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回归风雷台

第五百二十一章 回归风雷台

        欢乐的日子总是过得格外的快。转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中三天在这一场婚礼的搅动下,彻底的肃清!

        成为铁板一块!

        天兵阁和各大家族以及暗竹的强势联盟,彻底的稳固!目前,正在向着一个巨大的强势战斗群体转化!

        距离楚阳的三个月的时间,只有五天时间了。

        楚阳趁着这段时间,将身上的资源能够用在众兄弟身上的赶紧的都用上,唯有剑灵未醒,不完全版九重丹无法炼制,只好先暂缺。

        蔚公子在婚礼之后单独找楚阳长谈一次,谈后一脸兴奋的离去。

        说是回去准备。

        傲邪云来找楚阳:“其实,我们傲家在上三天也有人的。只是,不知道目前的情势下……”

        楚阳苦笑一声:“我曾经想过这件事,当初厉家在上三天有人,而你们傲氏家族作为中三天第一家族,岂能与上三天没有联系?不过,目前九劫与九大家族乃是死敌;纵然以前有过联系,但……恐怕不足恃。怕你为难,也就根本没问。”

        傲邪云默然。

        楚阳说的一点也没错,现在的情势已经如此。就算楚阳等人不会对付九大家族,九大家族也不会放过他们!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以前不论是什么联系……几乎都可以置之不论。

        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族!

        这一天,楚阳将兄弟们召集了起来,包括顾独行和莫天机。

        “我就要回去了。目前,九重天通道未开,只有我一个人能够通行,而且,我也只能下来这么一次;该交代的,这段时间也都交代了;以后你们自己不要放松了……抓紧一切时间提升实力!”

        “以后练功,可以去亡命湖!那里,不怕你们打得声势大。”

        “下一次见面,就要我取得第六截九劫剑;那时候,整个九重天就会全面开放,也就是真正乱世的到来!”

        “估计这个时间,最多还有一年!我要求你们,在一年之中,不论是采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至尊四品!”

        “这是我的最低标准!你们哪怕是累死……也比被人杀死要强!因为那时候,没有任何缓冲,一切都是真刀真剑!”

        “在九重天通道开启之前,隐藏好自己的家族重要人员!然后,通道一开启,就在第一时间,冲上去!”

        众兄弟默默地听着,默默的点头。

        莫天机沉吟一下,道:“老大,等我们上去之后,看情况与你联系。若是局势复杂险恶,我们会自行决断!”

        楚阳目光一亮,道:“不错,到时候,你们一切听天机调度!一旦你们上去,身份必然不能保密,这一点……要提前注意。”

        莫天机的意思,他很明白:隐于暗处,总比暴露在明处要强得多。

        莫天机眼中露出一丝狠辣,慢慢点头:“老大放心,届时我会提前安排。不管是上三天,还是你说的以后的九重天阙,都是人!只要是人,不管是阴谋诡计还是别的……我们都不怕!”

        楚阳深深点头,凝注双目,在众兄弟脸上都看了一遍:“弟兄们……届时,我们便要一起笑傲九重天了!”

        顾独行等人缓缓点头,目光发出了光。

        “我给你们的东西……等回去之后,给你们的父母,还有你们的女人,都提升一下实力……天有不测风云,还是大家都多少有些自保能力的好。”

        楚阳叮嘱了一句。

        “是。”

        提升实力,自然是楚阳来做最为保险;效率最高;但却以他们本人来做最为让家人舒服!儿孙的孝敬,乃是老人最大的幸福;爱人的呵护,则是女人们的梦幻!

        楚阳做与傲邪云等人自己做,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两种感受!

        意义完全不同。

        楚阳充分考虑到了每一个人的心情。

        “还有,那些紫晶,也足够你们以最大的练功效率消耗一年半了。不要舍不得用!”楚阳微笑:“上三天无数的紫晶矿,在等你们!”

        ……这天,凌晨!

        楚阳收拾好了行囊,天色还乌黑着;他静静的飘出了窗口,无声无息的拔高数十丈,站在高空,看着夜色中的连绵房屋,眼中有温馨。

        这里面,我的兄弟在沉睡。

        他静静地看了一眼,然后身子在空中一旋,凌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阳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向着回归上三天的通道疾驰!

        兄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这一次,我很快乐!尤其是,独行因为我的归来,举行了婚礼,更加让我感动!

