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地心之火

第五百三十三章 地心之火

        空洞的大厅中氤氲一动,厉家老祖宗厉春波的身影再度出现。

        “怎么了?”另外三人也同时出现。

        这四个人,似乎是同一身体一般,同进同退,消失的时候一起消失,出现的时候一起出现。

        “厉家,要完了。”厉春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此言何解?”另外三人都是露出大惊的神色。

        厉春波苦笑一声,神态萧索:“你看看,如今厉家的当家人,已经成了什么样的人……心机深沉,城府厚重;利字当头,名字照眼。”

        “厉家已经变质了。”厉春波淡淡道:“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另外三个黑衣人中,其中一人不愿意的说道:“大哥,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也是你的子孙后代!是厉家的血脉传承啊。”

        “不是了。”

        厉春波摇头,怅然道:“不是了啊……”

        他背负双手,缓缓走到刚才的位置坐下,眼中露出追忆的神色,良久才道:“当年,大伯曾经说过,将此心传下,便是传承!”

        另外三人肃然起敬!

        知道他所说的人,就是上一届的九劫剑主大人!

        但也感到了疑惑,此心传下,便是传承!难道这句话的意思……血脉不重要么?

        “心正意勤何须径,攀星摘斗岂在遥?”

        厉春波叹息一声:“一生英雄。传下的当然是浩然之气!若是有一天,这浩然之气变质;成了卑鄙的代名词……那种时候,这种血脉传承,不要也罢。”

        “因为传承已经变成了耻辱。”

        厉春波虽然这么说,但眼中依然露出痛心。

        “我在创建家族之后,闯荡江湖,终于有大成!在至尊三品的时候,闭关修炼;三千年后,出关;家族已经物是人非!”

        “当时写下祖训,教诲后人。但体内欲跨越天人之间隔,元气翻涌不休,于是再度闭关……直到十几年前,才再度出关。”

        “但厉家,已经不是我的厉家!”

        “今日,更是用这个大宝藏,试探出来了厉家的底线。居然如此龌龊。”厉春波淡淡一笑:“当初,九叔诸葛微笑曾经为我厉家占卜道:春波涌动万年兴,一朝无波便平庸,谁能预知万年事,天上地下总关情!”

        “我一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今日,终于明白了。”

        厉春波淡淡的看着门外天色,眼中露出寂寥:“我名春波,创建厉家,仗着先父威名,成为九大家族;便是‘春波涌动万年兴’;如今,也的确有了一万年!”

        “而现任家主,却叫无波。厉家春波创家业,如今既然无波……那么,厉家还能存在么?”

        厉春波苦笑:“所以……一朝无波便平庸。”

        “这是命!”厉春波淡淡一笑,站了起来,跨出门去:“我厉家的命!我厉春波的命!”

        他的身子就在跨出这一步的时候,雾化一般的消失了。

        另外的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这一次,却没有随着他消失。

        “大哥的情绪,似乎有些消沉。”

        “是。”

        “但厉家万年基业,岂能眼看着毁灭?”

        “不错。”

        “大哥不管,难道我们也不管么?”

        “正是!”

        “说什么也不能看着厉家烟消云散啊……”

        ……楚阳住进了核心区域的一座大公寓!单门独户,环境优雅,在这冰天雪地里,这个园子里居然很罕见的有几株绿色植物。

        房子全是万年玄冰所制,但非但不寒冷,反而暖煦煦的。

        在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可容十几个人一起游泳的游泳池;游泳池底下,全是罕见的暖玉。哪怕是冰水倒进去,也能很快的温暖起来。

        一般能住到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寒暑不侵?

        所以这些东西,纯粹就只是为了享受而已。

        但楚阳却并不是为了享受而享受;而是为了另外的目的。水池的暖玉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洞孔;洞孔之中,逐步的散发出暖煦煦的温度。

        这,便是地心之火!

        这种地方,在楚阳即将出东南的时候,月聆雪曾经特别的告诫过:“极寒之处,必有极阳之宝!在厉家,极寒之处,玄冰为室,暖玉打底,地心之火从中而发。当初我到厉家,曾经住过一段时间。但那时候,却还没有悟出来吸收大地之力以作修炼的地步,导致错失良机。”

        “大地之力的修炼,整个九重天,我应该是第一家悟出来的,别人都不知道。所以厉家虽然拥有地心之火这等大地最纯净的力量源泉,却必然没有足够的重视,要不然,也不会只当做温泉这等洗浴的地方。”

        “而且居然将这种至宝用来待客……岂能不让人为之啼笑皆非!”

        “若你有一天能够到厉家,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这对于人体内的天人感应阴阳调和,有着无法估计的作用!”

        楚阳一直将这句话记在心里!

