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出关,就是战斗!

第五百二十四章出关,就是战斗!

        风雷天心在楚阳突破之后,回入了九劫空间!

        剑灵现在顾不得跟楚阳计较什么,他在忙着种药;楚阳在中三天收的天材地宝,现在还堆积在里面。

        剑灵一株一株的种进了药田里。

        这次干活,剑灵干的很不情愿。从中三天搜刮而来的天材地宝,质量上比起上三天的,那可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剑灵很有些委屈。

        但委屈归委屈,天材地宝就是天材地宝;这些药虽然品质不及,但对于将来炼制丹药还是很有用处的。

        九劫空间里紫气弥漫,生灵泉水,已经变成了淡淡的乳白色。

        “若是能够从乳白色再转换成原本的清亮,就是生命之泉了。”剑灵淡淡道。

        “那需要多长时间?”楚阳问道。

        “不知。”剑灵摇摇头:“我只知道,材料还不全。目前最重要的材料就是,缺少一株生命之树!至于其他的……纵然条件还缺,却也差不了多少了。有些材质,甚至已经远远超出!”

        楚阳目光一闪,喃喃道:“生命之树?长得什么样子?”

        剑灵道:“据我所知,蔚公子那里,定然会有精灵之数的种子存在!这是精灵族真正的传承。蔚公子若是没有,才是最大怪事!”

        “原来如此。”楚阳打破:“看来,要早一些开启九重天通道了……”

        忍不住就有些懊悔,刚从中三天回来;蔚公子曾经问过生命之泉,自己也只是说,等到通道开启,只要蔚公子能上来,自己就告诉他秘密。

        却万万没有想到,却少了这一个重要条件。

        楚阳为之叹息。

        不过也无可奈何,剑灵在那时候沉睡了……

        在通道之中呆了这么久,自己也该出去了。

        楚阳沉下心,猜测着出去之后可能要面对的事情……

        ……

        此刻外面已经是一片纷乱。

        这一次的九劫异象,持续了很长时间;乃是有史以来最长的,大家都在奇怪;但,这一次的天现异象却只知道是在上三天,根本察觉不到具体的地方在哪里!

        大家都在骚乱,都在寻找。

        但都只是瞎忙。

        而西北地区这里,则是因为前段时间的雪崩,风雷台的倒塌,这段时间里来的人不少。

        厉东海等人埋伏在悬崖底下,这短短的一两个时辰却是苦不堪言。

        太阳出来了,而且还很毒辣。悬崖上的雪开始融化,融化掉之后,哗啦啦的往下淌水。

        众所周知,埋伏点自然是越隐密越好;而隐秘,就需要有遮挡物。但在这冰天雪地里,所谓的遮挡物,除了冰雪……还能有什么呢?

        所以大家都是隐身在冰雪中。

        但现在冰雪融化了……

        厉东海等人几乎就是在以冰水不断地浇头,这种滋味……

        而且,随着雪块融化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快,逐渐的形成了一条条的小瀑布;哗啦啦的落下来,还有逐渐增大的趋势。

        这空间本来就不大,如此一来,更加的无处可躲。

        厉东海仰天长叹,这真是倒霉催的。

        正在郁闷,突然间风声呼呼响,有人指着天空,又是一声惊呼:“乌云又来了……”

        果然,不过是片刻时间,原本的湛湛青天就被乌云笼罩,然后越来越厚,越来越厚……哗啦啦的下起雨来。

        “我的个天啊……”众人一阵哀叹。

        “要不咱们先避避雨吧……”在瓢泼大雨之中,在冰天雪地里……这种滋味太不好收。

        厉东海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反正守候那人已经守候了三个月也没见到来,总不可能自己等人避避雨,他就钻出来了吧?

        于是乎厉东海厉南山等人亲自出手,在悬崖中间打出来了一个洞,众人赶紧的挤进去,瞬间,倾泻而下的大雨和瀑布,就将洞口搞成了水帘洞。

        哗啦啦,泼刺……

        天下事,就是这样的奇怪。

        就在这厉家人刚刚进入山洞之后,他们原本监视的地方,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洞口。

        随即,一道黑影就跳了出来,一跳出来,就是在瓢泼大雨之中,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真是怪事……这等冰天雪地,居然下起了暴雨……”

        这事儿的确奇怪。

        而且楚阳并不知道,这里在片刻之前还是阳光普照的,那天地异象,他自己半点也没看到。

        而炎热之后接着冰霜袭来,水汽升腾,热度尚未消去,当然是会下暴雨的。只等一段时间之后,这暴雨才会变成冰雹,冰雹之后,便又会恢复了十万年来亘古未变的天气:大雪。

        (咳咳,应该是这样的原理吧?我……没闹笑话吧?)

