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 出关!

第五百零六章 出关!

        傲天行话音未落,楚阳已经没了影子:“女眷们留在这里等着不要动,我去看看去!”

        众位女人本想冲出去,但一听楚阳这句话,顿时都停住了脚步:再怎么说,也要给这位老大一个面子啊。

        楚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男人们都出来!超级战斗警戒!”

        一声呼喊,顿时大厅中的男士们一窝蜂地跑了出去。

        一听到这两句话,赤身**的三位大公子当场将楚阳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了。你丫用不着这么促狭的吧?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把女人都留下,把男人都带走?

        这是不让我们活了啊。

        傲天行心中激动,就要出去。

        却听见小房间里面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傲家主……傲世叔……帮帮忙啊……”

        傲天行此刻已经心情热切,那里还顾得上理他们?更何况,刚才我要推门进去,你们死死地顶住门连哀求带那啥的不让老夫进去,现在居然让我帮忙?帮个屁!

        没门儿。

        傲家主很潇洒的出去了。

        三位大公子欲哭无泪。董无泪和罗克武转头看着纪铸,如欲喷火:都是这货害人,刚才跟自己两人商量三个人联手作弊,从楚阳手里搞一点好东西出来……现在可倒好!

        楚阳的好东西没赢来,自己的好东西一件也不剩了。而且……连衣服都没了。

        “都怪你!出的馊主意!”两位大公子缩在桌子后面,愤怒的指责纪铸。

        纪铸搬了张椅子在门口,背脊顶住门,两条腿叉着坐在椅子上,姿势特豪放。

        闻言一摊手:“我哪知道这小子赌术这么精?我们三个人联手还是一败涂地……再说我也没例外;不也被扒光了吗?”

        罗克武与董无泪欲哭无泪。

        你是也被剥光了,可是……你丫的怎么这么臭?闻着纪铸臭脚丫子的味道在这封闭的小房间里越来越浓郁,两位公子都是掩住了鼻子。

        没法,外面全是女人,窗子也被自己三人关住了:若是现在这幅形象传了出去,董无泪和罗克武觉得,自己绝对能够活活羞死。

        “你几天没洗脚没洗澡了?”董无泪愤怒的问纪铸。

        纪铸挠挠头,居然思索了一下:“没几天,上个月刚洗过。”

        罗克武和董无泪神情精彩:还没几天?今天都这个月的二十八了!你丫居然上个月……刚洗过?

        这一刻,两位公子感觉生无可恋!

        外面全是女人,而且全是冒犯不得的女人;自己却被剥光了衣服关在了房间里。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比这件事情更可怕的是:在这房间里还有一位最少是二十八天没洗澡没洗脚的男人!

        “现在咋办?”罗克武猴在窗子下面,只让脖子以上出现在窗子上,贪婪的呼吸着窗缝里的空气。

        “只能等。”董无泪跟他一样的动作,用一种几乎要窒息的声音说道。

        “你们俩屁股还是蛮翘的。”门口的纪铸晃着脚丫子。

        两人一声干呕,如欲杀人的转头看着纪铸:“你等着!等这事儿完了,我们俩整不死你算你八字生得巧!”

        “我好怕啊……”纪铸姿势豪放的叉着腿,一声怪叫。

        …………在傲氏家族后山之前。

        楚阳静静地站在这里,脸上神情,有些激动。

        面前,是自己当初那一拳打出来的巨大通道!

        此刻,山腹之中,正在不断的传出轰隆隆的巨响。一声又一声清亮的龙吟,震空响起!整片天空,一片龙吟虎啸!

        整座山,都在簌簌的颤抖着。

        越来越多的人集中在这里。

        楚阳挺立着,站在最前面。

        兄弟,你们终于要出来了!好久不见!

        轰隆隆的声音在继续,楚阳嘴角挂着温暖的微笑,眼中却是一片回忆。不知为何,此刻,他的心中,想起的却是一些琐碎的小事。

        还记得,当初顾独行激将的时候,纪墨说道:“比就比!谁怕谁!输了的,就是小的!”那一刻,纪墨的眼底深处,没有好胜,只有一片认可的温暖。

        还记得那一次,出战金马骑士堂,纪墨非要跟着自己去看热闹。他不说是去帮自己的忙,但他却非要看热闹。

        因为他知道,那时候自己的实力还弱小,面对强敌,生死难料。

        记得那一次,在大雪之中,兄弟们面对当时还没有表露身份的四叔,那比自己等人强大无数倍的人,寸步不退!寸步不让!

        还记得,当初在大赵中州,兄弟们嘿嘿一笑:“老大,很轻松的完成!”

        轻松么?

        这句轻松的背后,有多少险些丧命的危险?

        还记得,顾独行冷冷的说道:“只要你冲,我就上!”

