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墓地惊魂

第五百八十二章 墓地惊魂

        大家都纷纷发现,自己的修为正处在了一个即将突破的地步!而且,体内的元气浩荡,随时都可能冲关而过。

        那原本牢不可破的瓶颈,居然似乎是……已经出现了斑驳裂缝?

        怎么会这样子?

        难道这身在地底挖地道,居然还能够提升修为?

        大家都是大惑不解。

        最纳闷的自然是楚阳:“哇塞!挖地道居然还提升了一品至尊修为?这这这……”

        大家激灵灵的一个哆嗦。

        难道是真的?

        顿时大家看着这黝黑的地道,这沉重的石块,眼神都炽热了起来。

        挖地道居然能提升修为!

        在这里当然是不能突破的,一旦突破,动静不小,所以大家也只能压制。但人人都有绝对把握:瓶颈已经开了!只要一出去,立即就是二品至尊了!

        心中兴奋之下,大家劲头高涨!

        立即拼命的挖起地洞来。

        楚阳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一派严肃。

        功力暴涨,自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楚阳非常小心的将一小杯雪泪寒的仙酒均匀地掺在了这些天喝的酒之中,就算仔细地品味,也品不出来,但修为却是一天比一天浑厚,都快两个月了……提升一品修为,也算不得什么稀奇。

        尤其是……其中好几个人都是濒临临界点了。

        楚阳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在以后……到得后来,这几个人到了东南,暂时无战事,修为迟迟不能突破,这几个家伙居然掀起来了狂热的挖地道的热潮……导致了平沙岭地下四通八达,等到楚阳某一日回到平沙岭的时候,才发现这平沙岭的地下已经成了地下迷宫……无数地道蜿蜒,纵横来去,简直是蜘蛛网一样……咳,此是后话不提!

        九只地老鼠在地下勤勤恳恳的工作,不知世间时光变幻……终于有一天……魏无颜报告:“已经挖了两个半月了。”

        楚阳顿时怔忡:“按照平均一天一百三十里计算,我们挖了多少了?”

        “两个半月,是七十五天。一天一百三十里……应该是七千多里了吧?”万人杰不确定的道。

        “真是……笨到家了!”成独影鄙夷的道:“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算,分明是八千四百里!”

        万人杰恍然大悟:“哦,哦。”

        刑一皱着眉头:“有些不大对劲儿……”

        包不还手里拿一块小石头,在墙壁上紧张的计算,划的石壁嗤嗤有声:一百三+一百三+一百三+一百三……+一百三……算着算着,包不还怔忡了:“太多的一百三了……看着眼晕……”

        楚阳当然是其中最渊博的一个,心算了一下,一拍大腿道:“你们这帮二货!光顾着兴奋了;挖过头了!”

        “啊?”大家瞠目结舌。

        “我们从九曲岭开始计算,到出去西北,只有七千七百里;但是目前,按照一百三计算的话,七十五天,我们挖出来了九千六百五十里!足足超额了两千八百里!”

        “是两千九百五十里!”魏无颜更正。

        “死一边!”楚阳怒喝一声。

        魏无颜翻白眼看天。

        “恼羞成怒了……”大家一阵哄笑。

        “好了!”楚阳举手制止:“我们准备出去了!在这里还没待够的,可以留在这里。”

        下一刻,众人整齐地摇头若拨浪鼓。

        “既然如此……”楚阳满是泥污的脸上逐渐绽放一个花朵般的笑容,只是,在泥巴的衬托下,却如同菊花一般皱巴巴的:“开始行动!”

        “嗷呜~~~~”众人一阵怪叫!

        终于,要重见天日了!

        而且,是非常安全的重见天日!

        ……凌寒羽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年多。

        自从得到了厉家可能存在九劫,各大家族开始行动之后,凌寒羽就自动请缨,带队前来。来到此地之后,就开展骚扰战术,长久的一段时间里,卓有成效。

        原本,自己到来的时候,是在一千九百里的后面,现在,逐步蚕食进入,已经吞并了厉家一千九百里的势力范围。

        其中的几个附属家族,都被连根拔起。

        每次想到这些,凌寒羽总是很得意。

        凌寒羽绝不是一个修炼狂人,他的资质,算是凌家后辈子弟中出类拔萃的一个;但他的懒惰,却也是出了名。

        所以,各位兄弟都已经圣级了,有些快的,已经到了至尊了,他还在君级打转。

        但,他虽然武力值不高,但做事手段却是雷霆狠辣。

        而且,功利心强。

        算是一个另类。

        “都以为打压厉家乃是为了九劫剑主,不过……既打压了厉家,又为本家族开疆裂土,才是功臣!”凌寒羽袖着手站在一棵树下,看着面前蜿蜒起伏的群山万壑,白雪皑皑,有些志得意满:“现在的条件看起来艰苦,但一旦家族大势底定,将来论功行赏,谁能比得上我对家族的贡献?”

