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七章 兄弟聚首

第五百零七章 兄弟聚首

        终于……声音越来越近。

        “我感受到了光线了……我靠,闭着眼睛还感觉眼珠子疼。”这是罗克敌的声音:“真跟针扎似的……”

        “外面好像很多人……罗克敌,你摸摸我的裤子还在不……尤其是前面,后面不要紧,露了也就露了……”这是纪墨。

        “我摸你大爷!你怎么不去死……”罗克敌怒吼一声。

        “闭嘴!”顾独行冷冷下令。

        “都别睁眼,快,闭着眼睛转动眼珠子。”这是莫天机的声音:“先慢慢的转,然后逐渐加快……”

        随即,没有声音了。显然,大家正在闭着眼睛转眼珠。

        “哈哈哈……”纪墨大笑:“我感觉眼睛里面就像两个涨大的弹珠……”

        “你可不可以闭上嘴?!”傲邪云忍无可忍的爆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塞你屁股里!”

        “你千万不要这么做,那样,就让他多了一只眼睛。”谢丹琼郑重告诫。

        一阵呼天抢地的大笑。

        “静一静,眼珠子都在转吧?不要睁开眼睛,一定要等待走出洞口,确定外面的光线之后,再等一段时间,等感觉眼珠不刺痛的时候,没有涨大的感觉的时候,慢慢的睁眼,只睁开一道缝……”莫天机依然在沉稳的指挥。

        只是这句话却让其中的几个人吃吃的笑了起来。

        “哇哈哈……莫天机若是只睁开一道缝,那表情肯定很淫荡……就像是看到了脱光光的女人……可惜老子看不见。”纪墨不知死活的。

        “闭嘴!哈哈哈……”顾独行冷冷的说出一声闭嘴,自己却忍俊不住笑了起来。不止是他们,连楚阳听到这句话,也几乎笑了起来。

        莫天机的眼睛有些细长,有时候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沉思的时候,那表情的确是有些……色色的感觉。虽然那时候莫天机绝对不会是色色的思想,但别人看他表情,却是不折不扣的色狼表情……想不到纪墨观察的这么仔细。

        “顾老二笑得真淫荡……”罗克敌。

        “就是就是!”好几个人一起点头若鸡啄米。

        ……外面的人们一个个憋着嘴,忍笑忍的灰常辛苦。这几个家伙,实在是个顶个的都是活宝!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才好。

        众人也只有仰天一声长叹:苍天啊……您究竟是如何做到让这样的几个人凑在一起的?

        众目睽睽之下,一行六个人终于走了出来。

        在走出洞口,猛然面对太阳光的情况下,六个人不约而同的站定。

        一动不动!

        纵然是早已经闭上眼睛做好了准备,但这一刻,阳光直照的威力,还是让这六个人同时感到了可怕!

        眼睛真像是即将瞎了一般的难受!

        要知道,他们不只是在山洞里呆了一天两天,而是长年累月的在里面!

        换做一般人,恐怕就算是闭着眼睛出来,眼睛视力也会大幅度受损。

        六个人,依次排列!

        最前面是顾独行,最中间,是莫天机,纪墨与罗克敌分左右,傲邪云和谢丹琼一个斜侧翼,一个断后在尾。

        楚阳欣慰的点头。

        这六个人的默契合作已经到了骨子里,虽然只是这么一站,但首尾呼应,已经是最佳的战斗阵容!

        顾独行锐不可当,处在前方。傲邪云稳重,处在断后;莫天机主张全局,处在正中,纪墨罗克敌左右卫护;琼花居于侧翼,却是因为独门暗器的特性,在这个位置发射,不管是攻击那一个位置都是最出乎预料,最容易建功!

        只不过现在这六个人的形象,可真是够看一壶的!

        形象最好的是莫天机,头发勉强算是整齐,只不过,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乌七八糟;脸上就像是唱戏一般的大花脸。

        一身衣服,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洞。但,勉强将自己的身体遮了起来。

        然后就算是顾独行了。顾二爷依然是标枪一般冷酷的站立。

        不过,一身黑袍,上身少了半截衣袖,露着半边肩膀,胸口背心腰间,一个洞一个洞;下身露出了半截大腿。

        傲邪云最聪明,乃是光着膀子出来的,破烂的衣服缠在了腰间,只挡住了要害。

        谢丹琼与傲邪云如出一辙,在裤裆里还多了一块布,垂了下来。

        纪墨与罗克敌的形象最是牛叉!

        两人身上的袍子都是成了一缕一缕,站在洞口,大风飞扬,衣袍都是化作了一条条的纷飞而起,全身上下,包括要害部位一览无余。

        偏偏这两个家伙还昂着头闭着眼,转过来转过去,一副臭屁的不得了的样子。

        很是神气活现!