        还记得,当时自己为董无伤挡住了刀,董无伤转头的那一瞬间,见到自己流血时那种竭斯底里的狂暴眼神!

        还记得,莫天机淡淡的看着窗外,淡淡的说:“愿今生陪君,血战九重天!”那一刻,莫天机眼中的战意。

        还记得,极北荒原那次战斗兄弟们都受了伤,都挤在一起;但每一个都争着在洞口的位置凉快……还记得,芮不通调皮的一笑:“我又不怕死,我又死不了,你担心什么?”

        难道我真的不知每一次死亡那种绝望的如同深渊一般的恐惧吗?

        还记得,谢丹琼温暖的看着自己,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臂膀:“兄弟,我陪你血战江湖!”

        还记得,傲邪云曾经很羡慕的说:“这样的兄弟真好。”然后,他就义无返顾的加入!

        还记得,谈昙每次久别重逢见到自己都问:“楚阳,你看看,我帅了没有?”

        这几个混蛋啊!

        这几个混蛋啊!

        楚阳微微地笑着。

        当初风云动,傲氏家族内讧;兄弟有危险。短短的几天里,所有兄弟用拼命地速度尽数的聚齐!罗克敌重伤几乎垂死,但却在那时候,拼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及时赶到。

        纵然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连抬手的力量都没有,但却终究在生死关头赶来!

        若胜,若生,我与兄弟在一起!

        若败,若死,我与兄弟在一起!

        就这么简单!

        在兄弟齐聚的那一刻,大家挺胸面对强大地上三天下来的敌人,心中的温暖与骄傲!

        这样的兄弟,生死与共的兄弟!天下谁有?我!

        我有!

        楚阳相信,那生死顷刻的时候,大家心里一定都是这样的骄傲的面对着生死!

        因为,在这个情谊淡漠,充满了尔虞我诈和背叛的世界上,甚至大多数人,对这样的真挚友情表示怀疑的时候,我们是如此的相信彼此,我们是如此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的兄弟!

        我们是如此骄傲的,在一起,傲世九重天!

        …………楚阳的心中,如同在这一刻,将与兄弟们在一起的时间急速的回放了一遍!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龙吟之声,越来越是震撼!

        然后,一切的震动,一切的声音,突然在同一时间消失了。

        有声音远远的、微弱的传来。

        楚阳微笑起来。

        ……一个声音夸张的声音说道:“嗷呜~~~~我靠!在这里居然出现了一条这么长的通道?!”

        另一个声音沉稳的说道:“奇怪啊,以前没发现过。”

        另一个声音沉思的说道:“通道有什么奇怪……但这条通道给我的感觉却像是被人一拳打出来的。”

        然后一个声音顿时大呼小叫起来:“我靠……狗大姨!一拳打出来的……那得多粗的拳?”

        一个没好气的声音冷冷道:“闭嘴!就不能安静一点?欠收拾!”

        好几个声音一起嘘了起来:“嘁~~~顾老二……在里面你就很讨厌,出来了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

        冷冷的声音森然说道:“你们再说一遍?!”

        一阵鸦雀无声,良久,一个谄媚的声音说道:“二哥……你还是这么威猛……”

        几个声音一起啐了起来:“我真受不了……这小狼太恶心了……天天拍顾老二马屁。”

        那声音委屈的道:“我有啥办法……不拍就挨揍啊……”

        一阵大笑。

        一个平淡缓和的声音说道:“都先别说话,马上就出去了,我们在里面呆了很久,这一出去,若是外面是黑夜还好些,但若是白天,必然遭遇强光;一个不小心,眼睛就毁了。所以,从现在开始,闭上眼睛来感受光线!”

        一个声音不以为然:“没听说过……”

        好几个声音一起怒吼:“让你闭上你就闭上!信不信哥几个一起打你个前后失禁?!”

        “草,就知道威胁……妈的,老子就是说说,其实早闭上了……你们以为我跟你们一样傻呢……”

        噗!

        分明是某人挨揍了。

        旁边有人评价:“这货真是让我服了……一天不挨揍,他就惆怅之极……”

        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总结:“贱!这货就是贱!”

        “混蛋!你说谁?你这不懂得敬老尊贤的混账……”

        “就你?哪里老了那里贤了?这段时间没吃东西,丫别让我吐!”

        随即俩人就吵了起来。

        ……这几个人就一边拌着嘴,一边往外走。

        楚阳微笑着,转过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大家都明白的点了点头。

        正如里面人所说,突然出来见到强烈光线,恐怕久在黑暗之中的眼睛真的受不了,此刻,等待的众人之中,若是有谁发出声音被听到,一惊一喜的让他们睁开了眼睛……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现在只是刚刚过了正午,光线还是强烈得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