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有我在!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有我在!

        “哈哈哈……”黄袍老者森冷的笑了笑,道:“脾气不好,这是病,得治!”

        楚阳洒然道:“如果这是病,那么,前辈,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不如……一起治治?”

        黄袍老者森然道:“我的病,无人可治!但你的病,我却能治!”

        楚阳嘿嘿一笑:“非神医不治!”

        黄袍老者脸色越见森寒,淡淡一挥手:“拿下这个狂徒!训他!”

        顿时飕飕几声,十来只追风兽连同他们的主人一起上前。

        “慢着!”楚阳大叫一声,急退两步。

        在楚阳后退的同时,他的袍袖自然地摆动,一些奇特的物质,就在九劫空间里剑灵的驱使之下,散落在空中,无色无味!

        他看似惊慌失措的急退两步,已经与魏无颜等人聚在一起,同时传音出去:“一旦行动,立即走!上山崖,到山另一边去。”

        魏无颜等人脸色不动,却已听到。

        陈家的人明显是临时起意,而且他们的主要目标在西北,只要自己等人逃了……甚至是拉远距离,他们绝对不会穷追不舍!

        与自己五个人比起来,九劫剑主和厉家在他们心头的分量要重的太多。

        “慢着?”黄袍老者眯起眼睛:“现在后悔,可已经有些晚了!”

        随即一挥手:“拿下!”

        楚阳大惊道:“走!”

        五个人一个旱地拔葱,向着自己跳下来的山坡迅速飞跃。

        下面,除了已经追上来的十来人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纹丝不动,双手环胸,脸上含着嘲讽之色看着这五个人。在追风队的追逐下,你居然还想逃?

        历来就没有能逃出去的!

        说时迟那时快!

        楚阳等人一个翻腾已经到了山坡上。

        后面,十来只追风兽嘶吼声中,带着自己的主人一跃而上。

        楚阳等人身子再度腾起,这一次更快!向着山顶疾驰!

        但,追风兽的名字不是白叫的,身上的至尊高手也不是白给;十来只追风兽紧跟不舍,居然后发先至,到了楚阳等人的身后!

        眼看着十来位至尊脸上露出了狞笑,手上,一张大网正在徐徐张开。

        下面所有人眼中都露出快意的微笑。

        黄袍老者眼神阴鸷之中带着快意:敢违抗老夫?等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死不能!

        眼看下一刻,楚阳等人就要被一网成擒……便在这时,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突然发生:已经腾空而起的十二只追风兽突然同时嘶鸣一声,上面的十二位至尊也是同时的闷哼一声。

        随即……哗啦啦……十二头追风兽与十二位至尊就像是二十四块石头一样的坠落了下来。

        咳,有人问了,为啥是二十四块?一位至尊骑在一头追风兽身上,也只能是十二块大石头啊……但问题就在于,追风兽很重,但至尊们很轻。

        所以一前一后坠落,正是二十四块大石头从天而落!

        咳,由此可知灵兽与人的身体的密度是不同滴……而楚阳等人则急速升高,眼下已经快要到了山顶,即将脱出众人视线。

        下面众人都是几乎反应不过来:这……这是怎么回事?

        “无影之毒!”黄袍老者怒吼一声,一步跨出,喝道:“你们接住他们!”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在半空中数十丈,一掌拍出!

        这一掌,含怒而发!

        顿时空中响起一阵风雷之声。

        四周的空气,突然间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痕,数道黑色的空间裂缝一闪而逝。

        随后,才发出老龙长吟一般的风声!

        掌风如同出膛的炮弹,猛轰而至!在空中,幻化成一只巨大之极的金黄色大手,足足有数十丈方圆,似乎遮蔽了苍穹日光,猛地拍落!

        后发先至!

        楚阳等人只差一步,就登上了山顶,但这一刻,突然间每个人都是从心中泛起一阵死亡的感觉。

        一种纯属于地狱的压迫感,凌空而至。

        让五个人都是喘不过气来!

        “快走!”楚阳大吼一声,在这一,剑灵接掌了身体,一道剑光,匹练般射出,化作一道怒龙一般的狂飙,迎上了那金黄色大手掌!

        剑罡!

        虽然不能充分的发挥剑罡全部的力量,但这一击,却也非同小可!

        轰!

        剑光与手掌在空中相撞!

        楚阳哇的一声,口中喷出一道鲜血,身子无意识的往上飞起,剑光消散,剑灵直接失去意识一般的跌落进九劫空间,楚阳的意识立即接掌身体,却发现五脏几乎崩裂,急忙吃下不完全版九重丹,强行稳住身体,向着山顶飞去。

        余威所及,魏无颜等人也是脸色发白。

        空中那金黄色的大手掌猛的黯淡了一下,下面,那黄袍老者脸色猛的一白,身子猛地摇晃了一下,眼中射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但那已经黯淡了的金黄色大手掌却是毫不放松,只是顿了一顿,停滞了一下。就再次拍了下来!