        我回去,打好基础,等你们来!尽量的……做到等你们上来的时候,不需要太艰难……楚阳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大走了!”顾独行站在窗前,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唯有眼神凝注在夜空。

        其他的兄弟几个,也都是同样的动作,每个人的眼中,都在闪着光。

        一年的时间,至尊四品!赶紧的将需要处理的事情处理一遍,然后,兄弟们就要去亡命湖边!去完成这个目标!

        无论如何!

        总有一天,我们以强大的实力,出现在上三天!那样,老大无伤他们就不会再孤军奋战,孤立无援!

        ……楚阳一路疾驰,终于在下午的时候,赶到了通道口。就在他即将进入通道的时候,突然心有所感,似乎有人在窥视自己;但迅速地回身看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楚阳皱着眉头四处寻找,一无所获,眼见时间已经不多了,楚阳来不及细细查看,纵身一跃,将进入了通道!

        通道迅速地消失。化作了凭证的地面!没有一丝缝隙!

        在通道关闭之后,两道人影悄然出现在山石后面,缓步走来,走到曾经出现通道的地方,注目深深凝望!

        这是一男一女!

        男人一袭黑衣,长发披散,身躯挺拔,面容却有些怪异。他的左脸与他的右脸,竟然是完全相反地;左眉毛如同惊天长剑,直插上去;右眉毛却像是千尺瀑布,倾泻往下!一个眼睛如圆月,一个眼睛如月牙儿。

        在他的眉心,有一个火焰型的胎记一样的东西,此刻,居然在闪闪的发着光彩!

        他身边的少女身材刚健婀娜;面容英气逼人。

        此刻,少女转头看着男人,问道:“为什么不现身与他相见?”

        男人目光幽深若深潭,看着楚阳消失的地方,轻声道:“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是谁!”

        少女叹了口气:“自从你感应到了,就三万里路赶来,却只是看看背影?你不是要问问你师父吗?你……”

        男人的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嘴角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低沉道:“等我完全融合了……就会与他们相见!但此时……我怕会伤害他们。”

        “我没把握控制自己。”

        “所以我宁可不见!”

        他静静地站了一会,转头问少女:“你要不要去你家看看?你想去,我便送你回去。”

        “好!”

        “走吧!”

        男人挽着少女,转头而去;走出几步,又停下,似乎要回头看看,但终究没有回头,长啸一声,两人腾空而起,闪电一般消失在远方。

        “来日霹雳震,魔主上青霄!”

        ……楚阳一边在通道之中疾驰,一边在想,暗中的那人,是谁?

        竟然能瞒过自己的神识?在中三天,这样的人可不多啊。

        突然间想起一个可能,楚阳身躯一震,立即停下了脚步:“难道是谈昙?!”

        这一刻,楚阳就想再回去!

        但,身后随着自己走过,通道已经完全塌陷,堵死!

        楚阳长叹一声,如飞前掠,咬牙切齿:若是将来让我知道今天真是那小子,我非得活活的打死他不可!

        ……上三天,风雷台!

        前些天,风雷台这里突然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动静,群山震动,有临近的数座高山,甚至造成了雪崩!

        如此大的动静,当然引起了注意。

        然后距离此地最近的厉氏家族立即派人前来查看,却发现,风雷台的万古奇景,那一座直立了十万年的奇异的石柱子,居然被人砍断了!

        这个消息传回去,整个厉家都气歪了鼻子!

        是谁这么无聊,专门跑到冰天雪地里,来砍石头玩?这风雷台在这里作为一幕奇异景观已经十万年!若是我们不想让它存在,岂不早就砍掉了无数次?

        再看看现场,分明是有意的破坏!

        那么高的石头,居然是从顶上开始,一节一节的砍了下来!

        足足上万丈的石柱!居然砍成了上万块!每一块……都差不多大!而且切口很整齐。

        这得是多么无聊的人才能做得出这么极度蛋疼的事情?

        现在这石柱倒了,风雷奇景也荡然无存!

        厉家人气疯了!

        风雷台的存在,不仅仅是一幕天地奇观这么简单的。

        因为,每一年雷电最弱的时候,还会有厉家人前来历练神魂;借助这威猛的天地之力,刺激凝固神魂!

        如今,这个历练之地就这么没了。

        雷霆震怒之下,厉家派出来了好几组高手,六位至尊,每人率领一组,调查此事。

        经过一番实地勘察,推断,厉家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第一,这个人绝对是高手!第二,这个人定然是以为,这里雷电交加不停,定然是有宝物。但看这情况,显然那人一直切到了最底下,也没找到什么。

        因为若是找到了,他就绝对不会切这么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