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中的毒只有你能解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中的毒只有你能解

        出乎预料的,里面并没有小孩子的玩闹声音,而是很安静。

        宫女轻手轻脚的走出来:“太子睡着了。”

        楚阳愕然:“这么规律?”

        要知道这时候还只是刚刚中午,太阳还正正的在头顶上,没有偏一分过去;只有那种生活极有规律、自律非常严格而且养成了习惯午睡的人,才有可能在这个时候睡一觉。

        “小阳阳睡觉一向很有规律。”铁补天骄傲的笑了笑:“楚兄,你知道么?这个孩子,从小几乎就没有尿过床;省心的很。该吃的时候就吃,该睡的时候就睡;很安静,很聪明,很好的孩子。”

        铁补天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骄傲。

        “呃……”楚阳抓抓头皮:“我进去看看。”

        “睡着了看什么?”铁补天有些不乐意:“时间还长着呢,你把他吵醒了怎么办?”

        楚阳嘿嘿一笑:“我轻轻地看看而已。”

        在铁补天极为不情愿的情况下,楚阳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那架势,宛若做贼。

        只见在中间的大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沉睡,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两手一丝不苟的放在被子里,小小的身躯,显得很安静很沉稳,居然有一种恬淡的感觉。

        一股子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扑面而来。

        楚阳凑了上去,只见这孩子脸色端正,皮肤娇嫩;小小的嘴巴,红红润润,挺翘的鼻子,眼睛微微闭着,显得睫毛更加的长了,就像眼帘上盖着两把小扇子。

        呼吸平稳,显然睡得很熟。

        楚阳顿时心中一阵激动,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了上来,险些就流出来眼泪。他弓着身子站在床前,一动不动,贪婪的看着。

        没错!

        这就是自己的孩子,不说那跟自己面貌相似达到近九成九的脸,不说那神韵跟自己相同接近十成……只说这突然间涌起来的骨肉相连的感觉,就这么的让自己心醉。

        就是这么一看,楚阳发现,自己已经不想离开了。

        有一种将面前的小家伙抱在怀里,狠狠的亲,放声大笑。而且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满足的那种别无所求的感觉。

        这一刻,楚阳简直想要仰天长啸,仰天长笑!

        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

        这是很普通的农家观念,但现在,楚阳感觉这句话真是他妈的有道理极了!

        “真漂亮……”

        “真好看……”

        “真乖……”

        楚御座口中喃喃自语。

        铁补天有些着急,这货,有一种看进眼睛里就拔不出来的那种倾向啊……这如何了得!

        但她悄悄地拉了几次楚阳的衣袖,楚阳竟然根本没有察觉……终于一使劲……“你干啥!”楚阳很不悦的转头,皱起眉低声喝问:“我看一眼就不行?”

        铁补天有些无语,悄声回答:“你都看了半个多时辰了!”

        楚阳讪讪的站起来,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两眼,道:“这么快就半个多时辰了?”

        “出去说话。别吵醒了他。”铁补天拉着他的衣袖往外走。楚阳一步三回头的被她拉了出来;来到外面,走进书房,关上门;铁补天才松了一口气。

        楚阳看着铁补天,突然间心中一股嫉妒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妈的,我的儿子,看看居然也被拖了出来。这个女人却是天天跟他在一起……霸占住了!

        楚阳突然间觉得心里很憋气。

        之前,他一直考虑责任,背负,天下,苍生,苦衷……等等等等。

        但现在,却有些不想遏制了。

        尤其是见到了儿子之后,这种心情,更加的就是无法控制!

        “真的很可爱!”楚御座喉咙干涩,抢过御书房中铁补天的茶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抹了抹嘴,声音有些急促的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铁杨。”铁补天同样心中忐忑:“取义,铁一般的钻天杨。挺拔直立,傲对世间!”

        “铁杨……铁杨……”楚阳越念叨越觉得不对劲,心中有些不舒服:若是这小子认祖归宗改姓楚,就叫楚杨?

        那岂不是和他老子我重名了?

        楚阳有些无语,自己的父亲和自己拜了把子,就已经是笑料一则;没想到轮到自己了,却要与儿子重名?

        “额,铁杨,挺好的名字。”楚御座捏着鼻子,违心的说道:“有没有小名?”

        “小名儿,就叫小阳阳。”铁补天笑了笑:“至于取字,要等到十六岁冠冕之后,才能取。”

        “嗯,不错,小阳阳。”楚阳不是滋味的笑了笑:老子的小名就叫阳阳,师傅当年经常叫我小阳阳;现在我儿子居然不仅占据了我的大名,还剽窃了我的小名……大名小名,全部重名!

