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推……

第四百八十二章 推……

        铁补天下了朝会回来,看到的乃是一副父慈子孝的天伦画面。

        只见楚阳抱着儿子,在御花园中走来走去;两个人似乎在不停的交谈着……“难为他了……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与这么个小孩子聊天聊得这么愉快……”铁补天心中油然而起一股温馨,快步走了过去。

        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因为楚阳的声音远远的低不可闻的传来,居然正在一个劲的追问:“……后来呢?后来呢?……”

        见到铁补天回来,父子二人不约而同的闭嘴。

        “什么后来呢?”铁补天疑惑的问道。

        “后来呢……哈哈……”楚阳干笑一声,揉着鼻子道:“我给小家伙讲了一个故事,故意留着结局没讲,让这小子自己猜猜,结果太笨了,猜不出来……”

        铁补天哭笑不得:“你……你这么考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很是有些无语。

        楚阳咳嗽几声,道:“从小开始锻炼嘛……俗话说,教育要从孩子抓起……”

        楚阳怀中的小东西有些惨不忍睹的转过脸去。

        铁补天白他一眼,从他怀中将孩子接过来,顿时大怒:“你居然没给他喝水?看这嘴唇干的!”

        楚阳一头汗:光顾着听故事了,居然忘了这茬。

        不过,这个西游记的故事,的确是好听啊……晚上,在小家伙的极力要求下,小家伙与楚阳共宿一房;成了铁补天独守空闺。

        不过,铁补天还是很高兴:这父子二人联络感情真快,只不过一下午的时间,居然就发展到了如此难舍难分。

        当然,最高兴的是,楚阳距居然这么快就得到了儿子的认可。

        连续三天,风平浪静。

        这三天里,楚阳有时候哄孩子,有时候就去金殿垂帘听政,心中的感觉也是一天比一天的浓厚起来。

        在这几天里,他发现了铁补天的优点,简直是太多。

        以前在一起,铁补天的优点也是数之不尽;但那时候,毕竟是以看男人的眼光和心思来观察;但现在换了一个角度,楚阳才发现,作为一个女子,做到铁补天如今这一步,有多难!

        铁补天很开明,任何事情,她都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能够当天解决的,绝对不会拖到明天。有些困难的,也力争克服。

        有些群臣争议不下的问题,铁补天有的就会直接乾纲独断,而有的复杂一些的,也责令调查,最迟一天,就能够处理完毕。

        奖罚分明;恩威并施。

        巧妙的照顾到了每一个人;让朝政之中的几个小团体既不能形成,又不能分开;互相依附着存在……在儿子面前;她更做到了统一。楚阳在,她就是慈母;楚阳不在,她就是严父与慈母的结合。

        在楚阳面前,她就是一个深深爱上楚阳的女子;我爱你,但我不会因为爱你而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我对你柔情似水,但却不代表离开你我就不会生存。

        我宽容你,我不强迫你,也不逼你;一切,你自己选择。

        不管什么结果,我都无怨无悔。

        但在朝臣面前,她却又是一位雄霸天下,威凌宇内的君王。渊渟岳峙,不容置疑!

        她有兰心蕙质,也有铁胆豪情。她能够运转天下,也能够合理的处理自己的感情。更敢直面相对她自己的内心。

        可爱、聪慧、独立、大方、开明、豁达、正直;更不要说面容美丽、身段窈窕,气质高华,进退有据。风华绝代,国色天香!

        这样的女子,应该是世间任何一位男子梦想中的最理想的妻子!

        没有之一。

        随着这几天的接触,楚阳发现,自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女子。

        她的压抑,她的痛苦,她的快乐,她的幸福,她的满足,她的遗憾,她的成就……都让楚阳的心中,为之一阵阵的悸动不已。

        楚阳这几天的心情改变,情感转变,以铁补天的玲珑心思,冰雪聪明,自然能够感觉的出来。所以皇帝陛下这几天心情一直很好,很愉悦。

        甚至坐在威严的大殿上的时候,皇帝陛下心情的愉悦也遮掩不住;那是一种幸福的滋味……当渴盼已久的爱再慢慢地靠近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不会若无其事的。

        这几天里,那些隐藏的兰家人,始终没有出现,也没有展开任何行动。

        但楚阳知道,他们就在暗处,正在利用各种方式,在观察着自己。

        毕竟,这些人不一定见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就是楚阳;自己突然出现在皇宫,只能说是一个意外;乃是最最最大的怀疑对象;但在真凭实据之前,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

