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插翅难逃

第五百二十五章 插翅难逃

        “住手!”厉东海一边大吼,一边往前冲:“南山快退!”他心中只奇怪一件事:剑中至尊,与普通至尊截然不同!

        据厉东海所知,剑中至尊需要到了六品才能在平时敛去自身的剑气,伪装的与普通至尊一样的气息。

        但……这人分明是至尊一品啊?

        难道是伪装的?其实……这乃是一位剑中六品至尊的超级高手?这么一想,厉东海心都凉了。

        不等他说,厉南山已经感觉到了那山洪爆发一般的死意,骇然后退!

        做梦也想不到刚才跟自己平稳交战的,居然是一位剑中至尊!这一刻,厉南山想哭。

        您倒是早说啊……

        早说的话,我哪里敢独自面对一位剑中至尊?虽然说只是一品的……但我也只是一品好不好?

        但剑中至尊一品……跟我不一样啊,那是足足能够匹敌厉东海这种至尊四品的超级存在啊……我靠你这不是坑人呢吗?坑人也没这么坑的啊……

        厉东海飞速前掠,厉南山飞速后退。

        但楚阳杀心已动,岂能容他逃出剑下?长剑光芒一闪,中宫直进;厉南山拼命地长剑下压,两剑相交,心中刚一松,却听见嚓的一声响,随即胸口一凉,居然已经多了一个大洞!前后贯穿!

        总算他闪得快,没有伤到心脏,但这伤势,却着实不轻,想要活下去,恐怕着实要费一番功夫。

        但他脚下兀自不停,一直退到了十几丈之外才停住身子,低头一看,惨叫一声!

        厉家人已经有数人赶紧的上前,为他包扎伤口。但伤势沉重,金疮药敷上去就被鲜血接着冲走。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

        厉东海看着厉南山的惨状,气的身子簌簌颤抖,刀锋一般的眼神看着楚阳,里面射出滔天恨意:“阁下,你好辣的手段!”

        楚阳嘶哑着声音冷笑一声:“只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围住我,难道是为了请我去喝茶的?如今技不如人死了人,便说我好辣的手段?”

        厉东海淡淡道:“不错,江湖本就如此;你技高一筹,杀了人,别人也无话可说;不过……如今却是在我厉家的地盘上!”

        楚阳顿时愣了一下:“厉家?你们是厉家的人?”

        厉东海残酷的一笑:“不错!正是我们厉家!”他见楚阳一惊,顿时以为对方害怕厉家的威势,不由的心中那种残虐的感觉更加的升腾起来。

        楚阳忍不住冷笑起来:“便是厉家,又如何?!”

        他原本怔了一下,便是因为,厉家,乃是莫天机计划之中,很重要的环节,关系到了莫天机的整体计划走势。

        所以心中才突然意外了一下:若是现在就结下大仇……将来会不会影响计划?

        但厉东海这一句话,却将楚阳心中的桀骜之气激了起来:厉家?就算是厉家,又怎样?杀不得么?

        厉东海恨声道:“报出你的名字!”

        楚阳蒙面巾之后轻轻一笑:“对一帮死人,还用不着报名字!”

        厉东海仰天长啸:“死人?究竟谁是死人,一会你就知道!”他嘿嘿一笑:“你以为,你提前埋伏在这里,就能占便宜么?”

        这个人乃是剑中至尊;凭自己这些人,绝对留不住他!若是要想将此人留下,必须得有援兵!

        长啸声穿云裂空的冲了上去。

        楚阳目光一闪,心中一动。这一句‘你以为你提前埋伏在这里’突然让他醒悟过来。

        原来这些人并没有看到自己从那条通道之中出来!

        楚阳之所以这么痛快的被对方一句话就惹怒了要杀人,其中灭口的成分很大。毕竟,这里原本没有通道,而九劫剑主取得第五截九劫剑之后可以通行九重天一次,这一点各大家族之中定然都有记载。

        而且刚刚发生过天现异象。

        这诸般的巧合一旦凑了起来,恐怕自己九劫剑主的身份接着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一旦在现在这种时候暴露,那对于自己这一方来说,可就直接是灭顶之灾!

        刚才这几句话乃是厉东海在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不管是口气眼神脸色,都真切的表明阿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撒谎。

        如今既然知道他们没有看到什么,那么,自己何必在这里与这些人纠缠些什么?更何况,还是厉家的。

        现在杀了,楚阳岂不心疼?留着他们与九大家族同归于尽多么的好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失陪了!”楚阳一声长笑,放下了心事,突然急速往前冲出。

        厉东海大叫:“拦住他!不惜任何代价!”

        四周的厉家人同时出手!

        顿时打得激烈异常!

