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现在,法尊躲着舞绝城还来不及,那里还敢往上凑?

        起码……那一门神功未成之前,法尊见到舞绝城只能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而且,听说舞绝城师徒二人乃是前往西北之后,法尊本想亲自赶赴西北看看的,也打消了主意。

        舞绝城这一次出来,在风月等人的猜测之中,他恐怕是一定要去找法尊算算账的,但……出乎预料的是,舞绝城居然并无此意。

        一心一意的教导徒弟起来。

        对于法尊曾经的欺骗和背叛,居然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一般……这样的心态,若是传了出去,恐怕知道当时的情况的人都会不可置信:这,还是舞绝城么?

        你们不是我,不知道我的快乐!舞绝城心中默默的说道。看着一个天资横溢的少年天才,在自己的教导之下逐渐发出震惊九重天的光辉……这种成就感,杀一万个法尊,也比不上!

        ……且不说这师徒二人一路往西北而去。

        只说现在还困在地底下的楚御座,此刻已经是狼狈不堪。

        转眼间在地下已经呆了一个月。而且是昼夜不停地工作!

        算算路程,恐怕早已经掘出来四千多里路。

        但为了稳妥起见,楚阳还是决定再多挖些:反正在这地底已经呆了一个月了,再呆一个月,又有什么关系?

        若是现在出去,前功尽弃,那才是真正地不值。

        楚阳的隐忍一面,在这地下的一个月中,表露无遗!

        他的韧性,让八个活了千多年的老家伙,都是震惊不已。

        正常人,没可能在暗天无日的潮湿地方一呆就是一个月,还要不停的高强度干活儿,就连他们八个,也忍受不了。

        但就是这一段日子里,只是楚阳一个人,就将这一个月的暗天无日调剂的有滋有味!

        或者恶作剧,或者笑话,或者故作深沉引人安慰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说你受骗了……或者食物诱惑,或者美酒引诱,或者……经常前一天,他宣布没有干粮了,只够吃最后一天了。以后大家只能挨饿了。

        于是大家无比珍惜晚上的食物。

        但到了第二天,大家都准备在地底下找点东西吃的时候,比如说蚯蚓之类……楚阳会袖手旁观,一口接一口的叹气。

        等到大家费了事挖出来几条蚯蚓,一个个看着蠕动的蚯蚓想到自己即将生吃这些东西而干呕的时候……楚阳会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地说:“对了,昨天我的话还没说完……干粮是没有了,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我这里还有些肉……而且是以前煮熟了的……”

        那一刻,大家几乎就快乐的想将这家伙脸上那可恶的笑容撕下来擦屁股。

        美酒,喝了几天之后,终于喝光了。

        看着楚阳扔出来十来个酒坛子,大家也终于绝望。真的没了……但到晚上,众人默默无语的准备吃东西的时候,楚阳就会唉声叹气的说:“真是唉了…酒没了……”

        大家默默不语。

        “哎,这酒我原本以为能坚持到出去的,结果还是不够,失算了……”

        大家还是无语。

        “哎,戒指里还有几坛更好地,我准备留着自己出去偷偷喝的……看来不行了……”

        于是大家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你们想不想喝?”这时候楚阳的眼睛里满是恶作剧。

        于是乎大家叫骂着将这家伙再揍一顿,然后威胁着这小子,鼻青脸肿的拿出美酒……每当那时候,大家根本感觉不到这是在地底,而是在天堂!

        每一次没有干粮了,有肉。没有豹子肉了,有熊肉……有别的……肉……酒,喝几天没有了……于是拿出更好的……再没了,钓一番胃口之后,居然还能拿出来……最残忍的一次,楚阳说没有酒了,大家不信,但晚上真的没有了。明天依然没有了……后天大家就认命了:真没了……但在后天,楚阳会非常不好意思的说:翻了翻戒指,发现还有一坛陈酿……往往这时候,楚阳就会被打的更惨……这种种行为,都属于恶作剧,若是正常时候放在外面,一次一次的反复使用,恐怕大家早已经厌烦了,讨厌了。

        但在这黑暗无光的地下,却是靠着楚阳层出不穷的恶作剧,大家居然过的极为快活。

        每一天都有新花样,大家也故意让自己变得蠢了,根本不去考虑什么,任由楚阳恶作剧愚弄——反正这小子还是要被我们揍一顿的。

        不亏!

        随着日子往后一点一点的捱过去,八人对楚阳真的是越来越佩服,这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厉害的心灵修养?这韧性也忒足了!

