居然在朕的面前也开始讲起了体统来。但这个故事是被朕的话题引起来的,朕,岂能不听一听?”

        楚阳道:“陛下确定要听?”

        铁补天重重点头:“一定要听!”

        楚阳无奈的道:“既然如此,我就给陛下讲一讲……话说,有一位城卫安全军的巡查士兵,看上了青楼的一位红牌小姐;做梦也想着一亲芳泽。”

        说了个开头,铁补天就脸上微红的忍俊不住:“你这个楚阳,这么长时间没见还是这么不着调,专门讲一些下流段子。”

        楚阳道:“那么,陛下还听不听?”

        铁补天爽朗笑道:“为何不听?你我都是男子汉大丈夫,难道你以为朕还能害羞了不成?”

        皇帝陛下这几句话,不管是她本人还是楚阳听起来,都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楚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错,都是男子汉大丈夫,的确没什么顾忌。”

        接着说道:“但,这个士兵虽然看上了人家,自己却穷得很。而青楼那种地方,没钱,想必是进不去的。”

        “这可怎么办呢?”楚阳皱起眉头,道:“终于,这位士兵想了一个办法,每次巡查过去的时候,就送一束花,给那位红牌姑娘;自己却不露面。一天一次巡查,他也就连续的送了两个月的花。”

        铁补天微笑道:“这位士兵,也算是有心了。”

        “嗯。”楚阳道:“终于在两个月之后,那位红牌姑娘为他诚意打动,就特意约他一见;这位士兵就打扮好了去了,去了之后,两人情投意合,男的本非君子,女的也不是烈妇,于是**,一拍即合……共赴巫山,一起**……”

        铁补天的脸上有些红,干笑道:“朕还未听出来,这跟忘了感情有什么关系……”

        楚阳道:“我还没说完……两人于是勾搭成奸,士兵没钱,姑娘也不要,于是乎每天幽会;这一日,两人幽会之后,士兵回营,接到了命令,说是要将青楼取缔打击。而士兵所在的那一队,目标就是他常去的青楼,那位红牌姑娘,也正是打击目标。”

        “这可怎么办?”铁补天凑趣的说了一句。

        楚阳板着脸继续讲述:“但这位士兵也真是个狠人,一丝不苟的执行了命令,亲自率人,将这座青楼一网打尽,其中,就有那位姑娘;而且,这个时候距离他刚刚鬼混完毕,还不到两个时辰。”

        “为什么?”铁补天瞠然道:“他不是很喜欢那位姑娘吗?为什么要这样做?”

        楚阳板着脸,道:“这位红牌姑娘也是这么问的,很悲愤的看着他,问道:你对我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刚才你还在我床上,现在你就来抓我?”

        “对啊,这个混账士兵是怎么回答的?”铁补天更奇怪了。

        楚阳依然板着脸,说道:“那位士兵说道:脱下裤子的时候,当然有感情,可是我现在已经提上了裤子,哪里还有什么感情!鸟的感情!”

        铁补天忍不住有些脸红的笑了起来:“这位士兵,虽然无情,倒也是个妙人儿。”

        突然怒道:“你刚才说,因为我想起了这件事;你的意思是,朕,就是这位士兵?”

        楚阳眨眨眼:“我可没这么说,陛下自己说的。”

        铁补天禁不住就有些脸红,又有些恼怒,想起自己当年为他疗伤,伤好了,自己就装成了没事儿人一样……这个……貌似与故事里面的士兵,还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想起楚阳那句‘脱下裤子的时候,当然有感情;可现在我已经提上了裤子,那里还有什么感情?’不由得一阵心虚。

        当初救他……可不就需要脱裤子,再说了,既然肯那么做,当然是有感情的……若是对他没感情,怎么会那样的救他?但……而自己提上裤子之后……貌似就将那件事压下来了……这这这……怎么想,怎么觉得这货说的就是自己。

        皇帝陛下毕竟是有些心虚,想到这里,脸红耳热之余,心中惊疑不定的在怀疑: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里,禁不住偷偷的瞟了楚阳一眼。

        却见这货正在眉花眼笑,乐不可支,心中一松,心道:看着这家伙就是讲了一个下流笑话而已。

        咳嗽了一声,皇帝陛下说道:“嗯,楚御座说的这个笑话,倒也是给朕敲了敲警钟啊,现在有些执法人员,也正是如此……咳咳,私下里男盗女娼,但一遇到公事,就翻脸不认人……长此以往,也将导致民心离散,这个问题,不容小觑……”

        楚阳深有同感,道:“不错,现在很多青楼姑娘都说:这帮城卫安全军啊,脱了衣服搞我们,穿上衣服抓我们……的确,执法工作人员的素质,才是首要提高的当务之急啊。”

        铁补天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楚御座离开了这么久,还是忧国忧民啊。”

        心中却是羞臊不堪,这个混账,说的一些什么混账流氓话!

        正在想着,却见楚阳认真地看着自己,说道:“陛下,你我都是男儿,有些话,不用顾忌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了……故事虽然是有些猥琐,不过,却也是一种事实,对不对?男人嘛!”

        铁补天微笑点头,刚见面时候的激动现在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激动:恨不得将这货的嘴缝起来;谁跟你都是男人!!

        只听楚阳说道:“是吧?该流氓,就流氓!该下流,就下流!是吧?大家又不是娘们儿,那么扭扭捏捏的做什么?君不见君中好汉,那一个不是言辞粗鲁,那一个不是张口闭口的就骂娘?但谁能说他们不是君子?不是英雄?”

        铁补天违心的点头:“对,对!”

        楚阳亲热的上前,一把就要搂住铁补天的肩膀,就像是平常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哥俩好一般的正常。

        铁补天急忙一闪,干笑:“楚御座,这里还是皇宫大殿……朕,呵呵,有失体统。”

        楚阳大为纳闷的说道:“什么体统!咱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起出生入死多少次,搂搂抱抱算什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