        但楚阳既然打定了主意要走,只凭着这些人,怎么拦得住?剑光一闪,当先两个人猛地后退之时,楚阳已经与厉东海对轰一剑,身子从这里斜插出去。

        随即闪电般跃起,一直脚踏上了悬崖山壁,只要借力成功,楚阳有把握在极短的时间里甩脱这些人,脱身扬长而去。

        便在这时,一道狂猛的劲风居然当头压下;楚阳心中一震,举剑相迎,轰的一声,一股不可匹敌的沛然力量压了过来。

        楚阳连连后退,强忍着胸口不适的感觉,抬头看去。

        空中长啸声音不绝响起,五六道身影飘飘而下。在漫天风雪中,就像是天上谪仙,飘然而落,踏足红尘。

        “既然来了,就莫要走了。”一个声音沉沉的说道:“老夫还有话要问你,说清楚了再走,也不迟。”他的声音最近,正是刚才与楚阳对撞了一下的人。

        六个人同时落下,占据了六角方位。

        楚阳心中连连叫苦!

        六个人,六个六品以上至尊!

        六个超越了仙凡之隔的超级高手!

        这下子可怎么办?就算是剑灵现在接手主掌身体,也绝对不是这六个人的对手!自己是剑中至尊一品,剑灵接手,也最多能够提升到三品的地步。这样的修为,只是对一位六品至尊也是非常吃力;更何况是对六位?

        楚阳与剑灵在极短的时间里商量了一下,迅速的制定了有剑灵主掌身体,宁可付出一定代价,也要突围而去的决定!

        只要对方一动手,立即行动。

        但在动手之前,却要看看,这件事情还有没有转机。

        不到山穷水尽,绝不能走那条路。

        “你叫什么名字?”为首的老者目光森冷中居然带着一丝温和,虽然很虚伪的温和,但毕竟是一种态度,只听他道:“拿下你的面罩,让老夫看看你的脸。”

        楚阳嘶哑的狂笑一声:“怎么,你们以为吃定了我不成?”

        这老者脸色和蔼,淡淡道:“阁下何必如此?大家好好谈一谈,交个朋友不是很好么?再说,事情的是非曲直,总要论断一下,我这人一向讲道理,若是真的是我们这边的错,我便为阁下赔礼道歉也没什么。”

        厉东海在一边心中一凉:果然,家族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不由悲愤的道:“十三爷,南山已经被他打的生死两难……而且这个人,也分明不是……”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这老者挥挥手,不当回事的道:“有老五在,南山死不了!”

        楚阳纳闷之极:这是这么回事?什么时候九大家族的人变得涵养这么好了?我杀了他们的人,他们居然要跟我讲理?

        貌似我还没有到什么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一现、所有高手纳头便拜的地步吧?

        难道这一次的福利,居然包括了这个?

        那老者转头看着楚阳,淡淡的笑着:“阁下既不愿意拿下面罩,那我们就这么说话也无妨。”他居然又宽大了一步。

        “敢问阁下,在这悬崖底下,已经呆了多长时间?”老者轻声的,却是神态很严肃地问道。

        楚阳心中电闪。

        根据这句话的意思,恐怕这些人已经封锁了上面很久,我若是说是现在刚刚进来的,明显不妥……

        想了一圈,道:“这个……时间倒不是很清楚,不过总有几个月了吧?不知阁下问这个,却是何用意?”

        这老者眼中神色再度一亮,道:“这么说,阁下定然知道,这砍掉风雷台的人是谁?”他眯着眼笑了笑,道:“抑或是说,阁下自己,就是砍掉风雷台的人?”

        老者爱起头,看了看那楚阳刚刚开凿出来的洞穴,眯着眼睛笑了笑:“这个石洞,距离风雷台,可是忒近了。阁下你说是不是?”

        楚阳到现在依然没有琢磨到对方到底是什么用意,心中刹那间闪过了几百条对答方案,终究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谨慎的回答道:“我没有听懂阁下的意思。”

        他说没有听懂,那老者反而微笑起来。似乎确定了什么,淡淡微笑:“但我看阁下的实力,还不足以砍倒风雷台,敢问阁下,是用了什么方法,将风雷台砍倒的?”

        他竟然似乎是就这么认定了是楚阳。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还是不太明白。”

        那老者眯着眼睛笑:“你最好还是明白的好;若是再不明白,就十分的无趣了。”

        楚阳道:“是我弄倒的,又如何?不是我弄倒的,又怎样?我不明白,你们是何用意?”

        楚阳感觉到,这里面,貌似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干脆一横心,承认下来!

        反正这风雷台也不关九劫剑主的事;若是九劫剑第五节一直在这下面,这九万年中,恐怕这风雷台已经倒了**次了……

        楚阳感觉到,这里,貌似是一个……机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