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二章 莫天机的最后试探

第五百零二章 莫天机的最后试探

        “神龙之力紊乱,须得神龙之血。”傲邪云咬牙道:“独行,你们这样输入元气没有用;放开手,让我来!”

        众人急忙放手;傲邪云体内有真龙血脉;神龙之气紊乱,的确也只有他才能治疗。

        莫天机口中鲜血疯狂涌出;无神的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了一丝放心。

        傲邪云运气神功,聚集体内真龙血脉,随即凑到莫天机身边,刷的一声,将自己的手腕血脉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进入了莫天机的口中。

        顾独行在后面为他输入元气,引领神龙血脉在莫天机体内穿行,抚平紊乱的气息。

        良久,手腕上的鲜血已经不再流出;傲邪云皱皱眉,又将伤口割开,这一次,割得更深。

        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脸色逐渐的苍白起来。

        但与此相反,莫天机的脸色却是一点点的有了血色……

        眼见还是不够,傲邪云又将自己的左手伸了出来,感觉着自己的头脑一阵阵的晕眩,淡淡道:“独行,一会儿若是我昏迷了,你就继续的放血,直到天机醒过来为止。”

        顾独行大惊:“那样,你会死的。”

        傲邪云皱皱眉,不悦的道:“哪有这么多废话!若是我不这样,天机死了,与我自己死了又有什么差别?以后这一生,还能抬得起头来么?”

        顾独行深深吸了一口气。

        便在这时,莫天机微弱的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唇角露出一丝苦笑:“好了……丢脸了……”

        众兄弟欢声雷动。

        傲邪云顿时放心,砰地一声倒下,却是晕了过去。

        纪墨与罗克敌手忙脚乱的上前,为他包扎伤口。

        莫天机身体衰弱之极,勉强说了几句话,制止了傲邪云,就又晕了过去。

        顾独行和谢丹琼急忙上前,将他身体放平了,小心照料。

        没有人知道,莫天机最后的时刻,心中的高兴,以及,内疚:“果然是我枉做小人了。”

        心魔虽然厉害,但对与莫天机来说,纵然受伤,也不会如此严重。

        这一次的走火入魔,却是莫天机在心魔失控之后,自动的推波助澜,将自己立即催到了生死边缘;为的,便是傲邪云。

        这些兄弟们,莫天机都是放心之极。

        纪墨,顾独行,罗克敌,都是跟着楚阳很久的,彼此知根知底;各自的了解,对于彼此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秘密;莫天机根本不会怀疑他们,至于谢丹琼;谢丹琼这个人,表面上虽然英俊潇洒,但思想有些守旧,保守。

        这段时间的接触,谢丹琼这个人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有些单纯。真正的性情中人。

        所以莫天机也不担心。

        唯一有些拿捏不准的,就是傲邪云-

        在此之前,傲邪云号称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头脑心机,与自己也差不了多远。如今在这个团体之中,因为加入时间的关系,傲邪云的地位反而比较靠后。

        他会不会心中不舒服?他会不会不服气?

        他会不会……

        现在,眼见众人已经吸收完天地元气,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也许,出去之后,就要面临上三天的大战,上三天的连番大战,岂是等闲?若是傲邪云……

        莫天机一向的谨慎,甚至,在定计的时候到了谨小慎微的地步,他深深知道一个团体团结与纯洁的重要性,绝对不放心将这样的队伍带进上三天交给楚阳。

        所以,今天的练功出了岔子;一方面,的的确确是心魔入侵,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另一方面,这也是货真价实的一次试探。

        试探傲邪云,是否可以为了兄弟而不顾自己的生命!

        这次试探,将决定莫天机以后的所有定计!

        如今,虽然事实证明了莫天机的确是有些小人之心度人。但莫天机自己绝不后悔!

        反而很高兴。

        只是有些愧对傲邪云了……

        不过……以后都是兄弟,大家谁也不知道……我找个机会跟他说好了,或者不说……压在心底。

        莫天机这样想着,愉快的昏了过去。

        现在对这几个兄弟,彻底的放心了……

        不得不说,莫天机的谨慎,有时候到了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而这段时间里,这位阴谋家不能出去一展纵横之术,就开始想兄弟们之间的事情。

