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脾气不好

第五百八十六章 脾气不好

        “乐儿,你怎么这么恨法尊啊?”舞绝城问道。

        楚乐儿眼珠子一转,道:“徒儿乃是听说那法尊曾经欺骗师父,乃是师父的大仇人,所以徒儿无论如何也要为师父报仇雪恨,替师父出这一口气!”

        “他怎么可以与师父结仇呢?简直是该死!”楚乐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虽然明知道徒儿乃是拍马屁,她要折磨法尊绝对乃是因为法尊为楚阳造谣言,说楚阳乃是域外天魔…这番话实在是半点真实度也欠奉,但舞绝城还是老怀大慰:“乖徒儿。”

        楚乐笑眯眯的说道:“是呀,谁得罪了我师父,我就要揍他!师父,你会帮我的对不对?”“对!”舞绝城说道:“但我刚才夸你,却不是为了你为我报仇。”

        “那是为什么?”楚乐儿迷惘的问。

        “那是因为,我的徒儿现在已经到了撒谎都不脸红的地步,将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用一种绝对真实的口气说出来……这实在是不枉了为师的教导,为师,心中安慰。”舞绝城说道。

        “哎呀呀……师父……”楚乐儿害羞的道:“徒儿没有那么好的啦……”

        舞绝城翻了翻白眼,叹了口气。

        这个精灵古怪的徒弟,真是让舞大人头痛至极!

        聪明,太聪明了!过目不忘,举一反三,只是寻常事儿。触类旁通,自辟蹊经,乃是经常有的;但就是太聪明了一些。

        有时候聪明到了将自己这位师父当傻子耍的地步。比如睁眼说瞎话还一脸的真诚可爱……比如半点都不相信你还装着一脸的纯洁无暇……比如暗中捉弄了你还一脸的楚楚可怜……比如什么事都知道却能够一脸的毫不知情……唯一可堪告慰的,就是徒儿练功不是一般的勤奋,进境不是一般的快!

        这让第一次做人师父的舞绝城颇有一种满足。

        尤其是离开夜家之后,舞绝城曾经无意中问起,在夜家宝库搜罗了一些什么宝物?

        楚乐儿一脸的不好意思,说:看在他们家于师父乃是故交,没好意思多拿,只拿了几样没见过的。准备送给大哥的……据说大哥很喜欢的东西云云……当场将舞绝城气得要死,一个劲的叹气:傻丫头啊傻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实在……这可真应了一句话,入宝山空手而归啊……实在是让老夫狂叹啊……于是舞绝城让楚乐儿将东西拿出来他品评品评,顺便也要教育教育徒弟:以后做人决不能这么实在,让你去拿你就挑好的拿……嗯,反正不是咱们的,不拿白不拿……但楚乐儿刚刚拿出来两样紫晶之魂和玉雪灵参,舞绝城已经快要背过气去。

        这……就是没好意思拿?

        当帝王剑拿出来,舞绝城已经摇头叹息,想象着夜沉沉难看的脸色,已经有些幸灾乐祸。

        但当月华天宝等东西全部拿出来……舞绝城就只剩下无语。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反正若是自己进去的话,这些东西无论哪一样自己都拿不到……“师父,这些东西还成吧?”

        听到楚乐儿这句话,舞绝城有一种吐血的冲动,还成吧?成!简直是太成了!而且是……太撑了!

        “我估计现在夜沉沉一定在哭!”舞绝城恶意的猜想着。

        “你怎么做到的?”舞绝城问弟子。

        楚乐儿露出一个害羞的楚楚可怜的表情:“没啥……就是将师父说挺好的两样东西每人给他们尝了尝……作为条件交换,他们也拿超出好东西让我品评品评……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舞绝城听了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非常想当场宣布自己的徒弟:你已经出师了!

        这份心狠手辣脸皮厚,老夫修炼了一辈子还真不如你……惭愧啊。

        “师父,西北是不是高手很多?”楚乐儿问道:“这几天老是听见有人谈论西北……好像夜家也正在去西北的途中……至尊有不少吧?”

        “跟着为师,哪怕前面有一万至尊,你也可以无视!”舞绝城自负的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有一种‘天下无敌’的风采和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那意思是:徒儿,你没拜错师父!

        楚乐儿顿时大为不满意,嘟着嘴道:“师傅真讨厌,谁让你自吹自擂了?我是问……楚阳哥哥在西北危险不危险……”

        舞绝城顿时感觉正吃着一桌美味的时候,突然飞进去了一只苍蝇,别提那个郁闷了,恶狠狠地道:“在为师眼中,西北没有高手!但在你那大哥面前,遍地都是高手!随便一个人也能在眨眨眼的时间里活拆了他七八遍!”

