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帝王之心,女儿之柔

第四百九十七章 帝王之心,女儿之柔

        “呵呵……”铁补天并没有明白的说出口,只是不知道什么意味的笑了一声,道:“这人啊……还是自己的亲人最重要啊……”

        兰梅仙出卖了自己的弟子,正是为了她的家族,她的亲人。

        “我只是有些伤心,却不怪她,真的。”铁补天就静静的笑了;贴在楚阳的胸膛,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心道:真的无可厚非。若是有一天,楚阳和孩子遇到了危险,我也会为了我的亲人不顾一切的……她心酸的想:师父,我不怪你。我们都是女人!只是,你不该让他们杀了影子!

        “你,在这里待不长时间吧?”铁补天轻声的问道。

        “嗯,我只能待一个多月,就必须离开。这一次,我暂时的开启通道,只有两个月的通行时间。”楚阳深吸了一口气:“若要再来,恐怕……就要等到九重天通道完全开启。”

        “嗯~~”铁补天恩了一身,从他怀中挣脱开来,在椅子上坐下。楚阳也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你……真的要留在这里?”楚阳试探的问道。

        铁补天微微点头:“这是我们共同打拼的基业,也是我祖祖辈辈的梦想……在这个天下,我没有合适的人选替代我的时候,我要留在这里!”

        她微微笑了笑:“楚阳,若是我跟你走,我能做什么?”

        楚阳突然哑然。

        以铁补天现在的修为,真的跟自己回去了,她还真的帮不上自己多少;只能呆在楚家接受保护,而自己,依然是闯荡江湖,完成自己的梦想。

        若是那样,铁补天在这里,与在楚家,对自己有什么两样?同样都是等待。

        但对与铁补天自己来说,意义却是大不同。

        “我有一个梦想。”铁补天微微一笑:“我要这天下,在我的治下,永远没有妻离子散!永远没有战火硝烟!永远没有悲伤流泪!永远没有冤屈而死!永远没有饥寒交迫的人!”

        “我要我的子民,都幸福快乐!我要我的疆土,平安祥和!我要这下三天,普天同庆!”

        “这是我的梦!”

        铁补天目中发着光:“楚阳,你知道么;自从我成为补天太子以后,日夜忧思的锤炼,让我,彻底的蜕变成了一个做帝王的料子。”

        “我喜欢我的现在。”

        “我喜欢我的铁云!”

        “我喜欢我的子民!”

        她转过头,深情地凝视楚阳:“或者,做你的女人,我不能做到最好;但我……做这个皇帝,我认为我……做得很好!”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铁补天脸上那种梦想的光辉,不由有些肃然起敬,吸了一口气,道:“做我的女人,你也做得很好,很好。”

        铁补天微微的笑了。

        现在她依然是男装帝王打扮,若是换做女装,这个笑容,定然会展现无尽妩媚。

        “所以,楚阳,你的小甜甜,与朝堂上的铁补天,是两个人!小甜甜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让你对她为所欲为,不管怎么样;小甜甜只是一个有了丈夫的女人,她只能用她自己的所有,用她的身体,用她的情意,竭尽全力的让她的男人高兴,快乐。哪怕是在她自己的男人面前放荡,那也是一个做妻子的本分。”

        “但铁补天是与小甜甜截然不同的,铁补天要用他所有的能力,所有的聪明智慧,驾驭群臣,用一切手段,为天下子民谋幸福!”

        铁补天再次站了起来,走到楚阳面前,伸出双臂,轻轻环抱住了他的腰:“作为女人,我只听我男人的……所以我男人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包括一切羞人的事情……因为我是我男人的女人。”

        “但是作为帝王,我要为我的子民负责,为我的基业,为我的帝国负责。我只能君临天下,统御乾坤!”

        “作为女人,我无刚!作为帝王,我无愧!作为人,我无悔!”

        铁补天轻轻地说道:“楚阳,你明白我吗?”

        “我明白你!”楚阳看着面前的铁补天,突然从心中涌起来一股崇敬。

        这是一个真正的人!

        真正的人,与真正的男人,和真正的女人都不同。

        她能完整的区分自己的职责和身份,完整的全面的透视自己,做女人的时候,她全心全意的做女人;做帝王的时候,一心一意的做帝王!

        这几天里,楚阳总感觉现在的铁补天与以前不同了,尤其是床底之间,未免是太听话了。

        现在才知道,她跟以前,并无不同。

        因为她知道,自己做女人的时间,很短暂,所以,她放弃了一切的自尊,放弃了一切的身份,只是去做自己男人的女人!

        但,走出寝宫,他就是帝王!

        君临天下!

        这种女人的柔美与顺从,只在楚阳一个人面前出现!

