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章 绝境

第五百七十章 绝境

        楚阳顶着风雪往前疾驰,心中越来越是焦虑。

        扑面而来的茫茫大雪打在他的脸上,却消不去他心中的那一抹惘然。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情绪,包括那一次从大赵中州回到铁云的万里逃亡,纵然是那次生死存亡之际,他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唯有在上一世在风雷台,突然被包围、完全绝望的时候有过!

        但现在,这种感觉不可遏止的又升了起来。

        唯有他自己知道,接下来的路究竟该怎么走,实在是半点头绪也没有。从出来,突破第一关,第二关,第三关……甚至第四关。

        自己利用了一般人的心理盲点、精准的欺诈、连续的欺诈……似乎运气一直在自己这一边。

        身后,四位刑吏和魏无颜等人都是充满了信心,脸上神情非常放松。这样严密的封锁,居然被楚阳如此轻易的突破。

        跟着楚阳一定能够冲出去的!

        大家都有些乐观。

        但唯独楚阳自己知道,最艰难的时刻,即将到来。

        运气,不可能永远伴随着自己。

        取巧,只能是一时之得,不可能永远有效。想要冲过厉家的封锁,最最关键的,还是实力!但现在自己偏偏最最欠缺的就是实力!

        对方大举出动。仅仅至尊,就是最少一百多位,甚至,两百三百!

        三品以上的至尊,不会低于五十位!

        但自己这边,却只有九个至尊一品!实力差距,何止千倍?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人数!

        在这样的逃亡中,多一个人,就能多增加十倍的困难!

        若是只有楚阳自己,楚阳有把握自己可以逃出去。

        无论如何都能闯出一线生机,哪怕是九品至尊追杀,楚阳也有自信,逃出生天。

        但现在他不是一个人,而且也不是两个人。足足带着八个人!

        而且,其中除了自己的兄弟,还有四个刑吏!

        这就导致了楚阳的矛盾:若是暴露出九劫剑主身份,全力一搏,未尝没有生机。但……四位刑吏存在,万一出去之后,给传了出去?这可是执法者!

        而执法者,乃是自己的大敌!

        那就等于是为自己的亲人、家族、兄弟带去灭顶之灾!

        但若是不暴露,则是绝对没有任何生路!这一点,可以确定。或许自己能够仅以身免,但……自己的兄弟怎么办?

        这种种矛盾,堆在楚阳心里。

        不可协调。、若是一般追杀,以自己现在强大的神魂,神念感应,完全可以避免,做到趋吉避凶。但,现在的情势却是:参战的完全是至尊。

        而至尊,已经可以完美的屏蔽神念!自己等人凭着屏蔽神念,连连使诈;连过数关。但对方同样是以这一点来对付自己等人。

        自己同样捉摸不到对方的踪迹和布置!

        四周突然静了下来。

        天地间,除了飘散的雪花,似乎已经是万籁俱寂。

        但在四周静下来的这一刻,楚阳心头油然的升起强烈的警兆,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转向,窜进了密林,在他进入的刹那,剑灵已经将那一片的积雪无声无息的升起。

        楚阳毫不犹豫,一头就钻了进去。

        魏无颜等人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还是跟在他身后,同时钻了进去。

        积雪层落下。

        此处,事起突然,距离外面的道路,只有不到十丈!

        可说是近在咫尺。

        众人同时往外看去。

        下一刻,大家同时闭上了眼睛。

        心中一片冰凉。

        只见身后的大路上,一道道白衣身影快如飙风,飕飕而来,一条两条……刹那间就是上百人呼啸而过,向着前方追去。

        领头的三个人,分明是五品至尊以上修为,那身法快到了极点,便如一团虚影,嗖的一声就过去。

        若是众人现在依然在路上,绝对会被追上!这一点,无可置疑!

        若是众人现在依然瞪着眼观看,只是视线的微妙感应,也绝对会让这些六识敏锐的至尊们发觉!

        死亡,如此接近!

        这一批人刚刚过去,随即,呼的一声,左右双方上空各自有大批的白衣人掠过,一阵风一般赶向前方。

        一个铿锵的声音隐隐传来:“所有人恪守第五关原位,不准妄动!没有战斗就妄动者,斩!”

        冷冰冰的声音,似乎比天空中飘着的飞雪更加没有感情。

        楚阳心中一沉。

        知道最险恶的情况,终于到来。

        对方显然是不准备陪着自己比智商,赛阴谋,而是直接来一个不变应万变!

