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随便聊聊?

第五百九十一章 随便聊聊?

        舞绝城每一次提到自己的兄弟,总会将自己的脸用一团云雾遮住。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这一刻的表情。

        他怀念着,他执着着,但也骄傲着。

        天下人,不明白我的痛,不明白我的苦,不明白我的孤独,也不明白我的骄傲,不明白我的满足!

        看到舞绝城痛苦的样子,楚阳原本满怀纠结,也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魏无颜虽然死了,但,他的来生,却是由自己亲手塑造!

        现在,距离洪无量身死,只有不长的时间。

        按照一般说法,魏无颜的妻子若是真的枉死,冤魂不灭的话,是极有可能还存在的。当然,至于魏无颜的儿子……应该是早就消失在轮回中……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孩子,能有什么怨恨?

        但魏无颜的妻子不同。

        所以,魏无颜此番死去,只要肯下功夫寻找,或者说,冥冥中自有牵引的话……那么,魏无颜与他的妻子相会,并不是什么渺茫的事情!

        楚阳悲痛,但也心中多少有些安慰。

        但……舞绝城这个,却是难办了。

        魏无颜的死,引起了舞绝城的愁思。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兄弟。

        那些兄弟,乃是真正的兄弟,舞绝城对他的兄弟们的感情,一直到现在,数万年都未磨灭,就可见一斑!

        他们有来生吗?

        这个问题,楚阳还真的能回答的上来!

        但他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因为这里面,还牵扯到一个自身遭遇惨绝人寰的人物!一个直欲让人同声一哭的绝世英雄!

        若是这个人物也扯出来,将真相大白于天下,以舞绝城的性格,羞愧自尽都是轻的。

        楚阳也只好叹了一口气,什么都不说。

        舞绝城的眼睛看着万人杰三人在用最原始的方法挖墓坑,眼神中,竟然有浓浓的羡慕之意。

        我也想我的兄弟们;兄弟们死了,我连为他们挖墓坑的资格都没有……舞绝城怅然叹了口气:“楚阳,你做这件事,做的很熟练……而且……你也好像很相信,来生的事情……”

        他苦笑一声:“楚阳,你也知道我的来历,你也知道我的遭遇,我问你一句话!”

        楚阳心中一跳,道:“什么?”

        “那个世界,真的存在么?”舞绝城问道。

        “应该是存在的!”楚阳想了想,谨慎的回答道:“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很神奇,无法解释……但我们知道,有些玄妙的事情,真的存在。若是作为普通人,自然是自幼接受没有那个世界的教育,但到了我们这种层次,已经可以修炼魂魄……就会知道,或者……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

        “比如说,我们现在都知道,在我们上面,还有一个天阙……那才是真正地强者,或者说……一个属于传说之中的,有所谓的神仙的地方。”

        “既然有神仙,那么自然有鬼魂。”楚阳轻声说道。

        “既然真的有这样的世界,真的有因果轮回,那么……”舞绝城沉默了一下,他的脸上,似乎在这一瞬间又蒙上了一层云雾,轻声道:“你说……我的那八个兄弟……他们有来生吗?”

        “他们会不会也存在于底下那个世界呢?”

        “若是有一天,我身死……我可不可以找到他们呢?”

        舞绝城喃喃的问道。

        楚阳无言以对。

        在那个世界,能找到他们吗?当然是找不到的!因为九劫现在……都在域外战场!

        但楚阳却无法回答,一旦回答,舞绝城就会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到哪里……才能找到我的兄弟?”舞绝城问道:“那天瓣兰……能对我有用么?”

        楚阳:“……”

        “他们在什么地方?”舞绝城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他们还记不记得我呢?”

        楚阳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绞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道:“古老传说……好人都是上天的……好人都是天上的星宿……所以,若是在九重天阙的某一个地方……会不会就是英灵的……栖息之地呢?”

        舞绝城沉默了下来。似乎在考虑楚阳这句话,似乎在沉思,在咀嚼。

        楚阳有些恨自己地嘴贱,多说了话。但,看到舞绝城为了兄弟的黯然神伤,想到自己也有兄弟……就有些万分不忍。

        现在虽然不能告诉他全部的真相,但就算是安慰他一下,也是好的。楚阳安慰着自己。

        舞绝城呵呵一笑,低沉的道:“想当年,欢乐时,一起纵歌长啸;风起处,一起策马江湖;对强敌,一起出生入死;临危难,一起火海刀山……兄有事,弟拔刀即往;弟有难,兄九死不回!”

