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下】

第四百八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下】

        铁补天看着楚阳,感受着自己的外袍被解了开来,心中越来越是羞涩,但却是出奇的一动也没有动。

        只是柔情的看着楚阳;看着自己的男人;她没有说话,但目中神色,却像是已经说了千言万语。

        她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奉献给自己的爱人。就这么简单,也仅有这么简单。

        铁补天对自己的定位,一向很准确。

        在面对朝臣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代帝王。帝王威严,无人可以质疑,无人胆敢冒犯!若有,必雷霆击之!

        在面对儿子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母亲,没有任何的身份地位可以影响到;作为一个母亲的心。

        在面对楚阳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妻子,一个女人。一个心有所属的女人!

        说什么帝王身份,说什么一人之上万人之下,这些,统统都不必需要!

        铁补天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帝王身份,对于常人来说,可能是高高在上;但对于楚阳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但,就算是楚阳并不在意,铁补天也不愿意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表露什么权势,什么威势。

        铁补天一向信奉的一句话,就是:人生太短!

        这短短的四个字,其实就已经是包罗万象。

        任何的意义,都概括在里面。

        但现在她这样的配合,反而让楚阳感觉有些不对劲,压在她身上问道:“怎么这么安静?这么乖……倒让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铁补天抱住楚阳的头,眼波流转若春水,突然一抬头,在楚阳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既然拜过了堂,那么,楚阳就是甜甜的丈夫,甜甜既然有丈夫,妻以夫为天;那么……当然要听丈夫的。夫君想要小甜甜,小甜甜怎么敢违拗夫君?”

        楚阳嘴唇一抿,嘿嘿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一切你都听我的哦?”

        铁补天秀发乌云般铺散在枕头上,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微微支了起来,勇敢的抬头迎上楚阳的视线,喃喃叫道:“楚阳……夫君……”

        声音虽然低,但楚阳却很明白的听了出来,身下的这个女人,那一种全心全意交付、全心全意依赖爱恋依靠的……那种心意。

        这一声喃喃的低语,却像是吹响了冲锋号。

        楚阳热血一阵沸腾,猛的低下头去,四面嘴唇就合在了一起,铁补天浑身一阵颤栗,只感觉一双游蛇一般的手,突然从衣服下摆伸了进来,手掌一接触到娇嫩的皮肤,禁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那双手一路慢慢的前行,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又似乎是勇敢的探索者,正在向着高峰挺进……她紧紧的闭着嘴唇,忍住心中那一种从没有过的奇怪的悸动,咬住了牙齿……终于攀上了高耸的地方,铁补天控制不住的喉中发出一声呻吟,花朵般的脚趾头都突然绷直了起来。

        楚阳一路往下…………感受着自己身上衣服慢慢地减少,慢慢的……自己美妙的身体,已经暴露在楚阳目光之下,铁补天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凭楚阳怎么说,就是不睁开了,就像一滩香软的泥巴,任君摆弄……但心中,突然升起来一种恐惧……突然想起来当时在天外楼山脉为楚阳解毒的时候……那时,简直是要将撕裂一般的剧痛!那种剧痛,自己真的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事后过了好长时间,一旦想起来都是羞臊欲死,加上心有余悸!

        这一次不会……还是那么痛吧?

        按道理来说,皇宫之中,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在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都会有专门的老嬷嬷。教导一些关于人伦之方面的一些事情;这也是皇宫的规矩。不管是哪个位面,都有这样的规矩,这一点无可置疑。

        但铁补天虽然是个女儿身,却是从小被当做儿子养大。当年的旧人,已经全被处死,新来的人,随着铁补天威权日重,谁敢去跟她说这些?

        再说,当年整个铁云国已经是铁补天当家作主;等到天下太平,铁补天已经迅猛的成了亲,而且,孩子都有了……又有谁这么不长眼来跟一个都已经有了后代的帝王来解释这些男女之事?那不是找死么?若不懂,孩子哪来的?

        所以铁补天到现在为止,还是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大概,至于具体的感觉之类……那是统统的不知道。

        唯一的记忆,就是那一次为楚阳解毒,疼的几乎要死的那种感受……身上一凉,最后的亵衣离体而去……簌簌的声音急促的响起,应该是楚阳在脱衣服。不得不说,楚御座脱衣服的速度那是极快,刷的一声,就是清洁溜溜。

        随即就合身扑了上来……在这等关键时刻,铁补天心中想起当初那股痛不欲生的疼痛,心中一阵害怕,突然一曲腿,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大虾。

        “哎哟喂……”楚御座满怀性致扑上来,满本打算来个软玉温香抱满怀,下一刻就能……哪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身下那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美人儿突然改了姿势……噗地一声,两个膝盖顶在小肚子上,顿时就楞了。

        “怎么了?”楚阳感觉浑身已经快要爆炸了,关键时刻,怎能刹车。

        “我我……我怕……”铁补天可怜兮兮的捂住脸,这一刻,哪里还有一代女王君临天下的风采。

        “怕什么?”楚阳很奇怪。

        “疼……”铁补天小声嘟囔。

        “疼?!”楚阳晕了一下。

        “我……”铁补天将脑袋埋在了枕头里,蚊蚋一般道:“上次……解毒……疼死我了……”

        楚阳恍然大悟,引诱道:“我保证,这一次一点都不疼!”