        布置了一年多的计划,若是因为此事而打草惊蛇;引起铁补天的强烈反感,那么,以后纵然是九劫剑主真的来了,他们也失去了某种希望。

        枕边风……可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风啊。

        尤其是铁补天这种级别的枕边风,那更是可以凌天下的啊。

        所以他们在等机会。

        楚阳也在等机会。

        搂着儿子睡了几夜,父子二人都感觉到苦不堪言。

        小的觉得老爹身上肉太硬了,根本没有温暖感觉,在老爹的怀里睡觉,还不如自己睡觉舒服得多。

        大的觉得这小家伙太娇嫩,搂着睡觉根本就是不敢翻身:唯恐一个翻身就能压到了他;这么娇嫩的小东西,可是万万承受不起自己一百多斤的重压的……尤其是一些民间传说,说有些孩子出生不久就被父母晚上睡觉不小心一个翻身压死了,或者还有的睡着了吃奶被呛死了……窒息死了……之类。(这种事情可绝对不是吹牛,至少我们这里就有这种事情发生过……)楚阳更加不敢动了。

        如此直挺挺的睡一夜,真是浑身骨头咔咔响。比大战一场还累!

        ……这一夜;铁补天披着睡衣,正靠在灯前看着奏折,脸上神情忽而沉思,皱眉思考,然后柳眉一轩,急速的批示,然后换下一个……楚阳看儿子,铁补天没什么不放心的。正好省出时间来处理公事。

        现在夜已深,眼看着也快要处理完了;铁补天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纵然是在深夜,现在的铁补天也没有取下那块玉来;看起来,依然是一位英俊潇洒的少年帝王,在勤奋的处理公事。

        便在这时,突然间听到敲门声。

        “什么事?”铁补天威严地问道。

        “启奏陛下,微臣楚阳求见。”外面传来一个怪声怪调。

        铁补天一愣,楚阳?怎么在这种时刻过来了?他不是陪儿子么?难道……想到这里,急忙上前去打开门,只见楚阳独自一人站在门口,不由一怔:“怎么了?”

        “那小家伙把我赶出来了……”楚阳揉着鼻子一阵苦笑:“我没地方睡觉……”

        铁补天顿时愕然。

        早在很长时间之前,小家伙就闹腾着要自己单独一个房间,铁补天一直没有答应: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独自一个房间?不放心啊。

        但……楚御座这一次直接被赶出来,还是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我过去看看去。”铁补天走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铁补天无奈的摇着头回来了:“果然是这样。他说有人在身边睡不舒服……”

        “那就试试?”楚阳提议道:“试试让他独自一个人睡?”

        铁补天皱了半天眉头,终于道:“也好。不过,半夜总要过去看几次。”说着坐了下来。

        “陛下在忙什么?”楚阳涎着脸凑了上来。

        铁补天脸上突然一红,这才发现自己房中还有这么一个大麻烦。

        深夜。

        孤灯。

        孤男寡女。

        独处一室。

        这……有些不妥啊。

        “你先去侍卫房里凑合一晚上吧。”铁补天忍住慌乱,用一种平静的声音道:“要不,你去御书房凑合一夜吧。”

        楚阳嘿嘿一笑:“不用了,陛下独自一个人,我也不放心;今夜,我就在这里伺候、伺候陛下好了。”

        这‘伺候伺候’四个字,楚阳说的声音很是婉转悠扬,转了好几个圈。

        “不行!”铁补天满脸通红,断然拒绝。

        但楚阳已经靠了上来,一伸手,抓住她的手,道:“可是陛下说过,只要微臣思想转过弯来,就让微臣为所欲为的……”

        “我没有说!”铁补天瞪起眼睛。

        “可是我说过了……”楚阳已经将这位皇帝陛下揽进怀里,铁补天浑身突然一阵颤抖,原来是楚阳的手已经抚在了她的脖颈上,轻柔的,将那块天机难辨幻影玉摘了下来,顿时,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帝王,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

        楚阳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脸,良久,喃喃道:“真美。”

        铁补天咬着嘴唇,嗔道:“你你你……你不要太放肆……你还不出去……”

        楚阳已经凑在她的晶莹的耳朵边上,作怪的吹了一口热气,轻声道:“小甜甜……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铁补天娇躯一阵颤抖,刹那间连耳朵也红的如同玛瑙一般。

        “可能有些快……但我相信,你能感受得到。”楚阳凑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轻轻的呼气,那暖暖的气息,让铁补天浑身都酥麻了起来,只听楚阳道:“因为我们……有很深很深的基础……”

        “什么……基础?”铁补天死死的低着头,浑身无力的问道。

        “基础……在这里……”楚阳抬了抬头:“你抬头看。”

        “这里?”铁补天一阵迷惘,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去;但她这么一抬头,却顿时发现脸前一暗,一张俊脸伏了下来,一张霸道的嘴巴,一下子堵住了自己的双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