        闲着没事,大家当然不能只干活。这段时间里,众人都将生平经历吹嘘了一遍,一开始还可以,大家都是听得津津有味。

        到后来就并避免不了重复了,于是前面的在吹,后面的就在揭短:哎,不对诶,你不是说你那个仇人被你塞进茅坑憋死的么怎么现在又成了凌迟了?

        有漏洞哇……你并不是说你那二姑奶奶的丈人家的小舅子的小姨子的二表妹的表姑夫的大儿子亲家母的连襟的妯娌是一位圣级九品高手么?怎么现在又成了开饭店的?

        嘶,还是不对呀,你二姑奶奶应该是个女的吧,女的那里来的丈人家?

        这时候往往就是一顿争吵,被拆穿的那个脸红脖子粗的争辩,另外几人整齐划一的鄙视……轮到楚阳,楚阳说,我给你们说说我的亲身经历。

        于是众人洗耳恭听。

        楚阳道:我记得上一世,我也是叫楚阳,我怎么地怎么地……于是活到了几十岁被杀……然后突然发现到了这一世……众人捧着肚皮捂着嘴笑得直打滚。

        这货真他么的会吹,居然还上一世、这一世……你他么的咋不说说下一世……楚阳也跟着笑,笑的很畅快,很荒谬……谈来谈去,就谈到了将来的前途问题。

        “我真的很奇怪,浪老大为何要我们回去之后就辞职,浪迹江湖?”刑一有些大惑不解:“纵然九劫剑主再厉害,也不能屠灭执法者吧?”

        楚阳怫然道:“你这思想状态就不对!怀疑谁,也不能怀疑你们老大呀!你们自己说说,浪首座的遗言,是不是为了你们好?”

        四人整齐点头:“这是毋庸置疑的。”

        “对啊。”楚阳说道:“你们再想想,十万年来,所有跟九劫剑主作对的,又有哪一个有好下场?”

        真的没有!这一点,任何人都可以肯定。

        “现在执法者是厉害,但谁知道九劫剑主该多强?若是九劫剑主反而会败……那么,岂不不就是逆天了?哪有这等事?”楚阳道:“所以九劫剑主是必胜无疑的,执法者必败无疑的。”

        “说的也是。”

        “所以你们继续呆在执法者里面,岂不是等于等死?”楚阳循循善诱。

        “但……我们不做这个,做什么去呢?”刑一很苦恼:“咱们兄弟除了打打杀杀,真没什么一技之长……再说了,整个大陆都会大动荡,我们就算是隐居了,又能隐居到哪里去?”

        楚阳正气凛然道:“你们可以到东南找我嘛!我哪里有宁天涯布留情月聆雪风雨柔舞绝城五大强者坐镇!只要我不存心惹事儿,就算是九劫剑主也不能把我怎么地吧?”

        刑一等人顿时眼前一亮。

        “再说了,作为一方势力,也必定要有刑事机构,而我那边就欠缺你们这样的人才。你们到了我那边,一样是刑堂啊,而且是万无一失,还能避过世间万千风雨……何乐而不为?”

        楚阳苦口婆心的说道:“这是我的一番好意,诚邀诸位大哥加盟!当然,若是没有浪首座这句话,我也不会挖执法者的墙角……但浪首座的遗言,难道诸位就不听么?”

        刑一等人心中大动!

        这倒真的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呢……“这个办法当真不错……”刑二颇为意动的看着刑一。

        “是啊,到别处,也很难找到楚兄弟这样的人了……”刑四一向沉默寡言,此刻也撺掇了一句。

        “嗯……”刑一皱着眉头思考:“若是兄弟们大家都认同的话……等为首座报了仇,我们就带着兄弟们,前去东南……?”

        “好!”

        万人杰在一边说道:“那么……到时候我们也去东南吧。”

        “对对,大家聚在一起多好。”众人纷纷赞同,摩拳擦掌。

        楚阳暗暗地笑了。

        嗯,挖墙脚计划,初步成功!

        既然吃喝无虞,前途也订好了,大家都是干劲十足。接下来的进度居然加快了不少。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又发生了一件让众人震惊、惊喜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暗天无日的地道里,挖了一个半月的石头,打了一个半月的洞,一个个居然发现自己竟然……要突破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先发现这件事的,当然是楚阳:“咦,我的修为有些问题……居然蠢蠢欲动,难道要突破二品至尊了?”

        楚阳这么一说,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精神充沛的众人也纷纷查看,这一看不要紧,一个个的就顿时惊讶的叫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