        “就他那点儿破修为,为师一根小手指就能碾死,吹口气就能让他窒息而死,一个屁就能崩死他……居然还出来闯荡江湖……”

        舞绝城越说越是咬牙切齿,越说越是过瘾,仿佛已经将那位破坏自己大好情绪的楚阳一屁崩死了……楚乐儿的小脸黑了下来,非常不善的看着他:“师父……”

        “哦?乖徒儿?”

        “上次我揪着你的胡子,荡着秋千赶路挺好玩的……”楚乐儿摩拳擦掌:“咱们再来一次。”

        揪着我的胡子一边荡秋千一边赶路挺好玩的?

        舞绝城老脸抽搐了一下,急忙改口:“其实呢……你大哥在西北还是没事的,他年少英俊,而且修为也不低了,风度又好,而且为人正直,大家一般都不会欺压他这种君子……毕竟,现在的江湖,还是很讲究规矩的……”

        舞绝城一边说,一边胃里面冒酸水。

        “呵呵呵……”楚乐儿眼睛就变成了月牙儿。这丫头,最喜欢别人夸她大哥了……不管啥事儿,只要是一开始夸她大哥,顿时就听得津津有味。

        “还有呢还有呢师父?”楚乐儿兴致勃勃的催促:“我大哥还有什么好处?”

        舞绝城的脸绿了。

        “……你大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和善有理举止有度风度翩翩剑眉星目心地慈善助人为乐……呕……”

        “咦……前面似乎有声音?”楚乐儿的耳朵向来很好使。

        “是有声音,可是还隔着二十里路呢……”舞绝城道:“而且是在那边的……咱们不去凑这热闹,赶紧去西北找你大哥为好!”

        “嗯。”楚乐儿乖巧的点头。

        ……的确有动静,而且动静还不小。

        “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楚阳婉言谢绝对方的招揽。

        “小子,你以为老祖我说出来的话,就是放屁不成?”对面的黄衣老者眼神危险起来。

        “那里……只是,晚辈等人受不得约束,纵然……呵呵,也怕是破坏了贵家族的规矩。”

        “哼!破坏不破坏规矩,老夫说了算!今天老夫已经将话说出了口,你若不答应,就是不给老夫面子!你不给老夫面子,老夫凭什么要给你面子?必然死在眼前!小子,你好好考虑!”

        黄袍老者阴冷的看着五人:“老夫的脾气不好,你们只有一息时间,我数到三,再不答应,就是死!”

        说着竖起三根手指头:“一!”

        他想招揽楚阳五个人,当然是不怀好意。

        陈家的追风至尊队伍,太稀缺了。因为八品灵兽追风兽就这些;灵兽的难驯化,也就甭提了。而且那位老祖宗也死了。

        驯化灵兽,也就再也不可能。

        甚至是现有的这些追风兽孕育出来的后代,自由圈养,居然也是野性难驯,单独战斗可以,一旦与主人配合,就是错漏百出。

        八级灵兽的野性与骄傲,没有驯兽之法,是绝对不能抹去的。

        导致幼兽直接不能用。

        这导致了,三百头追风兽对现任主人无比的忠心。若是现有的这些队员死一个……也就可以接着宣布:那头追风兽纵然没死,却也没用了。

        所以每次出来执行任务,也就格外的谨慎。每一次,总要从途中找几个替死鬼,或者炮灰。这些人主要用于外围,或者侦查,或者其他的炮灰位置。

        以前当然都是许以重利,或者许以前途……但这一次实在是太急,一听说九劫剑主出现,家主立即雷霆命令;追风骑队连夜出发,沿途也没发现什么合适的货色,如今终于发现了,而且一下子就是五个……时间太紧急,哪里还有兴趣慢慢的来?

        不愿意?我打到你愿意!

        “你的脾气不好?”楚阳几乎被他气乐了,眼中慢慢的闪耀起光彩,淡淡的说道:“你的脾气不好,我的脾气,也不好呢。”

        身后四个人已经气的要爆炸了,楚阳也是忍无可忍。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被人威逼到这种地步,若是还能忍得下来……那也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虽然力不如人,眼前局势更加恶劣,但楚阳却绝不会服软!

        陈家算是什么东西,也想让老子做奴才?

        黄袍老者眉毛慢慢地立起,斜斜的看着楚阳:“你的脾气也不好?”

        楚阳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淡淡道:“你让我不高兴了!”

        黄袍老者一愣,随即突然哈哈大笑。笑声未落,四个人的声音一起说道:“老子们的脾气,更加的不好!你待怎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