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章 恨满胸!

第五百五十章 恨满胸!

        “既然定了终身,那么,无论如何是要回来祭祖的。”浪一郎的声音越来越疲倦,也越来越阴森。

        “我与洪无量说了这件事,洪无量对我们表示了衷心的祝福;然后,又送给我们每人一块紫晶作为贺礼。那时候我们修为并不高……紫晶,一般很难得到。”

        “我和霞儿都很感激他;认为,洪无量实在是很有风度,很有气量的一个人。”

        说到这里,浪一郎嘿嘿的冷笑了两声。

        但他终于在不经意之间,说出来了那个名字:霞儿。

        “于是我们三人结伴同行,返回这里;我带着霞儿,祭拜了我的父母;然后,洪无量在殷勤做饭,我带着霞儿,我们两人来到了这里。就在那一株梅花树下,两人说话说了很久……我永生永世,记得那一天。”

        “那一天,梅花在开放,也有很多在凋零;雪花在飘,我们两个偎依在梅花树下,一直到身体都被雪花和梅花埋住了……”

        “一直到现在,我每一次来到这里,似乎还能闻到,当日的那清清淡淡的梅花香……”

        浪一郎出神的看着远方,看着苍茫天空雪花纷飞,说出来的话,已经带着做梦一般的口气。他的目光温柔缱绻的看着左前方。

        似乎那一株梅花树,现在依然在那里。

        依然散发着梅花香。

        而那心爱的姑娘,也还在自己怀中。

        他的眼神朦胧起来,嘴唇微微的弱不可查的哆嗦着;深深地吸气,然后深深地吐气,如是三次之后,才终于道:“那一天晚上……洪无量很热情的摆酒,为我们庆祝……那天,我高兴,我喝了很多,喝了很多!!”

        说到最后四个字‘喝了很多’的时候,浪一郎突然一字一顿,面容扭曲了起来。

        魏无颜从一开始的从容淡漠的表情,也逐渐的紧张起来。

        他知道,故事到了重要的转折时候!

        对与洪无量,对于自己的那个师傅,是如何的能忍和如何的卑鄙,以及如何的下流无耻,魏无颜知之甚深。而且,洪无量的伪装,也是到了几乎连他自己都能瞒过去的地步,实在是一绝!

        从浪一郎说的话中,可以明显听得出来。洪无量和浪一郎两个人都喜欢这个女子,而现在,这个女子已经与浪一郎定亲了,而且回来祭祖了……到了这种时候,洪无量若是再不采取一些行动,那也就不是洪无量了。

        “第二天早晨,我一觉起来,兴冲冲地去找霞儿;却迎来当头一棒;我竟然看到洪无量从霞儿房中走出来!”

        “走出来!”

        浪一郎冷笑起来,那是一种悲惨到了心碎之后,偏偏无法哭泣却只能笑的笑。

        “然后,霞儿告诉我……她突然发现,她喜欢的不是我……而是洪无量,求我原谅,求我成全……”浪一郎咬着牙,脸上露出怪异的笑意。

        “当时我就是这般笑着,我满心的幸福和欢乐让我笑,我还没幸福完……然后我就要为别人笑……我最爱的人,昨天还在山盟海誓,一夜过去,就成了别人的女人!要我成全他们!成全!”

        “当时霞儿端着一杯酒,说,只要我喝下这杯酒,就证明我祝福她了。她会幸福!”

        “当时我他妈傻!我他妈当时就是一个**!天下第一等的傻子,最该死的二百五!就是我,浪一郎!我居然只是惨笑一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语无伦次的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崩溃的离开了,独自找了个地方去哭,去发泄,去骂,去发疯……我知道自己受了伤害,我发誓这两个人我谁也不会原谅,可我那时候根本没想过……霞儿比我要惨得多。”

        “我根本没有回头,我也不知道,在我身后的霞儿脸上是什么表情……如今想来,她那时候,会是什么表情?魏无颜,你说,她那时候看到我决绝而去,会是什么表情呢?”

        浪一郎看着魏无颜,疲倦的眼中满是狰狞的疑问。

        魏无颜心中一堵,突然间压抑的说不出话来。

        会是什么表情?魏无颜绝对相信,那个可怜的女子,在见到浪一郎不顾而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绝对足以让任何铁石心肠看到都会痛不欲生!

        “过了一年多,洪无量与霞儿成亲,我本不想去,我恨他们,可我实在放不下……我,我……我居然去恭喜了,我……我我……我真该死……其实我只想看她一眼……”

        “当时我很恨!可我实在太想她了!实在太想她了!!你明白吗?”

