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最后命令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最后命令

        楚阳苦笑。

        这些站在巅峰的人物,当真是每一个都不是易于之辈;每一个都是人精啊!

        浪一郎知道他自己的伤,但自己用药之后他立即恢复成这样子,居然立即就在他自己心里肯定了自己就是九劫剑主!

        最后这句‘或者你想逆天,但我不想’;就很隐晦的表达了出来。

        “所以,你还是别劝我了,我听着难受……你也不好受。”浪一郎意味深长的说道:“让我死吧,对大家都好。”

        楚阳唯有苦笑。

        这个浪一郎,对他自己是真的狠。

        他干脆把他自己的退路截断了,也把楚阳前进的路截断了:你救了我,我是执法者刑堂首座。只要我回去,你九劫剑主的身份就保不住。

        所以你别救我。

        可见他渴盼一死有多么迫切。

        楚阳摊摊手,道:“浪首座都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我也真是无话可说了。不过,个人总觉得可惜。”

        对于两人说的话,其他几人都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也是浪一郎的顾忌:他若是说出来,等于是害死了他现在的四个兄弟;楚阳就算是不想灭口,也只能灭口!所以他只要求截断自己退路,即可。

        “没什么可惜的。”浪一郎微笑:“你不知道我渴望这一天,渴望到了什么地步。当年,霞儿不是没有机会与我一起走……但她始终没有那样做,呵呵……”

        “我知道,她是自觉以为白璧蒙瑕,不再贞洁……而我,那时候又在误会之中,阴差阳错,导致霞儿一声悲剧……”

        他叹了口气,目光湛然的看着眼前的泥壁,目光中,竟然有无限温柔:“此一去,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她,我不在乎!无论她怎样,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能不能在一起!”

        “已经很多年了……我,真的很怕她此刻已经轮回转世了……”浪一郎有点患得患失,道:“不知道她还在不在呢……”

        “不会不在的!”楚阳叹了口气:“她身怀无穷遗憾与莫大怨毒而死,恩怨未消,听说就连轮回通道也不会接受的……”

        “那我就放心了。”浪一郎松了口气。

        楚阳说的,乃是传说;而浪一郎这位位高权重的至尊高手,竟然也立即就相信了。

        众人都是心中叹气。

        浪一郎已经不想活了,而找到那位‘霞儿’却是他最大希望。

        所以,虽然明知道所谓的‘那个世界’虚无缥缈,但他依然义无反顾。虽然明知道楚阳是在向好处说安慰他,但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

        唯有这样,他才能满怀信心的前去寻找自己的爱人。

        若是连这一点信心都失去了,那么……无论生与死,对浪一郎来说,都没有了半点意义。

        楚阳沉吟了一下,手腕一翻,道:“浪首座,若是你真的想……那么,这件东西,或许可以帮你!”

        只见楚阳手中,有一片小小的花瓣;似乎正发出光来。

        而这光,竟然就像一道彩虹一般璀璨鲜艳。

        只是指甲盖大小的一瓣花瓣,居然清晰的分成了十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还有一种无色的透明色。

        浪一郎大惊:“十色兰瓣?这难道是……天瓣兰?那……万年一变化,一色一万年的阴阳神药天瓣兰?”

        “浪首座好见识!”楚阳赞叹一声。

        “我不是好见识……而是我打听寻找这种东西,已经一千多年……”浪一郎苦笑:“若是在此之前让我找到,我哪里还有兴趣找洪无量报什么仇?早就吃下去然后去找霞儿了……”

        他在苦笑,但众人却是为之动容!

        这个浪一郎,委实是……痴心的吓人。

        “既然这么说,想必浪首座是知道怎么用的……我只提醒一点:你在临死时候,我将这般兰花放在你口中,你噙之而亡;可保灵魂不灭。若是找到了你爱人的冤魂,将药力通过灵魂传承渡给她一半……便可彼此保持灵魂完整,彼此之间存有感应;转世重生之后……做一对神仙眷侣,恩爱夫妻!”

        楚阳喟然道:“阴曹地府做伴侣,总不如万丈红尘做夫妻呀。”

        浪一郎的目光灼灼,两只手忍不住颤抖起来,眼圈都激动了红了,语不成声:“多谢……”

        正如楚阳所说,阴曹地府做伴侣,哪里及得上在这人间世上做一对神仙眷侣?浪一郎当然想,但他却不敢抱任何希望……如今,楚阳直接给他解决了最大的难题!

        浪一郎眼中含着泪,但嘴角却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种由衷的向往。

        向往来世!