        楚阳跳出来之后,那洞口即刻消失。

        瓢泼大雨之中,楚阳虽然现在有至尊修为,却也不愿意傻鸟一样淋雨。

        于是纵身而起,在悬崖上无声无息的开了一个洞,自己钻了进去。

        水幕立即下来,将洞口隐蔽去了。

        楚阳没有发现,自己开凿的这个洞口对面的悬崖上,也有一个大洞……当然,对面的人也没有发现。

        暴雨下了一个时辰,随即就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冰雹,啪啪啪的砸下来,一个个足足有鸡蛋大小,直砸的地面一个坑一个坑……

        冰雹持续了一炷香,飘飘扬扬的下来了大雪。这场大雪下的更是前所未有的大,全是那种大片大片的鹅毛雪,厚厚的落下来,一层摞一层,将居然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地面上所有一切不平完全覆盖。

        地面上的水洼甚至还没有开始结冰,就被大雪封住!

        放眼出去,天地间一片银白迷蒙。

        楚阳在洞口,看得目瞪口呆。

        真的没想到,让自己居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天地奇景!

        终于,地面被完全覆盖偶的时候,两边洞里的人都开始了动作。

        其中一边,几个人开始露头。

        然后就在大雪中跳了出来,一跳出来,眼睛自然而然的往前看,顿时好几个人惊呼出声:在正对面的悬崖上,居然也有一个这样的洞!

        里面,距居然有一颗黑漆漆的脑袋正在往外伸……这人蒙着脸,看不清什么长相,唯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跟贼一样……

        一声惊呼,同样出自对面。楚阳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对面,居然隐藏了这么多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厉东海一掠而出。

        属下颤抖着手瞪着眼睛一指:“您看……您看看看……”

        厉东海抬头一看,顿时鼻子都气歪了。

        对面竟然还有一人!

        而且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但,绝对在自己等人之前!若是之后,自己绝对不可能发觉不了!

        这么说,自己等人原本的商量、都落在了此人耳中?自己等人原本的狼狈,也都看在了他的眼里?

        厉东海这一刻真是怒火三千丈!

        同时几位至尊心中不断的自责:自己等人也算得上是老江湖了,怎么先前居然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一个这么大的洞?

        楚阳也是心中杀机涌动:这些人绝对在自己之前来的!那么说……岂不是已经看到了自己从那里钻出来?

        这可太危险了。

        “兀那混账王八蛋!速速给你老子我滚了出来受死!”厉南山暴跳如雷,指着楚阳跳脚大骂。

        “慢,先别骂……会不会是砍倒了天雷台的那人?”厉东海急忙阻止,他也是现在才想起来这茬。

        “绝对不会!这混蛋的修为,最多也就是至尊一两品……”厉南山有些不解的看了自己老大一眼,老大怎么糊涂了?

        楚阳已经一跃而下。

        黑衣黑袍黑巾蒙面!眼中杀气闪烁,升腾不已。

        原本他就很不舒服,此刻彻底被这句谩骂激起了杀心!

        也不问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杀人?

        既然如此,我剑下更不在乎多杀几个人!

        下来之后二话不说,长剑一扬,流光般璀璨,砰地一声在大雪中猛的炸开万道剑芒。

        “你是什么人?”厉南山大怒:“江湖人见面,居然连个过门都没有就开始打,你还懂不懂江湖规矩?”

        一边手忙脚乱的擎出长剑招架。

        楚阳长剑如风,招招抢攻:“你骂人在先,居然还跟我说江湖规矩?”他的身体就在大雪中飘飞,一溜溜的剑光就这么泼洒而出!

        厉东海在一边看着,却是放了心;这个黑衣蒙面人虽然剑招犀利,但修为的确并不是很高!只有一品至尊修为,自己这些人,完全可以吃下他!

        现在厉南山虽然抵抗的艰难,却也没有性命之忧!

        一挥手,三四十人围成了大圈,注视着场中。

        厉南山厉吼连连,被对方占了先手,一时间不能扳平,心中气怒之极,哇哇大叫,连连强攻!

        楚阳眼见众人都已经来到,看来已经是没有别的人存在,突然间一声长啸,长剑凌空一闪,跃身而起,在半空中,长剑寒光凛凛之中,突然猛地发出一声‘锵’的剑鸣!

        这一声剑鸣出来,清脆嘹亮,更蕴含着君临天下的威武霸道!

        漫空雪花,被这一声剑鸣完全震碎!

        下方,所有人的长剑同一时间发出清亮的剑吟,刷的离鞘半尺,在风雪中,凛然生寒。

        厉南山的剑本来在直刺,但却在这一刻,不知为何突然间变了方向,剑身锵的一声响,剑尖居然变成了上扬。

        楚阳一掠而下!

        厉东海大吃一惊,几乎魂不附体:“这哪里是什么普通至尊?这是剑中至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