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插翅难逃

第五百六十九章 插翅难逃

        这前三关总算是过来了。

        路程,也已经过去了两百里。

        直到现在,魏无颜等人与四位刑吏依然觉得自己如同做梦。

        实在想不到,除了第一关轻松的过来之外,第二关与第三关,居然连根人毛也没看到,就这么长驱直入的过来了。

        “这是心理!”楚阳淡淡的笑着:“这三关一过,我也基本能够确定,布置这一道封锁线的人的智商大概在什么水平……不过你们也不要洋洋得意,接下来的几关,将是很难走。而且,若是我估计不错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调整……到那时候,恶战就会频繁到来的。”

        “想要一直这样顺畅的走出去……做梦都没有那么美啊。”楚阳笑了笑。

        顿时大家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原本绷得紧紧的神经,也为之松缓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这一次,是四位刑吏虚心的问楚阳。

        四个人心中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怪不得整个天下的执法者追杀楚阳都没有得手,只看人家这脑袋瓜子……执法者之中有几个人能跟得上他转悠?

        “接下来怎么走……”楚阳苦笑:“走一步看一步,在这种时候,神仙也无法一下子规划出一直到通关的道路的……谁知道厉家的封锁线还有多长……”

        “不过,下一关就需要一点运气了……”楚阳身子一闪,闪进了路边的树林。

        再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厉通天的样子。

        楚阳现在只恨,自己为何不多记住几个人的样貌;导致现在自己想要化妆居然无人可用。

        跟在他身边的魏无颜等人也是改了形貌,这个当然就没有参照物了,随意化妆,只要不是原来的样子就行。

        四位执法刑吏看得目瞪口呆。

        做梦也想不到,楚阳还有这一手本事。易容化妆,大家都会;但是,充其量也只是化妆一个大家谁也不认识的人,或者是直接带上一张人皮面具。

        但像楚阳这样子,直接化装成对方熟悉的人……这样的手段,自己还真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不过仔细一看,与真正的厉通天还是有所差别的。

        楚阳呲牙咧嘴,这种化妆当然需要技术,而且需要对人体肌肉精准的了解和操控。每一个人的脸型都是绝对不一样的。

        先天性的生成,根本就不一样;想要将自己完全全变成另一个人,需要付出的痛苦简直是难以想象……试想一下,将自己的肌肉撕裂,调整成别人的脸上那种形状,还要看不出来……就能知道这种痛苦了。

        所以楚阳对于这样的化妆,也是不能持久的。

        一旦持久了,那撕裂开的肌肉,真的有可能无法恢复,到时候……若是为了这种伤还需要吃九重丹,那可就成了笑话了……楚阳一挥手,怒气冲冲的运起身法,往前飞掠。速度真是快如闪电!

        魏无颜等人跟在他身后,居然有些吃力。

        只有楚阳知道,敌人留给自己等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速战速决,一举闯过第四关再说其他!

        而且,趁着现在第四关的敌人也分散了兵力的情况下,赶紧通关。

        守着第四关的厉家高手正在奇怪,怎么分出去了三分之二的人手前去助阵,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

        难道是抓住了?

        正在奇怪时,突然见到前方白影乱飘,一条白影急如奔雷一般前来!

        “什么人!”守卫横刀喝问。

        “是我!”一个阴沉暴怒的声音传来,声音很熟悉,随即人就到了近前:“人呢?都给我出来!”

        “原来是老祖宗!”守卫急忙行礼。

        打了个手势,发出一声号令。

        顿时刷刷刷钻出来十五六人。

        “怎么只有你们这些人?”厉通天大怒:“其他人那里去了?”

        “都被七长老调遣……去了那边。”这位守卫的至尊心中奇怪:不是听说通天老祖宗不会出来的么?怎么现在却到了这里?

        “混账!他懂个屁!”厉通天狂怒:“他只会给敌人让开道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一辈子哪里办得成半点事情?”

        “额……”这位至尊满头黑线。你敢骂,我可不敢附和啊……鼓足了勇气才道:“老祖宗,您不是……在家族?这个……”

        厉通天双目一瞪,凶神恶煞:“我到哪里去,还得你批准?”

        “不敢。”这位至尊心里打了个突。

        “有没有什么发现?”老祖宗问道:“尤其是那个紫霄烟?!”

        这人恍然大悟:原来老祖宗乃是因为此事而来,说的也是……老祖宗被这家伙可是坑苦了……亲手将他引进了家族,结果这家伙反手来了个灭绝动作……直接导致了通天老祖宗现在在家族里面里外不是人,直接坐蜡!

