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恶心你一下

第四百八十七章 恶心你一下

        “他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要来?”兰若看着面前的蓝衣人,有些出乎预料。

        兰家这样潜伏在这里守株待兔,然后当面相请,固然是没有与上三天的联系办法之后的下策;但兰若自己也承认,这件事未尝没有别的稍微缓和一下的方法。

        比如,捎口信;比如,暗中飞剑传书;再比如,下请柬。这些,都是江湖人或者普通人常用的方法。

        至于这样当面请,等于是直接告诉对方:我们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也知道你是谁。所以你飞来不可!

        多少有些霸王硬上弓的味道和威胁的意思。再者,就是示威了。

        兰若自己很了解自己,自己不过是对楚阳和铁补天的事情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有些故意想压楚阳一下的意思在里面。

        但若是说到争风吃醋,那是远远的谈不上的。

        兰若一向心高气傲,他虽然在作出决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样的邀请,可能会给对方一个不好的印象,对于大计未必有利;但虽然明知道,却还是没有改变。

        因为他有自信。

        九重天封闭了,我们固然上不去。

        但你楚阳也与我们一样,大家都在下三天!你也飞不到哪里去!

        而我这边,有数位至尊数位圣级在这里,不管你多么厉害,我总能镇得住你。而且,在下三天这种地方,如此高手想要找一个人,那真是无所遁形。

        所以楚阳你也跑不了。

        兰家固然是以结交九劫剑主为第一要务;因为结交好了九劫剑主,兰家就能继续一万年的荣华。

        解决兰家的危机这件事情,有两种方法,第一是杀了九劫剑主,第二就是结交。

        但杀了好还是结交好?

        那真是傻子都能回答的问题。这个人结交好了,能给你家族往后岁月足足一万年荣华;你杀了他,却只可保眼前富贵。那,杀了好还是结交好?

        只要不是猪,都没有这种疑问。

        既然知道了九劫剑主是谁,那是当然要结交的;而且要小心翼翼不敢造次。

        若是对方实在不识时务,那时候再杀,也不晚。但在此之前,不要说杀,就连说话也要陪着小心!哪怕只有万一的希望能够结交……那也要拿出十万分的努力!

        九劫剑主的最大威力,就是羽翼丰满之前很神秘,无人知道是谁。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么,怎么做,还由得了他?

        所以兰若心中也很笃定。

        所以这个不礼貌的邀请,也就这么发了出去。在他心目中,楚阳接到这样的邀请之后,定然会很忌惮、很惊慌,而且很怒。

        各种可能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想到,对方很平淡的就接受了,而且,还特别的做出来指示:这酒席,可不能太寒酸了……这让兰若有一种一拳打到了一堆棉花上的感觉。

        “好吧,且让我看看,这位九劫剑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兰若双手负后,站在天兵阁边上,面对悠悠湖水,深沉的自语。

        突然感觉到,有一种敌逢对手的快感。

        ……而另一边,楚阳也在想:这位兰公子,分明是在威胁我,嘿嘿,正好,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

        反正与兰家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难得还有你这种封闭在下三天什么都不知道闷着头就来挨宰的家伙,我若是不趁机宰了,哪里对得住兰梅仙和兰家一番苦心造诣的安排?

        至于威胁我……你们兰家老祖宗都未在我眼中,更何况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混蛋?而且是瞎眼失聪的二百五?

        ……天色已暗!

        铁云城处处华灯初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但,很少有什么骚乱,很显然,在铁补天的治下,铁云城太平的很,民风也善良淳朴,大家各行其事,互不干扰。

        天运楼被整个的包了下来!

        其他的顾客,任何人不准进入!

        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这是哪位权贵要请客了,居然直接包下了铁云城第一酒楼;要宴请的,又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人物啊?

        兰若一袭蓝袍,如同玉树临风,站在酒楼前迎客。神色恬淡,自然,一看就是洒脱潇洒,人中龙凤,不过如此。

        惹得一路上经过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不断地偷眼相望。

        好俊的小郎君啊……不去勾栏真正可惜了……在他身后,乃是两位一品至尊静静地站立。

        兰家摆出这样的迎客阵容,已经是破格的隆重了。要知道,就算是同为九大公子的其他几家的公子哥儿到了兰家,兰若也就派个人领进去罢了,实在交情深厚的,兰若才会亲自出迎。

        眼见得夜色渐沉,楚阳还没来。

        兰若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已经不满起来。他么的,这混蛋好大的架子。

        一等再等之后,附近的别的酒楼,都已经有了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出来的醉汉了,楚御座还是没影子。

        兰若再好的涵养,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确定?他说的是来?”他低声问。

        “没错。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到现在还没来……”身后,那位至尊高手不动声色的回答。

        “真是……狂妄之徒!”兰若嘴唇微动,低低的骂了一声;本公子什么时候这么等待过别人?

