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把我当做了什么?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把我当做了什么?

        楚阳一声叹息,想起当初铁补天承受的压力,连他这个承受过无数苦难的人,也不由得为之黯然!

        当时的铁补天以一个弱女子之身,能够顶着天塌一般的压力支撑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九重天世界绝无仅有的奇迹!

        就算是英雄盖世若铁龙城,也已经绝望,更何况是作为弱女子的铁补天?

        除了铁补天,整个九重天世界,恐怕换做其他的任何一个女子,也未必能够支持下来。

        “我的名字,是个男人的名字!父皇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取好了名字,他渴望有一个皇子,雄才伟略,为铁云补上即将塌陷的天!但我出生之后,却依然是一个女儿身!”

        “父皇绝望之下,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可父皇不知道,这男人跟女人,是不同的!纵然我再坚强,可我依然是个女人!”

        “可是我就这么长大了!”

        铁补天凄然笑着:“被当做一个男人养大了……你知道么,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居然还坚定的以为,我就是男人!楚阳,你觉得这可笑不可笑?”

        楚阳低下头,深深叹息。

        作为局外人,只是听一听,就已经心情压抑到了极点,但作为局内人的主角的铁补天,却生生的承受了十几年。

        她是怎么过来的?

        铁补天停了一会,顿了顿,才道:“铁云日渐式微,我已经绝望!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但那个时候,你出现了。在铁云城外,你第一次出现,一身黑衣,就像旋风刮过大地。我还记得,当时你的眼神,与我的眼神接触;哪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是,我本不应该见到你,但却见到了。很奇怪!”

        楚阳心中一震,清楚地想起了当时的情境。

        当时……楚阳脱离了杜世情的队伍,只身一人,呼啸北来!

        在铁云城外,与铁补天第一次相见!

        两人目光遥遥交锋。

        当时,楚阳的眼光冷静锐利骄傲狂野,便如极北草原的狼王,尖锐如剑,冷酷如冰。在这双眼中,充满了无情!

        在这样的眼光之中,天下众生,皆蝼蚁、可屠戮;九重天阙,如草芥、任践踏!

        但铁补天的眼光却是温和温煦平静无波,如同海纳百川,天高无上;但却如同是从九霄云里俯瞰苍生,一股高高在上的王者气息,顺风蔓延!

        我在此,就是君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一个有心,一个无意,但却是不约而同的全力以赴!

        这是一场较量!

        但这场较量,却没有胜负。若楚阳的目光是海浪,铁补天的目光就是礁石。海浪激卷,卷起千堆雪。礁石屹立,岿然不动。

        究竟是礁石击碎了海浪?还是海浪淹没了礁石?孰胜孰负谁又能说的清楚?

        但就这一眼之后,楚阳就如一股疾风,从铁补天人马之旁四五丈处,一停不停,旋风一般刮过,咻的一声化作一道虚影,消失在城门方向。自始至终,眼神都没变过。

        铁补天的目光,也平淡的收回,若有所思。

        在这一刻,楚阳的眼前分明似乎出现了斑驳破碎的时空倒影一般,这是一种玄奥到了极点的感觉。

        这是一次完全在宿命之外的,相见!………………楚阳有些出神的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

        没想到在那时候,不仅仅是自己有这样的感觉,铁补天也有同样的感觉。

        完全的不该相见的两个人,宿命之外的,相见。

        只有楚阳知道两人当初的相见是多么的不应该出现:因为前世,铁补天兵败身死,铁云覆灭;是自己今生预知了这一切,改变了这一切,才导致了相见!

        “若仅仅如此,还没什么。但你到了铁云城之后,立即开设了天兵阁!”铁补天淡淡的笑着:“在你来之前,我跟皇叔谈论起目前形势,我曾问,如何才能转败为胜?皇叔说道:现在的局势,已经无力回天。若要转败为胜,除非天兵天将出现在铁云!”

        听到‘天兵天将’这四个字,楚阳心中一震。

        “前一天,说完了那句话;第二天,就出现了天兵阁!”铁补天笑了笑:“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前去看了兵器……楚兄可还记得你的第一个顾客,一个青衣少女?”

        楚阳恍然大悟!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叔也在第一时间赶去了天兵阁!”铁补天微笑:“天兵天将,向来只出现在传说。但,你出现的太巧……让我和皇叔在绝望之中,都有一种‘绝处逢生’那样的感觉!”

        “甚至都在怀疑,这件事,是真的吗?难道,是真的天兵天将吗?虽然明知道这很无稽,虽然明知道我们两个铁云国最高层的人相信这种事有些闹笑话,但那时候,我们实在是已经绝望!已经束手无策!”