        难怪老祖宗眼不下这口气啊,要是我,我也咽不下去。

        “没有发现!”这位至尊诚惶诚恐;老祖宗现在正是气头上,不要惹了他的霉头。

        “没有发现?!你吃屎的!”厉通天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得这位至尊原地转了两个圈子:“那么大的活人你没发现?”

        这位至尊顿时委屈的要死要活。

        是那么大个活人,可那么大个活人压根就没从我这里走啊。

        我到那里发现去?

        “你们八个!还不跟我快走?再看一眼这几条废柴,当心被他们传染的蠢了!”楚阳扮演的厉通天转头怒喝。

        魏无颜等八人唯唯诺诺,急忙过来。

        “再有疏漏,老夫斩你狗头!”楚阳指着这位至尊的鼻子,威严怒喝。

        “是,是。”

        这位至尊抬起头来时,面前的通天老祖宗带着九个人已经无影无踪。恼火的自言自语:“紫霄烟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又没骗我!你自己心里有气,却来抓住老子出气……老子该你的……”

        旁边有一人说道:“这次通天老祖宗带的人……怎么这么面生?一个也不认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位至尊顿时打了个激灵:“你是说……你也一个人也不认识?”

        另一人沉重点头。

        “坏了!”这位至尊一拍大腿:“不会就是那话儿吧?”

        所有人整齐的呆住。

        这位至尊顿时越想越是可疑:“我就说通天老祖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要做出决断。

        突然刷刷刷几声响,无数白影落在这里,为首者,正是七长老,现在的七长老已经是满头白发都直立了起来。

        连续的扑空,疲于奔命一般的来回跑,让这位七长老有一种严重的‘我就是一个木偶,被人牵着绳子,想要让我咋办我就咋办’的那种憋屈感。

        实在是无法忍受。

        尤其是下属们脸上嘴角眼底深处的嘲笑,更是让七长老无法容忍。

        您不是说心理学?人性学?还江湖经验?

        结果被人当成了傻子耍。

        爽吧?还有脸教训别人?

        七长老更加怒火万丈还不能发泄。

        “这里可有动静?”七长老黑着脸。

        “刚刚刚……刚刚……”这位至尊脸上的冷汗涔涔下来,怎么刚出了纰漏,七长老接着就来了?

        “刚刚什么?你他娘结巴了!”七长老怒喝。

        “刚才通天老祖宗带着人过去了……”这位至尊现在当然不敢说,那几个人有可能是假的……俗话说的好,不知者不为罪。

        “通天老祖宗?”七长老一怔,反手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通天老祖宗目前正主掌家族重建,怎么会到了这里?”

        “的确是……”这位至尊又被打的转了两个圈子,闪烁着眼神:“真的……”

        “放你娘的屁!”七长老满腔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左一个耳光子右一个耳光子,打得甚有节奏:“我把你这个瞎了眼的……”

        “既然不是,过去的绝对是奸细。共有几人?”另一人急促问道。

        “九个人……”这位至尊苦着脸,捂着已经被打肿了的脸庞。

        “怎么会是九个人?”那人皱了皱眉:“浪一郎加上他的四个刑吏,加上救他们的人,还有另外四个人……应该是十个人才对。”

        他目光突然一亮:“难道浪一郎伤势沉重,死了?”

        “究竟怎么回事,追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七长老甚为恼火:“光是推测有个鸟用?”

        “若是再追,恐怕真的被对方牵着鼻子东一跑西一跑的逃掉了。”那人沉吟了一下,不无嘲讽之意的道:“毕竟,咱们家族脑子不好使的人,还是不少的。你说对吧,七哥?”

        七长老顿时满脸通红:“你……”

        “别吵!现在听我说!”那人说道:“所有前方埋伏,按兵不动。各自把守要道,在哪一关出了问题,人头谢罪!”

        “每过半个时辰,有两位至尊腾身在半空观察山林。半时辰后有人替班才能下来。在谁的监控时间内出了问题,人头谢罪!”

        “无论什么事,都不准擅离职守,违者,人头谢罪!”

        “所有人,只有在与敌人战斗时才准发出信号。至于什么踪迹之类……一概不理!铜墙铁壁,他们若是没有诡计,绝对逃不出去。如今,我们以不变应万变,任他们扎上翅膀,也是无计可施!”

        “我们这些人,即刻随便选一条路追上去。”

        “立即执行!”

        随着这一道命令,厉家所有防线同时森严壁垒。

        可以想见,楚阳等人若是再想轻松过关,必然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形势,在一瞬间恶化!

        楚阳的计策固然让自己等人连过四关,但敌人饱受欺骗之后,也终于采取了最正确的对策!

        在这样看似‘笨拙’的方法之下,却真正是……插翅难逃!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