        便在这时,突然间远方马蹄声如雷!

        一人一骑,飙风一般远远而来,就在这闹市大街上,居然毫不减速,旋风般冲过来。

        兰若抬头看去,只见一匹高头大马,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色;黄金马鞍,黄金脚蹬;在灯火映照下,闪烁璀璨。

        马背上,一个黑衣少年,双眉如剑,目如朗星,鼻梁挺直,两眼炯炯有神,稳若大山一样的挺着背脊骑在马上,神色冷傲,桀骜,就这么抿着嘴,一路疾驰!

        金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转眼间,白马到了天运楼前,马上骑士一勒缰绳,健马希津津一声长嘶,前蹄人立而起,竟然就这么停了下来。

        正在兰若面前!不过五尺!

        健马这一人立而起,两条后腿间那话儿几乎要戳到了兰若脸上,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入。

        扬起的灰尘,呼的一声就扑在了兰若身上。

        兰若大怒!

        但他还未来得及发作,马上乘客已经翻身下马,动作利索之极,哈哈哈热情的大笑着,向着兰若走了过来:“哇哈哈哈……这位可是兰公子?恕罪恕罪,哈哈哈……在下来迟了,万分的不好意思哈哈哈……见谅见谅哈……”

        兰若皱起眉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阁下想必就是?”

        “哇哈哈哈……我就是我就是!”这人当然就是楚阳,只见他豪爽的大笑着,道:“真不好意西,哈哈……俗话说,人有三急,哈哈……小弟在来这里之前,为了大吃兰兄一顿,小小的用了些泻药,本想把肚子清空就行,没想到剂量大了些,一趟一趟的大便去,居然止不住……全是稀的,丢人了丢人了哈哈……兰兄,饭菜可都准备好了?”

        兰若的脸色很精彩。

        看着面前这个油腔滑调的九劫剑主,一时间心中百味杂陈。喉结随着喉咙动弹,一上一下;几乎就要呕吐出来。

        我请你是来吃饭的;可你小子在吃饭之前,居然先跟我解释了一番泻药、大便?

        这他么的谁还能吃得下去?

        想吐的心都有了。

        “不晚不晚,呵呵……只要兄弟能来,我就算是等个三天三夜,也无妨!”兰若淡淡的笑着,说道。

        他本想将这段话说的热情四溢,但话到嘴边,那种‘热情四溢’的情绪,却是说什么也调动不起来,而且,若是张嘴大了,还有一种立即就要吐出来的冲动,只好就这么淡淡的说了出来。

        楚阳哈哈大笑:“兰兄太客气了,若是早知道兰兄为了等我居然站在这里这么久,那我说什么也要憋住。都怪我,都怪我,吃饭之前说大便,这不是侮辱人么……哈哈,幸亏兰兄大人大量的不在意。”

        说着,一把拉住了兰若的手,热情之极的连连摇晃。

        同时,楚阳的目光深处有些奇怪和沉重的,在兰若的脖子上看了一眼,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兰若表情有些僵硬,看着楚阳的手,想到这双手刚刚才擦过了无数次的屁股……此刻忽然就拉住了自己的手?

        一时间似乎某种味道扑鼻而来,兰若脸色有些勉强,用力的将自己的手往回抽:“楚兄既然来了,还请楼上就座。”

        心中无限郁闷,这顿饭,可让我如何才能吃得下去?不吐就不错了……楚阳紧紧的攥住兰若的手,感慨道:“兰兄,高义!兰兄啊,一见你,就是一见如故。似乎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认识了你。今日你我可要开怀畅饮,不醉不归;来来来,你我把臂同行便是。”

        居然拉着兰若就往上走去。

        兰若深深地吸气,将肚子里面的躁动压了下去,展颜笑道:“既然如此,楚兄弟请!”

        “对对对,大家都是自己人,千万不要客气,还有这两位……是你的随从?去,把我的马先喂上,这马,可是好马,不能怠慢啊!怎么?不信?你们看这马鬃,就像蓝公子的头发一样,油光发亮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