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毒医授徒

第五百七十八章 毒医授徒

        舞绝城教授徒弟的方法无疑是很有效的。

        而楚乐儿的悟性更加是举一反三!立即就对师父的这番话给与了充分的理解和贯彻实行。而且,十分的到位!

        舞绝城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番话,对自己的徒弟一生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更不会想到,就是这一番话,开启了一个屠戮九重天的序幕!更为以后九重天阙之上的域外天魔,开启了惨无人道的前奏!

        舞绝城本就是一个正邪之间,随心所欲的人。他的授徒,自然是灌输他自己的一套理论。

        而他当年被称为‘毒医’,说句实在话……也不是一个神马好鸟。

        舞绝城爱憎分明,率性而为。正是这种性格,导致了他多少有些刚愎自用。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这样的师父言传身教之下,楚乐儿进步很快。

        在得到师傅淳淳教导之后,下一刻,正是忍无可忍的楚乐儿愤怒的一个挥手,刚才还污言秽语最起劲的的十几个人仰天跌倒,就没了呼吸。

        然后楚乐儿就问旁边一人:“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这人还在梦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口就是一句:“小婊子……”话未说完,就中了毒。

        这一次,却没接着死,但浑身却开始生不如死的腐烂起来,一边腐烂一边惨叫。

        旁边本来还在迷惑不解的人顿时就吓得魂不附体,看着这个仙女一般的小姑娘的眼神,满是恐惧之意。

        楚乐儿若有所悟:“杀人于无形也是不行的,必须让人看到,才会怕你!”

        舞绝城对徒儿超乎常人的悟性大力赞赏:“对!说的太有道理了……”

        于是乎楚乐儿又是一个挥手,白白嫩嫩的小手挥出去,刚才还在调笑她的众位大汉顿时一个个翻身栽倒,惨叫哀嚎起来。

        楚乐儿很是有耐心的挨个的问过去:“你怕不怕我?”

        “怕!我怕……姑奶奶……饶命啊……”被问话的大汉正是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那种感觉当真是无法形容。

        “楚阳是不是域外天魔?”楚乐儿再问。

        “不是!绝对不是!”那大汉脸上疼的肌肉都在痉挛,指天发誓:“楚阳楚大爷侠肝义胆,英雄无双,谁敢说楚大爷是域外天魔,我我我……我就去刨了他祖坟去!”

        “嗯。”楚乐儿笑眯眯的一挥手,解了他的痛苦。

        然后再问下一人:“你怕我吗?”

        “不行不行!”舞绝城大大摇头:“你这丫头心太软,已经得罪了你的人,怎么还能放过的?他怕了你,未必不会报复你……所以,斩草要除根!索性一了百了才是上上之策!”

        ……“看到了么?法尊制造了舆论,说你哥哥是域外天魔,大家都相信了;为什么呢?”舞绝城淳淳教导:“因为法尊有地位!有力量!有势力!所以大家都相信了。”

        “但是,在你的努力下,已经有人说你哥哥楚阳不是域外天魔,为什么呢?因为你有力量,他们怕你!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楚乐儿聪明绝顶,举一反三:“所以我只要有了足够的力量和地位,我说,大家不要相信法尊的话!那么,就没人相信!我说,法尊是个王八蛋,那么他们也会跟着我说,法尊是个王八蛋!”

        “对!孺子可教也!”舞绝城老怀大慰。

        “但,怎么才能让别人都怕我?总不能见到一个人就下毒吧?”楚乐儿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这倒不用,你可以找几个够分量的……嗯,如此如此,折腾一番,随着你的足迹所至,你的威名……自然而然的就响彻大江南北……”舞绝城慈眉善目的道。

        “说的也是。有点势力的人说出去的话才会流传的广……”

        楚乐儿若有所思。

        “可是他们并没有得罪我啊……”楚乐儿惆怅的道:“贸然下手有些不大好吧……”

        “傻丫头!”舞绝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想要他们得罪你还不容易啊?那就给他们一个得罪你的机会啊!”

        “师父说的是……”

        于是,这一路过去,楚乐儿大小姐不仅沿途惩戒任何一个敢说‘楚阳这域外天魔如何如何’的人,而且,一路过去之后,当地所有的有点声名的豪雄们一个个的都开始做噩梦。

        有的严重到了楚乐儿已经走过去了好几个月,一想起来还是浑身发抖。

        这一路,真是多姿多彩啊……“师父,可是如此杀人,也太多了点……有伤天和。”有一次,楚乐儿有些不忍心了。

        “什么有伤天和?简直是胡说八道!”舞绝城认真教导:“咱们是在替天行道!懂不?你看,你杀的人,每一个都是恶人吧?”