        实在没啥看头,连屁股也是整个儿被土糊住了一般……六人就以这种形象,这种姿势,站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顾盼自豪!

        楚阳终于笑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六个混蛋,我好不容易见到你们,却是一个个都衣不蔽体……”

        这个声音一出来,顿时六个人的身体都是疯狂的震动了一下。

        随即。

        “老大!”

        “老大……我靠!”

        嗖嗖嗖嗖嗖嗖……六个人闭着眼睛就跃了起来,利用精准的听风辨位,一个个泰山压顶一般扑了过来。

        楚阳哈哈笑着,不闪不避。

        顾独行最快,如一根箭一般冲过来,一头就撞在了楚阳身上,随即就猛地抱住了他,想要说什么,却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随即,罗克敌和纪墨等人也疯了一般冲了过来,直接就将楚阳砸倒在地。

        傲邪云和谢丹琼也是疯了一般哇哈哈大叫着,纵身跃起,一个虎扑,叠起了罗汉。将楚阳重重的压在了最下面。

        莫天机在最后,脸上有如释重负的激动微笑,似乎想要冲上去抱住,但终究是克制住了,只是笑着骂道:“真是丢人!这么大的人了,还玩这一套幼稚把戏。”

        声音却有些颤抖。

        罗克敌纪墨等人又笑又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现在楚阳的出现,对于众人来说,不啻于死后复生一样的激动。

        虽然莫天机曾经说过,楚阳是九劫剑主,而且楚阳还活着;但,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大家的心,其实是一直在提着。

        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团体,因为楚阳而建!

        但楚阳若是真的不在了,这个团体,也迟早会因为楚阳而散!

        理由只有一个:大家都是天之骄子!除了楚阳,没有人能够让大家共同心服!就算是顾独行、莫天机,也不行!

        纵然感情再好,也需要一个核心!

        而现在吗,楚阳出现了!

        又笑又跳了好久,大家都在笑,都在跳,却不断的有人一边放声笑着,一边悄悄的转过头,迅速的擦掉眼中的泪,然后回过头接着笑闹。

        终于……“我能看到了哇哈哈……”纪墨第一个睁开眼睛,顿时大叫起来。

        “我也看到了……”

        “弟兄们!我有话说!”莫天机举手大呼。

        “说!”大家都瞪着眼看着他。

        “老大让我们担心了这么久,是不是该教训?”莫天机振臂问道。

        “当然!”

        “联手揍他怎么样!”

        “这个主意棒极了!”

        大家一起兴奋高呼。

        “我靠!”楚阳见势不妙,爬起身就要逃走。

        但脚下不知道被谁一拌,噗的摔倒,大叫:“你们敢揍老大?无法无天啦……”

        “揍他!”

        “虐他!”

        然后就是五六人同时出手,一边笑一边叫一边揍!

        楚阳自然不甘示弱,拼命还击!

        终于……兄弟七个人打够了,闹够了,一个个鼻青脸肿,宛若猪头在世;相对看了一眼,均是哈哈大笑,大呼过瘾。

        楚阳顶着两个黑眼圈和满脸的青紫,爬起身来,哼了一声说道:“我虽然被你们揍了一顿,不过,我的衣服还是很整齐,看看你们自己,一个个都是赤身露体,就木有感觉古怪?!”

        六人低头一看,都是惊叫出声。

        只见重要部位除了莫天机和顾独行还能勉强挡住之外,其他人都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顿时惊叫一声,四个人捂着重要部位就蹲了下来,鬼鬼祟祟的转头看去,一个个嘴里念叨:“旁边没有人……旁边没有人……啊!!!”

        一声高八度的惊叫从四人口中同时响起!

        四位公子哥儿同时脸上红成了猴子屁股!

        旁边没有人?

        不!

        不仅仅是没有人!反而是很多人,太多人!简直可以说是人山人海!

        只见十丈之外,足足有数百人围成了一圈,一个个都是屏息静气,眼珠子溜圆,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等人,脸上表情,满是玩味……“啊~~~~老大你太不厚道了……这么多人在围观我了个狗大姨……”纪墨一声惊叫,如同寒冬腊月雪地里的鹌鹑,缩成了一团:“傲邪云,这可是在你家里,哪里有衣服?”

        众人哈哈大笑声中,傲天行才一挥手,几个武士先拿过来了几件衣服,兄弟几人急忙抢了过来穿上。

        傲天行家主大人也终于明白楚阳之所以让女眷们都留下,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显然,楚阳无比的明白他这些兄弟们的秉性。知道这几个家伙,知道这帮家伙在一起闭关这么久,衣服绝对的囫囵不了。

        像刚才这种情况,一个个荡悠荡悠的……若是被那些娘子军们看到……傲家主想一想都是一头黑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