        威势虽然远远的不及前一次,但却是依然是势不可挡!

        他也算准了楚阳挡了这一次之后,再也不会有能力挡第二次!

        黄袍老者已经动了杀机,动了真怒!

        非要将这五个人,像是拍苍蝇一般拍死在山顶!

        楚阳心中一叹,再次掣出九劫剑!拼命,也要抵挡一次;否则,自己纵然能逃脱,但其他四人,却是必死无疑!

        眼看着只有三丈就能飞跃过去的山峰,心头一阵无力。

        便在这时,一声便如野兽濒死一般的嚎叫在自己身边响起!

        这一声嚎叫,充满了一种愤懑,充满了绝望的壮烈!

        魏无颜!

        魏无颜嚎叫着,满脸的肌肉都变了形,让他脸上的伤疤都是怪异的扭曲了起来,他就在空中猛地一扭腰,砰砰砰三掌击在万人杰三人背上,强横的掌力将三人高高击打起来,随即他竟然猛地转身,往后扑出,瞬间到了楚阳身前,疯狂的一脚踹在楚阳小肚子上!

        楚阳大叫一声,猝不及防之下,被踹的高高飞起,超过了山顶。

        而魏无颜却凭着反震之力,嚎叫着,嘶吼着,浑身上下爆起黑色的虚影,向着正疾拍下来的那金黄色的大手猛地冲了过去!

        他已经疯狂!

        这种发自心底的疯狂,让魏无颜的实力竟然似乎凭空上了几个台阶一般!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威力!

        身子在急速飞射,他的身上的黑色雾气,也是越来越浓郁!

        毫不变向的向着黄金大手冲过去!

        魏无颜不能不疯狂!

        在这世上,我最早所最珍视的,父母,已经没有了!被奸人所害!

        我接着最珍视的,我的妻儿,已经没有了!被我的愚蠢所害!死的冤枉无比,凄惨无比!

        然后,我赖以支撑一生的师徒之情,在某一日轰然破碎,变成了一场巨大的骗局!

        如今,我已经一无所有!我只剩下了这几个兄弟,朋友!

        但……我最珍视的朋友,兄弟,你们也要杀死?在我面前杀死?

        “啊~~~~”魏无颜嘶吼着,疯狂叫道:“我还在!谁敢动他们!!!”

        我还在!谁敢动他们!

        声音里,充满了痛楚,充满了绝望!充满了,遗憾!充满了……愤懑!

        父母死的时候,他稀里糊涂!妻儿死的时候,他稀里糊涂!

        他多想着,在他们危机的时候,自己赶到!然后这样的大吼一声,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家人!

        可是,自己终究是没有做到,甚至最后一面,也没有看到!

        如今,这一声嘶吼,却像是向苍天喊出的战书!面对命运的,不屈的战斗檄文!

        我还在!谁敢动他们?!

        魏无颜化作了一道黑烟,冲了出去!

        下一刻,轰的一声响!

        魏无颜的连续十七掌拍打在那金色手掌之上,这段时间太短,他只来得及拍出十七掌!

        轰轰轰……连续的爆响之中,魏无颜鲜血狂喷着,整个身体作为武器,猛地碰撞在了那金色大手之上!

        空中猛地出现了一整片的空间裂缝,随即消失。

        那金色大手突然消失!

        地面上,那黄袍老者身子猛地震了震,嘴角竟然溢出了一丝鲜血,脸色一下子变得发紫,下一刻,变得通红!

        如此变换了五六次,才恢复了白皙的颜色,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次攻击,先被剑灵全力御剑,剑罡一击,已经被化解了十之七八的力量,又被魏无颜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一起碰撞了一下,终于消散。

        整个大山大地,也猛地摇晃了一下。

        魏无颜的身体失去了任何知觉和意识,往后倒飞。一路上,他的身体就像是破烂的麻袋一般,处处都在往外飞溅鲜血。

        楚阳两脚刚刚踩在山顶,大山猛的震动,但他全然不顾,脚尖一点,又飞了出去吗,迎向魏无颜倒飞回来的身体。

        万人杰三人已经越过了汕头,但这一刻,又拼命的攀援回来,焦急的看着!

        魏无颜的身子猛地撞进了楚阳怀中,强猛的冲击力,让楚阳的胸膛肋骨咔咔的乱响,啪的断裂一根;楚阳毫不放手;牢牢抱住,巨大的力量带着楚阳的身体飕飕往后倒飞。

        楚阳嘴角喷着鲜血,努力的集中心神检查魏无颜的伤势;下一刻,他突然心胆俱裂的、愤恨滔天的嘶吼一声:“陈家!!!!”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