        这事儿整的。

        “貌似跟我重名啊。”楚阳把这个问题在心里转悠了好几圈,终于忍不住还是说了出来。

        “重名吗?”铁补天翻翻眼皮,道:“不会的,他姓铁,你姓楚,怎么可能重名呢?”

        楚阳心事重重的放下了茶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铁补天心中一缩,道:“楚兄为何叹气?”

        楚阳神色萧索,道:“铁兄,那一会你不是问我,为何突然间来到了下三天么?当时我说的,其实不是真的,其实这一次来到下三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来找铁兄你帮忙。”

        铁补天神色一怔,道:“帮忙?”

        “对!”楚阳认真的道:“这件事,普天之下,就只有铁兄你能帮得了我的忙。”

        铁补天见他说得严肃,不由得也是心中沉重起来,道:“楚兄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哪怕是倾尽举国之力,也是义不容辞!”

        楚阳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还记得当日离别,铁兄曾经说过一句话:江湖险恶,多多保重!我楚阳自认够小心,也够机智,但,在上三天闯荡,还是中了人家的道儿。”

        铁补天神色一紧:“中了人家的道儿?怎么了?你受伤了?”

        “受伤倒是没有,但却中毒了。”楚阳叹了口气:“铁兄,你现在看我好像是好人一个对不对?但其实是我用灵药,将毒性压了下去,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法,一旦发作,那就是全身化作脓水而死。”

        说着,楚阳拿出一小葫芦生灵泉水,道:“而我的压制毒性的药水,也仅有这一点点了,还只能够压制一个月的时间……”

        楚阳悲切而又有些悲壮的看着铁补天:“铁兄若不救我,一个月后,你我,就是阴阳相隔了。铁兄你看,我的胳膊上,已经有所变化。”

        说着撸起衣袖,露出胳膊,只见在大臂位置,赫然有一块暗青色,似乎正在腐烂的样子。

        铁补天顿时脸色大变:“你中了什么毒?竟然如此霸道?”又气又急:“中了毒,你还跟我这么喝酒?”

        楚阳放下衣袖,淡淡的笑了笑:“毒可以不治,但好兄弟见面,酒是要喝的。”

        铁补天大怒道:“少废话!快说,你中了什么毒?需要我怎么帮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铁补天现在是真的急了。眼中都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种毒,铁兄也曾经见过,所以我才在知道中毒之后,立即抛下一切,全力以赴狂奔而来。”楚阳一把抓住铁补天的手:“铁兄,你一定要救救我!”

        “放心!”铁补天信誓旦旦的说道:“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一定的!”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楚阳感喟的慨叹一声:“还是铁兄你够朋友!”

        “你倒是说不说呀?”铁补天急得跺脚。

        “我中了毒!”楚阳两眼炯炯的看着这位女帝王,轻声道:“我中了春毒!”

        “春毒?!”铁补天瞠目结舌。

        “说的详细一些,就是曾经在天外楼山脉之中中过一次的那种春毒。”楚阳嘴角一歪,露出一个微笑:“媾蛟的春毒!”

        “啊!”铁补天一声惊叫,呆若木鸡。

        这一刻,她浑身都激烈的发起烧来!

        铁补天终于确定,楚阳早就知道那件事!今天来,就是要来跟自己摊牌的!

        皇帝陛下已经无地自容。但楚阳却显然不会放过她的,到现在还抓着她的手,使劲摇晃:“铁兄,你一定能解此毒!”

        铁补天藏在心底的最大秘密被突然间揭破,而且是被当事人明明白白的捅破了窗户纸,又气又羞又窘,浑身早已经发了烧,使劲挣扎,怒道:“你放开我!放开~~~”

        已经到了这等时刻,楚阳若是放开……那他就真的不叫楚阳了,直接叫楚蠢猪算了;只见他紧紧的攥住铁补天的手,死也不放,口中一个劲的央求:“铁兄,你救救我吧……我中的毒,相当的严重……”

        铁补天死死的低着头,一张脸埋进了胸脯:“你这死人!放开我!你……”

        隐约可见,她的脖子都红了;两个小耳朵,也是红的几乎透明的玛瑙一般。太仓促了,这一下出其不意,皇帝陛下的睿智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现在是满头满脑满心的空白!

        楚阳却是手上越来越用力,将她的身躯拖着,向自己怀中拖过来,口中不断的道:“铁兄,铁兄,你已经救过我一次,为我解过一次毒了;这一次想必会更加的熟练,快为我解毒吧……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我死啊……”

        他悲愤的说道:“我好歹也为铁云流过血,为天下苍生打过仗;为铁云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为陛下你也是鞠躬尽瘁……陛下,铁兄,坏了!我的毒发作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