        “现在有了你,成了你的女人,我的人生,是完整的。”铁补天喃喃的说道:“没有人比我更幸福!”

        楚阳呵呵一笑,道:“是!你是最幸福的,我也是!”

        铁补天快乐的微笑了起来。

        “不过,你纵然选择留在这里,也要提升一下你的实力。你现在才王级三品。在这个下三天,还是不安全。”楚阳沉吟了一下:“到晚上,我为你提升一下。”

        “会不会损耗你的修为?”铁补天先提出来了这个问题。

        若是对楚阳有损害,她宁可不提升。

        “我可是九劫剑主!我有的是灵药,懂么丫头?”楚阳在她脸上轻轻拧了一下。

        “那就好。”铁补天红着脸点了点头。

        良久,她突然轻声说道:“等会问问小阳阳,他……他毕竟是你们楚家的血脉;若是……若是他自己愿意,你可以带他走。”

        铁补天声音中,有着万分的不舍。

        楚阳心中一震;他明白,作为一个母亲,铁补天说出这句话,有多么痛苦,乃是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我要做皇帝!”小家伙挥舞双手,怒声道。

        “……”楚阳与铁补天都是一脸黑线。

        “为什么?”楚阳问道,他知道这个儿子人小鬼大,定然是有自己的理由。

        “君临天下,泽被苍生!”小家伙眼中发光:“多么威风!”

        “威风!?”铁补天无语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小家伙哼哼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三千佳丽……”

        “我抽死你!”话没说完,就被铁补天和楚阳一左一右的打起了屁股!

        小家伙大声惨叫。

        等到楚阳和铁补天出去的时候,楚阳转头一看,只见儿子亮晶晶的眼神正看着自己,楚阳心中一阵激动;疾步回去,在这张粉嫩的小脸上叭叭的亲了两口。

        “呸呸呸……恶心。”小家伙手忙脚乱的擦。

        楚阳哈哈大笑,又在儿子脸上拧了一把,在屁股上拍了一记,走了出去。

        小铁杨揉着自己的脸,看着楚阳出去,眼中流露出深切的眷恋;心道:我若不接过我娘的担子,她如何能得到她的幸福。

        整个天下,能给我娘幸福的,只有我爹爹一人而已。

        唯有我替下了她,她才能去享受她的幸福。

        至于我……将来生个儿子我也走了,去找爹娘去……楚阳虽然不知道小家伙心里的那么多弯弯绕,但却明白这个儿子的心意。

        “先让儿子跟着你吧。”楚阳呵呵一笑,仍揉了揉鼻子,感觉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也就一年左右,九重天通道开启,我带他回去上三天认祖归宗;当然,回到铁云,他还是太子储君。以后通道开启,我们来往也方便些。”

        铁补天点了点头:“好吧。”脸上又涌起一股窘困。显然是又想起了自己那位师姐……这下子,真的是避无可避。

        真不知道见了面……怎么称呼。

        正在心中纠结,只听楚阳说道:“对了,以后你见了咱娘……啊!~~~嘶!~~”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铁补天羞窘交加的狠狠扭了一下,不由大声惨叫。

        却见铁补天加快了脚步,瞬间消失在走廊尽头,看那脚步,居然是慌乱之极……楚阳哈哈大笑。

        晚上。

        两人对面而坐。

        铁补天看着寝宫里多出来的三个大大的浴缸,有些不明所以。里面腾腾的全是热水;更加是晕头转向。

        就算是要洗澡,一个大浴缸也够了吧?

        “来来来,甜甜,今晚上,咱俩喝点儿酒。”楚阳拿出一个酒壶,两个酒杯,随即就倒满了酒。

        铁补天有些晕,这酒壶只有拳头大小,袖珍的要命;两个酒杯,更是只有指头肚大小。

        “陛下,请。”楚阳很恭谨的举起酒杯。

        “嗯,算你还有些眼力劲。”铁补天端起皇帝的架子,大模大样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皱了皱眉,这酒杯小的,几乎拿不住。里面的酒,也就只有十几滴?

        正在想着,突然间丹田中猛地升腾上来一股热气,瞬间就穿透了四肢百骸,一张俏脸顿时通红,浑身热得要命。

        皇帝陛下怒了:“你你……都这样儿了你还给我下春药?”

        “春药?”楚阳瞠目结舌:“我还用得着给你下春药?”

        这正是雪泪寒的酒,楚阳生怕铁补天受不了,用生命之泉又稀释了一遍。

        “可是这……怎么会这样?”铁补天一句话没说完,就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见自己的胳膊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渗出一些杂质,居然有些腥臭。

        雪泪寒的酒,连楚阳这圣级九品巅峰喝了都能洗筋伐髓,何况铁补天这区区王座三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