        而这,是自己最担心的情况,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

        你跟我比阴谋,我只跟你比实力。你跟我比智慧,我只跟你比拳头。

        现在的形势好有一比:秀才遇见兵!

        不管怎么样,人家就是用大刀片子招呼你。你子曰?人家一刀!你诗云?人家还是一刀。

        你作诗人家也砍你;你写文章人家还是砍你,你求饶人家更砍你;你不理人家……人家还是砍你!

        楚阳本想利用厉通天的身份,再闯一关。但眼下看来,已经不可行!

        众人紧紧闭着眼睛,良久以后,才终于睁开眼睛。

        “过去了三百一十七人。”楚阳的传音淡淡的传进众人耳中:“其中,七品至尊一人,六品至尊两人,五品至尊三人;四品至尊九人,三品至尊十五人,二品至尊二十人,一品至尊,四十人。剩下的,全是**品的圣级!”

        剑灵的统计,十分精准!

        众人脸色沉重,谁也没有说话。

        这样的实力,至尊以上品级就有九十个人。

        无论是哪一个品级,都有单独围杀他们的实力!

        二百二十七位**品圣级,单单以人海战术,也能堆死他们。四十位一品至尊,更可耗死……至于六七品的至尊,一个人就可以活擒了他们!

        如此实力,直接无法抗衡!

        楚阳也不想正面抗衡。但问题是,现在连躲避,逃跑,都成了大问题!

        楚阳的声音持续的传来:“这还仅仅是被我们已经废了的埋伏之中赶过前的,还没有算前方的道道阻拦的高手。看来厉家这一次,乃是动了全力,宁可举起大山拍蚊子,也不要我们活着离开西北!”

        “粗略估计,这一次行动,厉家最少是出动了两百名到三百名至尊,至于普通人手,则是在万人以上!”

        众人心中升起一股绝望!

        这可怎么走!

        厉家经营西北前后已经有一万年!一万年的积累,在这一刻全力的砸在众人身上……真是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地下传来震动,众人骇然惊异。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对方又有了新的行动……他们在前方约是数十里外,掘出来了深达千丈,纵横数百里的峡谷。防止我们挖地道穿过。那里,极有可能是第五关之后。”

        所有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如此大手笔!

        大家刚才都在心中盘算:天空不能走,地面不能走,实在不行,也就只能挖地道,从地底穿行。

        但没想到,自己等人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对方就掘出来了深达千丈、纵横数百里的峡谷!

        一位刑吏忍不住就怒骂了一声:“这可是九曲岭!”

        众人默然。

        九曲岭,这个名字便是众人一直安全到现在的原因:九曲岭,接地脉。乃是进出西北的必经要道。地势坚固;其坚硬程度,纵然不如黑血丛林,却也差不了多少。

        要想在这片地域摧毁山脉,或者挖出像前方那样的巨大壕沟,非超越了仙凡之隔的六品至尊以上修为绝对无法做到!

        所以,这九曲岭道路两边的山岭并非厉家人不想推平,实在是……力有未逮。

        这才给了楚阳等人前几关的可乘之机!

        但现在,对方的六品至尊以上的高手居然不惜身份,不惜损耗修为亲自出手,也绝了众人这最后一条逃生之路。

        这条峡谷凭空出现,彻底的打碎了众人心中的最后幻想!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只有两个结果:第一,集体逃生,没有一人伤亡。第二,全军覆没,没有一人幸存!

        万一被围攻,突围那是想都不要想。

        最最悲催的事情就是:众人乃是一支孤军!内无粮草外无援兵!这种情形的尴尬,真是悲催到了极点!

        “哎……若是浪首座还在……”一位刑吏长叹一声。

        众人默然。若是浪一郎还在,凭着他六品至尊的修为,或者还有一线极其渺茫的生机。但现在……却是连想也不敢想。

        “现在是九曲岭,距离出去西北,进入大陆,还有七千七百里!”楚阳轻声的说道。

        众人一阵默然。

        万人杰惨然道:“现在还说什么冲出西北……不要说七千七百里,就算是只有七十步,那也是无能为力!”

        成独影呵呵一笑,道:“原本在大陆闯荡,只是圣级七八品,已经感觉天老大我老二……现在真好,升级到了至尊一品,却感觉,至尊一品简直算个屁……”

        包不还苦着脸:“说的是,妈的,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娘的裤裆里跳出来这么多至尊……真他娘觉得做梦一样!要是包围咱们的只是一些王座、皇座……那该多好。老子还能耍一把威风然后雄风振振的扬长而去……哎!”

        众人同时无语;对这货在这时候居然还能这样的异想天开感觉到深深的钦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