        “不信!”头埋在枕头里使劲摇。

        “试试你就信了。”继续引诱。

        “怕……”

        “来……”

        “不要……”

        铁补天使劲的蜷缩着身子,就像是一个缩成一团的鹌鹑,楚阳空自剑拔弩张,一时间却也无可奈何。

        到了后来,终于忍不住,腾身而上,哪里还管什么头绪顺序,直接上下其手;将这个曼妙的身体强行的翻了过来,一张嘴,严丝合缝的堵住了红唇,杜绝了铁补天的任何抗议发出声来……这不像是柔情蜜意的洞房,倒像是真刀真枪的霸王硬上弓了。

        两个人都在急促的喘息,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楚阳才松开嘴巴,停一会,接着又堵上……铁补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那双怪手无处不在的游曳,慢慢的身体似乎发起热来,一种奇异的感觉,慢慢的升起,慢慢的,绷紧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逐渐的放松了……良久之后…………铁补天一声闷哼……(此处省略三百万字……咳,再写下去,我就去吃公家饭了……)这一夜的滋味,委实是难以描述……一直到了很久很久之后,铁补天的第一闺蜜乌倩倩问起今日的滋味的时候,铁补天依然是羞得无地自容。

        因为她什么都不懂,自然而然的以为,楚阳所说的,就应该是绝对正确的,自己只要照做就是了……所以,这一夜让楚御座简直是奋尽了雄风,各种层出不穷的稀奇古怪的以及难以接受的……统统的被楚御座享受了一个遍……未到中途,皇帝陛下已经告饶,但告饶之后,却发现对方反而更加的猛烈……而且,从这一夜开始,只要是两人在一起,今夜的事情便又会重复……重复再重复,一直重复了好多好多年……一直到了若干年后,与姐妹们在一起,而且大家都熟了,说起那羞人的事情,铁补天才知道,这该死的混蛋这么多年来施于自己身上的那些……那种种的手段法门等等……居然都是很……不堪入耳也不堪那啥……的……总而言之很禁忌。

        在某次喝了酒之后被乌倩倩等人套问出来,众女足足笑了她好长时间,导致楚剑主被无地自容的皇帝陛下很不待见了好久……但那个时候,距离现在已经是好多年过去了……一夜过去了……**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等待清晨上早朝的官员们已经等了很久,但皇帝陛下始终没有出现;大家都是议论纷纷。

        皇帝陛下一向勤政,这种情况,自从登基以来,从来没有过任何一次,甚至有一次发高烧,也强撑着身体来上早朝,还是被众位大臣劝了回去。

        但今天可真是怪了。

        皇帝陛下就居然连个招呼也没打……眼见得太阳都露了面,皇帝陛下毫无动静。

        于是众位大臣央求着大内总管风大人,前去问问。众所周知,皇帝陛下的寝宫,那是严禁外人进入的;戒备之森严,简直是超出了任何帝王。

        宫女不必说,连侍卫全是女的;就算是太监,也绝对不允许有一步踏进寝宫里。

        对于这个请求,大内总管风其凉大人也为了难,站在寝宫外面,拜托一位宫女前去问话,自己等着;良久,宫女出来说道:今天早朝休了。

        消息传回来,大家才放了心,虽然依旧有些纳闷,但毕竟是有了说法,于是三三两两散去。

        寝宫中。

        楚阳舒坦的躺着,怀中抱着一个羊脂白玉一般的**,一脸的舒爽。

        “我说了不疼吧?”某人得意的。

        “嗯~~~”猫咪一般的声音。

        “睡吧,不早了。”敢情整整一夜没闲着。

        “不早了?啊!我该去上早朝了,啊呀糟糕……”铁补天急忙要坐起来,但身躯一动,顿时一声嘤咛又倒了下去,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就像是抽掉了骨头,一点力气也没了。

        “早朝我早就替你拒绝了,就在咱俩那啥……的时候,你没听见。没注意我当时堵住你嘴了?”某人坏笑。

        “你……可恶!”

        “休息休息,你会发现我更可恶……”

        ……这里这样的风暴刚息;但外面,却有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