        “那一年,绝城中奸计被困苍龙峡;风雪中,兄弟们的嘶吼与鲜血点点皆是斑斓;为我一人,兄弟十人几乎全军覆没……事后疗伤,大哥身上暗器,启出来三十余枚,那一天,兄弟十人相携相扶,蹒跚走出苍龙峡,身体虚弱,几不能站立,但举目世间,却顿觉兄弟在旁,我即天下无敌!”

        “如今……只有我一人!”

        “如今,只有我一人……兄弟,可知我想你们?!”

        “如今我孤身一人,消磨世间,受了伤,被人打,受了委屈……也无人诉说,也无人为我出头啦……呵呵……”

        舞绝城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一句话刚从唇间出现,就接着泯灭于风中,消失无痕。

        他乃是当世绝顶高手,自然不需要别人为他出头。但,当初屠道之战,被法尊暗算,受了重伤。

        受伤之后,他却无数次的想起当年兄弟们为自己出头的事情!无数次的在想:若是我的兄弟还在?若是我的兄弟还在!

        会怎样?

        恐怕早已经都冲了上去!任他什么法尊,此刻也早已干翻在地!

        若我兄弟还在,谁敢欺我?谁敢骗我?!

        那种有兄弟为自己出头的感觉……实在太温暖!太温暖!!

        每次这样想,已经数万岁的舞绝城就觉得自己格外寂寞孤独冷清,格外的像一个苍茫世间却无依无靠的孩子……心中的酸涩,让他极想放声大哭。

        但兄弟都不在了,纵然想哭……也没处去哭!

        楚阳有些出神的看着面前虚空,喃喃道:“一起纵歌长啸,一起策马江湖,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火海刀山……兄有事,弟拔刀即往!弟有难,兄九死不回!兄弟在旁,我即天下无敌!……”

        这些话,从舞绝城的口中说出来,充满着黯然神伤;但从楚阳的口中说出来,却充满了豪气干云的满足!

        舞绝城说的,是他的兄弟;楚阳说的,却是自己的兄弟;两个人说得同一样的话,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一个秋风萧瑟遍地悲凉,一个炎炎夏日万丈暖光!

        舞绝城叹了口气,转头看过来。

        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神,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楚阳依然感到,这一眼之中充满了羡慕。

        “当年……我们都与你现在一样……”舞绝城似乎要不甘心的证明什么,这句话说得格外有力,重重的,似乎赌气一般道:“比你还满足!”

        楚阳沉声道:“我信!”

        当心中有这样的情感的时候,任何人,都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幸福,比别人满足!

        “楚阳,我们随便聊聊?”舞绝城沉默了一下,说道。

        “好。”楚阳心中一阵苦笑。舞绝城刚刚发了一顿感慨,刚刚进行了一番追忆;为什么?

        到了这种层次的高手,一举一动,已经几乎吻合大道轨迹,又岂有什么‘随便聊聊’?

        舞绝城这句话一出口,楚阳就知道,他定然有话要说!而且,恐怕是……恐怕是自己一直很担心的事情!

        就要发生了!

        但已经说了‘随便聊聊’,舞绝城却一直没有说话,良久之后,舞绝城说道:“乐儿,你去山崖边看看,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我跟你大哥商量些事情。”

        楚乐儿如梦初醒的答应一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楚乐儿一直在旁边,但却是神思不属,有时看着魏无颜的尸体哽咽一会,对舞绝城和楚阳的谈话,根本半句也没有听到耳中。

        但舞绝城依然将她支使了出去。

        看着楚乐儿走远,看着万人杰三人依然在忙碌,舞绝城说道:“楚阳……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楚阳苦笑一声:“正在洗耳恭听。”

        “楚阳,你现在多大了?”舞绝城沉默了好久,才问道。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的云雾,似乎更浓了。

        “刚满二十!”楚阳怔了一下,说道。

        “刚满二十……呵呵……”舞绝城轻轻的笑了两声,道:“三年多前,你未满十八,孤身颠覆下三天……被誉为楚阎王……当真了不起!”

        楚阳心中一震。

        “两年前你未满十九,”

        “现在,你未满二十!”

        “但你的修为,却已经到了至尊二品,剑中至尊,二品!”舞绝城道:“而且你来到上三天,还不足两年!”

        舞绝城的声音很飘渺,道:“你既不是大家族出身,身上也没有那种超级的天材地宝气息……”

        “但你却取得了这样的成就。”

        舞绝城的话很平静,很平稳,但楚阳却由衷地感到了心中剧烈震动。

        (未完待续)