        “有了在这里的功绩和牺牲,对于竞选家主之位,大大有利!家族选择家主一般只看起长远目光打算和智慧……武力并不是看得很重。与其废寝忘食一辈子钻研武学,那里及得上手握大权潇洒一世?”

        “至于前几天厉家突然发疯杀了凌家好多人……那又如何?该牺牲的,总是要牺牲的。”

        “没有牺牲,我哪里来的筹码?”

        “厉家更疯狂一些才好!”

        “我要手握大权,掌握家族!我才不会像是凌寒舞那个傻瓜一样,为了一个女人痛苦了一辈子,最后还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女人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点缀,和玩物,仅此而已。”

        “历来成大事者,有谁曾被女色所迷?”

        凌寒羽踌躇满志,眼神中,一片傲然。

        在身后隔得远远的众人眼中看来,凌四爷乃是在为死去的英魂哀悼,但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真正想的是什么。

        凌寒羽每次都选择这个英灵墓地来沉思,大家都觉得凌四爷重情重义……真是一个好的领导者……便在这时。

        凌寒羽的眼色变了。

        因为,面前的地势,似乎有所改变……地底下,似乎在蠕动?

        这是怎么回事?

        凌寒羽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在他面前丈许的雪地上,突然噗的一声,伸出来了一只手!

        一只乌黑的、沾满了泥污的手!

        在空中蜷曲了一下,骨节居然咔咔的响了两声……凌寒羽眼前一黑,几乎当场晕了过去。

        想想吧,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独自一人,在墓地里;便在这时候,地下毫无预兆的突然嗖的一声冒出来一只手……尼玛,要不要这么恐怖!

        尤其是……凌寒羽这种心里有鬼的人!他正在利用死人为自己制造威信啊!

        偏偏这时候……凌寒羽魂不附体,想要转身逃走,但在这一刻,两只脚偏偏如同生了根一般钉在地面上,竟然一动也不能动。

        便在这时候,地下居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我闻到人间的味道了……哇,好爽!”

        “我也闻到了……真是与这地下不一样嘿嘿嘿……”

        “妈的,在这地下这么久时间,真难受……”

        “出去之后我一定要大吃一顿!看到什么吃什么!”

        “老子活的也吃!”

        ………这样的对话,清晰地传进了凌寒羽耳朵里,刹那间,凌四爷只觉得浑身冰凉,头脑混沌,不知道今夕何夕……闻到人间的味道了?那你们之前不是在人间?那是在哪里?

        于地下不一样?

        大吃一顿?看到什么吃什么?那……要是看到了我?

        凌寒羽脑中的雄图大志不翼而飞,浑身筛糠一般颤抖,只觉得下身前后俱急,突然间忍不住,裤裆里就是一阵滚烫……“我操什么味儿……”地下的怪物在抱怨:“不会挖到了茅厕吧?”

        “不会这么倒霉吧?”另一个怪物说道。

        “擦,上去看看不就知道?”

        “万一要是兜头下来一滩大粪?那玩意儿可是不好受……”

        听到这里,凌寒羽凌四爷下身前后一起喷了……我的妈呀,真是那话儿……“你先上去……”

        “不,还是你先上去……”

        地面上,那一只孤零零的黑手带着半截乌黑乌黑的胳膊在剧烈的摇动……凌寒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接魔怔了。

        一个声音骂道:“一起出去!”

        随即,下一刻,在凌寒羽目瞪口呆之中,一颗人头乌黑乌黑的嗖的一声从坟地里冒了出来!

        满脸乌黑,头发都黏糊在了一起,怪形怪状,唯有两颗眼珠子,居然是黑白分明!

        人头一个钻出来,顿时与坐在地上的凌寒羽双眼对在了一起。

        “我靠!吓了我一大跳!这里还有个活人!”这个在地面上的孤零零的人头说道,随即,另一边那一根孤零零的手掌居然招了招手,问道:“小子,你是谁?”

        “我是……妈妈……妈妈……妈妈……”凌寒羽放声大哭,突然间就是涕泪横流:“不要吃我……”

        这个人头瞪着俩眼睛,诧异地看着这小子,突然勃然大怒:“你叫谁妈妈?!”

        下面一个声音惊讶说道:“还有这等事?”

        随即,嗖的一声,从旁边又钻出来一个人头,两颗人头并排在地面,看着凌寒羽,评头论足:“这小子叫你妈妈?哈哈哈哈……还有这事儿?”

        “我看看我看看……”

        顿时争前恐后,这一片坟地的地面上嗖嗖嗖连续往外冒人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