        “就在那天晚上,洪无量终于喝醉了。而我,与霞儿也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我也喝多了,我抓着她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我很委屈!我想杀人!”

        “可是霞儿只是绝望的看着我,她穿着大红嫁衣,眼中,只有死寂和绝望,然后问我:你真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该死的洪无量,那天晚上,在饭菜中下了毒;并强暴了霞儿!更威胁她,若是她不跟他成亲,就不给我解药!”

        “可怜的霞儿,就这么答应了他。而我喝下的那杯酒中,就是解药!”

        “我终于知道了真相,却是在她的婚礼上!洪无量邀请了很多高手……但当时我已经顾不得!我要带霞儿走!我要杀了洪无量!”

        “但我寡不敌众,竟然被他们抓住了。洪无量要杀我……霞儿跪下来求他,只要放我走,她就伺候洪无量一辈子,若不放我走,她就死在这里……嘿嘿……嘿嘿嘿……”

        浪一郎心酸的笑了起来,笑了两声,突然低沉的抽泣,呜咽起来,终于变成嚎啕大哭!

        一千多年的压抑,终于在今日释放,浪一郎似乎打开了闸门的洪水,再也关不上情感的闸门。

        魏无颜看着眼前这位前辈,一位至尊,执法者刑堂的首座大人;就这么在自己面前哭得像个孩子。不由得心中一酸,也想起了自己的妻儿,忍不住鼻头发酸,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霞儿牺牲了她的一生为代价,终于让我像一条狗一样被放走了!”

        “我被扔出去的时候,就像一条狗!一条什么都没有的狗!一条靠着自己心爱的人的牺牲所有才换得生存喘气机会的狗!”

        说到这里,浪一郎嗬嗬惨笑,张着嘴吐着气,一声又一声,重重的,如同野牛在低沉的咆哮。

        魏无颜黯然一叹。

        相比较来说,自己与浪一郎……真不知道谁比谁更惨。

        “从那以后,我找尽了一切机会,与洪无量为敌,无数次的想要杀他!但那时候因为霞儿当初的我所认为的背叛,我颓废了很久,洪无量却一直在精进,我原本就不如他,那段时间的颓废,拉开的距离更大……我始终不是他的对手。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勉强保住半条命,狗一般的逃走……”

        “洪无量善于伪装,而且,做出一副江湖大豪的样子,挥金如土,朋友也是很多。而他挥霍的……绝大部分都是我和霞儿当年赚下的……这个卑鄙小人!”

        “我浑浑噩噩的过,除了报仇,什么都不去想;只是练功,报仇,被打伤,再疯狂练功,再去报仇……但,过了几年之后,等我有把握了,再次去找他报仇的时候,却意外得知,霞儿死了!就在我去之前一天,死了!”

        “死了!”

        浪一郎双目血红的咆哮一声,方圆数百丈雪地,同时轰的一声被震了起来,在空中变得粉碎!

        “而我去的那一天,居然正好是霞儿的葬礼!”

        “我不顾一切,闯了过去!”

        “那一天,大打出手……那时候,洪无量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但他朋友众多,大家一起动手……我被迫远走,当夜潜回来,我掘开了霞儿的坟墓……我将她抱了出来……我我我……我毕生的梦想,就是将霞儿从洪无量身边带走;救她回去!我终于做到了,带回去的,却是霞儿的尸体!”

        “但我知道,纵然是死,霞儿也决不允许自己呆在那个叫做‘洪无量之妻’的坟墓里!所以,我也不允许!”

        “霞儿的尸体上,遍体鳞伤!她不是病死的!不是!她是被洪无量活活打死的!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浪一郎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两眼赤红。

        “从那之后,洪无量广邀好手,与我为难,说我羞辱了他……嘿嘿……”

        “我隐姓埋名,带着霞儿的尸骨远走高飞;我用尽一切办法,加入执法者,在执法者之中不择手段的往上爬……”

        “洪无量知道我在预谋对付他……那段时间他也是疯狂练功不惜一切手段拉拢高手……”

        “终于,我成为执法者刑堂副座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而且得到了秘密传承……嘿嘿……那一次与洪无量决战,我狠狠地打了他一记紫晶手!”

        “我那次本可以杀他的,但我偏偏不杀,偏偏让他逃走了。我要他,带着紫晶手折磨他一辈子!一死了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浪一郎带着深沉的怨毒,狞笑一声,重复道:“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若让他就那么死了,我和霞儿这些年所受的折磨,岂不是太亏了!霞儿也不会允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