        先前貌似是激动万分咆哮的提条件,无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如今,诸般机缘巧合之下,果然被他达成愿望。

        此刻,楚阳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跳进了游泳池。脚心接触到那地心之火所在,运功感应一下,果然是浑身舒泰,不由大喜。

        喝道:“你们几个,将紫晶给我搬进来两千块,放在这池子的边上,然后,在外面等着!”

        在旁边,郑有几个容颜秀丽,身材窈窕的白衣少女,在脸红红的伺候着;每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美貌女子。

        此刻,却被齐齐的派来伺候一个大男人洗澡;几个少女都是心中羞涩不已;却又不敢反抗;此刻一听楚阳呵斥,却顿时是如释重负,赶紧的出去搬来了紫晶,一块一块的放在水池边上,摞了厚厚的好几层,这才得到楚阳允许,一个个快步的走了出去。

        “每过一个时辰,就再给我运进两千紫晶,听到了么?”楚阳威严的道。

        “是。”

        只见这位‘紫晶世家传人’将手搭在水池边的紫晶上,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突然紫气莹然!然后猛地运功一吸,顿时,整个水池上空就充满了紫莹莹的光彩,紫气耀天,居然看不清他在水中的身体。

        一缕缕的紫气,向着楚阳鼻孔之中狂飙猛进……而他的脚底涌泉穴,却在这百般掩饰的时候,悄然的踏在了那地心之火的小口上,九重天神功全力运行,猛吸!

        不过片刻功夫,周围精舍之中凡事正好在此刻洗澡的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感到池中之水似乎是凉了一些,似乎是……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暗影中。

        两个人注目看着。正在相互的传音谈话。

        面对这位剑中至尊,出动的人手岂能是等闲之辈?这乃是两位五品至尊!

        “看来,他今夜是要大肆的收集紫晶之气,准备明日的破解紫晶矿了。”

        “应该是如此,不过,他吸收紫晶的方式,可真是别具一格……”

        “不错,不仅方式怪异,而且……这速度也实在是恐怖!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居然有几十块变成了粉末……这小子不会是中了紫晶手吧?”

        “绝对不是!浪一郎的紫晶手中之无救,而且,一旦受伤,只能从手心中吸取紫晶之气;但他却是从鼻孔……这种方式,闻所未闻。”

        “当真奇怪!”

        “难道这小子这一夜,居然真的要吸收掉一万块紫晶?”

        “不会吧……”

        两位至尊在暗处窃窃私语。

        楚阳的强大神识自然早已经是发现了他们,但却装作未知;只是拼命一般的吸取紫晶之气,他的鼻孔就像是变成了大海,而那呼啸而来的紫晶元气,就是河流,一条条的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

        整个水池,一片紫光闪烁,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而实际上,楚阳则是闭着眼睛在全力的吸取地心之火!连月聆雪都要扼腕叹息错失良机的好东西,楚阳岂能不趁这个机会吸个够本?

        至于那抽取紫晶的力量,则是因为……剑灵正通过九劫剑的触角,搭在紫晶上,然后将这两千块紫晶之中蕴含着的庞大的天地元气,通过楚阳的身体经脉尽数的抽取到了九劫空间之中……就这么抽,休要说两千块紫晶,就算是二十万……剑灵也绝对能够在一夜之间抽取完毕!

        但现在肯定不能表现的那样变态。而且厉家也比较小气,一晚上的量,居然只给了一万块……只……给了一万块!这句话,若是让厉无波听到,非得抱头痛哭不可。

        一晚上一万块还小气?要知道我这一万块是准备让您吸收好几个月的……随着吸取,正在暗中看着的两位至尊脸上表情也是越来越精彩、嘴巴越张越大:我的神!他居然真的在一个时辰之内,吸收了两千块紫晶的天地元气?

        我靠这是一个什么怪物啊……四周的紫晶越来越是颜色暗淡……终于,在接近一个时辰的时候,哗啦一声,两千已经逝去了光泽的紫晶同时粉碎,然后变成了一地的粉末!

        “送紫晶进来!怎么这么磨蹭!”某位紫晶传人暴怒的咆哮起来。

        极为少女噤若寒蝉,急忙又一次抱着紫晶匆匆进来,看到水池四周的紫晶粉末,一个个樱桃小嘴张的如同要吞下一枚鸭蛋去!

        没了?

        真没了?

        殊不知这对楚阳来说,居然还算不上是得到了好处;真正的好处是:他在这一个时辰之中吸收的地心之火,现在已经让他的丹田有些滚烫的感觉……九劫剑似乎是很兴奋的就在这样的温度里翻腾着……而,楚阳丹田之中的那两根鸿蒙真丝,在地心之火的熔炼之下,竟然似乎要活了过来一般,浑身充满了光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