        不再是梦!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身死之后……能不能找到那位……霞儿。

        楚阳心中忍不住也有些酸涩。

        对浪一郎的心情,他十分理解。

        所以他才给出了天瓣兰。而且,只拿出来一半:一整片天瓣兰,若是一个人享用,便可灵魂永固,而且转生之后带着记忆,带着今生三成修为……成就一个逆天人物!

        但,浪一郎想要的,却并不是辉煌。

        他要的是幸福。

        一片天瓣兰,两人服下,只能稳固神魂,然后彼此感应……造就一种‘双魂连系’的奇异现象,却不会带着记忆和修为。

        两人一起打拼,一起进步,一起相互呵护……那才是,真正的夫妻之道。

        而浪一郎想要的,就是这个!

        “不过你可要千万切记!”楚阳严肃的叮嘱:“转世轮回途中,万万不可牵手……否则,若是成了一对双胞胎亲兄妹……那可就糟糕透顶!”

        浪一郎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脸色有些煞白的说道:“是是,多谢提醒。”

        刚才他心中正在这么想:一旦牵手,再不分开!

        楚阳一个提醒,几乎吓得他魂飞魄散……若是真成了那样子,那可就真的此恨绵绵无绝期了……浪一郎心情轻松起来,甚至,嘴角那丝温柔的笑容中自从见到了天瓣兰,就从没有消失过。

        “楚兄,此番救了我,想必定有缘故?”浪一郎微笑着:“只要你说,浪某便是倾尽一切,无有不允。”

        楚阳笑了:“浪首座果然是聪明人。”

        浪一郎也笑了:“请说。”

        两人心中都很明白:楚阳若只是为了救魏无颜等人,那么,他就绝不会在最后时刻突然回身背着浪一郎逃走!

        要知道那时候可是真切的冒着生命危险。

        只要对方稍快一丝……楚阳就是有九条命,也逃不出去。

        更不要说救了浪一郎之后还背着他跑了一千里路……“紫气东来之地!”楚阳含蓄的传音说道。

        浪一郎恍然,爽快地道:“没有问题。楚兄对我恩同再造,我浪一郎快要死的人了,能对楚兄有所帮助,也算是了却一段尘缘因果。”

        楚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九劫剑第六节,如今总算是见到了真实眉目。只不知道,那第七第八……究竟又在何方?

        ……“楚兄,在此地,还需要最少呆三五天……”浪一郎的气息有些微弱,斜斜的靠在了洞壁上,有些抱歉的说道:“我本不想死在这洞里……让大家伴着一具尸体,总归不是那么一个事儿……但我一见到天瓣兰……实在是等不得了……”

        他的大仇得报,心愿得偿,来生之约又有了眉目…浪一郎心中彻底的放下,再也不想多喘一口气了……楚阳沉沉道:“不管生死……都是一样。浪兄,你在,你陪我们,你走,我们送你!”

        浪一郎艰难的笑了笑:“我这四个兄弟……就托付给你了……楚阳,让他们……活着回去!”

        “我不敢保票,只能尽力!”楚阳严肃地说道。

        浪一郎了解的点了点头。

        若是楚阳拍着胸脯打包票,他反而要不放心了……毕竟现在情势如此险恶,实在是希望太渺小。

        “你们四个……回去告诉众位兄弟……我,我先走了。”浪一郎看着四位刑吏,艰难的道:“这么多年风雨……我利用过你们,我也耍过心机,但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的小兄弟……我……很珍惜你们;这些年……多亏了兄弟们,只可惜……以后的路,要你们自己走了……”

        四位刑吏泪如雨下,连连点头:“大哥……我们真不知道说什么……说这一句一路好走,却又说得如此心痛……”

        浪一郎露出一个微弱的笑:“不要为我担心……为我高兴才是,我这一去……是我梦寐以求……你们,你们回去……告诉兄弟们……从此后,辞去刑吏之位,浪迹江湖,不要再做执法者了……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命令!”

        “为何?大哥,这是为何?”四位刑吏目瞪口呆。为何浪一郎在最后时刻,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千万要记住这一点!现在执法者……与九劫剑主作对……没有好下场的;你们一直相信我……那便相信我最后一次吧……”

        浪一郎声音越来越弱:“继续与九劫剑主作对下去,你们会……会死的……”

        他脸上露出一丝潮红:“答应我!”

        却是已经到了回光返照。

        “是,我们答应!”四人泪如雨下。

        浪一郎呼哧呼哧的喘气,突然叫道:“楚阳……你明白么?”

        突然身子一挺,没有了呼吸。

        就在这一刻,楚阳闪电般出手,一片天瓣兰,及时进入了浪一郎的口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