        楚阳,是最放心的!绝对的可靠!更何况,还是未来的妹夫……

        顾独行,最铁杆!最放心的兄弟;有什么事情,只要有他在,那就是可以放心。

        董无伤,绝对的可靠。他就像是铜墙铁壁,给人无比安全的感觉。

        如果说顾独行与董无伤乃是两个绝世悍将。

        那么,纪墨与罗克敌,就是福将了;啥事儿不用担心,好处就能从天上掉下来砸他们头上。

        纪墨性情疏懒,嗯,这样说未免有些高抬了他,实际上就是懒猪一个。但为人忠义,赤子之心,绝对没有可供怀疑之处。

        罗克敌性格滑稽,但却是性情中人。

        谢丹琼稳重大方,长得虽然花旦一般,但却是典型的正人君子一枚。

        芮不通乃是飞扬跳脱,不被世俗礼法所困,但总体来说,却是异常可靠的。

        傲邪云……如今也放心了。

        莫天机怎么能不高兴。

        ……

        像是莫天机这样的手段,若是换作楚阳,恐怕是一辈子都用不出来的。

        这也就是楚阳与莫天机的最大区别:莫天机无论何时,都让他自己处在一个最最安全的环境之中;而楚阳,却要纵横天下的去拼杀!

        危机四伏!

        这场风波在三天后消弭无形,傲邪云还有些虚弱的时候,莫天机已经全部恢复了。

        便在这个时刻,整整小山大小的一条龙的天地元气,彻底的被兄弟几人吸收完毕。

        已经到了出关的时刻。

        这一天,突然间山府内风起云涌,一声似乎是出于灵魂深处的龙吟之声,突然间震撼的响起……

        “我们要出去了!”

        莫天机与顾独行并肩而立,看着密封的空间前方的一个亮点,喃喃的说道。

        众兄弟都同一时间内振奋起来。

        亮点越来越大,慢慢的变成了一条直直的往上走的通道。

        “走!”

        ……

        楚阳一路狂驰,头也不回;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再下不了狠心离开。等到自己进入了中三天的通道,楚阳才终于回头。

        一片云雾弥漫。

        回首且看尘寰处,不见铁云见尘雾。

        楚阳留下了牵挂,留下了一颗心。他感觉,自己似乎在做梦。一直到在通道中疾驰的时候,他还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原来,我在这里有女人,有孩子,有牵挂……

        真的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一种什么感觉。

        现在楚阳开始考虑,他若是回到了楚家,见到了莫轻舞……自己会是如何的心情?

        楚阳一声长叹,制止自己再去想这件事,然后他加快了速度。

        ……

        中三天,一片紫竹林中,楚阳猛地露出了头,随即就嗖的一声跳了出去。身下的通道瞬间消失。

        楚阳一步踏了出去。

        这才发现,这片紫竹林,居然不是自己下去的通道,而且,这一片紫竹林,竟然是前世与莫轻舞相遇的紫竹林。

        “这不是存心让我心里难受么……”楚阳虽然心中腹诽,但不得不说,还是被勾起了心灵深处的柔软;在紫竹林中流连了一上午,才终于离去。

        远方传来喊杀声,有一片黑衣人和不少黄衣人正在交战,楚阳急速的掠了过去。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在中三天,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他。

        只见一个青衣人,凌空站在一棵大树之巅,随着枝叶上下起伏,身子也在起起伏伏。双手负后,看着战场,脸上神色,竟然是轻松之极。

        楚阳刚刚掠出的这一刻,青衣人的目光,也闪电般转过来。

        然后,两个人同时露出了笑容。

        蔚公子。

        “蔚兄。”楚阳一个长掠,直接闪过了五百丈空间,来到了蔚公子身前:“好久不见。”

        “真的是好久不见。”蔚公子摇头轻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一言难尽。”楚阳苦笑一声,随即看着战场:“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不开眼的小势力;居然想要对阿麓无礼。本来被阿麓的几个保镖给教训了,居然纠缠不休。”蔚公子云淡风轻的说道:“本公子正好静极思动,正好前来磨磨刀,将这不开眼的东西统统的宰了!”

        “蔚兄!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战场中,一个人嘶声大呼,满脸是泪:“只是为了一个纨绔子弟的胡作非为,难道你就要灭了我们整个壶山庞家吗?”

        蔚公子置之不理,对楚阳笑:“看看,来求饶了。”

        壶山庞家!

        楚阳心中一震。这个家族,正是当初围攻莫轻舞导致莫轻舞香殒玉消的家族。

        当年便是因为家族纨绔调戏莫轻舞反被莫轻舞揍了一顿,结下的仇怨。

        这个家族上一辈子就是因为莫轻舞被楚阳灭了族。

        如今,莫轻舞是没得调戏了,这货居然改调戏君麓麓了?

        这真是让楚阳无语了。

        看来该怎么死……还是得怎么死啊!

        “总感觉你们对待敌人有些宽松!”蔚公子心情舒畅的说道:“有人惹我,我必屠他满门!而且昭告天下;这样能少很多麻烦。杀人也能杀的心怀大畅。”

        “此言甚是有理。”楚阳点头:“上三天九大家族若是惹了你……那就真麻烦了。杀人能杀到你手软……”

        “滚!”蔚公子怒喝一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