        “所以,事情才会那样的继续。否则,你真以为,你一个外地人,来到铁云,挂几把刀剑,就能引起军方第一重臣的注意?呵呵……”

        铁补天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

        “然后我们开始接触,第一次见面,也对你说了心里话;我并非是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苦难也从未说过……但那时候,我却固执的认为,若是铁云还有希望,那么,就让天兵天将来扭转!”

        “虽然很荒谬,但我那时候,真的已经绝望!”

        “然后你就成了天兵阁阁主!当我看到你用一群乌合之众,将奸细一个个的揪出来,铁云迅速地变得干净;看到你利用任何一点线索,就将隐患消除……我觉得我没有看错人。一直到你利用多方面的因素,与金马骑士堂在铁云城大战,并取得上风,让金马骑士堂的王座折在这里,我就突然有了信心。”

        “你在努力的时候,我付出了比你多数十倍的努力,因为我不能让你的心血白流。慢慢的……一切都步入正轨的那个时候;我发现,我很依赖你的帮助。慢慢的,从无到有,很依赖很依赖你。你在奋斗,我处理一切事情,就充满了劲头;若是听说:楚御座今天心情不好,那我也失去了处理公务的心思。”

        “或者这就是男人与女人,最大的不同。男人可以压下去这种奇怪的心思,女人,不可以!再坚强的女人,在绝望中,也会寻找一个依靠,而你,就在那个时候,给了我一个依靠的感觉!”

        铁补天凄婉的笑了笑:“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经常不断的过去找你聊聊天,或许,那就是喜欢的开始。”

        “一直到你为了铁云,离开了铁云城,去了大赵,不顾生死的在大赵掀起漫天风云……我突然被你震撼了。”

        “而你离开的那段日子,我天天祈祷你平安,天天盼望你回来……慢慢的,竟然在你不在的时候,就将自己的一颗心,陷了进去。”

        “听说你间关万里闯回来,我心中激动,立即前去迎接;但那时候边关告急……到后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总算是接应到了你;但,却发现,这个为了铁云出生入死的天兵天将,中了春毒……”

        “所以,我不惜一切,不惜清白,救你!哪怕事后会被人当做不要脸的女人,随便的女人,可我依然要你活着。”

        “你走了,留给了我一个孩子,我伤心,却也高兴。”

        铁补天再说这些话的时候,有脸红,有娇羞,也有黯然;但,两只眼睛却一直很明亮的看着楚阳。

        “今天你来了。你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所以,我明白你的任何心情,你不必做任何解释!”铁补天深深道:“对你的任何话,任何行动,任何的情绪,我一一的都能够理解透彻!甚至我若解说,会比你自己解说的要明了的多。”

        “我只问你。”铁补天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楚阳:“你以为我铁补天是什么人?你把我当做了什么人?”

        “我……”楚御座瞠目结舌。

        “你以为,我为你解过毒,将我的贞操献给了你;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铁补天脸上红晕满面,目光却是咄咄逼人:“你以为,我为你生了一个儿子,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你以为,你知道了事情真相,对我就有了一种权利?”

        “请问,楚御座,九劫剑主大人!”铁补天掩着衣襟,逼了过来:“你将我铁补天当做了什么?当做了不用任何感情就可以随便供你发泄**的下贱女人么?”

        “你知不知道,我虽然将贞操给了你,虽然给你生了孩子,可是我的尊严!我的骄傲!我一点都没有失去!”

        铁补天目光灼灼:“你知道么?我比天下间任何女人,都要自尊自矜的多!!!”

        “你把我当成什么?你一来就撕我的衣服,对我做这些事情!我是你养的外室?我是你认为的那种不要脸的勾引男人的女人?我是你以为的那种青楼女子么?你知道我喜欢你,我全心全意的爱你,而且我的一切都已经给了你!”

        “所以你是不是觉得,你肯放低身价回来找我,已经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你无论对我如何,我都该甘之若饴?都应该感激你?感恩你?因为你终于要我了!因为你终于负责任了?我就应该感激涕零?就应该接受你对我做任何事情?”

        “不不……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楚阳头上冒了汗:“这个,你听我解释……”

        “你没有?”铁补天看着他:“但你却对我这么做了,你见过我女装的样子么?你见过我一次真面目么?你喜欢我吗?你对我有男女之情吗?你没有?那你为何如此轻贱我?”

        “我可以给你一切,那是因为我喜欢你;但你对我如此,你喜欢我吗?!你根本不曾见过我真面目,何谈喜欢?你若根本不曾喜欢过我,那我……被你如此作践,与妓女何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