        他们说哥哥是域外天魔,还调戏自己,当然是恶人!楚乐儿懵懂的点点头……“你知道恶人的危害吗?”舞绝城道:“一个流氓,就可以祸害一条街;一个恶霸,就能祸害一个村甚至一个镇;一个有点修为的流氓,就能为祸一个县,若是王级皇级君级圣级以上的恶人,那真是为祸……罄竹难书啊。你说对不对?恶人的凶恶程度,乃是与他的修为息息相关的啊。”

        “师父说的对。”楚乐儿道。

        “你杀了一个小流氓,就救了一条街的人,你杀了一个大流氓,就救了一个镇。你杀了一个圣级的流氓,那可就是救了一大片,好几个城的好人啊。”舞绝城道。

        “师父说的是!我们这是替天行道!”楚乐儿很快乐。

        “所以,你对坏人不忍心,就是对好人残忍。你对坏人手下留情,他以后再去祸害好人,就等于是你做的孽啊……”舞绝城道:“可是你这么善良,怎么会作孽?”

        “师父说的对!”楚乐儿重重点头,自己的确是不会作孽的!

        “所以,以后见到坏人,要杀,就斩尽杀绝!不要再给他们作恶的机会!不要让自己作孽。”舞绝城道。

        “可是万一他们改过自新……不就是好人了吗?”

        “咳,狗改不了吃屎,狼总是要害人!你没听圣贤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坏人,怎么会变成好人?指望他们变好那是多渺茫的事,咱们也没时间一个个监督他们变好啊。杀了多利索……”

        “师父说的是!”

        “所以,每杀一人,就是一片功德,替天行道者,正是楚乐儿小姐!”

        “对!我就是替天行道的人!”

        “额,可是师父,你看这些平民百姓看着我也很害怕呢……”

        “那是他们还不了解你对他们做了多少好事!你杀了恶霸,最为得益的就是这些人啊,现在他们害怕你,但以后他们幸福平静的过日子,就会慢慢的知道你的好了;再说了……纵然他们一直都不知道,但我们做好事行侠仗义,又岂是图人家感念报答?那样岂不就落了下乘?”

        “师父说的是!我是不图他们报答的……”

        “你想想看,这一路你杀了几个坏人了啊?”

        “总有百十个了呢。”

        “那你救了多少好人了?不计其数吧?”

        “嗯!”快乐的点头。

        “心中快乐吧?”

        “快乐!”

        “是啊,为善欲要人知,乃是伪善;深藏身与名,才是真正大善。”

        “是!”

        “杀人是不是也觉得恶心?”

        “是的,太恶心了呀……”

        “但你想一想,多少人因为你杀了恶人,而过上了好日子,难道你为了那么多人,受这么一点点恶心,也不行吗?”

        “当然可以!”

        “所以,恶心……也要杀恶人,做好事!”

        “对!”

        舞绝城的授徒,第一阶段宣告成功!

        这一阶段,若是让楚阳听到的话,绝对会找这个老家伙拼命!让楚家任何一个人听到的话,也会立即把楚乐儿带走,远远离开这个师父……所以,这才是舞绝城这一次伤势还没好利索就带着徒弟出来历练的真正理由。

        而他这番理由,却正是找对了灌输的人。

        楚乐儿聪明绝顶,一般的忽悠,岂能忽悠得了她?

        但她自幼就被病痛折磨,一颗心早已经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中变得坚如磐石。意志,也早已经在无边无际的绝望中打磨了出来。

        或许一般的这么大的小女孩见到别人杀一只鸡,就会吓得簌簌发抖;但对于楚乐儿来说,亲手杀几个人,而且还是杀的恶人……心理压力真的不大。

        至于舞绝城的一番灌输,其实只开个引子就够了。后面的人那些话,舞绝城说的,楚乐儿也觉得是自己想说的。

        舞绝城自然刚愎自用,但楚乐儿更加的爱憎分明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在楚乐儿心中,这一层甚至比自己的师傅分的还要清楚,精确!

        你害人,我为何不可杀?难道还留着你去害别人?

        楚阳是我哥,也是这世界对我最好的人,你骂他,你想要杀他,那么,纵然你是好人我也会杀!更何况你是坏人?

        至于体谅……每个人做坏人自然是有原因的,追根究底,都值得原谅,都值得体谅;但,我体谅的过来么?再说了……当初我一出生就躺在病床上,一直在生与死的地狱门口徘徊的时候,又有谁体谅过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